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校长“七个统一” 高考公平遥不可及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在回答记者“如一些省份的考生可能要比北京的学生高出200分才有可能上得了清华大学”的问题时,说:“如果是全国统一一个分数线的话,这就有几个前提,比如说必须是统一的一部分人在批卷子,因为他们在批改的过程当中可能掌握的尺度不一样。所以要全国统一分数线的话,就必须得有一个统一的批改地方,现在考题都不统一,分数线怎么统一?实际上全国统一分数线对我们文化欠发达的地区实际上是不公平的。”

我向来是不以最低的智商来推测国产专家学者的,但顾校长的表现仍然超出我的想象,要不是响应同属名校的北大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不准网上骂人”的校训,我都要出离愤怒了。

其实,“评分统一论”并不是顾校长的的学术首创,我记得很多年前,教育部的某位官员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就发表了同样的论调,结果被广泛斥为“愚蠢”,因为这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每年北京的分数线都比别的地方低的问题。想不到而这么多年过去了,顾校长还一直如获至宝,老调重弹,誓将他人牙慧进行到底,其执着发人深省。“一个人真正的愚昧不是你做了一件我愚昧的事或说了一句我愚昧的话,而是愚昧得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愚昧,”多年以来,我一直困惑于这句古兰经式的晦涩谶语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看到顾校长的言之凿凿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句故弄玄虚的饶口令其实是为顾校长之流量身定作的。如果按照顾校长的“统一论”的前提,录取分数线的划定要考虑阅卷人的因素,那么北京的分数线之所以每年都最低,就是因为每年对北京的阅卷都最苛刻。这可能吗?这怎么符合北京人在全国人民中的宝贝儿子的地位?而且,如果因为阅卷人的不同,就理所当然不统一分数线的话,那么法律也不用全国统一了,全国的法官也不是统一的,裁决也有个轻重宽严的不同是不?

高考从一开始就不是公平的,而现在北京、上海的考题都不统一,更是人为蓄意为了掩盖录取不公所采取的障眼法。实际上,到了人力、财力与科技都有足够条件的今天,考卷、评分手段和录取分数线做到统一完全没有技术障碍。顾校长还说了,这样做是为了照顾到不发达西部和少数民族地区,其实这个掩耳盗铃的借口只是装饰在“贞节牌坊”上的一朵纸花,既得权力阶层到底是为了弱势地区还是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大家心知肚明,否则怎么经济和文化高度发达的北京和上海的分数线怎么比西藏、贵州还低?

有时“素质教育”也会成为挂在这个“贞节牌坊”上的另一个招牌,好象别的地方的考生都是些高分低能的书呆子,而只会吃喝玩乐的北京、上海学生反而成了面向二十一世纪的高素质人才,于是乎学琴、电玩、K粉都成了素质教育系统工程的组成部分。我承认,现在看来,这种素质教育还是有一定效果的,至少在北京,开出租的“的哥”都能就科索沃问题从西单到侃到东直门,而居委会的老大妈去菜场买肉砍价时也能夹带个“次信贷危机”,可惜生天不良、后天不补造成的愚鲁却使他们的“素质教育”仅限于此。以致于,在我印象中,除了住在京城的高干和高干子弟外,土著的北京人,基本上男的都在开出租,女的都进了居委会。

倒是“地主保护主义”的论调更容易被人接受了,不还是个利益问题么?遮遮掩掩干什么?站在顾校长的立场,有此言论也不足为怪了,“学而优则仕”,顾校长好不容易当上清华的校长,当然不希望“往来皆白丁”,不希望嫡下的弟子都是些只晓得埋头苦读的贫家子弟,否则还不如直接到西部地区去当校长,还能享受国家政策,工资上浮一级。

高考录取分数线的巨大差异完全是人为造成的,是中国教育领域最大的不公,想想200多分是个什么概念,200分后面的代价是多少?不切割这个“固疾”去谈什么教育的健康发展无异于死马当活马医,就好象连生育权都不能自主还去侈谈什么人权一样。而这一系列并不孤立的问题,都是对人权的漠视所造成的不平等。究其根本,还是“中国特色”害人,并不是顾校长个人的问题,只不过联想到当年他向宋楚瑜赠送礼物时不识篆书,还把“赠送”礼物说成“捐赠”, 出了洋相,再看到今天他脱口而出的“七个统一”,难怪乎有人说:有这样的校长,清华大学不读也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