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的情妇与美国官员的情妇,都是情妇,有区别吗?有,不但有,而且很大。 先看情妇反水对官员的杀伤力。美国情妇对此毫无作为。莱温斯基反水克林顿后,虽然也舆论哗然,美国独立检察官花千万元巨资立案调查,法院多次传总统到庭质询,也一副一查到底的驾势,没有作秀的影子,克林顿也竭尽抵赖撒谎否认之能事,几乎是难脱干系了,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总统照当,连"记过""警告"之类都没有。 中国官员,情妇一反水;百分之千置官员于死地,轻则丢官下台,重则蹭大狱,牢底坐穿,有的还有性命之虞!中国官员情妇反水之利害,现在有人把它拔高到专门的纪检监察之上,说"反腐靠情妇"。我们不但有"情妇团"告倒贪官的闹剧,而且还有贵为省部级的官员因不堪情妇的敲诈,才稍有反水之迹象、反水之可能,就一包炸药,炸得情妇尸骨无存的。害得现在包养情妇的官员,都到谈"情妇反水"而色变的地步。 再看情妇索取回报的能耐,美国情妇就更望尘莫及了。可以说毫无作为。贵为总统意中人的莱温斯基,相当于我国的杨贵妃了,克林顿对他情有独钟的时候,正值她在白宫里当实习生,结果连"转正",克林顿都没能给她说句好话。中国情妇在这方面,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河北巨贪李真说:"现在的贪官们,不仅给阿娇们置别墅,还要给她们买名车,让她们抛头露面,给她们牵线搭桥,让她们打着自己的牌子经商挣钱,代自己受贿。甚至还有给她们弄个-官半职的呢。" 中国官员的情妇,那都是贪官的投币机。成克杰与情妇李平商定各自离婚后结婚,由李平出面联系有关请托事宜,成利用自己任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的职务之便,为请托入谋取利益,二人收受钱财,存放境外,以备婚后使用。李平被判无期后,没收李的个人财产和罚金就是3000多万元港币。东北高速路公司一董事长,为给情妇办公司,先后三次花去公款1.2亿元。 中国官员的情妇,不仅要钱有钱,而且还可要官得官。这方面连小菜一碟'"转正"都不可得的莱温斯基,那就更是只有大害红眼病了。尚军,一个仅有初中文化、工人身份的人,由于成了时任安徽阜阳地委书记的情妇,不久就坐上了县人民法院院长的宝座;尚又火速升任阜阳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尚后来又成为王怀忠的情妇后,在"二王"的关照下,官就升得更辉煌了。相继担任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政法委书记,阜阳市委副书记,省卫生厅副厅长,直到"二王"先后落马,尚的升迁才停了下来。对这种以色谋权,老百姓称为"床上培养干部"。这对于美国情妇莱温斯基,恐怕是闻所未闻的事故了。还有一个更绝的。陈丽,小学文化, "三假"身份的发廊"三陪女",她通过给湖北荆门市委书记焦俊贤当情妇,结果当上了该市一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 至今也没见报道说克林顿为莱温斯基花过什么公款,揽过什么工程......而实践证明,给中国官员当情妇,官员没有强大的经济后盾,是不可能的。有的还需长期投入,永无止境,期货一样培植。1989年,湖北丹江口一服务员成为后来湖北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的情妇后,不久就办了农转非,96年又送到名校武汉大学学习,后安排她到一公司上班,还找另-家公司索要现金16万元,为其购买商品房一栋,之后又收受钱财45万元送给她。张后来为安顿身边日益增多的情妇(据权威报道107个),还收受贿赂和非法占有公款数百万元。更有甚者,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管所证照科科长卞忠其的情妇周长惠,利用卞手中的权力,为自己争得了"驾照代审公司",4年时间,捞钱314万多元。云南有个叫李薇的女人,当上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的情妇后,轻松拿下总投资达32.8亿元的青岛奥运帆船赛事基地商业开发项目,其中低价拿地转让交易-项,就可望收入20亿元以上。对此,美国情妇莱温斯基恐怕只有目瞪口呆了。 口之于味,有同嗜焉。官员养情妇,中美亦然。但此情妇又绝非彼情妇,何矣?是美国官员和情妇比中国官员和情妇觉悟高吗?肯定不是,是体制机制和无处不在的监督使他们不能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