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当工作和爱情对撞时

炎热的下午,我们一帮人在一个闷热的接待室里焦急的等待,一百多号人为了竞争五个职位,不惜余力的等待了两个多小时。


有人吸着烟和另外的人交谈,有人看着报纸,虽然他的头像啄木鸟一样不停地点着。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烟味和汗臭味,我走到窗边,这样会好受一些。眺望前方的建筑工地,塔吊旋转,工人们穿梭在工地中,顶着烈日辛勤地劳动着,相比之下的我,已经幸运了很多。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一个年轻的女孩正拿着一叠资料站在接待室的门口,

“请我念到的人跟我来”,

面试终于开始了。


这是一家听说很有实力的公司,是否真实我现在无从了解,目前只知道,让我们这群人在这里多等了两个多小时,也不说明什么原因,真是一家奇怪的公司。


进去了一批又一批,只有少数人回到了这个接待室,看来是通过初试,进入复试了。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是最后的一批,我是倒数第二个面试的。当看到这位略显疲惫的业务总经理的时候,知道自己不能说的太多,便简短的介绍了自己的工作经历,他一边听我说,一边看着我的简历。当我说完后,这位经理非常认真地将公司现状告诉我,在言语中知道公司现在急需找业务员派到外地工作,很多面试人并不想去外地,我感觉我的机会来了,表达了我愿意接受这份工作的心情。就这样,我们这批只招了三个人,两个留在了本市,我被派到了同省其它的城市。按照公司的规定有三个月的试用,但我被直接招为业务二级主任,另外两个是业务员。


这是一个海边的小镇,路上的人不是很多,也没什么高楼,空气到是比大城市清新了许多,在繁华的都市待久了,出来换换环境也挺不错的。

“欢迎、欢迎、你是小李吧,欢迎到我们这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微笑地伸出手。

“这位是你的区域经理,刘经理”旁边送我来的同事说,

“哦,你好刘经理,我是小李”我赶忙伸出手,刘经理握着我的手继续说着“我们这里是小地方,比不了大城市,你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哦,呵呵”

“明白了”我应着。


“走走走,来到我的地盘,做地主之谊,我请大家吃个午饭”说着,刘经理拉着同来的高工就走,我紧随其后,想着,“看来,这位经理人不错”便打消了之前的猜疑。


办公和住宿在一起,客厅就当是办公室了,刘经理给我分配了寝室,交代了一些办公制度。挺大的房间只有我和刘经理两个人住,觉得很奇怪,就问“刘经理,怎么就我们俩个人吗?”“呵呵,是啊,你来之前走了俩个,待不下去了,现在你来了,有伴啰!”,正当我要说话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老婆打来的,接起来走到阳台上,

“喂,老公,到了吗?”

“到了一会儿,我已经吃过午饭了,你呢?”

“吃了,没吃多少、、、老公,想你了”

“不会吧,我早上才走的了”,和老婆两地分居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刚来的头几天,晚上总是睡不好,可能是新换了个环境,不太适应。每天的工作是跟着刘经理下工地,熟悉环境和工作性质。此时正值酷暑,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灰尘满天的工地里走。让我一直想不通的是,这个小镇连颗大树都没有,全是些小树苗,连个遮荫的地方都没有。


中午我们都会回到宿舍休息两个小时,而我必做的事情是洗短袖,全部都汗湿了,等下午在出去的时候再穿一件干的短袖。当晚上拖着疲惫地身体回来的时候,想着找个什么方法提提神,于是找到了板蓝根,头些天喝一袋就感觉可以了,后来,每天回来要一连喝两袋才能扛住。感到快要中暑,随时都会倒下似的,这种感觉在一个月后,才逐渐消失,我也控制喝板蓝根的次数,这个月我廋了10公斤。


这个周末经理允许我回家,周五工作结束后,打了个电话给老婆,急匆匆地去了长途汽车站,几个小时后,当我出现在老婆的面前,老婆大声叫道:“天啊,你刚从非洲回来吗?”我走到镜子前,看到了一个黑漆漆地大男人,在外地时并没注意这些,加上刘经理也挺黑的,我们看着差不多,也没有可比性了,现在才发现我真的黑了,深古铜色。摘掉眼镜洗了一把脸,走出来吃饭,又把老婆惹笑了,心想又怎么了,再一看,呵呵,自己都笑了,原来整个脸只有被眼镜压着的地方是白的,就算没戴眼镜,看着也像戴着。我对老婆喊:“没办法啰,做业务辛苦了,这下可以省钱买眼镜了”,

“别贫了,快了吃饭吧”老婆笑着。


凌晨五点钟闹铃响了,今天是周一,我要做第一班长途车回去,在老婆的嘱咐和不舍中,拎起背包,踏上了工作岗位。


回到这个待了一个月的地方时,感到既陌生又有点熟悉,一时还真有点不太适应,人是很喜欢在熟悉的环境中生活,但如今,我们只能去适应社会、适应环境,不可能让社会和环境来适应自己。


重新投入到工作中,本周开始刘经理让我一个人跑,任务是扫村子。以前扫过楼,那些都是高楼大厦、写字楼,如今是扫村里的农民房。这里开了个国际投资的大工程,国外和国内的建筑单位一时间都聚到这个小镇上,当地的农民看到赚钱的机会,都把空闲的房子租给这些单位。我们的工作就要和这些建筑单位取得联系,他们住下后,大部分都不挂牌子,要找起来就有一定的困难,所以我们要扫村子。


初次扫村子,还真不知道如何扫,于是在村里乱转,没发现目标,转完了天也黑了,当迈出村口的时候,感觉自己怎么都像小鬼子似的。回到宿舍就不知道今天的总结怎么写了,刘经理走过来问:“小李,今天感觉如何,找到客人了吗?”“我找了一天,没看到啊”,当刘经理知道是哪个村子的时候说:“那里有很多的单位,明天你再去,动动脑筋”。


第二天,结果还是一样,正当要走的时候,看见一些带安全帽的人往村子里走,我便上前和他们搭话,通过和工人的聊天,找到了些线索,这天没有白废,找到了两家单位。


随后的日子里,这个小镇的村子都被我扫遍了,我也挖出了不少的单位,工作的业绩也在不断的提高。正当我步入角色的时候,有了新的压力,这个压力来自我的老婆。


外地工作意味着要经常的离开自己的家庭,虽说,老婆被我照顾管了,却十分支持我的工作。可是时间长了,也不是办法。当她在电话另一边哭着让我回去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


本来是需要做中巴回宿舍的,我却一路走着,埋着头边走边想,任凭鞋底磨着路面沙沙作响,走路两个小时回到宿舍,洗掉满脸的灰尘,看着镜子里的我问:“怎么办?让我如何选择?”


接下来的一周,我很难全心投入工作,一天,刘经理说:“小李,这两天公司派人过来建办公室和宿舍,到时你去现场多学学”

“好的”看来暂时没有时间想怎么多了,先做好工作吧。


两天后公司来了一帮同事,在我们事先租好的地块搭起了用活动板材建的两层楼,并建了一院子。刘经理高兴地说:“这下好了,房子快建好了,不久就会有不少新的同事过来一起工作了,来,小李,这是你的房间”。其实,刘经理对我很好,给了我不少的帮助。我看着快要建起来的房子,想象着住在这里工作和生活,多好啊! 但我心里知道等不到那一天了。


第三个月,刘经理在晚上例行的总结会时说:“小李啊,你表现的很好,什么时候交转正申请?”“刘经理,我写好了”小心翼翼的递给他,“什么辞职申请?”刘经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着眼睛看着我“为什么辞职?有什么困难吗?”,我讲了该讲的,刘经理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小李,你现在还可以拿回辞职申请,要考虑清楚,你知道吗,公司要在另一个城市开拓新的区域,打算等你转正后派你过去开拓市场”,听到这些,我不敢相信是真的,这意味着,让一个刚转正的员工去做,这是对员工工作最大的认可。


晚上,我失眠了,区域经理的职位对我的诱惑力太大了,丰厚的薪酬和优越的福利待遇,不是想要就能有的。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没有改变,一定要辞职!为了辞职的事情,回了趟总部,特意和业务总经理说明情况,在总经理挽留后,看我执意要走,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也许,有人会说我很傻,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我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工作没了可以再找,最爱的人走了,你还能在找得回来吗?


有人还要说了,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是维持不了多久的。没错,这句话很对,物质是基础,可没有了精神的支撑,不就成了行尸走肉了吗?


每个人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想法,忽视了爱你的人,等发现的时候,爱已经离你远去,恐怕穷得真的只剩下钱了,活着还有意义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