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企,各类业余生活非常的丰富,像卡拉OK比赛,合唱比赛,篮球比赛,乒乓比赛,足球比赛,趣味运动会等等形式多样,哪怕是119也要办个消防运动会。也别说,职工里还真是多才多艺,卧虎藏龙的,不少人的演奏水平和演唱水平还真有些专业水准,听说不少人离厂后还组织剧团演出呢!

我也是个好动的人,唱歌是不行但是体育运动却是非常的喜欢。于是在各项体育活动中经常看到我的身影,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与乒乓结下了非常的情缘。今天我就来讲讲这段故事。

实习一年后,被分配到供应科。供应科的季科长,为人非常的和蔼,对我非常的照顾,年龄又凑巧与我父亲同岁,所以我就认他当师傅,我们之间是无话不谈。一次偶尔谈起,才知道,我师傅是二级运动健将,原来是少体校毕业的,专业的就是乒乓。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我一直很自信自己的乒乓水平,认为应该还算可以,所以就缠着说要和师傅较量一下。厂里原本有专门的乒乓队的,经常参加各类公司、局、区和市比赛,阵容很强的,最好取得过市业余组第6名的成绩。我师傅当仁不让一直是主力队员,还有一个是从八一体工大队退下来的女将小曹,据说在女子比赛中鲜有对手。只是到我进厂的上世纪90年代时候,社会上都在一心一意的赚钱,没有人再重视这些活动了,基本上没有比赛,乒乓队业已名存实亡了,长久没有训练了。毕竟是爱球之人,师傅有挺有兴致的,于是就叫上了原先一帮队友去打球。我一看,怪怪不得了,竟然全是厂长、副厂长、党委书记、工会副主席等厂级干部,看来爱乒乓的人还真不少。和他们一打,我才知道什么是高手!我竟然被我师傅剃了个光头,同志们啊!21分制,不是11分制,我竟然是一分未得!我当时是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与其他厂领导们对阵,也都是惨败!此时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乒乓高手,我这点水平根本上不了台面!

这一天,大家非常尽兴,也是正因为这一次我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不曾想竟然让中断了的乒乓运动得以恢复!在我师傅的倡议下,在工会副主席的积极配合下,从这以后,无论寒冬酷暑,每天下班后我们这一群乒乓爱好者聚集一起训练,相互切磋,这一练就是六年直到厂搬迁!期间,队伍也越来越壮大,参与的人员也越来越多,面也越来越广,每天下班后乒乓室里是热闹非凡,厂工会也为此重新恢复了中断许久的厂级比赛,最后竟然还带动公司重新组织一年一度的乒乓团体赛。嘿嘿,这也算我为乒乓做的一点贡献吧!

针对我的特点,师傅建议我使用长胶,也就是模仿当时的刘国梁的打法。从此我就采用长胶一直到现在,最颠峰时期曾使用C8,只不过后来国际乒联禁止使用C8(这也是造成刘国梁退役的直接原因)又改回了C7。我还根据自己的技战术特点,自己特制了一块乒乓板(这就是在木材厂的优势,嘿嘿!)比普通的板要重,弹性也更好。正面为C7长胶,反面为生胶,这块板使我得心应手,快15年了这块板到现在我还珍藏着,偶尔还会拿出来打上几局。

使用长胶,最大的特点是球旋转变化多,切、挡、推所造成的球旋转都不同,回球非常的飘,令对手难以琢磨。但问题是,我自己也难以掌握其规律。在师傅的指导下,通过自己的不断摸索和实践,半年后基本上能掌握要领了,也渐渐发挥出长胶的威力,而我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就是正手位的进攻较少,而是通过切、挡、推的各种技术以控制球的落点来限制对手来得分,简单一点讲就是“磨”对手。而后又学习当时最先进的“直板横打”技术,以提高我的进攻能力。由于反手是生胶,拉出的球球速快,旋转强更令人防不胜防。我凭借着这种非常另类的打法很快就跻身厂乒乓高手之列了。在以后几次厂级比赛中,我都打进了单打的前三,很多人都不适应我的打法,就拿八一体工大队退下来的女将小曹来讲,她是横拍两面弧圈的打法,与我师傅对攻也不落下风,可就是最不愿意于我打,不仅因为输给我很没面子,更主要的是打我非常的别扭往往是有劲使不出,非常的累。

我师傅还组织了一个乒乓俱乐部,固定参加的有9个人,每个月打一次排名赛,采用循环积分制,前三名有奖品且不要交会费,但要让球,第一名要让最后一名10分,第8名8分,第7名5分,第6名4分,第5名3分,第4名2分。第二名则降2分,第3名再降2分,以增加对抗性和偶然性。当然会费也不是很贵的,也就是每月5元,奖品也只是香皂、牙膏一类的,但有了这样的制度却使比赛更加的激烈,也更具趣味性。一般情况下都会是我师傅拿头名,偶尔厂长会拿第一,我一般是排名在4,5位之间,不过后来上升到第3位,还有一次我完全打疯,横扫所有对手拿了次第一,不过下月马上下滑到倒数第三,嘿嘿要让球实力还是不行。

我们厂有个台湾客户,左脚有点颇,我们都叫他“阿跷”。他是最早来大陆经商的台商,是我们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与我们的关系非常的好。他非常喜欢乒乓,是个超级乒乓发烧友,常常会扔下生意跑去看乒乓比赛。他曾经代表台湾获得残奥会乒乓比赛亚军。他听说我们有乒乓俱乐部,兴致很高的也要参与。一开始我们都没太在意,心想,一个跷脚还能如何。可一开打,才发觉真是高手,“阿跷”的台内小弧圈实在是厉害,旋转强烈,落点控制极佳,我们根本全不是对手,我师傅也不是对手,后来“阿跷”让我师傅5球才能打个平手。而我的长胶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因为他的小弧圈旋转比我的长胶回球更强烈,完全盖过了我的旋转变化,别说想调动他,人家稳稳的站在台对面精准的落点把我调动的倒是左右前后跑个不停,唉,乒乓在中国永远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从此我是很少在外人面前夸耀自己的水平了,中国民间的乒乓高手真是数不胜数,我的这点水平,还很低。

跟高手们常年在一起联习,我的水平提升的也很快,并有幸成为厂队的一员参加了公司的比赛,作为奇兵,还别说还取得一些效果,拿了几次团体冠军。我也渐渐出名,因为我的“怪球”,于是有人叫我“怪球手”。而我依旧是每天1个小时的练习,从不间断,这似乎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因为我从中体验到了快乐和幸福,或许这才是我热爱此项运动的真正原因吧!而乒乓俱乐部也越来越壮大,最多达到了20多人,乒乓成为了厂里的头号热门运动。

可是后来,厂搬迁到郊区,不少对外的科室却留在了市区,师傅也留在了市区,失去了组织者乒乓俱乐部的活动也就中止了。那段没球打的时候,自己就觉得特别的不适应,有种失落感,而体重也一下增加了8公斤之多。再后不久我辞职离开了厂。

离开厂后,我很少再有机会打乒乓了,主要是没有人和氛围,时常怀念那段打球的快乐日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乒乓感觉也越来越差了,水平下降很多。年前,去看望师傅,得知乒乓俱乐部有开始运作了,一帮原先的会员现在基本退休了,有一个自己当老板开厂,还专门设立乒乓室,邀请原先的会员们去他厂里打球。现在他们每周活动一次,已经有10多人了,我一听就来了精神,当即表示今后一定参与。

只是现在的我却是常常业务缠身,难以保证时间,且长久的不摸球拍,水平下降严重,唉,看来要恢复当年的状态是不太可能了,但积极参与,锻炼一下却是不错的选择喔!

乒乓在中国被称为国球,原因在于有着众多的超级“粉丝”群体,以及非常广的普及程度,在民间有着非常多的高手,这些也就造就了中国乒乓的辉煌,这是其他任何国家所不能比拟的和模仿的,这才是中国乒乓长久不衰的真正内因!

我爱乒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