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侠 第一卷 第十六章 彩云飞,宇虹纤指游棋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



一下不见了白衣男子,卓宇虹急得就像是天上的彩云,在海幢寺内乱飞了一通。但除了见到来来往往的香客和游客,白衣男子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丁点的气息都没有。

“不可能就这样飞了的。”卓宇虹转回到鹰爪兰旁边,嗅着兰香,她的心绪慢慢平静了下来。想道,“但他会跑到哪去呢?”

如果你是一个香客,你会虔心地去进香,敬佛。

如果你是一个游客,你会到处转,到处看,不会无端端地隐藏起来。

但他是个什么人?你如何给他定位?假如他既不是香客,又不是游客,到海幢寺的目的,是来会客。也就是说,他是个客人,是某个高僧相请的客人。那么,他就不会到处转,进入你的视线之内。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卓宇虹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如不出意料,他一定是在某位高僧的房里。”

在哪位高僧房里?

爱下棋的高僧。你不是认为他是下棋的嘛?

人往往是这样,情感一有波动,本是很容易想到的事情,偏偏就想不到了。

在卓宇虹的记忆中,海幢寺下棋下得好的高僧,除了喃呒苏之外,其他都一般般。他肯定在喃呒苏那里。于是,她抬腿就直奔喃呒苏的住处。

未到门口,她即听到喃呒苏“哈哈”笑道,“陈施主,我不是你的对手,你的对手现在来啦。”

“怎么可能呢?”一个温和的男中音道。

“哈哈,世上许多事情,都是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喃呒苏笑道。

卓宇虹走进门,一眼就看到了白衣男子。喃呒苏走过来,牵起她的手,热情道,“宇虹,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位贵客。”

牵到白衣男子面前,喃呒苏望着白衣男子道,“这位就是来自西子湖畔的陈云秋先生。她嘛,是菊园的卓宇虹小姐。”

“幸会、幸会。”陈云秋对她拱手道。

“不必客气。”卓宇虹答,感到脸有热。

喃呒苏又道,“宇虹啊,陈先生谈棋论道一流,你们可是天生的一对,啊啊,是对手,对手。你们下一局如何?”

“相请不如偶遇,我是三生有幸哩,就怕卓小姐——”陈云秋望着她道。

“陈先生说都代我说了,我哪还有不奉陪之理?”卓宇虹大大落落地道。

“好好好,我好久没看到高手下棋了。”喃呒苏高兴得手舞足蹈,俨然小孩子一样,“这边请,这边请。”

喃呒苏的房里摆着一张大树头雕就的长案,一边供品茗,一边作下棋之用。棋盘就刻在案上。棋子也是用树头的料所造,便与条案浑然一体,显得古色古香。

两人相对而坐。

喃呒苏坐在一旁泡茶斟茶。

“请。”卓宇虹对陈云秋道。

“好,那我就献丑啦。”陈云秋望了卓宇虹一眼,然后执黑子开局。

陈云秋先行了一步象三进五。这虽是先防后攻的局,但比起炮二平五的主动进攻型,这是比较温各的局式。

卓宇虹看到,陈云秋拈棋子的手,很是白晰,还像女孩子一样的细腻。跟他的开局一样,显得很文气。心下,卓宇虹又多了层好感。

“宇虹,该你走棋啦。”喃呒苏催道。卓宇虹却对他笑说,“苏伯伯啊,你总是这样,自己下棋就可以‘喃呒、喃呒’老半天才下一步棋,看人家下了,你就急,就催。”

“没办法啊,我笨嘛。”喃呒苏嗬嗬笑道。

“笨鸟应该先先。”卓宇虹道,行了步炮2平4。

“行,终于开局。咱是观棋不语真君子。不作声,不作声了。”喃呒苏望着两人道。

陈云秋微微地笑了一笑,拈起马八进九。

卓宇虹也还以马2进1。

咋一看,两人似乎都在作谦谦君子状,实则,平和的局面后面,却深藏着杀机。

当卓宇虹望着陈云秋的马,自己仿佛就飘上了竹梢。天是蓝的,云是白的,阳光也很明媚。风轻轻吹,竹林轻轻晃,一切都似乎很诗情画意。但陈云秋一身白光地飘落在竹梢,卓宇虹便感到了一股徐徐而来的逼力。她才以马2进1,与对方挑明,她并非风中的芦苇——腹中空。你来暗藏的杀机,我也还以隐蔽的反弹之力。

脚下的竹枝一摆,卓宇虹便腾身升起,在空中朝陈云秋推了一掌。

陈云秋不敢怠慢,身子往左一飘,左脚一弹,以卒九进一,迅速活通马路。

两股暗劲在半空相碰,“轰隆”的一声,仿若雷鸣。

喃呒苏的脸抽了抽,好像脚趾被人踩了一脚。

卓宇虹望着陈云秋飘在半空的身影,仿佛手握着一种潇洒,一种逍遥,神思不禁飘忽。目光顿然铺出一片青草地,花红蝶舞。陈云秋牵着她的手,漫步在花丛中。陈云秋弯身摘了一朵花,别在她的发髻上。

喃呒苏手中的茶杯落地,“当啷”一声响。陈云秋对他笑了笑。喃呒苏打了两声“哈哈”,自言自语道,“好紧张,好紧张。”

“苏伯伯,观棋不语——”卓宇虹回过神来,对喃呒苏笑道。喃呒苏忙打断她的话,辨解道,“哎呀,我的好侄女,我什么都没说嘛。我还是真君子,是不是?”

“算你。”卓宇虹说道。身子落回竹梢之际,裙裾轻摆,已然车9平2,将四象剑法的青龙摆尾暗藏其中。

好个陈去秋,看身前的竹子在无声中突然弯倒,便知卓宇虹裙摆的是厉风疾劲,身子在半空就马上变招,凌空翻了几个滚。一滚比一滚转得快,瞬间已将劲道转到最后那一滚,身子猛然一挺,还以车九进一。如潮如涛,如海啸九天,直向卓宇虹压过去。

眼看巨浪就要吞噬卓宇虹的时候,卓宇虹非但不退,反而舞步轻摇,绣花鞋一晃一闪,便车2进4,气势如虹。巨浪突然停了,止了,就像碰到了一堵铜墙铁壁。顷刻间纷纷碎落。

陈云秋惊骇不已,但脸上却不动声息,仍一副坦然的样子。只是将手中的扇打了开来,柔柔地扇着。

喃呒苏一拍大腿,说道,“死蚊子,算你走运,跑得快。”

卓宇虹杏眼倒竖,瞪着喃呒苏道,“苏伯伯,你再指桑骂槐,我就挖走你那棵鹰爪兰。”喃呒苏忙双手猛摆,“哎呀,我的好侄女,那可使不得,使不得。你明知那鹰爪兰是我的命。其实真有蚊子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棋城,冬天最来蚊子。蚊子最猖獗……”

“是啦,是啦,这回算你。”卓宇虹道,杏眼一柔,便如春风地沐浴在陈云秋身上。

陈云秋虽然感到卓宇虹的目光很柔、很美,但他哪还有心机承受?巨浪坍塌的瞬间,他的脚刚踮到竹梢,马上就往右飞窜,纸扇频扑,行了车九平六,卸走卓宇虹的来势。

卓宇虹也不禁讶然。因为至今为止,能避过她青龙摆尾的招数的,就他陈云秋。望着陈云秋轻摇的纸扇,她才想起师傅江南半仙的话:这世上总是山后有山,你别以为练好了四象剑就天下第一。能化四象剑的功夫就不下十种。其中一种就是孔明扇。

孔明扇?

孔明扇的功夫最早出自晋朝。其功法取自孔明羽扇抡巾的悠然、潇酒,却又深藏着关公过五关斩六将盖世豪气,赵子龙枪法的出神入化。因此,练这功法的人,虽然手拿的是纸扇,实则扇中有枪、有刀,更有一股浩然之气。

难道,难道陈云秋使的就是孔明扇?

卓宇虹一时拿不准,却又不心甘。便莲步飞踏,踏得竹梢沙沙响,突然身子往空中一旋,犹如飓风旋转,驱象7进5。这招似进实收。

刹时,陈去秋身前、脚下的青竹连根拔起,峰推潮涌似的,将他往卓宇虹旋起的中心推去。竹叶打在他脸上,他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痛。

大意,自己太大意了。陈去秋边暗骂自己,边一鹞冲天,身子也旋转着垂直而飞。但身子、脚部,仍被卓宇虹卷起的竹子扫了几下,仿若鞭抽,痛入心骨。

奇耻大辱。

陈云秋一飞冲天之后,猛然狠抡纸扇,轰轰然地挥车六进三。顿然巨弩射出的千支箭,狂风暴雨一样,怒不可遏地朝卓宇虹射去……

“不好!”喃呒苏急得大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