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东西摇摆

jingdong12 收藏 26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从粟裕发来的电报上,何平得知道沈阳的战局进展异常的顺利,那些被日军摆在城外的满洲国防军被一阵宣传弹撒的土崩瓦解,城内的日军也是人心慌乱。 日军大队长香秀藤经过锦州一战,信心和勇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美国飞机的狂轰烂炸之后,目睹了苏联坦克在他面前摆出浩瀚的阵容,那些在锦州让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从粟裕发来的电报上,何平得知道沈阳的战局进展异常的顺利,那些被日军摆在城外的满洲国防军被一阵宣传弹撒的土崩瓦解,城内的日军也是人心慌乱。

日军大队长香秀藤经过锦州一战,信心和勇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美国飞机的狂轰烂炸之后,目睹了苏联坦克在他面前摆出浩瀚的阵容,那些在锦州让他们一败涂地的对手一出现,香秀藤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活着!我已经在锦州死过一次了,不能再死第二次,日本,还有人在等着我回家!

一颗炮弹砸落在香秀藤旁边,掀起的泥土掩埋了他的身子,香秀藤从泥土里爬出来的时候,发现对面的坦克成群的压了过来,那些跟在坦克后面的对手穿的衣服和与自己在锦州死战的那些人一样。不一样的是,这一次苏联的坦克排列在那些人的前面,为他们开路。

香秀藤还看见阵地很远的地方发出一片耀眼的光芒,那些光芒不住的闪动着,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那是马刀!是步兵的克星。天上的美国飞机几乎是源源不断,第一批刚刚离开,第二批又马上飞来。对方的炮火也仿佛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香秀藤的心里开始发抖,他真的不知道这仗该怎么打!冲上去?对方是坦克。死守?飞机和大炮能把自己埋了。拼刺刀?人家的骑兵十几分钟就能赶过来把你踩死。

看着越来越近的坦克,旁边的日本兵问:“大队长,我们采取什么行动?”如果是锦州一战之前,坚信大日本皇军天下无敌的香秀藤会毫不犹豫的挥舞军刀冲上去,但他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勇气。就在他全没主意的时候,日军对他们下达的撤入城内的命令。

沈阳的日军完全明白,把自己的部队放在城外,面对火力占据完全优势的盟军是很不明智的。“看样子日军想和我们打巷战。”粟裕马上摊开一份沈阳的城区地图。

切豆腐死鸡信心满怀的说道:“把坦克开进去,碾死他们!”麦克阿瑟笑笑没有说话,粟裕却知道,一但进入巷战,那美军的空中力量将很难对地面部队实施有效的支援。

“是不是可以考虑炸毁城墙?”靳戴指着地图说道,这是他做为第五军军长后,亲自带兵打的第一仗。他问过一句后说道:“从日军把部队全部撤入城内来看,日军没有和我们进行常规战的信心。他们现在唯一可以凭仗的就是沈阳的城防。我们把城墙炸掉,全部炸掉。这样不但可以打击日军的信心,而且能让沈阳的老百姓多出很多逃生的出口,等人都走光了,我们没必要和他们打什么巷战。”

麦克阿瑟马上赞同这一做法,沈阳是多大的一个城?一但把它的外围防线炸开,只要炸出几个缺口,日军根本无法阻止民众出逃,等里面只剩下一些日本鬼子和铁杆汉奸的时候,那些民房威胁部队安全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的炸掉!战后再重新盖起来就是了。

麦克阿瑟笑了一下:“战后重建的资金我们美国政府愿意向东北军团提供低息贷款。”靳戴和粟裕同时说道:“谢谢。”麦克阿瑟看看切豆腐死鸡,然后对两人说道:“我们对何司令的一系列振兴东北的举措有信心,也相信你们有偿还的能力。”

这方法是美国马歇尔战后提出的,美国就是用这个办法,在于苏联的冷战较量中取得最后胜利。苏联人是占领东欧以后掠夺那里的财富,而美国人却是帮助那些国家重新振作起来。所以到最后,是苏联一个国家,在对抗美,英,法,德等一众经济强国,结局可想而知。

现在,美国政府已经在何平的身上首先实验这项策略,何平本身并不知道,美国人对蒋总讨价还价的风格已经很是不满,对蒋总在国内军事上重点剿共,经济上无所作为更是失望,他们感觉自己是把钱砸到水塘里去了。何平在东北的一系列措施出台之后,美国国会已经在讨论,他们在中国的代理人是不是该换一个了。

现在他们没和何平说破,是因为蒋总还不能得罪,如果这光头一下靠向日本人,那美国人就郁闷了。还有就是何平对共产党的态度到底如何,美国政府对共产党主义的恐惧绝对不亚于蒋总,要不然他们早就和延安谈妥了,哪里能轮到和何平合作。

“何,你说请我们美国商人来你这里做生意,我们不是已经来了很多商人了么?”史迪威正在和何平进行会谈,何平马上说道:“将军,太少了,美国商人可能对我缺乏信心,我希望你们能帮助我宣传一下,我想要更多的美国商人来我这里,不光是开商店,还要建立工厂,除了一些涉及国民基本生活的行业,如,水,电之外他们都可以涉及,银行,交通,农业,工业,甚至军工厂,都可以。”

史迪威的眼神忽然闪烁起来:“何,你这样放开,不怕别人说你卖国么?”要知道,以前列强要取得这些条件,都必须用大炮和枪打出来。何平笑了一下:“一些关键的行业我会做一些限制,比如银行,交通之类,我们中国的民族产业我也会支持。但不是把他抱在怀里保护,如果不让那些商人们接触世界上最先进的经营模式,那我们一辈子也没办法和你们美国商人竞争。”

史迪威想了良久,他知道这是事实,一但放开将有很多中国的工厂面临打击,但那些剩余下来的,肯定是能和他们美国人相抗衡的企业。最重要的是,东北的工商业现在刚刚起步,打击面绝对不会太大。

“你怎么支持中国的民族产业?”史迪威还是没有答复何平,而是接着发问。

何平早已经有了计划:“东北现在最多的就是纺织工业和煤炭工业,我想从你们那里买一批先进的机器,并请一些专业的技术人员。机器我会卖给那些经营的比较好的企业,他们可以分期偿还,技术人员随机器进驻工厂,而且,你们美国的市场,也必须对中国放开。”

中国的纺织业能赚多少钱?八十年代我们那每个县城一家的纺织工厂足以说明问题,日后却由于美国和欧盟对我们的纺织品出口加大限制而使得大量的纺织厂关门。所以何平现在一是要扶植中国这一最赚外国人钱的传统产业,二是要把美国的经济和自己的经济绑在一起。这样一来可以防止美国人以后限制中国的纺织品,还可以乘坐二战之后美国经济迅速腾飞的列车。

史迪威自然明白如果答应何平意味着什么,中国的纺织品一向是世界闻名的。这时候只是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导致生产成本过高,产量也很低,如果把最好机器和技术人才派来,那不用一年,美国的轻纺业将遭受致命的打击。

但是,如果真的答应了,美国就少了一个敌人,最少何平经济上无法再靠向苏联,而且,其他的产业也能把损失赚回来。“我无法答复你,我要向国会请示。”史迪威没有给何平明确的答复,“何,你毕竟不是国家领导人,虽然实际上你已经是东北最强的军事力量,也没有人能阻止你战后成为东北的领袖,但你无法代表中国,这也是我们美国商人最顾忌的事情,如果你们将来的政府不采取这套策略,那我们的损失将难以估量。”

何平笑了,笑得那样的自信,就像每一次和敌人作战之前一样:“将军,相信我,没人能阻止我,国民党不行,共产党也不行。”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何平展现这样的表情都能够说服史迪威,而何平,也确实从没让他失望过。

史迪威点点头:“我会尽量去说服他们。”

史迪威和麦克阿瑟几乎同时发出同样的电报给美国总统罗斯福:“总统先生,我们第一次犹豫使得我们丧失了改变中国战场的最佳良机,为此,我们几万名年轻的生命和无数的战舰沉没在太平洋里。我们第二次犹豫使得我们丧失了开辟东北战场的最佳时机,为此,我们不得不付出昂贵的代价从何平的手里得到大连港口,还眼看着苏联人来抢去一杯羹。这是我们第三次机会,这一次,何平抛出了东北,甚至可以说是中国,我们的眼光已经看见一个中国,一个强大的中国,只要我们一伸手,她就是我们的朋友。我想提醒总统先生的是,她的身边不只站着我们,还站着苏联人。您,还犹豫么?”

美国国会这一次没有再犹豫,马上向何平这里派来谈判代表,经济专家马歇尔。他的到来足以说明美国政府对这件事情的重视:“何司令,我想申明一点,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谈判结果,只能是我们私下的承诺,至于正式的双方条约,要等你们中国的战争结束,我们和中国政府来签定。”

何平点点头:“这是自然,我的条件很简单,相信先生已经了解,我这人并不擅长谈判,希望您不要为难我。”马歇尔被何平说的哈哈一笑,“我几乎已经肯定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洽谈,”

何平的条件几乎就是开放了整个中国市场,这对美国商人的诱惑力很极大的,但他们对中国的前途非常的担心,因此,马歇尔的条件很是简单,先卖给何平机器,然后建立一些小的加工型工厂。至于那些大的投资项目,美国人现在不愿意涉及。

何平先是一愣,接着很是感慨,美国人就是比老毛子聪明许多,老毛子来了就抢,美国却知道先给你些,等你有钱了他再慢慢赚。说到底中国现在的工业水平实在是和他们没办法比,所以美国佬有信心,即使让中国发展十年也赶不上他们。

老美现在答应帮助何平,是为了把中国这块蛋糕先放在自己手里,确保不被苏联人抢走。等中国稳定了,再慢慢的吃。和苏联人一样,他们坚信如果蒋总和何平都站在他们这一边,那共产党在中国翻不起什么浪潮来。

何平心里知道,美国不大规模的进驻投资,一方面让自己的发展肯定会慢一些,毕竟指望东北人自己手里的钱很难让经济在短时间内腾飞,但中国的民族工业也将得到难得的缓冲时期,也让普通的民众有一段接受的时间。

何平马上通过各地方的军管会,让那些纺织业的商人们做好接受新机器的准备,钱可以分期偿还。同时开始限制那些资源开采企业的数量,资源开采,现在来钱是快,但那东西总有数量,采完就没了。

和美国人商定以后,何平又要和苏联人商谈。以后美国和苏联会在世界上的各个领域展开争夺,要是把中国摇摆在两个大国之间,那才是最能得到实惠的。何平和苏联人商量的确实发展高尖端的武器,他不愿意在经济上和苏联有太多的纠缠,要是哪天老毛子火了,看准自己困难时期让自己拿鸡蛋还钱那就麻烦了。

但是冷战中后期,苏联的经济出现困难的时候,常常用武器去换钱,军事上和苏联合作,中国将能从捷径得到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苏联老毛子现在肯定不愿意把最好的武器和中国联合生产,但是二三十年以后,如果中国的经济足够强大,他可能会来求我们。

一九四四年四月三日,第一家属于东北军团的兵工厂在朝阳建立了。虽然目前只能生产一些枪支,弹药,中小型火炮,对坦克也只能进行维修和焊接组装,却让何平非常的满意。

生产的机器一部分是日本人留下的,另一部分是老毛子从苏联拉来,却按照新机器的价格卖给何平的。何平也不说破,反正苏联现在在东北的坦克都需要维修,你苏联天价卖我,我就给你天价维修。

这天何平正在考虑如何让自己的工厂也有生产坦克的能力的时候,前线战场传来消息。沈阳的粟裕和靳戴报告,美国飞机和苏联坦克把锦州的城防工事轰垮的时候,日军开始有逃兵投降!其中一个名叫香秀藤的日军大队长带着两百多日军集体投降,粟裕对他们采取的宽大处理,现在这些日军正在拿着大喇叭对沈阳喊话。

何平看后微微笑了一下,对林彪说道:“和我们战争初期很多人做汉奸一样,小日本也是爹妈生的,一但他们对战争绝望,也会投降。”

林彪点点头:“这和战争没打响的时候,你那攻心为上的轰炸是分不开的。”

何平叹了口气:“要不是苏联人打个岔,给日军留下了一段布置防线的时间,我本想三个月把东北打下来。”

林彪的眼睛看着何平,慢慢说道:“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何平笑笑,林彪和他商量事情他还能拒绝么?“说。”

林彪对何平说道:“和你做一庄生意,大连现在有很多美国兵,他们很喜欢买一些我们中国的手工品,特别是手工刺绣。我们想在大连建一个手工工厂,不知道司令同意不同意?”

何平想了一下:“我当然欢迎你们来,不过,”

林彪忙的打断:“你放心,我们来的都是妇女,带队的也是女干部,不会派军事人员来。”

何平点点头:“这是个好买卖,我建议你们把生意做到大街上去。”林彪一愣:“做到街上?”何平对美国人习性可以说比林彪了解的多:“美国人喜欢把自己的摸样画在衣服上或者手绢上。”林彪马上明白过来,嘴角微微的笑了一下:“还有,我们赚到的钱,就买你朝阳兵工厂的枪炮,你卖么?”

朝阳兵工厂生产出来的枪炮虽然现在产量不大,但是由于有苏联人做技术指导,而且何平对质量要求的很是严格,所以比后方的军工厂生产的军械质量要好一些。最主要的是,价格便宜,因此共产党一眼就看上了。何平马上对林彪说道:“卖!”

中国和平的最大障碍是我们的蒋总,他总是认为共产党根本没有资格和他说话,即使是何平,他也只是认为仅仅在政治上有些麻烦,军事上他的几百万雄师让他目空一切。想让他坐下来谈判,必须要在军事上告诉他,无论是共产党还是何平,都有和他一战的能力,所以何平决定更多的站在毛老这一边。

于毛老何平倒不担心,说到底毛老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者,不然不会一句话就和苏联翻脸,在晚年又发信,邀请蒋总回来。况且现在蒋总是中国最强的军事力量,能够和平解决问题,也是共产党能够接受的。

又一个消息传来,商越和长春,哈尔滨的日军在长春城外已经展开激战。商越的电报上写了短短一句话:“日军总兵力十五万,满洲军二十万!速至!”

何平清楚的知道,第三军人数不过十二万人,商越明显是支撑不住了。“满洲军二十万,日军十五万,很明显,长春和哈尔滨的敌人是倾巢而出了。”林彪慢慢的说道。何平也知道,这个野外歼敌的机会如果把握好,那将是东北的最后一战!

“我马上联络苏联人和美国人,我们军事行动的重点,立即从沈阳转移到长春!”何平立即这般说道,林彪点点头:“从锦州派遣第六军去沈阳战场,第一军和第五军马上向长春挺进。”这是将部队最快的投入战场,又不让沈阳的日军有喘息之机的办法。

切豆腐死鸡和麦克阿瑟都同意何平的战略转移,毕竟长春的政治意义要比沈阳大出许多,而且野外歼敌要比和沈阳的日军进行巷战轻松。美国人的飞机马上改变的方向,苏联人的坦克也同样隆隆的向长春开去。

何平专门找到了切豆腐死鸡:“司令同志,我们可以行动了。”

切豆腐死鸡的胡子翘了起来:“我们的坦克已经开拔了。”

何平摇摇头:“不是长春,是日本。”

切豆腐死鸡马上一阵兴奋:“东西搞到了?”

何平点点头,然后说道:“长春一战如果我们出兵迅速,一个星期就能结束战斗。然后,美国人肯定会和日本海军展开决战,我们现在动手正是时机。”

切豆腐死鸡笑了一下:“只是,那些化学武器真有你说的那么大威力么?”

何平马上说道:“这一点司令同志不用怀疑,我会先送几个样本给你们苏联,你们可以先实验一下,不过要快。”

切豆腐死鸡看着何平自信的表情,已经相信这是事实,他不禁笑了起来:“麦克阿瑟和日本人在海上一翻血战之后,忽然发现日本已经插满了苏联的红旗,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何平也陪着他笑了,“司令同志,日本是你们的,不过,你要记住答应我的条件。”

切豆腐死鸡马上点点头:“这是自然,只要你能从日本带走的,都是你的。”

说着他还是有些得意:“何将军,你们中国好象有个周瑜,是被他的对手给气死的?”

何平一笑:“诸葛亮。”

切豆腐死鸡马上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架:“上帝保佑,我可不想气死麦克阿瑟。哈哈。”他说完得意的笑了。

何平的内心也笑了,嘴上却说道:“司令同志,如果我们这次行动成功,您将成为比朱可夫元帅更优秀的指挥员。”这一顶高帽子把切豆腐死鸡拍的晕晕的。

何平却知道日本被苏联人占领的好处,那就是美国失去了他在亚洲最重要的盟友,老美的唯一选择将是支持中国,支持中国收复库页岛和远东地区。当然,如果美国人愿意在冷战中放弃整个亚洲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时候我们可以把远东一带腾出来给美国人和苏联人做擂台,咱只做裁判,第二个英国是做不得的。只要摇摆在两个势力之间,好处自然少不了,在亚洲,没有任何国家能有能力和资格和中国抗衡,我们的手,可以先一步伸向富饶的中东地区。

小日本?让他们为老毛子的繁荣奋斗去吧。阿三们估计也不敢没事就在我们耳朵旁边罗嗦。越南?别搞错了,那是我们中国的领土!咱们很久很久以前就在那里设立过督抚!那个一片岛屿的国家更别说了,等我们自己发展了强大的海军,别说排华,就是从中国跑过去一只狗也要他们当爹一样养着!

海军,和空军的重要现在可以说还没人有何平这样的意识,所以他才强烈的要求和美国人联合建立一所海事学院,但这个要求美国人到现在还没有给何平答复,估计等到苏联人占领了日本,美国佬会答应主动来找何平的。

何平几乎已经想到了美国人的态度,先是一翻对何平与苏联人合作感到失望,然后是指责,最后是“我们合作吧。”美国人就是这样,利益永远被他们摆在第一位。

现在他们是认为自己能打下日本,那样太平洋就是他们美国的。当猛然发现日本被苏联占领后,他们就需要一支力量能牵制住苏联人,以维系自己太平洋霸主的地位。

何平现在必须和苏联人走的近乎一点,这样能让美国人将来肯花更大代价来拉拢自己。当然,不能近到让老美感到绝望。

张婧再对何平汇报着近一个月各地方商业的状况,由于没有合适人选,张大小姐现在暂且兼任商业部长的职务。一沓材料被“砰”的一声摔在何平的桌子上,何平知道张婧对他赶鸭子上架很是不满,当下赶忙给倒一杯水:“消消气,消消气,咱现在不是没人么?等有合适的人我马上给你换了!”

张婧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麻烦大了!”

何平一愣:“怎么了?”

张婧马上说道:“你给那些工厂进的新机器,现在有一半放着不用!”

何平的眉头皱了一下:“为什么?”

张婧笑了一下:“没船啊!生产出来卖给谁?现在的买家大多是苏联人,而且他们的统一购买,要求很高。国内老百姓现在的生活都是问题,哪来钱买这些?”

何平马上明白,自己这注意主要是赚外国人钱,现在海上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货船不通,这就要命了。说到底自己还是嫩,这么好的想法却忽略了很现实的问题。

他马上问道:“有赚钱的么?”张婧点点头:“有,妓院!就是大连那几家特别允许开业的妓院。你知道么,赵名辊这段时间整整赚了一个整数!”何平试探的说:“一万!”张婧的表情很是夸张:“十万!还是美金!”

何平马上来了精神:“这小子大发,从他那里先借一点,然后免费给那些工厂保养机器,不然时间长了机器会坏。”何平仔细看过收税情况才知道,赵名辊赚的主要的酒菜的钱,妓院中最赚钱的是坐山雕开的那家“粉楼”。

据说那里的日本小婆娘被坐山雕手下的老六调教过以后特别让美国大兵满意,而且每周一老六都会带这帮日本婆娘去美国人的医院体检,这样一来让那些美国大兵都非常的放心,不用担心自己会中标了。所以如果单纯的说妓院,还是粉楼的生意最好。

张婧接着对何平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共产党新建立的手工绣坊的,不知道林彪跟你说了没有?”何平摇摇头,张婧马上说道:“你知道这个月共产党的绣坊赚了多少钱么?”何平还是摇头。

张婧接着说:“这样和你说吧,他们把摊子摆在大街上,找了几个画师,美国大兵可以把自己的容貌绣到自己的衣服上,几乎每一个美国士兵都把自己的衣服上绣上自己的容貌,或者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容貌。美国在大连有三万士兵,一个他们收五美元,你算算吧。”

何平笑了一下:“等美国人要和日本海军决战的时候,他们的生意会更好。生意好了他们还有什么问题么?”张婧的语气明显有些嘲笑:“他们的生意好,自然有很多民间的仿效,他们说,那些人绣不要交税收,他们的绣坊要交税,请我们考虑同等对待。”

何平急忙摇头:“那不行,他们好歹也是一个大党,不能和小市民们一般计较。再说,他们画师,绣工,针线,一应俱全,人家根本竞争不过他们。那些民众只是吃他们漏下来的一些罢了。”

这是实话,大连的港口,共产党的绣坊生意是最好的,只有那些排不上队的美国士兵才去那些流动的小摊子。延安的毛老看着这半个月的收入报告很是满意,特别让厨房给他烧了一碗红烧肉。

吃的正香,周总理进来了:“我闻到你这里有好吃的,自己带了双筷子。”毛老哈哈一笑,拉个板凳让周总理坐下:“我们派去东北的那些妇女同志,这段时间帮我们赚了上百门火炮!”

周总理笑了:“那是值得庆贺,听说朝阳的火炮效果不错。”毛老点点头:“是,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炮都是以中小型为主,而且适合中国地形,移动起来很方便。”周总理一边和毛老吃着,一边说道:“何平现在的想法,我们应该能猜个八九了吧?”

毛老微微一笑:“是啊,他的想法很好,不过,委员长是不是能答应。”周总理猛的说道:“关键是我们答应不答应,这才是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如果何平真的要我们先放下武器,那我们怎么说。”

毛老的筷子停顿了一下,面色有些改变:“不可能,中国如果能实现真正的民主,我们共产党解散都无所谓,但有蒋介石在,我们不会首先放下武器。”毛老说的斩钉截铁。

周总理沉默一会,转移话题:“听说林彪在东北发展的不是很顺利。”毛老的眼神有些暗淡:“你这样说是客气的,他们是毫无建树,到是粟裕这段时间,不光是军事上一战名扬四海,政治上也完全的控制了第一军。”

周总理点有称赞:“陈毅推荐的人果然了得,据说鞍山一战过后好几天,斯大林同志都不相信那是事实。”毛老放下筷子,点燃一支烟,“但是,这离我们的目标还相差很远,东北地区,如果给何平两年的时间,将成为中国经济的龙头地区。我们这半个多月就赚了这么多钱,那里的老百姓自然不会为生活发愁。”

周总理想了一下:“是啊,在东北的策略必须改变,土地改革不能在那里推行,一是那里的土地原本被日本人占着,现在大多落在他们第五军的手里。还有最关键的是,那里的老百姓对土地的渴望已经不是很强烈,他们即使没有土地,也可以到工厂去谋一份差事,能养活一家老小,据说东北的煤矿和商铺的工资很高。”

毛老从桌子上面拿来两份电报:“这是小平同志和陈云同志发来的,他们都说,东北的经济将面临一个腾飞,因为何平现在大力发展的是纺织工业。两个电报上都提到,一但战争结束,海路畅通,这是一项日进万金的买卖。小平同志建议我们是不是也去建立一个工厂。”周总理想了一下,然后一笑:“我想,在经济方面,陈云同志比我们有发言权。”毛老陷入深深的思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