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琐碎谈:被人“倾吐”的体验

戈蓝尼 收藏 23 208
导读: 在中国,每当人们在大街上懒懒散散地漫步,或步履匆匆地赶上下班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随处可见的,国人司空见惯又或者见惯不怪的现象,应该更贴切地说是一个习惯——吐痰(援引记忆中我所看过的史沫特莱女士在一篇著作中对国人的这种现象解释:吐痰乃是中国传承五千年的一种习惯,正如同欧洲人见面时的握手或亲吻异性的手尖一样)。当你走在大街冷不防面对这样的一团经由口中所排泄的体液合成物,或者你可以敏捷地闪开,但当你骑着自行车在大马路行驶又或者在大街小巷游走的时候,突如其来地从公共汽车的车窗里、从急速行驶的小车里、又或者与你

在中国,每当人们在大街上懒懒散散地漫步,或步履匆匆地赶上下班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随处可见的,国人司空见惯又或者见惯不怪的现象,应该更贴切地说是一个习惯——吐痰(援引记忆中我所看过的史沫特莱女士在一篇著作中对国人的这种现象解释:吐痰乃是中国传承五千年的一种习惯,正如同欧洲人见面时的握手或亲吻异性的手尖一样)。当你走在大街冷不防面对这样的一团经由口中所排泄的体液合成物,或者你可以敏捷地闪开,但当你骑着自行车在大马路行驶又或者在大街小巷游走的时候,突如其来地从公共汽车的车窗里、从急速行驶的小车里、又或者与你同方向行驶的骑车族的口里喷射而出,那你该如何应对?以下就是我——一个“骑车族”的亲身体验。

俗语有云:“凡事均有第一次,每个人的第一次都会铭心刻骨,并且可能会伴有痛苦的感觉”或佛祖道:“缘起缘灭,冥冥中自有定数”。某天,为期三天的国家大型福利彩票在我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门口正式开幕。为了能得到意外的惊喜,作为佛祖最虔诚的信徒,我一大早特地在家里上了三柱香并对着菩萨、祖宗作了一番诚心意切的祷告,希望能得到菩萨祖先的保佑,助我得到大奖。其实我也不是很贪心,大奖不强求,祈求能中个三五十万也就可以了。尔后,骑上昨天辛苦洗刷一番的自行车,带上十元钱,怀着为人民福利事业贡献一分力的伟大情操,兴冲冲地冲向福利彩票会场。经过一番精心的选筛,挑捡了几张彩票,但结果正如同各位的想法一样,什么也得不到,真真正正地为伟大的人民福利事业尽了自己的一分绵薄之力。

当我在大马路上的自行车行驶线内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诅咒着那该死的满天神佛为什么没有显灵的时候,一个男性骑车族竟迎向逆线而行,还朝着前方吆喝着:“咳—吐——”吐了一口痰。很不幸地,当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我的脸很不幸地出现在飞痰的直线运动轨迹上,且在极短的时间内,飞痰与我的脸各不相让,唯有老老实实地“啪”的一声贴在脸上。我有些茫然,但也即时反应过来,连忙往脸上一抹,甩了那令人恶心的东西,指着那个已驶开一段距离且头也不回的男性骑车族,摆开了一副要用男人传统方式解决一切问题的模样,大喝道:“小子找死!”立马调转车头,朝那人方向追去,但没追几步,怒从心起的我就被地上一块不显眼的石头绊了车子一下,连人带车扒在地上,顿时剧痛攻心,身边的几个行人便用一种特殊的“关怀备至”的目光在我身上巡视着。“妈的,我不是要这样的头彩。”我心里怒骂道。从那以后,我开始信奉源远流长数千载的道家文化,佛祖算是与我缘分已尽。

俗语有云:“凡事均有第一次,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第三次……”或道家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某日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我途经某道观门前被沿街的神棒缠上,该神棒说:“靓仔,看你印堂发黑,必有口舌之劫啊……”这类话我听多了,头也不回道:“狗屁,你再多说,你立马就有血光之灾!”说完便与几个朋友在某相约地点一同启程去参观一个动漫展览会。五个人,三辆车,由于我的车载技术在我的朋友们眼中实在是不值一提,多出的两个人无不坚称自己年纪大且心脏有问题,承受不了在马路上的刺激活动,说什么也不愿搭乘我的车,而乘坐另外两位朋友的车,我也只好在心里咒骂道:“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因为自己一个人骑着车,没有搭载其他人或货物,所以比另外的两辆车快许多,眨眼间把他们落下一大段距离。正当我想从外线超越眼面的一个载着小孩的自行车,继续向往这风驰电掣中带给我的快感时,谁料到,骑车的妇人居然向外转头,大口一张,一声低喝“咳—吐—”,一颗白中带黄的体液内分泌精华从那口中电射而出。只见那颜色黄白的口中物伴随着“和风细雨”,带着那似乎又暗藏着弯曲和比弯曲更巧妙的弧度朝着我所前进的方向飞去。在旁人看看起来,这口精华似是朝着一个毫无目标的地方飞去,但身在局中的我却知道,假若我再不刹车的话,就会被这口“金华液”所击中。电光火石间,我立时紧握车把的刹掣,双脚同时触地,在强大的物理惯性下,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随着车身重心前倾,车尾高高地耸起,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耍杂技的小丑正在大街上玩车倒立一般。当我反应过来时,那载着小孩的妇人已经沿路转了一个弯,不见了。我的某位老友从后赶上,讪讪地说:“幸亏命大,没有坐你的车,要不然非吓着不可”,然后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声扬长远去。

某天晚上,江堤边上来往的汽车特别少,少了汽车尾气污染的空气特别清新,圆盘大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天空,柔和的月色散在碧影流动的珠江里,迎着带有潮水独特腥味的海风,我一边骑着车,一边深深地吸了一口这“石屎森林”极少有的大自然恩赐的香水,哦!真的太棒了。正当我深深地陶醉在江边海风那独有的气味时,一辆公共汽车“呼”的一声从我身边经过,车尾窗突然打开,一声低吟在喉咙中酝酿,然后“咳—吐—”,一颗“金华液”在皎洁月色的映衬下,泛着诡异着的色彩,不正不歪地朝着我方向疾射而来。因为有过多次类似的经验教训,我来不及骂街,看准它的来路方向,连忙低头,“啪”的一声,打在身边的一条柱上,公共汽车似乎有意识地加大马力,绝尘而去,只留下一个有着劫后余生感觉的我独自在唏嘘:“难道我还真的难逃口舌之劫吗?”

以上均为我的亲身经历,假若各位看官如有雷同,实属不幸!


本文内容于 2008-3-16 22:18:46 被戈蓝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