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园》:乱世女人心

high001 收藏 2 2437
导读:《颐和园》:乱世女人心 导演娄烨再三强调《颐和园》不是一部政治影片,他只是认为当时的混乱状态很像爱情会遇到的混乱。但作为一部大量出现那年那事背景的电影,《颐和园》的被禁,拍摄前就该意料之中。但娄烨还是拍了,为此被禁拍电影5年。同时由于技术上存在瑕疵,没有获得2006年嘎纳电影节的金棕榈也是情理之中。 正如娄烨所说,这确实不是一部政治影片,只是一部和爱情相关的电影。电影片头题记说:有一种东西,它会在某个夏天的夜晚像风一样突然袭来,让你措不及防,无法安宁,与你形影相随,挥之不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能称它

《颐和园》:乱世女人心

导演娄烨再三强调《颐和园》不是一部政治影片,他只是认为当时的混乱状态很像爱情会遇到的混乱。但作为一部大量出现那年那事背景的电影,《颐和园》的被禁,拍摄前就该意料之中。但娄烨还是拍了,为此被禁拍电影5年。同时由于技术上存在瑕疵,没有获得2006年嘎纳电影节的金棕榈也是情理之中。

正如娄烨所说,这确实不是一部政治影片,只是一部和爱情相关的电影。电影片头题记说:有一种东西,它会在某个夏天的夜晚像风一样突然袭来,让你措不及防,无法安宁,与你形影相随,挥之不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能称它为爱情。这是爱情首次出现在《颐和园》里的面目。突然袭来,挥之不去,记下这句话的是女主人公——余虹。1987年,在吉林的图们,少女余虹在野地里,接受了初恋情人的性爱,随后去了北京上大学,这个女人的一段精神史由此展开。

《颐和园》的时间跨度,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直到本世纪初,整整15年。娄烨刻意地使用摇晃不停的镜头,还有碎片般的叙事,意图从一个乱世佳人的精神史切入,讲述一个处在混乱时期的爱情系列,和这些处于爱情场景中的一代青年。因为观看的是地下未剪辑版本,这种随意性的镜头在视觉上更加地混乱。

在北京的大学校园里,余虹结识了好友李缇,还有周伟和若古。四个年青人穿梭于各种80年代特征的思想性聚会。李缇和若古是一对,余虹和周伟自然而来地走到了一起。1980年代,在许多人的印象里,是个朝气蓬勃的年代,思想探讨、对知识的求知与对真理的渴望,充斥着中国的大学校园。1980年代结束后,这种具有浓厚理想主义色彩的画面在大学校园里从此不复存在。就像电影里唯一出现的唯美画面,余虹和周伟在落日的美景中漫步泛舟颐和园,这也是片名的由来,但唯美主义倾向的场景,在影片中就像那个时代一样,稍纵即逝,最后如柳絮一样地飘落了。

余虹是一个一阵风都能引起幻觉的女人,极端的敏感,同时精神上处在无所归依的漂泊状态,她只是想生活的更强烈一些。曾有人问娄烨,余虹能不能代表89年女性的特质,娄烨不置可否。在大学的宿舍里,相爱的余虹和周伟在疯狂的性爱中时聚时散,相互的吸引却又相互地伤害对方,他们在大学校园里的感情纠葛一直持续到学运爆发,李缇和周伟在这时候恋情也突然爆发,最终被学校教务处的人堵在床上,周伟和余虹的爱情才算告一段落。颐和园里出现的性爱镜头之多,在嘎纳放映时,让西方观众也吃惊不小。而娄烨认为他的影片,就是试图反应那一代年轻人,渴望民主和性解放,以为所有事情都是可能的,然而最后知道,那只是幻觉。娄烨这段话只说对了一半,因为那之后的性解放绝对不是幻觉。

学运被终结后,周伟开始踏上军训的路途,这时候黑豹窦唯主唱《don't break my heart》的歌声响起,而余虹在极度的失望中退学,跟随来接她的初恋情人返回图们。窦唯的歌声承前启后了影片的后半部分,“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 /也许是我的错 /也许一切已是慢慢的错过 /也许不必再说/ 从未想过你我会这样结束 /心中没有把握 /只是记得你我彼此的承诺……。”摇滚的节奏高昂激越,银幕上同时穿插1989年柏林墙倒塌,1990年亚运会开幕,1991年前苏联解体,1992年邓小平南巡的画面,时空跟随着川流到1990年代中期,余虹再次离开图们,周伟和李缇在若古的帮助下,留学德国,影片进入后半部分。

留学异国的周伟内心总缠绕着对余虹的思念,一次狂乱的性爱之后,周伟把回国的愿望告诉了李缇。李缇对即将离去的周伟感到极度的失望,她问周伟:“你能告诉我,那年夏天我们是怎么回事吗”周伟反问她:“你能告诉我,我们现在是怎么回事吗?”李缇无法回答,她夹在周伟和若古两个男人之间,终于在周伟离开德国之前,李缇当着两个男人的面微笑着仰身跃下高楼,埋葬在异国他乡。在送周伟回国去机场的路上,周伟问若古,你爱过李缇吗?若古答:“李缇不让人家爱她,她怕受到伤害。说爱情就像心里结下伤疤。结疤了,就没有爱情了。”

同时期,在国内离开图们后的余虹栖息武汉,和一个已婚男人发生恋情,在一次车祸中突然想起周伟。车祸之后,余虹决定结束和已婚男人的婚外情,同时和一个追求她的男人发生恋情,她在厕所里勾引那男人,当那个男人在高潮中喘息时,余虹的内心却在想“只有在做爱时,人们才会发现我的善良和仁慈。”这时刻的余虹只是在用性爱来证实自己的存在,就如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灵魂没有方向,无所适从,性就会成为她精神上的外壳,保护她不受内心的伤害。可是余虹的这段恋情最后也无疾而终,她留下一封告别信,继续漂泊,信中她说:“我想说自从自己认识了你,我的内心发生了脱胎换骨的转变。我也知道了什么是物质上的贫困。一个人可以拮据度日,但两个人的贫穷只会让人心生憎恶……我们分手吧……爱你的余虹。”

《颐和园》这部影片娄烨试图展示这15年里,一代人经历了社会的剧变,充满着迷茫与失落,无论是爱情,无论是现实种种,理想破灭下的生存,影片里荡漾着无语诉说的内心凄凉与混乱。只是女人的内心更加地迷乱,在承受社会剧烈变化的重压下,女人破灭的更彻底。

在影片的结尾,回国后的周伟找到了余虹,两人相处时才发现爱已经成为过去,余虹目送着周伟的离去。在落幕时,这是银幕上出现的李缇墓志铭:“无论自由相爱与否,人人死而平等,希望死亡不是你的终结,憧憬光明,就不会惧怕黑暗。”这段墓志铭意图把影片提升到一个哲学的高度,只是更改两字后将更加地贴切:“无论自由与否,人人死而平等,希望死亡不是你的终结,憧憬光明,就不会惧怕黑暗。”那就可以成为给那个年代的墓志铭。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