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君子花(散文)

临家老赵自许为清者,性情孤傲不驯,处事卓尔不群。爱穿唐服,好饮茶。连家中小院里的植物都离不开“四君子”。头些年从紫竹院刨来的竹根(我一直认为是窃),如今已沿西墙成林,挺拔而葱郁;去年又饬巨资购进十来棵不同品种的兰花,以紫沙、青瓷为盆,无土栽培。我去看过一次,那时节是枝繁叶茂,苞头带花,白绿相间,清香满室。老赵对花饮酒,兴头一起,口无遮拦:“君子之花唯有君子能养,是为小人所不取也!”明摆着骂我,还之乎者也。我心里气不过,寻假日于花市以百元购得带花春兰一盆,放置书房内每每观赏,日日浇灌,在馨香中品尝一次做君子的味道。

说来惭愧,好景不长。自花败之后在无蓬勃迹象。水大了黄叶,水少则枯篙。一来二去几经折腾,已如风中秋草,苟延残喘了。只得悄然将空盆藏于床下。看来我真非君子,于是对老赵绝口不提。

仲夏,老赵家有远方来客,让我前去陪茶畅叙。闲谈间,总感室内园中少点什么。想起来了,老赵家的兰花呢?我问得老赵竟羞红了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时间我差点没笑背过气去,原来他的兰花也和我的春兰共命运了。老赵低声下气地感叹道:看来我的修养还配不上君子花啊!

是冬,于大雪飘飞时节,老赵搞到一坛五年佳酿的老黄酒,请几好友品尝。席间,老赵从院子里搬进一盆白腊梅。只见那梅晶莹剔透,傲雪绽放,浓香四溢。老赵大口吞酒,豪气顿生。一套太极舞得剑花点点,通身清气;一时间口吟太白,自比林逋。让我妒嫉不已。要不是有前车之鉴,我非得也弄一盆来不可。

今年又值雪季。朋友不约而同地想起那盆白梅,相邀去老赵家饮酒赏梅。老赵却面带愧疚,连连摇手相拒。三推六问之下,不得已老赵道出原由:那梅今年是只长叶不开花,连个花苞都没见。一小女生指责道:“花也是有生命有感情的,你要常常和它说话、交流,每天都要陪它坐坐。你不理它,它就不会生长得好。”一番话训得老赵频频点头,大彻大悟。

几天后,老赵将花送给了那个随口胡诌的小女生。此后再也没听说老赵自比君子的话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