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大,不在于大楼,而在于大师。


当代美术大师吴冠中在谈到中国当前的美术教育时如是说。


所谓大学在当今只是一个大楼非常集中,一群年龄比较大一点人在带着一群年龄比较小一点的人玩耍。上课讲完就算、下课基本不见、考试抄完就过、四年基本没有什么关键性的思想转变。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而今呢?扩招之后的大学分明就是一个集贸市场,往往是一个老师对应上百个学生,往往是一个学期结束了老师们认不了几个学生,学生们甚至没有和老师说上一句话。这样的大学教育还谈得上什么言传身教?还谈得上什么……


日子过得很混乱,两年的生活总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大学就被这样混乱的日子给掩盖了过去。曾经相交的好友打电话说他的苦楚,说对我们的羡慕。我只是苦苦一笑,其实我们不也是在浪费生命吗?我们就连什么是大学这个最基本的概念都不记得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谈论大学?


曾经固执的以为大学就是大师云集的地方,所以固执的选择了大学。而失落失望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些在这样的学校里都是虚妄,纵有大师又哪轮到你来景仰?所有的一切还不都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取?


真正的大师,他们会在一堂课里让你领会到大学的真谛,他们会让你对求知充满渴望。而现在呢?老师们流水帐一样灌输着课本上的一些大家都可以看得懂的东西,只是在单纯的上课、上课……缺的是什么?缺的是心与心的交流、缺的是一种指引……人都说:大学里的老师只能教会你30%的知识,而另外的70%要靠你自己去争取。可是现在的老师们给你的却是近乎100%的“东西”。而真正的大师会只在有限的时间里激发出你的欲望,让你自己去读书。当然他们不是什么好言相劝,而是凭着一种精神的感召,一种自己精神的约束,正因为他们是大师,他们在自我表现上才处处显得不同,而学生们需要的正是这种不出声的教育。


大学之大,还在于一种激昂的理念。这种理念不是高举旗帜迎接评估就可以打造出来的,也不是通过靠点名、禁止逃课约束出来的,而是靠领导者、教育者、学习者共同营造出来的。领导要有大学的风范,要有当年蔡公兼容并包的思想,不流俗、不物质、不虚妄;教育者要有大师之风范,要有“欲栽大木柱长天”的高风亮节,要有淡泊名利之心;学习者要怀有济世之心,学而不俗,为读书而学习。此大学方为真大学。


什么是大学?心如明镜着有之,却无人能改当今之中国大学之风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