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台湾MM看《士兵突击》

确实是一个台湾MM写的,我在无名小站的确见到了这篇文章 。


"大陆剧"果然感动我的《士兵突击》 第1-4集 作者:iedust [at 无名小站] 文章出处: 台湾无名小站部落格 by siedust


《士兵突击》在内地据说红了许久,没有特别的宣传 ,纯粹靠口耳相传的口碑建立起广大的收视热潮。对于这样的作品 ,即使众人再三保证,起初收看时,我仍会担心言过其实。


第一集我并没有特别的感觉,本集不过是勾勒出主角许三多的家庭 背景与个性。许三多也称得上孬了,在家乡总被同年龄的孩子欺负,在家中被父亲、二个哥哥打骂更是家常便饭。脑筋不知该说是呆还是少根筋,思考总是直线到令人不知如何是好。


这样的男孩子(戏中他只有初中毕业 ),当兵?简直是笑话!若非托班长史今的恻隐之心,我想许三多断不能圆他父亲的梦。


史今应该是在许三多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吧!他对许三多的好,以及许爸爸最后难得流露出来温柔的父爱,逐渐令我对这戏产生浓厚的兴趣 。


等到许三多在新兵训练后,被分配到鸟不生蛋的二排五班时,他所做的种种,终于使我无法抑制地狂哭。


二排五班就像被放逐到边境的一支小军队(事实上这队加上班长,也不过五位成员),在边境里,无论打哪儿放眼而去,都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在这种地方,什么理想、什么意义,根本无法长久。


所以成员们镇日打扑克牌,内务一团乱,对他们而言,这叫常态,这叫团结。可是三多的出现,却破坏了一切。


他内务整齐不打紧,还帮别人整理内务。一天两天也就算了,他居然乐此不疲。于是其它的老兵不爽了,原以为许三多终究会入境 随俗,但他们低估了他。


戏中有一句话很有趣:多数人认为的真理不一定是真理。


在五班中,三多是真理,然而他不见容于其它人。


所以其它人想把真理毁灭,只是在毁灭的过程 中,这个真理却依然傻不隆咚地坚持一些他认为有意义但看起来根本无谓的事上。


班长随口的一句修路,三多当成了命令,竟然真的跑去修路。


人类啊,真是怪异的动物。三多修他的路是他的事,可在其它人眼里却显得扎眼。或许这真理映照出他们的不堪,所以才会恼羞成怒吧!


当我看着三多一篮子一篮子地聚集着石头,一块一块地铺上荒芜之地,我的眼泪就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


是呀,三多很笨,他常听不懂别人拐着弯子的话,学习 也总是慢一拍,然而他的坚韧与毅力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一开始只是想做有意义的事,班长随口说铺路有意义,他便不假思索地应了下来,立即行动。


在他的世界里,单纯地令人动容。


我想起《阿甘正传》的阿甘,三多的本质与他十分接近。正如阿甘最终还是影响了丹中尉,我相信我也即将看到三多用他的本质与蕴含的力量影响着周围每个人。


[大陆剧] 士兵突击 第5-7集


老马很幸福,有这么多的朋友为他着想。


老马说过:「上天下地,中间有个自己。」而我却常常只能对着我自己......


初见许三多,我觉得他神经很大条,很多时候并不会看脸色,但骨子有一份单纯,所以我喜欢这样的他。


可是,这不是全部的他。原来,他也会伤心,也会不满......也会孤独 。



当他几乎靠一己之力铺完了路,团里派来了指导员,其它人怕班长老马会离开,硬是把功劳推给了班长。




我看着三多无奈的模样,一个人躲进了某处,最后有点哽咽地对老马说着:


李梦他们不再怪声怪气跟我说话,而是他们根本不再跟我说话了......班长,我是不是特别惹人厌?


这话再加上三多那句「我却常常只能对着我自己」,听来实在扎心得紧,扎得我眼泪不自觉地落下。


我忘了三多只是个孩子,他也有渴求,渴望朋友与伙伴,他真心想好好待在五班。


只是...事与愿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