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郎 第三卷 身不由己 三十八、性感需要勇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全凤军回来了,让他姐姐去洗澡,他姐姐说,洗澡慌慌什么,成夜都有热水,我在这里住过好几回了。全凤军说,咱妈叫你有事,你赶快去吧。

全凤军喝的有点多了,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高兴,还要喝,韩刚酒量不错,就陪他喝。不喝不行啊,有非常重大的事情求人家呢,白吃白喝,还能不喝吗?

一边喝一边谈工作,全凤军说,我在派出所工作,管户籍,我初中毕业就参加工作了,入党了,进修了大专,马上就提副指导员。韩刚说,我刚刚毕业,没有工作,现在找工作太难了。全凤军说,我知道。有我舅舅,找工作太容易了,你学历高,不出3年,很快就能提起来。韩刚愤愤地说,我本来什么都安排好了,都上班了,结果又被人挤掉了,太黑了,中国没法治了。全凤军说,挤谁?挤他们,挤咱,门都没有。今天,你只要答应了这门亲事,以后所有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姐姐在高薪技术开放区信息技术部当副主任,一个月5000多块工资,比我的工资还高呢,刚上班就分了三室两卫一厅的大房子。是俺舅舅给安排的,俺舅最疼俺姐姐。酒牌市咱说了算,你一万个放心。你看我姐姐怎么样?

韩刚说,挺好啊。

全凤军说,那你同意了?

韩刚一愣,眨巴眼,点着了烟,没说话。

很显然,这是赶鸭子上架了。韩刚很聪明,早就预感到了,姚洁一再交代他,不要谈两个人的关系,庞大海问他有没有女朋友,都预示着什么?今天又来了老的少的,肯定有事。在这种场合,他能不答应吗?如果不答应的话,那很简单,所有的一切希望都没有了。答应了又后悔怎么办?过去了今天,再商量啊,再说啊。所以,他只有答应。

你不同意?全凤军追问。

还要跟家里商量商量,韩刚说。

全凤军说,跟家里商量什么,主意全靠自己拿,家里人懂什么。我姐姐的人才那是数得着的,在我们那里是最漂亮的,在城里也不差。在城里,我就没看见几个比我姐姐更漂亮的。先说你,你同意不同意?

韩刚说,我,我倒没什么意见。

全凤军说,这不就完了吗,我姐姐哪一点配不上你?要模样有模样,要工作有工作,要关系有关系,你打着灯笼找,都没地方找去。

韩刚说,是是是,你姐姐的确很漂亮,温温柔柔的,我就喜欢这样的。

全凤军说,这不就完了吗,来咱弟兄俩握握手。

两人握了手,全凤军说,来姐夫,咱俩干一个。

两人就干一个。

全凤军说,来,姐夫,咱俩再干一个。

于是又干一个。

全凤军说,姐夫海量啊,比我能喝多了。

韩刚说,哪里哪里,我真不行。

全凤军说,姐夫,你谦虚,谦虚。

全凤军一口一个姐夫地叫着,全然就是一家人了,以后如果真是这样,感觉也是很不错的。既然这样,那就喝吧,韩刚近乎要醉倒了。

看看不早了,全凤军把韩刚送进房间,回去了。

韩刚躺在床上,呼呼地向外喷着满口的酒气,说是这样可以排出酒精量的25%,心里感到很踏实,工作看来是没问题了,有了工作,有了饭碗,有了可以期待的光辉前程,哪一个不欢喜,不踏实呢?

不一会,全凤慧来了,一腚蹲到韩刚身边,把身子向前探着,你答应了?她问。

韩刚脑子并不糊涂,这么重大的事,哪能说答应就答应,他说,这事太急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要和家里商量商量再说。

全凤慧说,你不答应?

韩刚说,我没说不答应。

全凤慧说,那你答应了?

韩刚说,让我考虑考虑好不好?

全凤慧说,你考虑什么?

韩刚说,我考虑考虑咱俩的事。

全凤慧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韩刚说,我这不在考虑吗?

全凤慧说,你考虑什么?

韩刚说,我考虑答应不答应你?

全凤慧说,你答应不答应?

韩刚说,我要是不答应呢?

全凤慧说,那你不是白吃白喝,要你来干什么?

韩刚说,没没白吃白喝,我有钱。

全凤慧说,你掏出来我看看?

韩刚掏出钱来说,你看看吧,都在这里。

全凤慧说,这么多钱呀。

韩刚说,多什么,才二百块钱。

全凤慧说,不少啊,买卫生纸能买好多呢。

韩刚说,你太聪明了,我知道你比我钱多。我家里经济很困难,我父母都是农民,根本就没钱。

全凤慧说,我妈妈给我攒了很多钱,让我结婚,还说给我买汽车,你只要答应了,都是你的。

韩刚问,攒了多少钱?

全凤慧说,不能告诉你。

韩刚说,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全凤慧说,你不答应,不能告诉你。

韩刚苦笑了一下说,我答应你,你说吧。

全凤慧扑上去,抱住韩刚,锤打着说,太好了,太好了,高兴死我了。

这时,韩刚的手机响了,来了一条信息。

韩刚看信息,全凤慧说,谁来的信息?我看看。

韩刚说,我一个同学发来的。

信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是姚洁发来的。此时的姚洁,正躺在庞大海的怀里。

看了之后,全凤慧说,我洗个澡。

说着,全凤慧就脱衣裳,韩刚说,你到你那房间里去洗。全凤慧说,在哪里都一样。韩刚说,那我出去吧。全凤慧说,不用,咱又不是外人,你也洗一个吧。韩刚说,你先洗吧。全凤慧说,咱俩一块洗吧。韩刚说,哪能啊,咱又没结婚。全凤慧说,你愿意,我愿意,我要和你睡觉。――这话阿Q说过的。

韩刚忽地坐起来说,还没结婚,怎么能睡觉呢?让你家里人知道了,那还了得?

全凤慧说,你还那么多封建思想。我的思想很先进,很开放。

韩刚说,那也不行,你自己洗吧。

韩刚躺在床上,拉上被子,转过脸去,蒙上头,准备睡觉,酒喝多了,澡也不想洗了,这一天,弄得神经太紧张了,全凤慧爱怎样就怎样好了。

韩刚迷迷糊糊当真睡着了,突然听见有人喊:老公,老公。韩刚一个愣怔,睁开了眼,就见全凤慧赤条条站在床前。

韩刚不敢看,但毕竟是看到了,全凤慧圆溜溜的,胖乎乎的,乳房坚挺着,皮肤也很白,很是性感。

不等韩刚做出反应,全凤慧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性感需要勇气,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全凤慧做到了,尽管她有点弱智,半吊。

全凤慧是很完整规矩的处女,保持到二十六岁,很不容易,那么积极主动地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韩刚,一个陌生人,人家也是大家闺秀啊。韩刚已经好久没有和姚洁在一起了,他的精气是那样的旺盛,他能控制得住巨大的冲动吗?拒绝了对自己有好处吗?

拒绝了,什么都没有了,很简单的。不拒绝呢?虽然不能说什么都有,损失却是很少的,也就是对全凤慧缺乏长期的了解,满意不满意的问题。对姚洁倒是了解,真了解了吗?了解多少呢?人就在你面前,让你看,让你办,你了解就是了。去他妈的,先办了再说,反正是她同意的。韩刚也是有英雄气的,心里这么说着,那家伙其实早就坚挺了,年青人吗,稍微一点引诱,就起阳了,于是乎就当真地把全凤慧办了。

有人说,男人都是射手座,上半身是人而下半身是兽,所以他们表现出来的样子时而像人时而像兽。对韩刚来说只有做一回兽,前途才会一片光明。很合算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