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海上反击战:南沙海战再详述

劲清 收藏 0 80
导读:1988年1月23日。我军552编队在大浪大涌中航行3天,终于到达祖国的南沙群岛。 编队掠过北子岛湾面,一群越南士兵蹲在沙地上,向我军舰探头探脑,两挺机枪撂在一边,无人问津。编队驶近南子岛。这时,一名越军士兵跑到沙滩上观望一阵,便无精打彩地回到工事。 中午时分,编队巡逻在太平岛附近海面。 太平岛,是南沙群岛中第一大岛,面积0.443平方公里,岛上植被茂密,阔叶树高达3O多米。有码头、环岛防御工事和楼房,这里驻守着国民党海军官兵400余人,也是中国唯一占据的南沙岛屿。 这时,太平岛码头

1988年1月23日。我军552编队在大浪大涌中航行3天,终于到达祖国的南沙群岛。 编队掠过北子岛湾面,一群越南士兵蹲在沙地上,向我军舰探头探脑,两挺机枪撂在一边,无人问津。编队驶近南子岛。这时,一名越军士兵跑到沙滩上观望一阵,便无精打彩地回到工事。


中午时分,编队巡逻在太平岛附近海面。


太平岛,是南沙群岛中第一大岛,面积0.443平方公里,岛上植被茂密,阔叶树高达3O多米。有码头、环岛防御工事和楼房,这里驻守着国民党海军官兵400余人,也是中国唯一占据的南沙岛屿。


这时,太平岛码头有一艘登陆舰正在卸物资,港外有一艘驱逐舰和一艘护舰炮舰执行警戒。国民党海军官兵年复一年地驻守在这遥远的孤岛上,这种爱国之心和顽强的毅力令人钦佩。


“我们向驻守太平岛的官兵致以问候。”宜宾舰的水兵们提议. 于是,552编队拉响了汽笛。


浑厚的汽笛声沟通了海峡两岸水兵的心。在维护祖国西沙、南沙的领土主权问题上,炎黄子孙立场一致,相辅而行,早已为世人所公认。


1945年抗战胜利后,我国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协定,决定收复被日寇侵占的西沙、南沙群岛。1946年10月,当时的中国政府派林遵上校率领“太平”、“中业”、“永兴”、“中建”4艘军舰分赴西沙、南沙进行接管。林遵上校是著名爱国将领林则徐的侄孙,曾任驻德国海军联络官和驻美使馆武官。


11月23日,永兴、中建两用高榆林开赴西沙,在永兴岛立主权碑,并派兵驻守。


12月12日,太平、中业两舰抵达南沙太平岛,举行了接收典礼,并成立了


“南沙群岛管理处”,留有百余人驻守,先后在太平、北子、南子、中业、南钢等岛上建立了主权碑。


至此,飘零海外的“游子”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1956年,当一些国家公开叫嚣要对南沙拥有主权时,国民党海军再次进驻太平岛,组建了南沙守备区,建有威远楼、王玺楼和孙中山塑像一座。30余年来,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驻守在太平岛的国民党海军官兵,一颗头颅为国门而悬,成为历史最有力的见证。


如今,南沙群岛已经探明有230多个岛屿、礁滩和沙洲,其中32个主要岛礁有31个被越南等国所占,一些国家的石油公司已在南沙群岛及海城打出油、气井数百口,每天有上千吨的石油从海底涌出流走。


1988年1月31日,我宜宾舰接到考察永暑礁的命令,副导弹水雷长段成清率领6名官兵,驾驶小艇,登上永暑礁。


下午4时,第一面五星红旗在永暑礁上空升起。


中国在南沙建立海洋观测站,越南则把它视为眼中钉。加紧进行破坏捣乱。2月初,越南海军171舰队、125运输旅派出大批舰船窜到南沙,抢占我礁盘。


2月17日,是中国龙年的初一,祖国人民正欢天喜地庆贺佳节,我海上162编队和南拖147船接到先敌登礁的命令,使火速赶往指定海区。当时,华阳礁上白浪问滚,只有我国的主权碑时隐时现。


18日下午,越军的橡皮舟和我小艇几乎同时冲到礁盘边缘,正当橡皮舟上的越军在寻找航道时,林书明等6名勇士跳下小艇踩着珊瑚沙,跨过礁盘边缘的浪花区,然后又驾着小艇直抵我主权碑。林书明当即将一面五星红旗,展示在主权碑前。越南士兵见状,使退缩到礁盘边缘的浅水区,插上一面越南旗。


天黑之后,海上潮水上涨,风大浪高,天上又下起倾盆大雨。淹在海水中的越南士兵受不了这份罪,卷起旗子走了。而我登礁人员毅然在这里坚守。海水灌满小艇,他们用钢盔一点一点地舀出去;冷了就把救生衣吹起来穿在身上;饿了就啃几口被海水打湿的方便面。就这样,他们在齐胸深的海水中泡着,用血肉之躯护着祖国的主权碑,护着五星红旗。


1988年3月12日,风浪稍有减小,南浚613船便第三次进军永暑,进行海洋观测站的施工。


3月14日,越南士兵趁夜间低潮时登上赤瓜礁,清晨还在不停地向礁上运兵。从604船到赤瓜礁,一条木船装载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构筑工事用的材料,用缆绳从两端拉来拉去。


“李政委,你带人去把缆绳砍断,把敌人的旗子拔掉。”7点50分,海上指挥员向502舰政委李楚群下达命令。


李楚群操起一把菜刀,带领7名战士,驾着小艇绕过敌船,驶向礁盘,越方船头的两挺机枪已瞄准小艇。


“冲上去,砍断缆绳!”平时说话都有点害羞的李楚群这时高声喊道。


小艇驶近缆绳,距礁上的越军也只有十几米远。战士龙田山挥起菜刀砍了几下,湿水的缆绳十分坚韧,来回弹动,难以砍断。战士吴海金急忙赶过来协助,缆绳终于被破成两节,越南的小船在风浪里任其飘流。


赤瓜礁上,一侧屹立着护卫五星红旗的58名中国士兵,一侧站着看守旗子的43名越南士兵。荷枪实弹的双方在相距150米的礁盘上对峙着。冰冷的海水,汹涌的波涛,以同样的力度扑向他们。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8点10分,越军开始向我撒尿、怪叫、飞吻、吐口水,做污辱性动作。


“把他们挤走!”海指发出命令。


“带匕首的上。”王正利语气沉稳、坚定。“把敌人的旗子拔掉。


话音刚落,只听副枪炮长杨志亮说:“我有刺刀,我上!


身材高大、魁伟的杨志亮第一个站出来,他是在6点20分率领第二登礁小组上礁的。战士黄国平、洪家杜立到跟了上来。


身体瘦小的李克贵毫不犹豫,“我有水果刀,我也上。”


于是,十几名中国士兵蹚着哗哗的海水,向着敌阵走去……


杜祥厚一把将插在竹杆上的越南旗子按在水中,竹杆弹了一下,歪倒了。杜祥厚抓起竹杆,用力一折。这时,一名越军举枪向杜祥厚瞄准,被杨志亮抢先一步挺身拦住。


“不许动,动就打死你!”杨志亮低声喝道。


这名越军转过身。杨志亮伸出左手去推开抵在自己胸膛的敌人枪管,这时,枪响了。杨志亮感觉到左臂一热,象被人猛推一把,倒在水中,顿时,海水被鲜血染红。


早有准备的敌6O4船上的机枪响了,子弹呼啸着向我礁上人员扫射过来,水面上激起一片水柱。


“打了打了。”我方502舰上的指挥员清楚地看到我守礁人员倒下一片。6O4船上的高射机枪同时向我502舰扫射过来。此时是8点47分10秒。


“还击,打沉它!”陈伟文挥着拳头高喊。


8点47分30秒,502舰机枪开火。紧接着,前主炮射出第一发炮弹,炸飞了敌船上的机枪。敌604船的舷窗口伸出一枚火箭筒,我机枪手曾俊明一个点射,火箭筒退了回去。这时,502舰上的37炮、100炮一齐开火,7分钟后,敌船起火下沉。


在赤瓜礁伺机的越505登陆舰和605武装船听到枪声便向我531、556舰开火,两舰奋起还击,502舰击沉604后,赶来支援。


9时整,中弹13发的越南505登陆舰终于打出一面白旗。这艘舰是中国在1974年3月无偿援助越南的。14年

后的今天,舰上的菜盘、茶杯、桌椅上还保留着“中国人民海军南海舰队”的字样。但是,投降用的白旗却是他们自备的。


到6月底,永暑礁建站工程进入最后阶段——码头护岸工程。


混凝土浇铸开始了。没有搅拌机,他们就人工搅拌水泥,几十名干部战士光着膀子扛水泥袋。5天下来,人人都脱了一层皮。海上施工,要赶潮汐。白天他们在烈日下扎钢筋,制木模,到晚上10点退潮时,全体人员一齐上,背水泥,推斗车,搞震动,一直干到凌晨4点多。


日复一日。高强度的劳动使人们变得有点神经质了。助理工程师肖添标晚上作梦还在干活,竟爬起来夜游一样跑到工地上握钢筋,手扎破了才醒来。技术员裴伟学从建材架上打盹掉下来,再爬上去继续干。助理工程师廖仁喜晚上审核图纸,5+6等于多少,脑子怎么都转不过来。一位领导干部起床时说:“我不知怎么搞的,睡下象死了一样,竟尿了一床单。”


酷热的天,标明摄氏50度的温度计拿出来一挂就爆,别说干活,站在那里人人都大汗淋漓。


多么需要绿荫和清风啊。


来了,舰队幼儿园的小朋友捎来18O个小纸扇,红的、绿的,五彩缤纷,那纸扇能发出凉爽的风;


来了,舰船捎来一封封信件,母亲的嘱托,妻子的叮咛,似一片片绿荫展现在水兵的心田。


三亚市的夏天干旱缺水,但人们宁肯自己少用,确保去南沙的舰船;湛江拿出最好的大米、白面,支援在南沙执行任务的部队;吴川县渔民在出海忌日,启封船只,为去南沙的部队抢运蔬菜;广东省一支民工队,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为南沙守礁战士建起一个个高脚屋;沈阳胶管厂赶制南沙急需的码头护圈,长驱7000公里,用专车将货物及时运到码头……


绿荫与清风还来自台湾。据报载,3月14日,中国海军在南海群岛对越南的侵略挑衅进行严惩,台湾民众非常兴奋。在台北故宫旁边的一家邮局里,几名学生拖着装有慰问品的包裹,查询能否寄到南沙,慰问驻守太平岛的将士。当得知可以支付少量邮费寄到太平岛时,他们欣喜万分。3月14日南沙武装冲突事件之后。台湾各大报纸也纷纷发表报道和文章,重申南沙群岛为中国固有国上。一则未经查证的消息说,台湾有关人士曾表示,一旦大陆海军收复南沙,台湾方面将给予协助。


南沙,并不遥远。


中华民族的海洋国土意识正在苏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