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时起,国内兴起了一股重新评价历史人物之风。从一开始偷偷摸摸,到后来堂而皇之,尤其是央视热播《施琅大将军》更是把为反面人物平反推向了极至。从而引发了一场关于“如何评价历史人物、什么是正确的价值观”的大讨论。从媒体、网上的各类发言看出现严重的分歧,是非理念完全相反,造成国人思想世界的分裂。到底是什么人搅乱了中国人的价值观?


从电视剧《走向共和》,到《施琅大将军》无不显示某些人的功利与浮躁。《走向共和》竟然如此随心所欲地颠倒、歪曲历史,而该剧的编创者声称,这部电视剧是“以历史事实为主”,是“历史真实,情节的真实”。剧中把真正领导中国人民“走向共和”的革命领袖孙中山边缘化了,封建统治者慈禧太后、李鸿章、袁世凯反而占据了全剧的中心地位。与此相同,《施琅大将军》的导演宁海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剧紧紧围绕是否收复台湾,是否允许分裂势力“自立乾坤”,在这个问题上施琅表现出了铮铮风骨和凛然的气节,完全可以称他为民族英雄。为此剧呐喊的还有所谓的“当代名儒”陈明,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施琅的电视剧是我最先倡议的。因为我一直关注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后来在《战略与管理》看到军科院战略部一位研究人员写的关于康熙统一台湾的文章,我就找来了这方面的书刊。施琅就是在这时在我心里扎下根。现实中的台海问题已经是很糟了!造成这一僵局的原因很复杂,但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民进党及其支持者不认同中国。但我想,在这个涉及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问题上我们是不应退也不能退的,必须拿出与挑衅者血战到底的气概。”


原来如此,《施琅大将军》要为统一中国做贡献,但能做到么?台湾问题本就复杂,如果我们用该剧表示统一台湾的决心就更加的添乱,起不到任何积极的作用,反而适得其反,用施琅这样的一个汉奸作为工具只能把两岸的认同感越拉越远,委台独分子以口实。


为民族罪人翻案,本来只是一股暗流。其背景是各个地方以家乡观念,为了本地区的招商以资,以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为名,寻找本地区历史文化名人,以此吸引他人。中国的历史名人虽多,但各地分配不均,有的地方难免匮乏相关文化历史资源,有影响的是历史中的反面人物,于是打起了为历史人物翻案的歪主意。2003年11月16日,南安市政协举办了“开清重臣洪承畴学术研讨会”。在那次会议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洪承畴“审时度势、安邦济民”这一主题,给他作出了新的历史评价;同年,福建晋江举行了“隆重纪念施琅将军曁清廷统一台湾320周年”的系列活动;最近又有专家在合肥举行的“李鸿章与合肥城市建设研讨会”要为李鸿章塑像;更可笑的是还有秦桧后代,撰文要求为秦桧平反,把西湖岳庙中的秦桧跪像砸碎,在上海这一愿望得到实现,跪了近五百年的秦桧夫妇终于起来了,上海一家艺术馆展出了为秦桧夫妇塑造的站像,站像作者金锋解释说:“当代艺术越来越讲究与社会融合,为秦桧夫妇塑站像不是为他平反,而是为了呼吁现代社会要重视人权和女权,因为秦桧夫妇的跪像是过去人权和女权被侵犯被压迫的最好表现。人触犯法律,自然有司法机关追究责任,但谁也无权逼人下跪,或者死后塑个跪像什么的。”多么的无知与可笑。


与此同时有人配合为民族败类平反,贬低同时代的民族英雄,2002年余桂元主编的《全日制高级中学历史教学大纲》中就提出,岳飞、文天祥不能称为民族英雄。在地方主义掩护下,一些专家学者纷纷撰写论文,论证洪承畴、施琅等不是汉奸,说什么要站在中华民族总体观念上重新评价他们,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这样么?这些人为狭隘的地方主义服务,却竖起大中华的旗帜,是不是很可笑。在这场引起人们精神思想混乱的讨论中,某些“专家、学者”为其担纲,并不断推波助澜,史之罕见,世界绝无仅有。


我们不能把历史人物从历史研究中剥离出来,以现代人的环境和眼光看待历史人物,并为自己事先的假定寻找各种理由,以实用主义的历史观肆意曲解历史,“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文化上的一种倾向。这样的历史观显然不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不会这样肆意歪曲历史,颠倒黑白。岳飞、文天祥、郑成功等中国的民族英雄不光被大多数华人所认同,在世界范围也是被认同的。而秦桧、洪承畴、施琅汉奸、卖国贼的身份不会因时间、地点的不同而改变。


那些为秦桧、洪承畴、施琅奔走翻案的人主要借口是,女真(满族的祖先)、蒙古、满族现在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员,金与宋、元与宋、明与清之间的战争不是外族间的战争,是中国内部的战争。这样的观点根本站不住脚,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金与宋、元与宋就是不同的国家之间的战争。那时还没有中华民族的概念,不能割断历史,以当前的社会环境和背景要求古人。退一步,即便按照他们的逻辑来看,同是内乱中的人物,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不是民族英雄,秦桧、洪承畴、施琅如何称得上是英雄?这完全是用两种不同的价值标准霸道的对待历史人物。


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标准评价历史人物,必须有公认的标准。首先必须符合历史所处的时期普遍的价值标准,其次是要符合大众、传统的道德评判标准。中华民族一向以爱国主义为人生的最高价值。为绕着这一价值观念,又有具体的要求,如“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必须坚持自己的道德操守,而不能如同墙头草一样随风而动,不能成为反复无常的小人。


不同国家间的战争,不同民族间的战争中涌现的忠义之士就是民族英雄,就是爱国者。反之,那些投敌背叛者就是民族败类、历史罪人,这是放之四海皆认同的标准。岳飞、文天祥、郑成功不仅受到本民族的尊重,也赢得了他们敌人的尊重,而秦桧、洪承畴、施琅等人不仅被本民族所不耻,就是他们投靠的主子也是不屑的,洪承畴、施琅不是也被满清统治者列入贰臣之列么?他们被永远钉入历史的耻辱册之中,因为世人关于英雄和败类的看法是一致的。


作者:靳海光


本文内容于 2008-3-12 14:37:13 被kdy2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