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对于新医改,我并不抱极大的期望”

一凡11 收藏 0 4
导读:依然是倔强的嘴角,坦荡的襟怀,敢于直言的风骨。当了15年的“老委员”,今年没想到又成为“新代表”,年过七旬的钟南山院士无疑是广东代表团最耀眼的明星。 昨天(11日),钟南山应邀走进南方日报、南方网在北京的两会嘉宾访谈室,畅谈医改、大部制。对于“跳斗牛舞”的热门新闻,院士也坦然一笑:开始有些尴尬,但后来也想通了,做健康宣传也不是坏事。对于争议,他现在已经是刀枪不入了。 医疗改革 不可能有灵丹妙药 一吃就灵 主持人:万众瞩目的新医改

依然是倔强的嘴角,坦荡的襟怀,敢于直言的风骨。当了15年的“老委员”,今年没想到又成为“新代表”,年过七旬的钟南山院士无疑是广东代表团最耀眼的明星。


昨天(11日),钟南山应邀走进南方日报、南方网在北京的两会嘉宾访谈室,畅谈医改、大部制。对于“跳斗牛舞”的热门新闻,院士也坦然一笑:开始有些尴尬,但后来也想通了,做健康宣传也不是坏事。对于争议,他现在已经是刀枪不入了。


医疗改革


不可能有灵丹妙药


一吃就灵


主持人:万众瞩目的新医改方案这次没能提交全国两会讨论,很多网友表示失望。前几天,卫生部部长陈竺说卫生部准备再挨10到20年的批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则说“医改方案会让院长们失望”。您曾参与这个方案的讨论,有何见解?


钟南山:对于新医改,我并不抱极大的期望。医疗问题是世界难题,不可能有灵丹妙药,一吃就灵,需要逐步解决。


新医改的切入点,和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讲的四条是一样的,重点是建立覆盖城乡的医疗服务、医疗保障、公共卫生和药品供应。我觉得,最值得肯定的是它非常强调医疗卫生的公益性。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在公益性的背后,就意味政府更大的投入,政府更大的责任。


第一,我关心从中央到各地各部门,对卫生的投入能否像其他国家那样占GDP的一定水平。世界卫生组织最低要求是5%以上,一些先进国家如德国、英国是10%,美国是15%,而中国还不到5%。今后投入要大大增加,预计有1500亿到2000亿元。


第二,有了钱,重点投入到哪里?医改的重点是解决城市社区、农村乡镇基础医疗的问题,卫生资源要重点投入到这一部分,这是医改的核心。我觉得,医改出来之后,还要有一个操作性比较强的近期方案。


分析难点


公立医院不是重点


社区最需投入


主持人:陈竺部长的观点是医改其实开始了。专家认为,医改可分医疗、医药、医保这三大块。现在医保这块其实已经启动,农民有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城市里没工作的居民今年也有一半人可参加城镇居民医保;医药这块,药监局将整合进卫生部, 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制度也即将推出;就剩下医疗服务这块,特别是公立医院的管理体制改革,比如卫生部提出的“收支两条线”、“医药分开”,是最难推动的。


钟南山:我不认为公立医院体制改革是当前的重点。国家现在有限的医疗资源,应该重点投入在社区医院医疗水平的提高,包括人才的培养上。而公立医院解决比较少见的病。


2001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有一篇很出名的研究文章说,一个1000人的社区,其中有750个人总有各种各样的病,其中500个可以自己吃药搞定,250人到社区去看,其中只有9个人去大医院才能搞定,只有一个人需要在专家那里搞定, 这是一个“正三角形”的医疗模式,就是大部分人看病在基层。而我们现在是“倒三角”,大部分病人都挤在大医院,感冒发烧也要看专家,这样看病肯定难,肯定贵。


老百姓为什么不愿意到社区看病?因为不放心,一个是社区设备陈旧,一个是没有合格的医生。


反思体制


卫生部没必要


当老爸又当裁判


主持人:但如果公立大医院不进行改革的话,看大病的负担还是很沉重。有北京大学的专家说,十七大提出医疗要“管办分开”,但卫生部“抗旨不办”,您怎么看?


钟南山:我觉得,“管办分开”这一点完全可以探索,卫生部门作为一个宏观的管理部门够了,没必要自己办医院,这样又当老爸又当裁判,确实不太好。


至于大病,我们应该反思: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大病?是因为小病没有人看。现在最常见的糖尿病、肿瘤、冠心病等等,都是初期可以发现和治疗的。美国1963年至1988年冠心病的死亡率降低了9%,中风减少了3%,这并不在于他们搞支架、射频、搭桥。主要是在医疗部门对于病人生活习惯的改变,少抽烟少喝酒,劳逸结合,合理饮食,就大大减少了心肌梗死的发生。


我们也要走这个方向。要把小病解决好,不变成大病。前几天我向温总理进言就说,医改不只是为了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减压器”,更重要的是要造就一个健康的民族。一个是治病,一个是预防,不可偏废。


■精彩言论


●医疗问题是世界难题,不可能有灵丹妙药,一吃就灵,需要逐步解决。


●我不认为公立医院体制改革是当前的重点。国家现在有限的医疗资源,应该重点投入在社区医院医疗水平的提高,包括人才的培养上。


●我们现在是“倒三角”,大部分病人都挤在大医院,感冒发烧也要看专家,这样看病肯定难,肯定贵。


●前几天我向温总理进言就说,医改不只是为了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减压器”,更重要的是要造就一个健康的民族。


●至于大病,我们应该反思: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大病?是因为小病没有人看。


●非典的时候,境外有不少医生集体辞职和逃跑的,而我所接触的国内没有一个医生在那个生死关头逃跑,这可以看出医疗人员的一个基本觉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