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中国人的骨气!





这才是中国人的骨气!


还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中央人民政府就决定要争取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50年3月29日,外交部还拟定了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名单,然而,在美国等的操控下,从联合国驱逐蒋介石集团代表的行动没有成功。


1950年6月25日,南北朝鲜军队在三八线一带发生激烈战斗,朝鲜战争爆发。消息传来,全世界为之震惊。6月27日,美国第七舰队的十多艘军舰先后占领台湾的高雄、基隆两个港口。美国总统杜鲁门提出“台湾地位未定论”。


6月28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谴责美国第七舰队的行动是“对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犯,对于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指出,“不管美国帝国主义者采取任何阻挠行动,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永远不能改变。”


此时,朝鲜战火越燃越烈。6月30日,在美国的操纵下,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决定组成“联合国军”参加朝鲜战事,并由美国远东军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上将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战火直逼鸭绿江畔。我国东北边境城市丹东屡屡遭到美国空军的野蛮空袭。


8月24日,周恩来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和安理会轮值主席、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控诉美国武装侵略台湾。苏联利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坚决支持中国政府要求。


美国人为了反制中国,也提出了一个所谓“中国侵略朝鲜案”,要安理会讨论。


按照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安理会讨论有争议的提案时,需要邀请有关当事国出席会议。于是,1950年9月29日,安理会讨论通过了苏联代表提出的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出席安理会的议案,同意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派代表团出席安理会会议。就在这种情况下,伍修权他们在联合国,进行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到纽约,引发世界关注


11月24日早上6点13分,代表团乘坐的英国海外航空公司班机在纽约机场降落。当代表团9个人走下飞机,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联合国负责礼宾的官员,以及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友好国家的常驻联合国代表前来迎接。记者们见中国代表团一行过来,便蜂拥而上,向伍修权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伍修权没有就他们的问题发表意见,只在机场发表了一个讲话,说:中美两国人民从来就存在着深厚的友谊,我愿趁这个机会,向爱好和平的美国人民致意。


11月24日代表团抵达美国的这天,正是麦克阿瑟宣布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事回家过节的日子。在这样一个非同寻常的时刻,中国代表团抵达纽约,其为人关注的程度可想而知。


第二天,中国代表团抵达纽约的消息成了各大报纸的头条新闻。第一次来到美国的心脏地带,代表团每个人都保持着高度警惕。伍修权曾回忆说,当时大家看到地毯上因静电擦起的火花,都会想一想,这是不是什么特殊的特务装置。为了防止被窃听,大家不在房间里谈论工作,需要商量事情的时候,就到饭店旁边的一个公园里,边散步边商量。


伍修权讲话之后,乘车离开机场前往纽约华尔道夫·阿斯多利亚饭店。美国警方派了4名便衣担任代表团的保安。代表团在饭店9层的客房住下,这4个保安也在代表团隔壁安营扎寨。


按照联合国的有关程序,中国代表团无权直接向赖伊要求什么时候举行会议,但苏联作为常任理事国,它有权向安理会主席提出来,而且一旦常任理事国提出开会,安理会无权拒绝。伍修权提出希望明天就能开会。


马立克当即给安理会主席、南斯拉夫常驻联合国代表打电话,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已经抵达纽约,建议安理会明天开会。


25日是星期六,原定下午3点开会,结果当天纽约刮起了大风雪,风雪交加,很多代表不愿意出门,提议为了安全起见,会议改期。


大会上,震撼美蒋小丑


27日安理会开会,按议程,这天是讨论苏联提出的控诉美国侵略案。26日晚上代表团接到国内指示,要求代表团参加这次会议。从中国代表团的住地到成功湖联合国总部有四十来分钟的车程,中国代表团赶到时,已经12点了。


中国代表团进入会场的时候,苏联外长维辛斯基正在发言。他看到伍修权等进来,立即停下原来的讲话,说:“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参加会议,预祝他们工作成功。”


代表团被工作人员引到写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文标签的席位上。伍修权的旁边是英国代表杨格,再过去就是美国的杜勒斯。杜勒斯面无表情,伍修权也没有正眼看他。


维辛斯基讲完之后,该杜勒斯发言。杜勒斯否认美国有侵略中国的行径。美国侵犯中国领空有八十多次,杜勒斯却狡辩说,这八十多次当中,有六十多次只是侦察行动,其余二十多次的轰炸和扫射是在中朝边界桥梁地带,不能算是侵犯中国。他说着,还拿出地图给维辛斯基看。维辛斯基驳斥道:“你说六十多次是侦察行动,难道侦察行动就不是侵略行动吗?你有什么权利去侦察中国的领空呢?”杜勒斯一时语塞。


28日上午的会议首先讨论中国和美国谁先发言,苏联代表支持中国先发言,而其他一些国家则同意美国先说。最后通过表决,美国占了多数。下午3点,美国代表奥斯汀,讲了一个多小时,提出14个问题。接下来是伍修权发言。


伍修权控诉了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的罪行,针对“台湾地位未定论”,伍修权说:“首先是1950年1月5日的杜鲁门反对1950年6月27日的杜鲁门。1950年1月5日杜鲁门说:‘美国及其他盟国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其次,罗斯福总统反对杜鲁门。1943年12月1日美国罗斯福总统庄严地宣布了‘日本所窃取于中国的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应归还中国’的开罗宣言。”美国人争得了第一个发言,好像是占了上风,但是等发言过后出来的实际效果却出乎人们的预料。


美国代表奥斯汀气势汹汹地讲完之后,中国代表伍修权的发言正好给以反击,效果很好。


当时,每位代表都聚精会神地听伍修权的发言,连旁听席上也坐满了人。


伍修权的气势确实让对方感到震撼。为了让翻译可以翻得更流畅一些,这时候代表团其他成员递了张纸条上去,让他讲得快一些,声音可以小一点。


当时国民党“政府”代表蒋廷黻就坐在伍修权的斜对面,十分尴尬,他经常用手撑着脑门,不敢正视伍修权和代表团其他成员。美国报纸有报道说,蒋廷黻在座位上越来越矮,几乎看不到了。


“地球上不仅只有美国人”


29日下午,会议讨论美国提案,安理会主席请南朝鲜代表和中国代表到会议席上。


按照既定方针,中国代表团拒绝参加这一议题的讨论,所以,中国代表团没有坐会议席,而是坐在旁听席上。


南朝鲜代表对中国进行攻击。


伍修权临时决定要反击南朝鲜代表,他正准备上去发言,国民党“政府”代表蒋廷黻却抢先一步发言。蒋廷黻用英文讲话的时候,伍修权和其他代表当即起草了一个反驳他的发言。


等蒋廷黻发言之后,伍修权发言,他首先斥责了蒋廷黻,指出:我们已经声明过,现在还要声明,你蒋廷黻没有资格代表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只有我们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代表,你作为美国的走狗,做美国的应声虫,这就是你的职业,连伟大的中国语言都不会讲,我怀疑你还是不是中国人。


大家听到这句话,很多人笑了起来。蒋廷黻则尴尬之极。


当时还有这么一件事。在中国代表团到达纽约之前,在联合国工作的一百多位中国雇员曾联名向蒋廷黻请愿,希望他在联大会议和安理会上能用中文发言,以便使这些中文雇员有事情可做,不至于丢掉饭碗。当时蒋廷黻非常傲慢地回答:我信不过你们的英文,所以我还是要讲英文。


新中国的代表团来了,当然要讲中文,所以这些中文雇员都非常高兴。当伍修权发言痛斥蒋廷黻时,这些雇员翻译得非常起劲。


30日下午,对三个提案进行表决,第一个是苏联提的控诉美国侵略朝鲜,第二个是中国控诉美国侵略台湾,第三个是美国等6个国家提的所谓中国侵略朝鲜的提案。结果三个提案都被否决了。


伍修权的发言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连一般的美国老百姓也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毕竟还没有哪个国家在联合国这样谴责过美国人。


当时有一个美国黑人对代表团说:“你们这次发言,是有色人种第一次指着美国人的鼻子谴责他们,告诉他们地球上不仅只有美国人存在,而且还有其他的人居住着,你们的控诉使黑人更有希望了。”


12月19日,代表团完成了此行的任务,离开美国回国。就在代表团准备起程回国的前夕,12月16日,美国宣布冻结中国在美资产,包括全部存款。当时代表团带到美国的经费也存在当地的银行里。因为即将回国,代表团大部分的钱已经取出来了,最后只有680美元被冻结在那里,损失不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