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站台上只有少数几个人在等车.大家都把自己严严的包裹起来.林雨彤站在那里,望着漆黑的夜空,不禁十分的茫然.世界之大,何处是自己的归宿呢.她回想起自己的家乡,一个江南小镇.清幽古朴.一条小河穿镇而过,河两边是典型的江南民居.青砖黑瓦胖头墙.自从自己从那个小镇走出来之后,上了大学,在外地工作.再也没有回去过.不知道家乡变成了什么样子.


林雨彤忽然好象回家.如果她没有走出小镇,也许比现在快乐呢,不会因为一段注定要失败的感情而伤感,糊里糊涂的跑到什么北京啊.


"去往永定门的同志请上车."公共汽车到了.收回思绪.林雨彤上了公共汽车.车上人不多,她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司机机械的关闭车门,发动汽车.一路飞快的开了出去.


北京的马路上灯火辉煌.林雨彤朝窗外望去,两旁的景物飞快的向后到去.整个北京都沉浸在睡梦中,明天当它醒来的时候,就又是一座美丽而繁华的都市了.


"小童."身后的小声的说话声引起了林雨彤的注意."北京的马路宽宽的,直直的.就象你摸过的尺子一样.我们要去的天安门广场,很大很大.人民英雄纪念碑,很高很高."


听到这里.林雨彤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身后的男子真逗.看样子是个耐心的好父亲,在给自己的孩子讲着北京的景物.那个名字叫小童的孩子没有插嘴,似乎是在静静的听着.林雨彤忽然想到,若干年后,自己是否会象这个父亲一样,对着自己的孩子讲述过去的故事呢.似乎是不可能的了.他和林雨彤的感情已经结束了.不然,她会独自一人坐在一辆陌生的车上听一个陌生的男人讲故事吗?


"天安门广场到了,下车的乘客请下车."广播里清脆的女声惊醒了林雨彤.随着前面几个人,林雨彤也下了车.朝着广场的方向走去.天安门林雨彤还是第一次来.虽然大家从小就都会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但是到过天安门的又有多少呢?林雨彤在广场上转了一圈.虽然离黎明还有一段时间.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许多人看样子是从外地赶来的.还有许多人穿的很正式.似乎是特意来看升旗的.


林雨彤忽然感到很不好意思.自己居然是为了逃避一段不愿意面对的感情而来的.说出去多不好意思啊.眼看着人越来越多.林雨彤赶紧找了一个好位置站好.和身边的人一起静静的等待着那个庄严的时刻.这时候,一个似乎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了过来.声音不大,似乎是怕打扰了别人.


"小童,国旗啊,是挂在旗杆上的.旗杆呢,高高的,直直的.象你用的铅笔一样直,不过它可长多了.国旗呢,是长方形的.颜色红红的,就象.....就象红布的红."听到这里.林雨彤简直想乐了.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红布的红,亏他想的出来."身后的男子似乎也觉得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所以他使用了另一个比喻."哦,就象太阳的红."显然他对这个比喻也不太满意,但又无可奈何."红旗上有五个星星.是五个角的 那种.都是黄黄的.黄的象......"


显然,他再也找不到合适的比喻了.那个叫小童的孩子就这么听着,居然没有反驳和插嘴.林雨彤感到不可思义.那里有这样教孩子的,世界上再苯的父亲也不会这么教育孩子啊.她再也忍不住了,回头看着刚才说话的男子.那个男子显然意识到了林雨彤的目光.他抬起了头也朝林雨彤看了过来.


这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虽然满脸的旅途疲惫的神色,但是却演示不住他那英姿勃勃的神气.一双眼睛十分的有神.林雨彤的心忽然咚咚的跳的十分厉害.那个男人略带歉意的对林雨彤友好的笑笑.林雨彤赶紧把目光移向他身边的孩子.那男孩子大约五六岁.小手紧紧抓着男人的手,仰着头.睁着一双大眼睛.似乎还在等待男人的讲解.可是那目光......林雨彤的心紧缩了一下.那孩子是个盲童.林雨彤忽然明白了,她为自己的卤莽而感到不安.


"对不起,我不知道."林雨彤低声的道着歉.


"没关系,"男人宽和的笑着."是我不好,我解释的实在是太糟糕了."


林雨彤弯下腰,拉住小男孩的手轻声说:"你叫小童是吗?和阿姨一起看升旗好吗?"


"好."男孩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了林雨彤的手."小童,那黄色啊,就是太阳光的颜色啊,和我们脚下的土地一个颜色啊."林雨彤代替那男子解释着.那个男子感激的朝林雨彤笑笑.


天终于快亮了。升旗的时间也快到了。人生真是不可思议啊.几分钟前,林雨彤还在为那过去的感情而伤神,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在回想了.


人们都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新的一天.....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