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东南大学10个实验室被烧毁 多年学术资料毁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天晚上,南京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动力楼发生火灾,牵动了无数师生、市民及社会各界人士的心,目前火灾原因仍在调查中。昨天,记者再次来到东大四牌楼校区,在“经历浩劫”的动力楼前,阳光透过烧成空洞的楼顶和窗户刺向眼睛,记者的镜头也变得分外沉重起来。


“我现在在办公室里,泪水不停。出来工作,很多困境都没有难倒过我,也不曾流泪。母校失火,钻心地疼痛啊。”这是一名2006年毕业的东大校友昨天上午发在网上的帖子。听说母校动力楼遭火,很多已经毕业的东大校友纷纷上网关注,他们的帖子充满担忧和悲伤。


“不知道该想些什么,突然想哭。”一位在上海的动力系校友说,当年在动力楼做实验的时候,笑话这也破那也破,昏暗的灯,老旧的机房,都是他们攻击的对象。可是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自己的心灵都曾住过这里……


“谨代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全体校友祝福慰问母校”“北京东大校友慰问母校”……这些来自海内外的东大校友只能通过网络传达他们的心情。有的学子则一遍遍听校歌,“东揽钟山紫气,北拥扬子银涛。六朝松下听箫韶……”“我也是学电气的,我知道一张图纸对于我们学电的人来说,岂止是几个昼夜殚精竭虑的心血就能完成啊?更何况是不计其数积累多年的资料?”


南京林业大学、河海大学、医科大学、工业大学等多所高校社团组织,也通过各种渠道向东大表示慰问。不过,所有人都庆幸,火灾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位同学说,“因为共患难,我们的感情更加深厚。”


关注


海内外校友闻讯落泪


现场


约10个实验室被烧毁


昨天上午,一场火灾劫难后的东大校园已恢复了平静,不过记者一路听到,“火灾”的话题还是不停被人提起。在通往动力楼的路口,几名师生正谈论着前晚的大火,他们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其中一位出差在外的女老师还是连夜乘火车赶回的,她说:“听说实验室着了火,我根本没心思继续出差了。资料,那些设计资料,大概都毁了!”动力楼前,一圈鲜红的警戒线将师生挡在外面,记者看到,消防、公安部门正和校领导在现场勘察火灾原因。


“咔嚓,咔嚓”相机快门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不少师生正在拍照。一位同学说,拍照时的心情很复杂,但她想记录下母校遭难的这一刻。顺着相机镜头望去,动力楼四楼房顶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根根焦黑的木梁,空悬在灰色的残垣断壁上。一排被烧成空洞的窗户将天空“切割”成一个个发亮的方块,烧焦的窗棂落到楼下,压在几辆被砸倒的自行车上。


“这是学界的损失。”一位动力系老师难过地说。动力系一位研究生告诉记者,有30多个房间被烧毁,包括约10个实验室。著名的罗克威尔实验室也在这个楼上,这个拥有昂贵设备的实验室与着火的楼层只隔着一层楼板,幸好扑救及时,罗克威尔实验室才未殃及。


记者问及火灾损失时,在现场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师用“无法估计”来形容。“光是建筑设计院在四楼的设备,可能就值上千万吧,那些没来得及转移的研究成果、软件、设计文档,还有多少毕业同学的论文资料,这些更是宝贝,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前天下午5点30分,东南大学动力楼突然失火,至当晚7点50分左右,大火才扑灭。


东南大学动力楼为木顶的四层楼房,此次过火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


“在废墟中重新站立”


呼吁


“我们一定要在废墟上重新站起来。”在东大校园采访时,记者多次听到这样的话。建筑设计院热电所的一名工程设计人员表示,大火烧毁了积累的资料,但只要人在,热电所就会有新的希望。“设计院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将从废墟中重新站立,团结一致,重振有四十年历史的建筑设计院。”记者了解到,昨天,一家源于东南大学的科技公司向学校捐赠10万元,支持动力楼灾后修缮。


“来学校几年了,第一次看到这么触目惊心的大火!”在校园里,不少学子还表示要吸取教训。“一点闪失就会造成如此灾难,真是让人不敢想象。”一名研究生说,自己平日里只顾着攻克学术难题,防火意识比较淡薄。“有时多个心眼,就能远离很多危险,像离开房间时随手切断电源这些小细节,很容易做到,但一忙起来就不去注意,一旦产生后果,后悔都来不及了。”还有的同学则开始关注校园内的其他建筑,并发现不少建筑跟动力楼一样是木顶结构的,并且周围没有有效的空间和隔离带,他们建议应该及时采取措施,以防悲剧重演。


老师10年心血付之一炬


心痛


记者留意到,一名男同学站在大火“洗劫”后的动力楼前,痴痴地看着已烧成框架的四楼楼层,一言不发。


“什么都没了。”这位同学是“遭劫难”的动力系研究生,动力楼失火那晚,他一夜没睡着觉。“我们实验室的所有资料、设备全部被烧光了,电脑里老师的研究课题、同学的论文现在都荡然无存。”这位同学说。


“楼上有一间资料室,里面有我们教授收集了10年的学术资料,大部分都是从国外带回来的,以后很难找齐了,现在都付之一炬,我们教授肯定伤心死了。”一位同学说,“还有电脑里同学的论文,有的还没备份,要是从头再来,不知又要耗费多少精力。”


由于平时经常在实验室工作学习,有些同学的个人笔记本电脑也放在实验室里,如今被大火一同烧毁。一位损失了笔记本电脑的同学表示他很难过,“不是因为电脑被烧毁,而是里面有很多独一无二的资料。”同学表示,想想自己的教授,他还不算“痛心”的。“我们教授年纪已经很大了,他教学生涯几乎所有的研究资料就这么突然没了,这都是他毕生的心血。”这位同学说,他当晚看见已经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坐在烧空的楼边角落里暗自流泪,“我想去安慰他,但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记者 常毅 王觅/文 赵杰/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