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慈母的白发

芭乐 收藏 8 153
导读: 当兵第三年时,第一次回家探亲,我竟发现母亲的头上明显地添了许多白发.那还是为母亲拍照片的时候发现的.分别两年多后,一家人团聚,分外高兴.我拿出了照相机,为家人拍照.在为母亲寻找好的镜头时,透过相机,我愕然发现:母亲一下子多出了好多雪白的银丝,我心头一惊.放下相机,这才发现,母亲脸上的皱纹犹如道道田坎,清晰可见. 母亲老了,母亲已不是三年前的母亲,更不是二十年前的母亲了.母亲见我愣在那里,连续叫了我两声,我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母亲连忙迈着蹒跚的步履,移到我的面前,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关心地问道:

当兵第三年时,第一次回家探亲,我竟发现母亲的头上明显地添了许多白发.那还是为母亲拍照片的时候发现的.分别两年多后,一家人团聚,分外高兴.我拿出了照相机,为家人拍照.在为母亲寻找好的镜头时,透过相机,我愕然发现:母亲一下子多出了好多雪白的银丝,我心头一惊.放下相机,这才发现,母亲脸上的皱纹犹如道道田坎,清晰可见.

母亲老了,母亲已不是三年前的母亲,更不是二十年前的母亲了.母亲见我愣在那里,连续叫了我两声,我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母亲连忙迈着蹒跚的步履,移到我的面前,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我轻轻地握住母亲的手,忙歉意的笑了笑,说:[妈,没什么.]

拍完照片,母亲又匆匆地干活去了,而我则坐在桌前,陷入了沉思.三年前母亲送我去军营的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我家离县城有三十多公里,交通不便.我是在去部队前一天到达县人武部的.离家前,我再三告诉母亲第二天不要去县上送我了.但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是在人武部的门口,看见了我的父母.母亲黑黑的头发上沾满了晶莹的雾水,我问母亲是怎么来的,母亲告诉我说:[为了能赶上送你,我和你父亲凌晨三点就起床了.]听了这话,我的心为之一酸.临上车了,部队领导不允许家长再接近孩子,母亲只能远远地看着我,眼里写满了焦虑与不安.上车后,母亲拼命地挤到车子旁边,仰着头拼命在车里寻找我的身影,大声叮嘱我:[到了部队一定要好好干哪……]汽车开始启动了,母亲也跟着汽车跑,边跑口中还不停地说着话,可惜我没有听到.我只有趴在车子的后玻璃窗内,紧盯着母亲.突然,一个大大的趔趄,差一点儿将母亲摔倒,但母亲毫不顾及这些,依然拼命地跟在车子后面,拼命地舞动着她的右手,直到母亲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

到了部队后,听父亲说,母亲天天在想我,牵挂着我.没有电话可打,母亲就每天盼望着我的来信.可母亲又不认识字,每次收到我的信后,总是催促父亲快点念给她听.然而听不到我的声音看不到我的人,母亲的身体还是一天天地消瘦下去.一个月后,我拍了照片,赶紧寄给了母亲,希望她见到照片后,不要再那么想我.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母亲见到照片后,非但没有高兴,反而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原来,经过艰苦的训练,我的脸被寒风吹黑了许多,手上还长出了冻疮.而站在我旁边的恰好是天生皮肤白净的班长,相比之下,母亲一定认为我受了很大的罪,吃了很多的苦,不禁更加担心我,想我.

新兵三个月集训后,我们下到连队.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回家,这也是我入伍后第一次打电话回家.在电话响了数声后,终于有人接了:[喂,是谁呀?]一个病恹恹的女人沙哑的声音.我有些迟疑,害怕是打错了.我小心地说道:[我是老二,请问你是哪一位?][老二,你是老二?]对方显然不相信这是真的.[你真的是老二吗?我是你妈呀!][啊?]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我日夜思念中的母亲的声音,我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我问:[妈,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母亲哽咽着告诉我说:[自从你入伍后,我在家天天想你,每天饭都吃不下去,整个人就象病了一样.你爸要写信告诉你,我没允许.]听得出,母亲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接着,竟激动地哭了出来.几分钟后,母亲终于止住哭声,流着泪说道:[你终于打电话回来了,听到你的声音,我真的很高兴,我的病也好了一大半了.]母亲的声音里充满了力量,显然,母亲的精气神真的好了很多.但我的心中却溢满了深深的歉疚,可我又无能为力……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周都坚持给母亲打个电话,不为别的,就是希望母亲的头上能少几根白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