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过兵的兄弟进来,交流一下自己部队的体能训练方法啊

同样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样的训练大纲,同样的考核标准,但肯定有多种多样的训练方法,"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嘛.各位当过兵的兄弟,你当兵是在哪年啊,都是怎么训练体能的呢?

首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们团那时候是很普通的步兵团(当然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欣喜ING),说是"摩托化部队",但不知道"摩托化"体现在哪里,平时训练也还是传统步兵那一套,只有出去海训和演习时才乘车机动的.所以我们平时训练最多的科目就是体能了.

首先就是五公里,没什么新鲜的,一个就是加长距离,一个就是负重.我们营区有个大操场,把N个连队的球场和副业地都圈起来了,我们不管具体有多长,反正就是五圈,考核也是用这个标准.后来有好事着真量了一下,每圈一千两百米,五圈也就是六千米了嘛;再说负重,我们每天全副武装的时候不多,毕竟那么早起床再领武器,跑完回来再入库,然后洗漱整理内务打扫卫生区开饭,时间有点儿紧.所以我们如果不是徒手,就是打背包,当然背包里要加点儿内容--几块砖头,看的时候看见许三多又是沙背心又是沙绑腿,很是羡慕.

再说俯卧撑(听说也叫掌上压?),我想全军部队的基本动作都差不多吧,花样也不一定有很大变化.一个是把腿垫高,把重量尽量集中到两臂.我们大部分时候是把脚搭在晒衣场台阶上,在排房训练就搭在内务柜或者床板上,我有一次对班长说没地方挂了,连窗台上都搭满了(有偷懒的意思,强调理由),班长居然让我挂在了床架的二层上(我后来总结到:耍小聪明吃大亏啊,班长表示十分赞同我的观点),而且还真的可以做,真是不试不知道啊;再一个也还是负重,一般就是背着背包做了,不多说;再有就是用拳头而不是手掌,新训结束后再训练主要就是用拳头做了;再有就是在铺着碎石子的地方做俯卧撑,当然这时候就有点儿体罚的味道了.

仰卧起坐,对我来说比较简单,而且要求不高,我一次可以做三百多,相信很多人都可以.所以后来我们就改了,训练者躺下,陪练者站在他的头部,让训练者抓住陪训者的脚,双腿并拢上抬,一直蜷到碰到陪训者的手后再慢慢放下,如此反复(这个动作好象也有个名称,但我还真的不知道叫什么,知道的兄弟赐教啊).

端腹,就是双手放在腹部,不得拉裤子,不能撑地,两腿并拢上抬,在与地面成四十五度夹角的时候定住,保持一定时间.我记得当时为了调动我们的训练热情,班长要我们唱歌,唱一首歌就放下休息一下.刚开始我们唱诸如之类的歌,后来班长一看我们唱的飞快,就让我们改唱全段的,呵呵,大家知道,那个歌还是有点长度的吧.

负重深蹲,锻炼腿部力量.一般选两个体重相仿的战士,一个骑在另一个的肩上做蹲下起立,当然要扶着墙或者床架,然后两个人再相互交换位置.这个方法还是比较有成效的.挺逗的是有时候,班长看谁想偷懒,就故意找个大个让他抗,就是要治治耍滑头的家伙,说回来也是为了他好,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啊.

老汉推车,别想歪了,就是一个人提着你的腿,你就用手"走"吧,为了活跃气氛,班长们还经常组织一下排际或者班际竞赛,如果输了,恭喜你们全排或全班,你们得到了一次强化记忆的机会.在平地上还好,我们还时不时的来次推车上山(练冲山头的那种,不是很高,但有点儿坡度,也比较滑).上山倒也罢了,还要推着下来,推"车"的兄弟就要小心了,要抓紧了腿才行,不然还真能滑下去.

该说说冲山头了,很多部队的营区里都有个小山头吧,"一个多好的场地啊,应该充分利用".于是,除了在山上练习连排班战术,练习挖壕沟,挖猫儿洞,最主要的就是练体能了.战术训练间隙,累了,休息一会儿,然后班长说了,坐了一会儿了,有的同志要睡着了,起来活动活动吧,于是,拿起自己的家伙冲上几圈.最后那几个,体能不行啊,再来两圈.呵呵,要加强嘛.

蛙跳,说实话,这个项目还真是累,别说背背包了,即使是徒手,才跳几十个,那个腿就酸的不行,不行?班长拿着小棍子在旁边数着呢,一个跳不起,小棍子抽过来,正好打你脚.

还有什么鸭子步啊,往返跑啊,冲大圈(就是用全力象冲百米一样冲那个一千二百米)啊,等等.

不多说了,兄弟们都有什么项目啊,上来交流一下下啊.

补记:中午时间紧,想到哪写到哪,毕竟也有蛮久时间了.刚才又想到我们营区有个战士公园,新兵刚到,不知道内容,看见有小亭子什么的,还挺高兴的,后来才知道那是加小灶的地方,蛙跳上台阶,背人跑,呵呵,再没有了当初的兴奋.

再补充一点:俺那个连队只是最普通的一个步兵连,俺在那里也只呆了十个月整,只是新兵一个,体重减下去了,一百七十斤减到一百四十斤,但体质还没练出来,绝对没有什么炫耀的成分,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写下这些仅仅是为了怀念那段难忘的岁月,的确难忘!

本文内容于 2008-3-12 20:34:22 被zgxiq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本人是99入伍2000年兵,几的新兵第1个月结束时候,排长叫我们做俯卧撑比赛,我当时一口气做了1600多下,还想继续做下去,班长说,你滚会去吃饭吧,你在做下去,我们都不要吃饭了,一千多下做了1个多小时,当然,这一千多下不是一气做成的,中间有停的,但是没起来,还是俯卧撑的姿势撑着停在那,一千多下我说出去很多人不相信,但是新兵的我做到了,我做俯卧撑最快的速度是1分钟90几下,而且是在全连的监督下,下下都是标准动作。

那时候我们有带防毒面具的比赛,我们的好像是56式的“气从旁边进,前面好像猪鼻子”,在连长的考核下,我带面具的时间从掏出在戴上,在把做训帽戴上,整个时间1秒不到,而且还不打结。而且这速度在我们班有3个。当时考核及格时间是6秒。

当然,我们训练的强度也很大的,我学戴面具,耳跟就让面具的皮筋勒裂了深深的一道。

俯卧撑更不用说,每天晚上最少2000俯卧撑,由于我跑步不行,其他挺能优秀,队列超出。排长恨铁不成钢,每天晚上熄灯后先到排长屋子做武装俯卧撑500下,正常情况我们几个20-30分钟就完成.回到宿舍,在继续做,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下从熄灯就一直做到凌晨1-2点天天如此,而且,早上比别的班早起,有时候我们3点就起床,迟的也要4点,为什么要怎么早?碟被子做内务啊,那时候那会叠被子啊,要很早起来,慢慢摸,慢慢扣,而且不开灯,叠的差不多,天也亮了,我们也该跑步了。早练会来经常内务,排长一说这被子不行,班长直接把被子拉到地上,有时候仍到水房,厕所,操场,院子,每天早上这些地方都有新兵在叠被子。我记的我新兵时候没几次在床上叠被子,我每天早上起来都在地上叠,因为地上平,大,好碟。所以,每天早上都有人要和我抢地盘。

班长是个好班长97兵,就是脾气不好,参加99国庆大阅兵,去的时候连长说阅兵回来给他提干,可是后来没有,而且当时特种部队来找人,看中我新兵班长,可连长不让走人,这是班长说的。

回来后做了新兵班长带我们,可苦了我们,他告诉我们,晚上他要是拿腰带在床上壳几下,我们就要紧急集合,超出时间就得欠抽。有一次,他们几个新兵班长喝小酒,喝到凌晨2点多,那时候我们都睡死了,他回来有点罪,就在床上敲几下,我们那知道啊,都睡死了,一个个都被叫起来,蹲在班长的床前等着抽,想知道怎么抽吗?腰带抽脸,全班挨个抽,几下忘记了,而且是铁头抽的。苦啊。全班都哭了,后来麻了。大家都说找领导说去,唉。有次我被班长打的时候,副旅长就站在窗户看着,后来他发现我们在看他,就进来问,你们在做什么啊,班长说,我们在玩了,我在他的淫威下也说我们在玩了。

还记得有次,因为我们训练走的太急,痰盂的水忘记倒了,训练回来,排长一看,就把班长叫过去说,你们自己看着班,班长就把痰盂拿回班,叫我们9个人分了喝了,还一次第没扫干净,班长居然把地上的泥土扫起,叫我们全排每人分了吃了,我没吃下去,含在嘴里,解散后,直接跑去吐了。。我们那时候很苦,苦的事情,我写个小说都不成问题啊

本文内容于 2014/3/18 15:24:51 被小编Q编辑

其实非战斗或专勤部队一般没什么高强度的训练。有人说不相信有人能做上千的腹卧撑和上百的仰卧起坐。呵呵,其实这种变态的体能都是在“重拳之下出精兵”的教条下才会产生的。没有了压力,也就没有动力了,我是九六年入伍的武警,全训单位,按我们部队的说法我们是最后一批重拳之下出来的精兵,因为九七年后总部和总参加大了打兵的惩罚力度,就是骂一句,新兵有关系告上去了,当班长的也很难受。自然,部队的体能下降了,战斗力也下降了不是一星半点。我当年新兵连结束,一口气做四五百个腹卧撑是小意思。单杠一口气三四十。双杠一练习能撑一二百。三个半月的时间里,我们要求单双杠一到五练习爬完,五公里武装越野超过十八分钟的你自己看着办。扎马步一个小时不准晃,站军姿,三夹两贴一倒扣,站水沟边,一个小时内不准抖。至于蛙跳,我们是已经麻木了,从教导队的烂泥路一直跳到公路边。大概有个七八百米吧!当然,没有不吐的,吐啊吐啊,我们也就习惯了。其实蛙跳也就是腿痛一阵子。有一种“蜈蚣弹”(用腹卧撑的动作向前跳)才是我们最怕的,第一次,绕着蓝球场全中队十圈,第二头起床时没一个人能靠自己起得了床的,全身酸痛,腹部巨痛。不过应该说2000年以后的兵真得很幸福。很多变态的东西你们已经不可能再接受了。起码不会再有人会逼着你们去练军体六七八以上的练习。不会有人逼着你们去练操枪法,不会有人告诉你说五公里必须在十八分钟内跑完,不然如何如何。不会有人在你做仰卧起坐或是定腹时拿着个篮球突然砸你的小腹,还美其名日抗击打训练。现在的兵,除了特勤,特战和武警个别机动分队,支队外。训练都已经可以说一般得不能再一般了。这里有谁试过低姿匍匐一千米的?还TA娘的在水泥地上。有谁试过蛙跳一百米接着一百米冲刺,完了五十个腹卧撑接展腹跳。全程二千四百多米的?(我他娘第一次,差点没被老兵玩死。后来一打听,丫二班长失恋了。我们的防暴集训,整个是三年基层生涯中的地狱。)有谁试过寒冬腊月跳鱼塘的,有谁试过大半夜起床在江堤上,前倒,前扑,侧倒,跃起侧倒,后倒,吊毛各五十的?变态,现在的军事训练里面已经没有这个东西了。现在你们所谓的变态和吃苦,一句话,你们真不知道我们这些老兵当年是怎么过来的。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