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六章 壮志未酬巧圆梦 6、督府鏖战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URL] 6、督府鏖战 杨华的剑一出手,对方也是一剑迎来,仿佛有万道柔线,紧紧地缠住了她的剑身,随即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暖流,霎时涌遍了全身——“是他。”杨华的剑立时就软了下来,浑身也仿佛要塌了下来似的,她伸手刚摘下面罩,一只大手已经挽了过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6、督府鏖战


杨华的剑一出手,对方也是一剑迎来,仿佛有万道柔线,紧紧地缠住了她的剑身,随即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暖流,霎时涌遍了全身——“是他。”杨华的剑立时就软了下来,浑身也仿佛要塌了下来似的,她伸手刚摘下面罩,一只大手已经挽了过来……

这四十多年,也是人的大半辈子,就这么天南地北的分着,就这么无音无信儿的彼此等着,就这么默默的忍受夫妻离别的痛苦,就这么意志不改的忠君报国…… 双方彼此的敬佩和爱慕,啥话都多余。

两个人簇拥在一起,外面的呼喊声使杨华先低声说道:“皇帝不在这里,那就进内宅。”

“走!”鉴治一声答应,将杨华的手抓住,两人双双跃出书房。

这时公主走了过来:“师傅。”

鉴治忙松开老伴儿的手:“兰儿,见过你师娘。”

公主早就准备好了,月光、火光之下,已看清师娘的面孔,当即单腿跪倒,左手挽剑,右手扶地:“兰儿拜见师母,甲胄再身,不敢全礼,待回去全礼。望师母恕罪。”

杨华早就右手将公主扶起:“虎穴敌宅,何须多礼,快起。”

鉴治也不客气,对公主和杨华到:“我们分头进内宅,须速战速决,不得迟延!走!”

鉴治说完,带头跃步腾空跳起,直奔三道院。

杨华和公主兰儿,也分别奔向三道院。


话说大火燃起,巡夜更夫发现,忙紧敲铜锣。正巧宁通的马车赶来。火光中,几个巡夜的更夫也看不清火光对面的是什么人,还以为是救马的人,因为后面的马匹也全跟着跑了出来。可是大门没有开,马车停在了门前,急得战马直磨蹄子。

这时管家麻答、那云子、古宝龙、牙科力等人也纷纷拿着兵器冲出了屋子。

管家麻答忙指挥人员救火,这王爷府里早就预备了几个大水缸,盛满了灭火的水,麻答一来,救火就有了秩序,火势渐渐被控住。

宁颖也骑着一匹马冲出了马厩,一见大门没开,心里也急了,忙翻身下马,来到大门前开门。这时那云子和牙科力、古宝龙已经发觉马车上的人不对,这那云子就一步奔宁通冲了过来。

古宝龙和牙科力刚想也冲过去助战,宁颖从他俩身边疾驰而过,在不远处飞身下马,直奔大门。

这大门旁边有的小门,正常来往的人走小门,督帅府的车马走大门,大门是在里面用一根方木作门拴横别着的。宁颖来到门前,把门拴抬起,就推大门,这时古宝龙手里的飞叉可就出手了,可怜宁颖身上连中三颗飞叉。可这宁颖就是憋着一口气,推开了大门。

这时宁通已经和那云子交了两个回合,那云子的是剑,家儿伙短,宁通的是禅杖,家儿伙长,他又在车上,占便宜。宁通知道那云子的剑上有毒,自然加小心。

那云子见占不到便宜,就想飞身上车。正好此时大门已打开,宁通喊了一嗓子“驾!”用脚一蹬辕马的屁股,这几匹马立时就向门外奔去。

门口的宁颖强挺着,扶着门边,宁通的马车一到,只见宁通在车上一伸禅杖,宁颖一搭手,宁通一叫力,已将把宁颖带上了马车。

那云子本想追上前去,一打眼,两个穿夜行服的人直奔二道院子的书房去了,那云子一想:“是不是他们的声东击西之计。”想到这,那云子对牙科力喊了一嗓子“偏将军,你去追。”说罢,那云子就飞奔二道院的书房来了。

牙科力不知好歹,答应了一声就追了出来,正好一大批战马也嘶叫着冲出大门,牙科力就手上了一匹战马,提着单刀追了出去。

这那云子追的是谁呀,正是杏儿和桃儿。原来这两个丫头放了火之后,就躲了起来,见大家伙都出来救火了,还有人打了起来,就知道今天救皇帝不是一伙人,心里惦记师傅,俩人就直奔二道院,可在火光中,被那云子发现,他宁可放弃这盗马贼,不能放过这夜袭人,立刻借着火光的照射,追了过来。

那云子的轻功快,几步就赶了上来,一声“不要走,拿命来”,挺剑就刺。

俗话说得好:“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杏儿和桃儿本是杨华的徒弟,根本也没和那云子交过手,更不知道他的剑上有毒,因此见有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姐俩就共同对敌。她俩一个使得是软滕剑,一个是普通宝剑。一左一右,面对那云子,尽管将师傅教的一套一套的剑式练出来,这俩小姑娘,左边一剑、右边一剑,这那云子还没能立即解决战斗。这老头火了,正要运功发威,只见空中轻风般飘来一剑,此人正是宁聪。

本来宁聪注意观察内宅三道院的情况,只见师傅和另一个人还有公主相继进入三道院,屏气观察。这时突然有间屋子灯光一闪,师傅三人立即奔那去了。小宁聪刚想支援师傅,忽听脑后传来打斗声,一听就知道是那云子在和人打斗。甭管他跟谁打斗,我得给四师兄报仇。想到这,宁聪一剑飞奔那云子而来。

两个姑娘正显得有些惊慌,觉得自己和这人功夫差得远了,正巧这时来了一个帮手,给两个丫头解了围,要不,她俩准没命。

这那云子可就分了心了。他要是一打一的,借着自己的剑上有毒,赢得宁聪的希望大,可这宁聪再加上两个小姑娘——全是真传,他这可就吃力了,更可气的,宁聪一边打还一边嚷嚷:“几位朋友注意了,这老魔头的剑上有毒!”

这把个那云子臊得脸通红,他必定是一代宗师,这事没人知道,都死在他的手下,谁还会说?想不到今天让宁聪给捅破了,这那云子不想杀宁聪也得杀了。他是跟宁聪是“死磕”定了(注1)。

再说这宁智,三道院内宅和二道院的事他也全看见了,他躲在房顶上呢。他关心的是皇帝在那,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内宅肯定有节目,因此他不着急显身。见师傅奔有亮光的地方去了,他心里有数,师傅要是没遇到啥情况,30个数内准出来,他要是遇到了敌情或其他情况,那就难说了。因此他斜了一眼那云子和宁聪正打斗的方向,顺手在房上捡了一块瓦,竟自己走起了“冰雪莲花”步。

原来,这“冰雪莲花”步是鉴治的独创,就是根据对方的步子,自己加快躲闪自保,出其不意反攻逃逸,这是护身避敌的招数,当初小宁聪就使用的这招,惹怒了金兵,引来了祸灾。如今没人和你宁智打斗,你走那门子莲花步呀?哎,这就是宁智的聪明之处。他算好了师傅应该在30个数之内出来,而又想在30个数之内帮助小师弟,还不想跑到那云子跟前和他斗剑,怕再耽误了师傅这边,因此,他远远的看着那云子的搏杀步伐,自己假想敌就开始走上了“冰雪莲花步”。这那云子朝宁聪劈了一剑,脚下迈动三步,这宁智“嗖嗖嗖”已经躲闪了十四步——不到三十米远的距离,在火光的映照下,清清楚楚。

这那云子回首对准两个丫头又是飞快的两剑,脚下又滑动四、五步,这时宁智已经在原地挪、闪、滑、跃、穿、跳、躲走了二十多步,基本上和那云子的步伐协调了,这时可是最好时机,宁智内气一运,出手就是一块飞瓦,直奔这老魔头的脑袋。






注1:死磕,东北方言,两个人拼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