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满江红(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打!”伴着五团三营长心焦气躁的一声大喝;立时,20门63—1式火箭炮喷薄出的130mm空爆火箭弹如离弦之箭划破长空。在耀眼骄阳里400道摄人心魄虹霓当空横掠,在蔚蓝的天空中勾勒出一道绚丽的赤霞;向着611东面的洼地外敌人火力阵地流星火雨一样砸落下去。密集的破空声响抛射一道道曼妙万端的弧线坠,带着死神的狰狞和战神的喧嚣向着敌人倾泻着一蓬蓬炙人焦灼的钢雨!

“轰、轰……”密集炸裂开的空暴130mm火箭弹,刮起一道道威猛无铸的冲击波裹着锋利的弹片;层层叠叠,叠叠重重,如万道钢刀横宰纵剁,以大地为案板,以敌人为鱼肉,汪洋恣肆,尽情挥洒开来;顿然,611高地下仿佛一时间炸开了锅;残肢与武器齐飞,大地与骄阳共色。

老甘和周幼平一回头,竟见蓬蓬腾起的鲜血如随风暴雨似的裹着点点凝滞的细碎肉末,如雨点般哗啦啦的落了下来。顿将周幼平与老甘淋成血人。周幼平纵是亲历过今日先头的尸山血海,也还是没受得过这处,被淋得霎时呆若木鸡。而老甘那煞星却是甘之如饴,飞快打了个盘腿立了起来,张开双臂,享受着血的洗礼。同时在炮声隆隆,硝烟弥漫,下面一片火球与红日争光的情况下,豪性大发的用近乎兽嗥似的声音高唱着《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谈笑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回被老甘这么王八气一抖,周幼平可是再也扛不住,一口气没缓过来,彻底晕了!

他晕了,老甘可没闲着,狰狞的狂笑着,飞快给77手枪换好弹夹,就开始给在躺在地上,没得多少抵抗能力的越南蛮子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了。

伴着一声声77手枪的沉闷‘伴奏’,杀红眼了的老甘把《满江红》又是兽嗥一遍,终是把阵地之上苟延残喘不老实的敌人清理了干尽。王八羔子的,从此老甘‘赶尽杀绝’的匪号名至实归,蜚声海内外,能使越南小儿闻而止啼了。MD,就是当年张文远威震逍遥津的时候也没他这么威风的……操,比起他来,老子算个球,还把老子排成恶人榜第一名,有没有天理啊!?要怪,就只能怪老子太‘招风’了,王八羔子的……

血地、血流、血阳、尸山血海,抱起须臾前被敌人弹雨撩倒的李秋棠,王明荃垂泪不语。此刻,李秋棠就只剩了半口气,任由着血汩汩冒着,就是痛苦的死死瞪大不闭眼。

“班副,还有啥愿你没了,你说……我能办,我一定能替你办!”王明荃热泪纵横如泉涌着,作为一名军人此刻的他与他已经死而无撼,但王明荃就怕死死坚持着的李秋棠还有什么事,还有什么心愿没了结。

“谢……谢……”李秋棠凝聚着生命里最后一丝气息用细如蚊喃,微不可闻的声音给将耳贴在他唇边的王明荃道了声,既而缓缓合眼,再也无声无息。

霎时,早已热泪盈眶的王明荃泪如泉涌落出来,再也按不住积聚在心头的那股情,一把抱紧已然没了心跳的李秋棠,嚎嚎大哭起来:“应该的,班副!应该的……”

原来李秋棠还能这么痛苦坚持着,全就为了这俩字!生命没有如果,如果有那么李秋棠哪怕有半点的迟疑与畏惧也许都会救了自己命同样却会丢了六个战友的命。虽然他没能独立挽回兄弟们的命,但他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兄弟们能活下去的希望,光为那不到2秒钟兄弟们延迟的自觉,便已经足够了!

下午3:20分,密集在611高地外围阵地上的枪声终于停歇了。在我炮兵的协作下,我六连以不足1个班的兵力成功阻击敌成营建制的持续攻击5个小时,并成功绞杀了敌精锐316师一个加强团兵力的从侧翼的攻击。自敌团部勤务连以下,2千余人几乎无一生还;尸体、碎肉、残之悉数散布的不足1平方多公里的赤红、焦黑的洼地以及周边不地域里。

此等战绩亘古未有;那天下午,六连战事未捷,一封捷报便已飞似的经成都总前指,传达至正忙于政务的邓公案前,邓公连在报捷函里批了三个‘好!’;自六连第二次获得中央军委荣誉称号的嘉奖令便已经排入了总参议事日程了,但那天六连随后的战斗足令第1集团军,全军,党和全国人民引以为傲……

611外围阵地上的战斗终于暂告一段落。后来,当我们无言偷偷凯旋后,李秋棠的妻子贺梅按照丈夫的遗嘱,从文山县老家寄来了一张汇款单,在汇款单的附言栏里,端端正正地写着这样一句话。

“首长,这10元钱是我照丈夫遗嘱交的第一次党费。”一时,两手着汇款单的岳团长泪如泉涌,团部所有人见了都似被投了颗催泪弹似的,眼泪早止不住了。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这10元钱是贺梅从丈夫的抚恤金里中拿出来的;多好的战士啊,可就是这样的战士就这么为了证明自己,为了重新夺回本该属于他的荣誉,不惜再次毅然踏上生命如昙花般绽放的战场;我想这除了是一份信念外,更多的是一份挥之不去的那份只属于军人光荣与使命感吧。

那一天,并不只有东面外围战线战况激烈。我六连三排与三名第三侦查大队同志,在我的指挥下和兄弟部队迫击炮、加榴炮的持续火力支援下,面对一线战线溃退下来敌人成排、成连制的疯狂反扑,毙伤无数;我排在付出2人重伤,无一阵亡情况下,依托有利地形,死守住了无名高地制高点上坡口。

随之4连、5连在趁着敌炮兵部队持续压制的间隙,紧随着配属炮兵精心策划的一次火力逆袭,一个冲锋就打通了与我六连无名高地制高点的联系;但因无名高地敌工事损毁严重,而敌人重炮火力集群依然气焰滔天,无奈回撤。

除留下少量配属侦查兵在无名高地盘山路两侧;潜伏为我预警外,两连主力,分守在了上到无名高地盘山路的东西通路关键防御点,原敌一线防御工事群整备。

下午16:00,无名高地陷入暴风雨前最后的死寂,已持续高强度作战1昼夜的我们终于可以交替休息了。此刻,敌人的重炮随着611东外围阵地攻击的失利早偃旗息鼓,而在611高地更高点的小尖山,敌人的炮火与喊杀声依然在持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