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七集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 第五十二章 一路走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五十二章 一路走好

燕京指挥着车队穿街过巷向和平门的探春池开去,路上又把早晨扔下的卡车开走,现在司机不缺了,胡大奎手下的人个个会开车,张铁成带来的人也都是国军精英。

到了探春池全体人员下车后,洪彬把三辆卡车和两台轿车的车牌都换了,燕京把车辆都安排在附近的几个院子里,院子里也设了岗。

这回是金陵十二钗乌龙潭的可卿坊、八字山的巧姐房、和平门的探春池三个军用战备洞,再加上洪彬代表的江宁路惜春阁,罗维汉代表的九华山李执舍,闵雅如代表的朝天宫妙玉斋共六个战备防空洞人马的小会师。原有90多人的探春池加上刚进来的80来人,如果都是坐着并不显得拥挤。闵雅如接待着27名宪兵团家属,把她们安排在一个玫瑰花瓣的环形洞中。

指挥大厅里几盏煤油灯燃亮着,楚绍南在这里和两个少将汇报着草鞋峡的情况,周围满满地围坐着众军官。五个环形洞口都挤满了人。几路人马相见不时有遇到熟人的亲热,但都笼罩在草鞋峡大屠杀的悲愤气氛中。本来也该在草鞋峡被屠杀的探春洞的军官们,想到此时此刻草鞋峡正在被日军焚烧灭迹的情景,在为自己逃生庆幸的同时更是悲从心来,有几个男子汉无声地大把抹着泪。

杜立强托着受伤的胳膊也给大家补充着听到了谭明艳还在现场鼓动大家拼命的喊声,又讲到重伤的胡琼海抱着机枪掩护大家撤退,终于有人挺不住哭出声来……从13日到18日六天所积攒的愤怒和痛苦到达了顶点突然迸发出来,陆续更多的人哭出声来,包括两名少将,大胡子吴放边哭边用拳打着自己的腿……男人的泪,在这地下的洞里流淌;男人的哭声,在这没有阳光的洞里回荡。

哭若泪人的闵雅如点着一根蜡烛递给燕京,燕京把蜡烛凝在中间的桌上,掏出那摞名单向大家说:“有一个厂舍的有心人把那里的人名留给我们,让我们记住他们,为他们送行。”说罢,他接着刚才在城外念的地方继续向下念着:

“盐仓桥电影院经会元、中山路光明眼镜店吴佩慈、国军七十二军少尉田春德、孙家洼村民刘德祥、教导总队三团下士邹有谦、鼓楼书店张茂盛、秦淮区警察局刘永安、南京二中学生潘石颜、太平路华光照相馆孙书旺,你们——走好。”

随着燕京念起名单,全场人员都静了下来,人们屏住呼吸在注意听着,在记着这些人的名字,在心里为他们祈福。等到燕京说到“走好”时,有几人跟着重复着:“走好。”

燕京又读了十多个人的名字,说句“走好”,这回应和的人很多,同时重复着说句:“走好!”

再接着燕京读完一批人的名字说“走好”时,全场一起异口同声地“走好!”,把洞里震得嗡嗡做响。

闵雅如这时看燕京声音嘶哑,把名单接过来往下念。可是她念了几个便哭着念不下去了,她念到的是:“爸爸马正奎,妈妈刘淑媛,被车拉走,我,夫子庙学堂四年级马文帅……”

旁边的大胡子吴放营长一把从闵雅如手里拿过名单,喊了一嗓子:“马正奎,刘淑缓,走好!”人们重复:“走好!”胡大奎在旁听着,心里想得告诉胡晓棠,孩子里有没有叫马文帅的。

吴放接着往下念:“新街口欢欢蛋糕房史凤祥、大华运输公司战富强、八十七师306团下士林海涛、白下秦和茶楼赵继忠、七十四军51师二营少校赵大亮……”刚念到这儿,人群中一位军官嚎啕长哭一声:“本人,赵大亮,尚在人世……”言罢向楚绍南就要跪下来,原来赵大亮是那天从厂舍救出来的军官。楚绍南示意他身旁的胡大奎托住他。燕京递过一只钢笔,吴放在赵大亮的名字上划了一个圈。

吴放继续念着:“玄武中医院邹士奇、三十六师六团上士王凤杰、南京宪兵团六营少尉刘国梁……”这时被一声撕裂心肺的哭喊声打断:“梁子啊,你到底扔下我走了……”是刚从师团司令部救下来的那个外地口音的女人,倚在一个洞口瘫坐下来。闵雅如忙跑了过去搂住那个女人,洪彬也挤了过去。

这时有位军官挤过来,递上一份名单:“麻烦把我的几位守城时阵亡的部下念念,让他们地下有知,我们不会忘了他们。”

……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轮流读着遇难者的名单。燕京、闵雅如、吴放、罗维汉、张铁成、洪彬、胡大奎、张福建都轮流念诵着,包括两名少将也恭敬地念了一段。12页厂舍里的3607人的名单终于祭读完毕。

燕京举着手里的另外19页名单说:“这里还有一份,是厂舍里的同胞,他们把遇害的亲友和同事的名单都记了下来,有7433人。我们以后再继续纪念他们,以后也请大家把自己周围的亲友好友遇难的名单记下给我们,我们会在适当的时侯悼念,向大家祭读,以示我们对他们的哀悼和怀念。”

楚绍南发现胡大奎一直坐立不安,知道他在惦记着胡晓棠,便和大家安排说:“今夜余下的时间我们要和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们在一起。”胡大奎感激地看着楚绍南,燕京、张铁成等纷纷点头称是。

楚绍南继续说:“我们要把现在缴获的车分散一下,而且要保护好宪兵团的家属,大家一会这样行动,听好了!”全场顿时静了下来。

楚绍南安排道:“南京战时特别队第九小队队长洪彬少校——”洪彬马上站起一个立正。“你从探春池挑几名宪兵团的军官做护卫,开一辆卡车送宪兵团家属到惜春阁然后待命。”洪彬欣然吼了声:“明白!”又一个立正。

楚绍南接着说:“第五小队副队长罗维汉少校,开那台吉普车,选两名会烧饭的大嫂和一名军官护卫返回李执舍待命。”罗维汉标准的一个立正。

“第一小队副队长张福建上校,你开一辆卡车带原来人马回可卿坊待命。还有,福建上校是搞军需的,把今天缴获的武器和装备为各小队分配一下,注意每个小队日军军服和弹药的搭配。”张福建也是立正接受了任务。

“第二小队队长张铁成上校、副队长吴放少校带原队人马,还有第一小队队长胡大奎少校、第六小队队长闵雅如,随我和京京乘两台轿车一辆卡车去巧姐房安慰孩子们。”几个人纷纷立正,闵雅如也受大家感染,来了个不标准的立正,差点晃倒被燕京扶住。

“另外,第八小队副队长胡琼海壮烈殉国,队长杜立强上尉负伤,请少将再确定两名为大家服务的队长。还有,第八小队可留下两名会烧饭的大嫂。”最后楚绍南提高声音说:“估计这两天日军能加强警戒,各小队要注意保护自己,各位勇士原地待命,不要轻易出动。回去后要把车藏好。现在全体抓紧准备,十分钟后出发!”

众人马上分别开始准备,相识的人们互相拥抱告别。女人们本来不愿意分开,但想到是为了救自己的国军做饭烧水都表示愿意留下,那个刘国梁的妻子领两名同伴留在探春池,罗维汉也选了两名泼辣能干的大嫂去李执舍。张福建最忙,他把缴获的武器和装备每个小队都分了一些。第八小队任命队长也费了些功夫,很多军官都自告奋勇,都说死里逃生后这条命就是大家的了。最后楚绍南挑了两名会开车又懂些日语的军官当队长,队长是51师团长程智上校,副队长是88师作战参谋赵寒星中校。


大家互道保重后分别开车而去,当然都是穿的都是日军军官的服装。楚绍南、燕京、胡大奎和闵雅如与张铁成、吴放的原班人马一路疾驰钻进了巧姐房。

刚一走进大厅,众人皆如雷击般震撼在当地。大厅东北草鞋峡的方向点着三根蜡烛,胡晓棠与全体孩子们面向草鞋峡跪在地上,满满跪了一地。看来孩子们都哭累了,很多孩子都半跪半坐着。13名女兵分散在孩子们中间互相依偎着。

谭师长和黄旅长迎上来,和楚绍南说:“他们从草鞋峡枪声一响就一直这样跪着,胡晓棠哭晕了好几次,孩子们也怪,晓棠她不起来孩子们谁也不起来。”

胡大奎马上跑到胡晓棠身前:“晓棠妹子,你放心吧,我们今天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了,打死了一百来个鬼子。你起来吧,你的身子要紧啊,你要让近平放心才成啊。还有这些孩子们会跪出病来的。”

胡晓棠喊了一声“大奎哥”一头扑进胡大奎怀里又痛哭起来。胡大奎把她拦腰抱了起来,然后示意大家让孩子们也站起来。他对孩子们说:“你们棠姐是要你们不要忘记今天,不要忘记你们的爸爸妈妈,以后你们要好好听棠姐的话,都快快长大,学好本领,让爸爸妈妈放心。”

孩子们纷纷点着头爬起身来,晶莹的泪珠滚落满襟。

那个阿敬看到楚绍南马上张着小手哭着走过来。

闵雅如喊了声“马文帅!”,马上有个男孩举起了手,闵雅如一把搂过在怀里。

围在一边的军官们个个不忍再睹,都转过了头。

燕京大喊一声:“草鞋峡的英魂们,你们安息吧。”然后向着三根蜡烛,深深鞠了一躬,在场的军官和女兵们都随着恭恭敬敬地深鞠了一躬,长躬不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