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重新分配似乎异常顺利的结束了。这一天非常辛苦,任江却觉得过得很充实。有时候有事做比无所事事来得更加带劲。

凌晶不仅重回老部队,还担任了排长。音符般跳跃的喜悦洋溢在她青春的脸上。周若兮,也就是广濑亚纪有些喜欢上这个任江胡诌的中文名字。私底下,女兵开始管她叫周军医了。

县大队和区小队的会开到了晚上。徐非文作为华北游击支队的代表与会。任江等却没有参加。

9日,清早。江涛和王立行挥手告别任江。二连和三连作为独立作战部队,向中青村和郝关村开拔。同时,任江把他的烽燧预警计划手抄了两份,分别给了江涛、王立行。并嘱咐他们依计行事。看完这张纸后要销毁。他忙完县大队的事儿,就去二连和三连视察预警计划的实施进度。

同时,一连一排被排派驻到王岳村,二排到磁白村。三排留在同口镇待命。

县大队的事还真有些棘手。任江不晓得他们是如何能抵御鬼子进攻的。100多人只有30多条枪。而且多是老掉牙的货。枪栓也不知道保养,经常卡壳。有的根本就是报废的步枪,打出子弹估计都杀不了人。每个人拿步枪的战士只配发5发子弹。其余的战士拿着火统、砍刀、钉耙和长枪。区小队更干净,就几把手枪。

齐彪和郭爱民挺听任江的话。回去汇报了邓为舆,后者命令他们把分到的任何武器装备全都统一安置到仓库,待第二天由任队长分配。

一大早,任江先打发了20多个留在同口镇的女兵到抗日小学的教室去跟周若兮上课。他整理了自己当初带来的物品。发现只有一本书和几个激光小手电还在。其他的早都丢在了行军路上。

有人敲门。原来是邓为舆请他去分配县大队的武器。

县大队有两个分队,任江给每个分队分配了5挺机枪。其余人都换上了三八式单发步枪。

凌秀不解地问道:“为甚么有三十多挺机枪,只分了10挺?”

“每个机枪手能分到300发子弹,很不错了!要是机枪太多,子弹就不够了。而且遇到对方狙击手,机枪就没法对付。”任江解释道。

凌晶也站在一旁,说道:“姐,信我们队长的准没错!”

“鬼丫头!把你们队长当神仙了?”凌秀嗔道。

“打住!齐彪,郭爱民。你两人以后叫三排的战士过去介绍一下枪支保养和机枪使用的常识。”

两人答应了。

底下有人嘀咕道:“那咱就不用在战场上拣弹壳了吧。”

“怎么不用拣?不仅弹壳要拣。所有废弃金属都要回收。而且你们不要以为有了步枪就把以前的刀和矛给扔了。还要加紧训练白刃战的工夫。”

任江一拍脑门道:“咳!我咋把这事儿给忘了。邓队长。请你安排区小队那些熟悉水性和白洋淀一带环境的同志给我们三个连当指导。”

邓为舆爽快地答应了。

“县大队平时在同口镇一带整训。遇到情况也需要和我们同时出击。整训工作如果遇到困难,可以请凌晶同志帮助。连部还有事,我先走一步。我估摸鬼子最近这事没完。”说完离开……

正当任江的计划开始执行时,赖仨儿蹲在门槛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已经好几个月没接活了。他往周围几个村子转了一圈,也都是这个情况。姓“八路”的政府严禁婚嫁丧娶。原先那些戏班和吹打班子早散伙了。再不找点事干,只要喝西北风了。

整天吃着白菜叶子熬的汤,吃着红薯饭,都快成兔子了。他琢磨着生财之道。听外村人说,把棉花卖给日本人,能比在卖给共产党多好几倍的利润。他寻思着有谁既能有那样的财力,又有把棉花运出去的路子。

凌大少爷!

凌零一直在外操办凌家的商号。但目前动乱频繁,好多家铺子已经关门大吉。听说凌零过几天也会回老家来避避风头。

赖仨儿在凌府院外转悠了两天,也没等到凌家大少爷。他几次在院外蹦得老高朝院里望。被老余头拿着笤帚疙瘩冲出来当作贼人,一顿猛拍。吓得他第三天再不敢去院外站着。尤其他不敢见到凌家两个带枪的女将。他只敢躲在巷子转角盯着凌家大门。

几天后的傍晚,他还是没等到凌零,但是他见到了另一个男人进了凌宅。这个男人他认识。前几天刚在县政府大院外见过。是姓“八路”政府新来的最高军事主官。可一个住着充满女人的院子,为甚么会有一个大老爷们儿住进去。他可是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了。

这要从任江的肚子说起。在国军部队时,部队的伙食即使不好,但隔三岔五还是有一顿全肉大餐可以享用。可到了延安后,每天吃饭就成了任江最不感兴趣的事。而到了高阳县,境遇明显更差。一天三顿在县政府和一帮兄弟吃咸菜疙瘩加苞米面儿窝头可比赖仨儿吃的白菜汤加红薯饭好不到哪里。

凌秀偶然几次见到对饭菜极度厌恶的表情,知道任江因为出身的关系,不一定能适应这里清苦的斗争环境。便适时地向老爹提出了请求,让任江搬到家里来住。如果说凌秀有甚么私心,那只是他出于对同志的关怀。

任江深刻体会到自己不是一个能吃苦耐劳的无产阶级劳动者。他对于吃食和就寝环境很有讲究。即使在战时满足不了他的这些臭毛病,但一旦松懈下来,它们又像雨后春笋般从土里钻了出来。他甚至怀疑被日本人俘获时,能不能坚持自己的原则和信仰。经过一年来的挣扎,他得到了答案——惟有一死了之!考虑到自己将来要受到百般折磨还要背负汉奸的骂名,任江宁愿选择自杀来终结这种孽遇。

可是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就多少让他有些欣喜若狂。吃过了凌家的饭菜,让他再回到食堂吃大锅饭,恐怕是对他最大的折磨。尤其能睡在凌家热烘烘的火炕上,享受铁观音淡雅清幽的香兰。比忍受罡风吹进冷冰冰的被窝要舒坦的多。

尤其院子到了晚上会飘来些时有时无的,如麝如兰的幽香,让这里成为了高阳县男人最向往的住宅。顺带提一句,周若兮(广濑亚纪)也应凌秀的要求搬进了凌府。这一点,可能是范天昊最不愿意看到的。其中的原因,无外乎有两点。一是亚纪的中文还没达到和别人随意交流的程度,她多少还要依靠会日语的任江的照顾。另一点是凌秀对于这个日本女人不放心,想亲自监视她。

任江被安排在东厢房第一间,亚纪在第二间。任江的房间正好在正房,凌晶的隔壁,也恰好是在亚纪的旁边。

“老余,收拾下两间东厢房,有客人要搬来住。”凌云飞对老余头说道。接触的久了,似乎没人记得老余头真正的名字。

“是,老爷!”老余头还像以往那样答复。虽然苏维埃政府说是要解放人权,但老余习惯了50多年来的称呼。小时候,他管凌云飞叫“大少爷”。

两个连部警卫员把任江和亚纪的行李和随身物品搬到了这里。亚纪被抓来就是孤单的一个人,没多余的物件。虽然任江曾经出钱帮她置办了一些个人物件,但男人哪会买全女人需要的东西。

上次来的匆忙,任江这次才得以站在大院中间欣赏华北特色民居。任江心下将自己与那些将来成名的游击队长的生活方式作了对比。他承认目前他还达不到那种身无长物的境界。那么暂时,他还是要保留一些原来的物质要求。只要在作战时能和他们半斤八两,那就算大功告成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