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是怎样“炼”成的

阿史那思摩 收藏 2 253
导读:走近“厦门十佳军嫂” 军嫂是怎样“炼”成的彷徨、遗憾、孤独、无助的背后 今年3月8日,厦门警备区首次表彰“十佳好军嫂”。   军嫂,同样是女人,但因为姓“军”,她们却要承受普通女人没有承受过的际遇,有彷徨、遗憾、孤独、无助……那些分居两地的营以下基层军官的妻子,大多没有随军,家庭和事业处于创业阶段,她们软弱的肩上承载着许许多多的责任。   但军嫂们挺过来了。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个好军嫂,才有了诸多热血军营男儿驰骋沙场、建功立业,方才有了祖国的和平、人民的幸福。   “三八”妇女节过了

走近“厦门十佳军嫂” 军嫂是怎样“炼”成的彷徨、遗憾、孤独、无助的背后


今年3月8日,厦门警备区首次表彰“十佳好军嫂”。


军嫂,同样是女人,但因为姓“军”,她们却要承受普通女人没有承受过的际遇,有彷徨、遗憾、孤独、无助……那些分居两地的营以下基层军官的妻子,大多没有随军,家庭和事业处于创业阶段,她们软弱的肩上承载着许许多多的责任。


但军嫂们挺过来了。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个好军嫂,才有了诸多热血军营男儿驰骋沙场、建功立业,方才有了祖国的和平、人民的幸福。


“三八”妇女节过了一周,我们完全有理由去关注“军嫂”这一群体背后的辛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陈妙妍


孤独:抱着女儿火车站蹲夜


厦门海域上,有一个小岛,不仅远离厦门、远离大陆,而且无水无电无居民,被称为 “三无”小岛。岛上无女子,战士们称,连蚊子都是公的。


陈妙妍,是岛上某连炊事班三级士官黄德友的妻子,在福建三明老家务农。今年春节第一次来队探亲,她和两岁的女儿就赶上受雪灾影响而造成的交通堵塞滞留,原本半天车程的她,在火车上多待了一天。


到达厦门火车站后,已是深夜,黄德友无法出岛迎接她们。第一次来厦门,她人生地不熟,为了省下住宿费,她咬咬牙,抱着刚刚蹒跚学步的女儿,在火车站的冷风里蹲了一夜。


等到天亮,陈妙妍终于打听到去驻岛部队的航船,上船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由于第一次坐船,刚刚出海的母女俩就呕吐不止。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程,母女俩终于来到了黄德友所在的海岛。


当陈妙妍看到手拿鲜花夹道欢迎的战士和丈夫时,她所有的委屈顿时涌了上来,泪流不止。盼女心切的黄德友看到女儿想抱,女儿竟拼命地大哭起来,让他深感愧疚。


尽管见次面很不容易,温柔贤惠的陈妙妍还是全心支持丈夫。知道连队过节加餐,炊事班人手不够,她就对连队领导说:“我是农村出来的,别的什么都不会,炒菜做饭倒是好手,就让我当义工帮厨吧。”


每天连队炊事班的三尺锅台边,总有她忙碌的身影。懂事的女儿这时就过来,一会帮她洗菜一会帮她拣菜,干起活来活像个大人。不过爸爸一抱她就哭个不停,原来,她还记她爸爸的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郑新咏


无助:大学生当起农村妇女


3月8日晚上,厦门警备区的“十佳好军嫂”表彰大会上,持续十几分钟的掌声,送给一位名叫郑新咏的女子。她是海防某连连长王建明的妻子。


“这辈子欠妻子太多太多。”王建明说。当年,郑新咏是浙江省广播电视大学的大学生,有一位县公安局的警官追求她,她却坚持和王建明在一起,尽管王建明家一贫如洗,有老父患哮喘,有一个哑巴弟弟。她对王建明说:“我爱你,我也会接受这个家庭。”


祸不单行。2002年8月,王建明订婚回到部队不久,母亲诊断为颈部肿瘤,急需近4万元的手术费,可家里原本就已欠下5万多元。王建明刚参加工作还不到一年,手里只有1万元积蓄,怎么办?当郑新咏得知,如果自己放弃当教师,就可以得到2万元的补助时,她毅然放弃工作,当起一个农村妇女。


家里的大小事情,从此靠郑新咏一人撑起来。一天晚上,婆婆想上厕所,看到连续熬夜的郑新咏,不忍心叫醒她,忍着化疗后的疼痛,独自一人上厕所,结果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大腿骨折。


郑新咏被摔倒的声音惊醒,看到婆婆泪流满面,想把婆婆背起来,可又背不动,想扶,可又走不了。她感觉到一个人的无助,泪水夺眶而来,抱着婆婆痛哭起来。本来她想打电话给丈夫发泄一下,可电话接通后,听到丈夫安慰的声音时,她却强笑着说:“这没什么,谁叫我是你妻子呢。”


2007年7月23日,王建明回浙江老家探亲,一踏进家门,就看见父母双双卧病在床。“建明呀,快去田头帮帮新咏吧,这段时间可苦了她了!”母亲眼里含着泪水。王建明急匆匆放下行李,走向自家的稻田地,烈日下,妻子弯腰割稻,3岁儿子在一棵树下打盹,王建明禁不住热泪盈眶。


结婚5年来,郑新咏独自一人带婆婆看病,照看年迈的公公和自理能力弱的哑巴小叔子,照顾刚出生的儿子,耕作两亩多田地。


从有着理想工作的教师,到一个普通农家妇女,她说无怨无悔,为丈夫没有被家里拖累高兴,因为,军功章里也有她的一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3:王克芹一家


遗憾:抱着一只大公鸡拜堂


在某炮兵团,提起该团二连三级士官邱国营的妻子王克芹,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


邱国营出生在革命老区山东沂蒙,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父亲身体不好,经常腿痛干不了活,家里就靠母亲用一台缝纫机维持生活。邱国营有个哥哥,没上高中就辍学,去一家煤矿打工,结果在一起矿难中失去双腿。就这样,邱国营也不得不中专毕业后就步入社会。


为了多拿工资,邱国营拼命地工作,省吃俭用为哥哥配了一副假肢。每天背着哥哥学走路,成为一道风景线,感动了厂里的员工,包括他未来的妻子王克芹。


家庭状况有所好转后,邱国营从小就有的当兵梦又开始萌动了,但家庭的责任让他不得不打算放弃。王克芹对他说:“为自己的梦想搏一次,这样才值得,我支持你,我可以未进你家门,先做你家人。”邱国营终于穿上了绿军装。


2003年4月20日,既是邱国营和王克芹幸福的日子,也是他们终身遗憾的日子。这天,邱国营准备回家和王克芹结婚,但由于赶上 “非典”疫情蔓延,部队根据上级指示,决定招回所有休假人员。


邱国营还在火车上时,叫他归队的电报已经先到了家。当他从火车站走出来时,一家人已在车站等候多时,老父亲忐忑不安地把电报交给邱国营,全家人都沉默了,妻子王克芹扑在他怀里哭了。


军令如山。尽管邱国营感到十分对不住妻子,但还是当即买了回程的车票,返回部队。


按照当地的习俗,结婚的请帖已经发出,结婚的时令就不能改动。没办法,婚礼还得按照事先约定的日子如期举行,王克芹只好怀抱一只大公鸡,举行了一个没有新郎的婚礼。


“抱公鸡已经算好了,我的一个战友,也是结婚碰上‘非典’,新娘是接到了,可快入洞房时,电话来了,必须紧急赶回部队,后来,床上只好放一根扁担,让新娘和扁担睡。”邱国营说。


在妻子的全力支持下,邱国营成为团里数一数二的训练标兵,琴棋书画样样是行家里手。当兵11年,他荣获三等功,多次被上级评为“优秀士兵标兵”“十佳士官”和“优秀共产党员”等多种荣誉,是为数不多的“荣誉专业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4:杨鹏与陈莉


彷徨:几个月才见得上一面


杨鹏与陈莉的认识,缘于一次 “双拥共建”联谊会,当时,多才多艺的杨鹏作为连队主官登台,一连表演了好几个曲目,给陈莉留下深刻印象,临行前,两人互留了电话。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两人相爱了。但当时杨鹏所在的连队在大海之中,驻扎在一个小岛上,交通不便,条件异常艰苦,两个人谈恋爱,要几个月才见得上一面,只能通过电波传情。


和军人谈恋爱,注定会有不同于普通人的遭遇。在陈莉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是认识第一年的情人节,杨鹏只能在电话里给她弹唱一首改编的歌曲,告诉她:连队事务繁重,无法出岛。


好不容易,陈莉去看望杨鹏,虽然是厦门人,但刚开始坐船,在波浪中颠簸,她头昏脑涨,趴在船舷上呕吐,连黄胆水都吐尽了。这还不够,小岛外表像个小馒头,一上岸,吐得两腿发软的她还得爬200多级陡峭的台阶。


2005年夏天,陈莉随着杨鹏住进小岛,真正尝到岛上生活的苦。没有水,所有的用水都是岛外运来的,得省着用,遇上台风天气,只能用过滤的雨水洗澡;没电,只有晚上新闻联播时间发会儿电,其它时间只能点蜡烛;晚上的生活枯燥无味,唯一的乐趣,就是站在夜空下数星星……


岛外有一个优良传统,遇上重活脏活,党员、干部得冲在前面。结婚后第一次上岛,陈莉提着重重的行李,为杨鹏带去许多他爱吃的东西。上岸后,陈莉本以为杨鹏会把行李接过去,没想到,正赶上补给生活物资,杨鹏只顾着搬大米,只是打了声招呼,也不接她,让她备感委屈。


遇到这样的事,陈莉的内心也感到过失落、彷徨,觉得在丈夫的心目中,自己不如战士重要。但后来,陈莉想通了,自己是名军嫂,应该支持丈夫的工作,更何况他做的是有意义的事。


现在,陈莉已经养成了岛上军人的习惯:一回到陆地上,看到水哗哗流,会觉得很心疼赶紧关掉;天天数星星,她也数出了乐趣……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