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0年代的圆山,当时基隆河黑得发亮,河畔种满了空心菜。图/梁正居提供,程嘉文翻摄 (来源:台湾《联合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年后的圆山,高速公路多了汐五高架,基隆河截弯取直,河滨变成公园。 图/齐柏林提供 (来源:台湾《联合报》)


在过去台湾的“戒严时代”,民间的空中摄影因可能“刺探机密”被禁止。直到1987年解严前,当地摄影家梁正居才出版早年在台当局监看下完成的第一本摄影集《台湾飞行》,也成为记录台湾岛变化的重要数据,尤其能和20年后的齐柏林作品相互对照,更显珍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梁正居回忆,以往根本不可能有空拍机会,那是因为参与台“观光局”拍摄宣传影片的计划,便建议以空中鸟瞰方式拍摄台湾之美。于是在直升机上拍摄16厘米影片的同时,他也用照相机拍下大量幻灯片。



即使有替台湾当局拍宣传片的护身符,但是仍然限制重重。“警总”不但派员全程挤在机舱里监看,飞行计划更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前提报,时间与航路都有严格限制,因此根本无法配合阳光角度与天气,来选择最佳的时机。甚至书出版后,当局还找麻烦,质疑书中怎么能出现“核三片”厂照片。


至于近年在台湾锋头很健的空中摄影家齐柏林,“启蒙”也是从梁正居开始,“那是我收集的第一本空拍摄影集”。


当时担任商业摄影师的齐柏林,1992年第一次搭上直升机,替建商拍摄广告照片,从此兴起空拍台湾的念头。


今天,虽然台湾政策已解禁,空中摄影的经济投入还是很高。目前包租直升机的费用每小时高达10万元新台币。梁正居在出版《台湾飞行》前,觉得还有一些地方没有拍到,但是租不起直升机,只好搭乘当时还是非法的轻航机去补拍。甚至照片拍完,还得自己先完成分色,才找到人愿意出版。


相较之下,上个世纪90年代年代出道的齐柏林比较幸运,刊登照片的渠道多得多。不过多数时候还是得自己先砸钱租机拍照,再寻找投稿发表的机会。去年趁着保单到期,齐柏林一口气投下100多万新台币,包直升机拍下以往很难“利用公余顺便拍”的澎湖群岛空照。目前他的计划是将台湾百岳全部从空中猎取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