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命佳人:王昭君究竟幸福不幸福

薄命佳人:王昭君究竟幸福不幸福

庞天舒著有小说《蓝旗兵巴图鲁》,《王昭君》和《生命河》等,上世纪80年代最引人注目的军旅作家之一。影视剧作《军中红舞鞋》和《陆军特战队》均在央视播出。


“自古红颜多薄命,莫怨春风当自嗟”,这是欧阳修写王昭君悲惨人生的诗句。关于王昭君,我的记忆非常简单,16岁被荒淫的汉元帝选进长安城,又被贪得无厌的画工毛延寿画丑而没有得到皇帝宠幸,皇宫中累积的只有悲怨。不能在皇帝这棵树上吊死,只有背井离乡,远嫁给刚刚死了老婆的匈奴呼韩邪单于,成为汉朝救国之策的牺牲品。新婚燕尔,仅仅八个月,被窝儿还没暖热乎,就守了活寡。上一道本章想回中原,却被汉成帝拒绝,只得改嫁给自己丈夫的儿子复株累单于。可好日子不长,11年后,复株累单于也死了,昭君寡居一年后,也撒手西去。那年,她只有33岁。即使死后,也仅仅是“独留青冢向黄昏”,孤独而寂寞。


苏轼也称昭君为“薄命佳人”,并用“闭门春尽杨花落,不许人间见白头”来形容昭君的一生。王昭君虽有落雁之美,但她的一生却是悲惨的一生,这是留给我们的既有印象。一个女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爱情,王昭君和皇帝老儿是没有爱情可言的,仅有的一段爱情又是那么的短暂,那么的悲惨。思春年华的昭君,在前往匈奴的途中,与御前侍卫宇文成彼此产生了倾慕之情,但就是那一段爱情,还因为违反礼教,违反道德,不得不遮遮掩掩。虽然遮遮掩掩,但昭君的“外遇”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呼韩邪草原雄鹰般的鹰眼,结果是宇文成被呼韩邪处死。


就这样,昭君去了草原,永远别离了生她养她的家乡,每年看不见遍地菜花盛开,看见的仅仅是黄沙荡荡、成群牛羊;面对的是自己的异族,是杀死自己情人的刽子手,接触的是和大汉完全不一样的胡风异俗;遭遇的是人生接二连三的打击,你说她怎么能够幸福?


从某种意义上说,王昭君的生活是从进入草原后开始的。这是我读过军旅著名女作家庞天舒的新作《王昭君》之后的看法。庞天舒仅仅用了序言和第一章写昭君出塞前的生活,其余二十一章都是和匈奴和草原有关的内容。在书中,庞天舒以细腻的感悟、美好的想像和纯净而浪漫的笔触,追述了那段苍凉雄放的历史,从全新的角度完整生动地描摹了王昭君的幸福人生,描述了一个王昭君塞外童话般美丽的故事。


小说里,庞天舒在王昭君的人物性格中注入了理想主义、浪漫主义与英雄主义情愫,王昭君深爱草原,生活很快乐。一生中,她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终生致力于汉匈和平。王昭君远远不止活了33岁,而是活到了七十多岁的高龄。在对王昭君出塞以后生活的描写上,庞天舒更是颇费心思。面对一年多的漫漫艰辛长旅,王昭君勇敢地迎接挑战,面对现实,不是孤独凄冷地坐在轿子上面,而是有说有笑,一路学会了怎样骑马;面对全新的生活环境,王昭君的适应能力很强,她没有因为草原肉奶的膻腥而厌食,相反,奶茶、奶酪却成了她的拿手之料;面对匈汉之间引弩之势,王昭君骑着矫健的白马,身袭漂亮的红斗篷,操起琵琶弹起悠悠的和平曲,英武美丽又潇洒温柔;面对爱子被害的悲痛,王昭君以大义为先,跃马横刀冲到公主与王子两军阵前,以生命换取了王权斗争的和平。在庞天舒的笔下,王昭君的草原生活是那么地惬意,是那么地完美,她从容而完满地走过了一生。也难怪在她死后几千年来,她的坟冢一直草儿青青,文人墨客们作诗曰:“谁似青冢年年青”、“至今冢上青草多”、“宿草青青没断碑”……


虽然贵在四大美人之列,但史书上对昭君的记载却不足150个字,对昭君的草原生活更是只字未提。王昭君的草原生活究竟幸福不幸福?真实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今天的故事只能任人评说。王昭君的人生是否幸福,更多的是取决于作者和读者的想像,以你悲观的情绪看,昭君的人生就是一个悲惨的人生;换一种心态,乐观一点,你想像中的昭君,可能就是幸福的人生。无论如何,有一点是没有争议的,那就是昭君出塞的目的达到了,她以一个女人的胸襟,融化了战争的刀林箭丛与铮锼铁蹄,带给了汉匈两族60多年的和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