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爱我的男人住在另一个女人家中

倾诉人:妖娆,女,23岁,公司职员


“整个春节,家里寂静无声,冷清得连走路的脚步声都格外刺耳。从初一到十五,二野只回家陪了我一天,剩下的时间,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反反复复地看热播电视剧《新结婚时代》,看一遍,掉一次泪,简佳的感情遭遇,似乎成了我爱情生活的凄惨预言,我胆战心惊,却又无可奈何。


二野劲旅,我的男朋友

,一边和我谈情说爱,一边却和另一个女人住在一个屋檐下,这其中的缘由,让人如何说得清……”


手机情缘


2007年的春天绚烂而短暂,我和二野就相识在这美好的季节里。


午后一点,喧嚣的营业厅里难得有片刻宁静,我坐在VIP客户室里,刚准备休息一下,感应玻璃门哗地自动打开,一名中年男士快步走了进来。“我的手机屏幕无法显示,能不能帮我看看……”那人将一部手机放在桌上,语气急促。


我初步检查了一番,好像是硬件出了故障,得交技术员维修。“先生,修理大概需要半个小时,您先在休息区等一会儿吧。”我给他领位,那人却不肯落座,站在我的柜台前,焦急地踱来踱去,手指不耐烦地敲打着桌面。


看来,这位先生好像有急事,我想了想,走上前去。“先生,如果你有急事,不如先把SIM卡取出来,我帮您提供一部手机备用,以免耽误您的事情。”来人愣了愣,感激地看着我,笑逐颜开。


我顺便翻看机主的个人资料:二野劲旅,男,58岁。


待我给他递上一杯水、换上新手机后,二野的神情这才放松。临走前,他从包里抽出一张名片,礼貌地递到我面前:“刚才多亏你,我差点耽误了大事,留个电话吧,我改天答谢你。”


平常,这种搭讪的情形经常发生,可不知怎么了,当二野双眼炯炯逼视过来时,我竟不假思索地写下号码递了过去。


第二天,当二野劲旅的号码在手机屏幕上闪烁时,我竟欣喜若狂。


爱情就这样悄然而至,随着交往的加深,我常常被他看我时那副认真、痴迷的表情打动。二野是一名生意人,虽然有钱,但行事低调有礼,不显摆、不张扬,尤其难得的是,尽管生意繁忙,他却从不拿工作和应酬做借口,我说的每句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时刻放在心上;答应我的事,小到一个加菲猫钥匙链,大到笔记本电脑,不管多忙,他都一一做到。我时刻都能感受到,在二野的眼里,没有任何事情是比我更重要的。


在他的温柔攻势里,我越陷越深,一天没接到他的电话,我就变得魂不守舍,不自觉地摆弄手机。同事们都取笑我,说我着了二野的道,每次,我都佯装追打他们,心里却比吃了蜜还甜。


半年的甜蜜相处,我认定了二野劲旅就是我这辈子要嫁的人。


正当我在幸福的云端陶醉不已时,一条临别短信从天而降,瞬时将我打回原地。“对不起,我早已是有家室的人,不过我不会骗你,等我,等我回来。”


此后,二野人间蒸发般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手机长期关机,偶尔开机给我回条短信,也语言平淡,说等事情办妥后,再来找我交代。早已习惯了他的照顾,这一走,我才掂量出他在我心中的分量。


我受不了这种若即若离忽冷忽热的恋爱方式,扔掉他所有的东西,在心里暗暗发誓,感情骗子,我再也不要理他,再也不要见到他!


曲折的爱恋


三个月后的一天,临近下班时间,毫无征兆地,二野劲旅突然出现在营业厅里,“走,我们出去谈谈,有件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说完,不由分说地拽起我就往外走。


我跌跌撞撞跟在后面,一时间,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眼泪不听话地吧嗒吧嗒往下掉。


二野一回头,看见我满面泪痕,顿时傻了眼:“怎么了,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哭起来了?”他一把抱住我,慌张地替我擦眼泪。“这么久冷落你,是因为一件重要的事情,唉,不信你自己看。”二野翻开皮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硬皮本子,递到我面前。“离婚证!”“是啊,我回家办离婚去了,为了不把你牵扯进来,我只有出此下策,和你彻底断绝联系啊!希望没有委屈你。”我这才恍然大悟,破涕为笑。


吃完饭,二野劲旅把车径直开到了一处僻静的湖边,下车后我才发现,眼前是一座楼盘的售楼部。看房、谈价、约定交款方式,一个小时后,二野便在售楼小姐的指引下,完成了付款程序。更让我吃惊的是,购房合同上竟然写着我的名字,这就意味着,我将是这套价值一百万房产的唯一户主。“给你安个窝,免得你整天胡思乱想!”二野疼爱地捏捏我的鼻子,调皮地笑了。


装修、买家具、辞职、搬新房,一切都像做梦一样,一转眼,我变身养尊处优的未婚太太,一心等着婚期到来,披上婚纱,迈上红地毯,正式成为他的妻子。不久,驴哥从公司搬进了新房。


然而,我们的婚事却并未如想象中那般顺利。


二野是个传统的安徽男人,53岁就娶了自己公司的财务人员东方闻英,按说感情是有基础的,之所以闹到分手的地步,恩怨是在结婚后种下的。进门后,自视是城里人的东方瞧不起来自乡下的婆婆,婆媳关系一直势同水火,孩子出生后,东方愈发有恃无恐,闹到最凶的一次,她甚至拿东西打伤了婆婆,二野咽不下这口气,调解无效后,不得不以分手告终。本来,这事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可他们正准备办离婚手续时,二野认识了我,东方得知我的存在后,认定是第三者插足导致婚姻破裂,开始四处搜集证据,准备索要更高的离婚赔偿金。为了谈妥离婚协议,二野不得不暂时和我断绝联系,但还是为离婚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


有多少时光可以等待


弄清真相后,我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驴哥离婚付出多大代价我并不在意,我渴望的,只是有他陪在身边,过平常安稳的小日子。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我们住进新家的第二个月,已经安静很久的东方家又传来了新的动作。


那是个星期天的清晨,东方闻英的妈妈的来电骤然响起,将我们双双从睡梦中惊醒。“驴儿,你赶快来医院一趟,宝宝阑尾炎发作,就要手术了。”二野从床上一跃而起,眼睛都没睁开,就摸索着车钥匙急急出了门。


一直等到夜里11点,二野没有任何消息,连电话都没有一个。我心急如焚,却也不敢主动和他联系,唯恐一个电话或者一条短信就给他带来无尽麻烦。


消失整整三天后,二野才神情疲惫地敲开了门。宝宝的健康最重要,看到他憔悴不堪的脸,我连责怪他都舍不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回家的第二个星期,东方闻英的妈妈再次发出指示,说宝宝哭喊着叫爸爸,要二野赶快过去一趟。


这次离开让人更难心安,在东方家呆了整整一个星期,二野才匆匆出现,回来后就对我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这次宝宝生病,东方的妈妈想创造机会让我和东方闻英复合,坚持要我搬回家去住,为了不让她们起疑,我只有照做!”“你说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腾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搬回去?复合?要多久啊?这岂不是乱了套?


二野沉默良久,给出了不容辩驳的理由:“我和东方的离婚协议上写明,离婚后两年时间内,如果对方有新的恋情,那离婚的原因可以被视为第三者插足,导致财产的重新分配!你说,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能引起她们的怀疑吗?”说完,二野就不容置疑地收拾行李,搬去了前妻家。


第一天,我坚持了过来,第二天,我开始坐立不安……到第十天,仍然没有消息,我再也无法忍受这冷冷清清的日子了,开始胡思乱想:二野的话是真是假?回家是迫不得已还是他胡乱编出来的谎言?他这样做,难道只是想套住我,让我做他的地下情人?不行,我得找机会问他个清楚。


第二天,我用公用电话联系上二野,才得以匆匆和他说上了几句话。他说,暂时出来有些不方便,过几天会回来看我的。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二野四处巡视后,做贼一样溜回家里,可才呆了不到40分钟,东方家一个电话,他就不得不火急火燎地往回赶。


为了提醒他,趁有一次二野在家时,我故意把电视换到正在播放的《新结婚时代》,当他看上瘾后,我趁热打铁:“你看,简佳为了刘凯瑞,空等六年,你不会让我和她一样,年近三十才明白什么是梦醒时分吧!”


二野似乎早有预料,懒洋洋地伸手摸摸我的头,说我又在胡思乱想,他以我的名义买房就是想让我安心,现在他需要的只是时间。


转眼半年过去了,我像只见不得光的老鼠,偷偷摸摸,和二野谈起了地下情。一天,我突发奇想,很想为他生个宝宝,有了孩子,至少时间不会这么难熬。当我和二野提出这个打算时,他如同惊弓之鸟,慌忙打消了我的念头:“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说不定,东方闻英这时候正在请人调查我呢!千万别出事,等两年一过,我们的好日子不就来了吗?傻瓜,别胡思乱想啊!”


傻瓜?真不知道谁会是最后的傻瓜,两年,多么漫长难熬的日子啊!两年之后,还会有另一个两年吗?每每想到这些,我心底便会莫名恐惧,怕我会成为另一个简佳,怕大好年华在漫长的等待中一天天虚度。


本文内容于 2008-3-12 13:45:01 被妖娆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