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档案解密:周恩来座机被炸真相

水师军品2 收藏 1 272
导读:外交档案解密:周恩来座机被炸真相 于是卡尼克赶紧离开飞机,去告诉准备用餐的其他机组人员,让他们找找行李。据卡尼克事后回忆说,当时他离开飞机有十来分钟,“如果要放爆炸物至机内,两分钟即够”。卡尼克估计,炸弹应该是放在了飞机右翼两引擎之间,“因该处机板只要两分钟便可打开,顺利放进去。”   关于周驹是如何将定时炸弹带进机场的,社会上流传着多种说法,甚至有人说周驹是将炸药装进牙膏里带进去的。   从解密档案的记载来看,这种说法显然不准确。   据解密档案记载,炸机事件发生后,周驹的同乡、知情人

外交档案解密:周恩来座机被炸真相

于是卡尼克赶紧离开飞机,去告诉准备用餐的其他机组人员,让他们找找行李。据卡尼克事后回忆说,当时他离开飞机有十来分钟,“如果要放爆炸物至机内,两分钟即够”。卡尼克估计,炸弹应该是放在了飞机右翼两引擎之间,“因该处机板只要两分钟便可打开,顺利放进去。”


关于周驹是如何将定时炸弹带进机场的,社会上流传着多种说法,甚至有人说周驹是将炸药装进牙膏里带进去的。


从解密档案的记载来看,这种说法显然不准确。


据解密档案记载,炸机事件发生后,周驹的同乡、知情人周仕学和周国辉二人怕遭特务机关暗算,先是向港英当局投案寻求保护,后来又通过《大公报》的关系来到广州,向我有关部门报告了当时的情况:


4月11日上午5点多钟,由姓黄的特务把一定时炸弹(约茶杯大用鸡皮纸包好)交给周驹携进机场。当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抵机场时,周乘进行打扫的机会,把定时炸弹放于飞机右边轮头的上头(引擎部位)。周骗其领班余培说,这包是西药,还表示以后对余有好处等云。得手后周把自己的咭纸(报到用的纸张)交给余培,不等放工时间即由铁丝网爬出机场。而当时特务分子黄、邓二人驾驶一汽车停于黄大仙靠近机场的地方接应周离开机场,故周由铁丝网爬出后即乘该车返太子酒店。途中,黄邓对周大加奖励,说回台湾后向上级报告,并表示周可带其家人及在国内的弟弟周锡培等到美国,如其弟不能来港,可由特务机关派人在国内办好出境手续。至于60万港元待回台湾后才给等云。当天,黄邓二人带周离开太子酒店,先往ABC餐室饮茶,并给了周一些钱,要他往新新酒店居住。姓黄的特务分子于12日即先回台湾,留邓、甘两人在港与周联系善后工作(负责周离港等事)。但过后不久,邓、甘二人见情势恶化,而飞机爆炸也没有周总理受难,不能达到其原阴谋目的,邓、甘两人就没有与周联系,这时周的父亲周瑞维曾四处找其踪迹,但邓、甘已偷偷返回台湾,把周驹抛离不理。


中午12时45分,搭乘“克什米尔公主号”的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和记者等八人,以及波兰、奥地利的两名记者和一名越南工作人员乘坐航空公司的专车抵达机场。按照事先跟印航商定的,代表团可以免除检查,直接登机。于是汽车直接开到飞机跟前。这时印航经理已经站在飞机旁边,潘德声上前询问:


“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吗?”


印航经理答道:“OK!”


潘又问:“引擎也检查过了吗?”


印航经理答:“检查过了。”


俩人随后登上飞机做进一步的检查。开始办理登机手。


紧接着,代表团登机。随机还托运了三十几个箱子,里面是亚非会议期间准备对外送礼用的景泰蓝等工艺品,以及宣传用的书刊资料等。 一切进行得都挺顺利。


下午1时15分,“克什米尔公主号”从启德机场起飞,前来送行的人们望着渐渐远去的飞机,不由得舒了口气,大家谁也没有想到,悲剧即将发生。


从香港到雅加达的飞行时间是六个半小时,飞机升空后平稳飞行,一切正常。


下午6点40分,香港《文汇报》和《大公报》突然接获英国路透社消息:“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坠毁,除三名机组人员外,其他人员全部遇难。


解密档案中记载有印尼空难调查委员会的事故调查报告,其中一部分是根据幸存的机组人员的回忆记录下来的飞机坠入大海那一瞬间的真实情景:


飞机于1955年4月11日格林威治时间4时25分从香港起飞。飞机上共有十一个乘客,并载有3780英加仑燃料和140英加仑滑油。当时起飞重量是98376磅,载荷分布适当,重心在25%平均空气动力弦。


飞机的机长贾塔尔是印度国际航空公司年资最老的和有经验的驾驶员之一,他总共飞行了12300小时以上,其中4900小时是作为星座式飞机机长的飞行时间。飞乘组的其他人员也是有经验的人员,个人都有他们专业的执照。


起飞后,飞机和地面电台进行了例行通报。


大约在9时23分,当飞机在良好天气下在18000英尺上空飞行时,飞机上发生了爆炸。三个生还的飞乘组组员都听见了这一爆炸,但是爆炸声是不是响得足以使机上的每个人都听见,这方面还有一些疑问。飞机维护工程师卡尼克当时正在客舱内睡觉,他是被爆炸所震醒的。他当时发现有烟从冷空气导管中喷出,怀疑后行李舱起了火。


火势蔓延异常迅速,接近了机身。飞机维护工程师卡尼克估计机翼支持不了多久,因为金属在熔化中。


在下降时副驾驶狄克西特和机长贾塔尔商量后,发出求救信号……飞机向左转弯,企图降落到接近陆地的地方。女服务员把救生背心先发给所有乘客,然后发给飞乘组。机内没有发生惊慌,乘客们都坐在他们自己的座位上。


非常浓的黑烟进入飞乘舱,使强迫降落前一刻的前方能见度模糊不清……


尽管作了一切努力,想拉平飞机以便降落,飞机还是略为向右侧转,右翼冲到了海面……


在飞机坠落将及水面时,从窗口跃海的有六个人,我们三个是泅水七个小时登陆的,其余三个则不知存亡。三人后被印尼当地一村民救起。


对残骸进行检查揭示了肯定的证据,证明一个定时的凶残的机器曾在右翼轮舱内爆炸,这个机器的一些零件还卡在残骸内……


这是飞机爆炸、燃烧,并冲向大海那个瞬间的情景,如果没有生还者的话,那么这个瞬间恐怕就永远不为人知了。这里面有一句话值得回味:


机内没有发生惊慌,乘客们都坐在他们自己的座位上。


在生死悠关的时刻,我代表团的工作人员能保持如此之镇静,确实令人敬佩。


当飞机在大海上折成数段,并沉入大海的时候,他们的名字同他们所为之牺牲的事业一样,永远地为人们所记忆,他们是:


石志昂 对外贸易部三局副局长


黄作梅 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


李肇基 外交部情报司科员


沈建图 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主任


李炳衡(又名李平) 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记者


杜宏 广播事业管理局对外广播部副主任


郝凤格 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影员


钟步云 总理司机


三名外籍人士是:


王明芳 越南代表团工作人员


严斐德 奥地利记者


斯塔莱茨 波兰记者


生还的机械师曾告诉印尼交通部负责调查事件的官员,当飞机坠海后,曾看见一架英国SOUTHERLAND水陆两用飞机在上空盘旋,尽管生还者向其呼救,但飞机没有降落。后来英国方面曾解释,因为失事水域是印尼领海,所以飞机才没有降落。


(摘自:《解密中国外交档案》 出版社:中国档案出版社)


历史回顾


1955年4月18日至24日,首届亚非会议即万隆会议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4月11日,出席亚非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成员和随同采访的中外记者共11人乘坐中国租用印度航空公司的星座式客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飞往雅加达。当飞机飞到沙捞越西北海面时,飞机起火坠入海中,机上人员全部遇难。周恩来总理原准备乘坐该机,因受印度总理尼赫鲁和缅甸总理吴努邀请在仰光进行会晤,改变原计划未乘这架飞机。经调查,这是国际反动势力和台湾当局相勾结,阴谋暗害出席亚非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制造了“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