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国论-富国篇

第一章 金融战争与美元霸权(19)

主编 谭智元


【新闻档案】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对日元快速升值提出警告


日本首相福田康夫(yasuo fukuda)2007年11月13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警告称,日元升值的速度"过快","投机行为需要进行控制"。投机者需要"当心"。


日元兑美元汇率在昨夜(2007年11月12日)交易中升至1美元兑109.13日元的18个月高点。福田康夫表示:"短期来看,日元的升值肯定是个问题。汇率方面的任何急剧变化都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


福田康夫几乎要发出日本政府干预外汇市场的威胁,他表示:"投机活动要有所收敛。我要说的是:‘当心一些,这样才不会出现(干预行动)。"


福田康夫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称,日本不会反对日元稳步升值。"从长期角度出发,日元升值应该不会遭到抵制,但我强调的是长期。"


2008年3月3日,东京外汇市场日元对美元汇率再次大幅上扬,已连续4个交易日急升,上午一度升至1美元兑102日元,成为2005年1月下旬以来的最高值。


【竹卿点评】美国人玩美元贬值的金融游戏,有一个基本的规律:让他国货币"先升值,再贬值"的过程,也就是美元"先贬值,再升值"的过程,最终是美元依然坚挺如昔,美元全球霸权的地位也会越来越稳固。以往在美国人玩美元贬值这个金融游戏中,对其他国家的经济所产生的破坏性、严重性及其杀伤力,估计这个世界没有谁能够比日本人有更深刻的印象。作为日本这段痛苦历史的亲身经历者和时间的见证者,日本这位新首相福田康夫心中也是清醒如明镜的。


福田康夫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称:日元升值的速度"过快","投机行为需要进行控制"。投机者需要"当心",说明福田康夫这位日本新首相对于美国这个"天然盟友",为了美国自身的利益随时牺牲日本这个"天然盟友"的国家利益,从骨子里是有着深刻体会。对于美国玩美元贬值的金融游戏,至今仍心有余怵,所以时刻地睁大眼睛警惕着美国,害怕日本的国家利益又一次不幸的成为美国口中的猎物。


当年的广场协议,人们心中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那就是广场协议=日元升值,美国人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目标仅仅是锁定在日元身上的。但是有一个事实,人们好像没有意识它的存在,或选择性的忽略它的存在:其实,那时世界主要货币,对美元升值的,不仅仅只有日元。


1988年(与1985年相比),美元兑其它世界主要货币,升值幅度分别为:德国马克70.5%,法国法郎50.8%,意大利里拉46.7%,英国英镑37.2%,加拿大元近11%。只不过,相对于其它的世界主要货币,日元升值幅度最大(达86.1%)。也就是说:当年美元对所有世界主要货币都大幅度贬值了。


可是,当年美国发起的这一场金融战争,打击的对象仅仅是日本这个国家,而"失去的10年"也仅仅发生在日本身上,同样的事情,却没有发生在德国身上,(德国,和日本一样是二战的战败国,也是美国全球经济霸权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也没有发生在法国、英国这些盟友身上。那么,为什么当年美国的猎物仅仅是锁定在日本身上,而不是其他国家呢?这当中又有什么值得人们深思的深层原因呢?


时间悄然不安地进入21世纪,85年至今,转眼又是20多年过去了。从2005年开始,美国又一次在全球大国面前玩起了娴熟的美元大贬值的金融游戏,短短的3年间,世界货币们对美元汇率无不惊心动魄:欧元升值了,日元升值了,英镑升值了,卢布升值了,人民币升值了,澳元升值了......人们不禁要问:新的经济战争又将开始了?如果美国要挽救风雨飘摇中的经济大厦,这次它要锁定的猎物又将会是谁?中国?日本?欧元区国家?英国?还是印度、俄罗斯?或是东南亚国家?


人们要做出清楚正确的判断,冷静清醒的分析是必须的。浅显的道理往往蕴藏在特定的观察角度中,也许这种分析不是建立在全面的观察之上,说明的道理也不一定是全部正确的。但是,对我们思考和解决问题,将是有益的。下面,就让我们从日本自身的战略角色和经济行为,去谈一谈为什么日本会如此不幸的成为美国的猎物。


一、日本自身致命的软肋


有人说,广场协议给人最大的教训,就是一个国家任何时候都不能与别国签订类似于广场协议的那种让国家利益受损的协定。


日本为什么被迫签署《广场协议》?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日本,日本人一向自视甚高,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世界大国",并以此为依据,自视为亚洲的领袖国家。在前苏联解体后的90年代初,日本更是提出了"美、日、欧"三足鼎立的设想,依托亚洲,以日本为头,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国家为腹,中国为尾的雁形发展模式,企图确立其"世界大国"的地位,与美欧争雄于世界。


但是,日本自身有着与其远大抱负极不相称的致命的弱点,日本人从来没有清楚的认识,更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苦涩的事实:日本仅仅是一个经济上强国,但是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美国驻军,政治渗透, 连宪法都是美国人帮它度身定做的,它甚至连"大国"都不是,只是一个被美国淹没了自己声音的侏儒小国。


对于世界其它大国而言,日本更象是被去了势的太监国家。一个从军事,政治,经济,外交都被美国完全控制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有什么资格要成为"世界大国"?一个连自身国家命脉都不能自主掌握的国家,那些有着长远战略眼光的大国政治家们,又凭什么相信它有能力成为"亚洲的领袖国家"?除了政治上极端短视的日本人外,地球上是没有人能相信这一点的。 所以当年日本在全世界到处推销美、日、欧"三足鼎立"时,受尽了美、欧、东南亚这些国家领导人极度的冷遇,真是讨了一鼻子灰的。


当初美国玩广场协议,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和利益纠合,以其全球外交操控力、全球经济影响力、全球军事控制力为实力后盾,拉拢七国集团中的其它几国,全面逼迫日本签字, 最终以"行政手段"迫使日元升值。日本当时手头有充足的美元外汇储备, 如果日本央行干预, 日元升不了值。 (广场协议的一个中心思想就是日本央行不得"过度"干预外汇市场。)这就是一个国家实力强弱的表现,一个被美国完全控制军事,政治,经济,外交的日本想不签广场协议都不可能!


日本,在美国眼里根本不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表面上,美国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民主和文明的表率",当年逼日本签署广场协议,当然不能说:"我全面控制了你,你不签也得签"。而是换个方法:你这方面不达标,那方面市场不开放,不符合自由市场经济原则,啊,我们4个都同意这个新方案,按照民主原则,少数服从多数,你也要同意。这是台面上的话,还有台面下的话,私底下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和日本掌权的政客们握手见面:你的xx丑闻已经被cia掌握,啊,该怎么做你清楚了吧。诸如此类很多见不得光的手段。所以,美国对日本控制之深,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一些日本作家重新反省当初签订广场协议,把日本政客在明知道结局的情况下葬送日本国家利益的事情,说成"当初没有考虑周全",称为"金融战败"。这点小伎俩,其实不是在替日本反省,而是在替日本政客脱罪,也就只配骗骗日本国民。


对于日本来说,真相往往是增加人的痛苦的。一颗被美国深刻控制着棋子,一个至今不可能有自主命运的国家,这就是现代日本的悲剧和宿命。日本的存在,仅仅是美国称霸世界的工具,并且是随时要为美国的国家利益牺牲的工具,在日美之间的经济战争远未开始之前,早就注定了日本悲剧式的失败的命运。这也就是广场协议为什么会发生在日本身上的根本原因。


二、日本吸血式的外贸政策


从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开始,日本实行的是吸血式的外贸政策---以外贸出口的增长换来日本经济飞速增长。那时从钢铁、电机、汽车、造船、纺织品等各个领域,出口都在巨额的增长,对于任何与日本贸易的国家,都是贸易逆差,日本一方是利益既得者,其它西方国家一方是利益受损者。1981至1985年,日本经常收支项目的顺差约为1200亿美元。1984年,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占比高达50%。1985年,日本由于历年出口的巨大增长,一举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债权国。


在美国和西方七国其它3大国的眼中,日本的行为是罪不可恕的。日本经济增长是建立在美国和西方各国的痛苦之上的。没有任何一个西方国家与日本的贸易中受益。这就意味着当时损害日本的利益=西方国家的利益。结果,大家就看到了,在西方各国共同利益的驱使下,美国成功地拉拢了西方7国中的其它几国,名正言顺地逼迫日本签下广场协议,并顺便向全世界显示一下美国全球霸主的威严和领袖能力,何乐而不为?以日本的一国之力对抗4大国,日本独木难支,实力对比悬殊,又没有任何国家出面支持或帮助,日本又焉能不败?这一点,日本的做法就相当愚蠢。


观察和分析美国的经济行为,有一个共通的地方,那就是美国的目标都是精心选择的结果。从日本的广场协议,到亚洲的金融危机,或是事态的发展美国有把握可以控制的,或是那些国家本身实力极弱小远不是同美国一等次的。总之,美国从来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从成功率高低到有可能遇到的风险程度的大小,美国都一定会事先精确计算,并且始终小心谨慎,计算过赢面大了才会最终动手。吃亏的事情,或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以美国人的性格,是绝对不敢冒险的。从这一点出发,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将要发动的新的金融战争,必将仍是那些美国可控制的国家或实力相对极弱小的国家。这也是为什么日本的这位新首相福田康夫最近对日元快速升值持警惕和极度不安的态度,并发出危险警告信号的深层原因。


国家间博弈,任何一次较量都是生死攸关的。金融博弈是中美全球战略较量中的一个重要战场。中国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和美国的全面竞争,必然会出现更多的利益冲突和外交冲突,对于中国而言,面对美国金融战争打击的风险是存在的。但是,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中国不会是美国的第一目标国。这是因为:


1、中国经济具有极强的独立性。这个独立性并非来源于经济结构,而是来源于独立的政治结构!和独立的军事力量!而日本缺乏的,恰恰就是独立的政治结构和军事力量!美国除非是选择偷袭式的进攻模式,才有可能有意外的成功。否则,以中国的力量即使是被动的防守,美国要想轻易得手也是很艰难的。巨大的风险和损失+不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收益+胜败的不确定性,"杀人一万自损三千",这种在战略上得不偿失的可怕后果,其后果的严重性和悲惨性,只怕连美国也无法承受得起,必定迫使美国的决策层做出任何决策之前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2、中国全方位式的外贸政策。现在,中国加大贸易的力度,开展了全方位的外贸新格局,不论是和美国还是和其它国家。这种外贸政策,一来有利于中国经济吸引外资,二来和美国打成一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让美国祭起经济武器时不能为所欲为而有所顾忌。而中国的外贸政策,其妙处就于中国唯独对美国贸易大额顺差,对其它国家大部分是逆差和小顺差,并且互补性极强。也就是说,除了美国之外,其他国家或多或少受益于人民币币值稳定,或者是直接受益于中国经济的增长。


这说明中国是认真吸取了当年日本的深刻教训,避免了吸血式的外贸政策的破坏性,使各国的经济利益出现严重的分岐,也使美国难以组织起利益联盟共同反对中国。这样中国在应付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时就处在相当有利的位置,只需要面对美国一家的压力,从而避免了中国孤身独战群雄的局面。当美国试图拉拢欧盟、东盟一起施压人民币升值时,欧盟、东盟这些国家由于自身利益的不同考虑,对人民币升值并不敏感,结果是应者寥寥。美国没有帮凶,而选择自己单干的话,成功的可能性低。这种情况下,美国资本利益集团就很不好操作,因而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中国的金融安全。


《易经》之否卦九五爻辞说:"其亡,其亡,系于苞桑"。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危险是自认为安全造成的,灭亡是自以为保存长久造成的,社会动荡不安是自以为政治清平造成的。时刻担心"将亡","将亡",国家的安全就会象系于桑树上一样牢靠。


美国资本利益集团吸血的劣根性,决定了美国资本家的本性永远是一只凶残的狼,是不会轻易放弃任何出现在眼中的猎物的。中国金融体制自身存在的隐忧,一旦出现更大的裂隙,在美国资本利益集团眼中就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所以,中国的金融安全并非高枕无忧,也没有远离危险,更不能掉以轻心。中国必须进一步完善自身的金融机制,掌握国内股市、楼市的"主控权",对股市、楼市有可能出现的泡沫,要提早干预,打预防针,适度调控,这样才能真正让美国资本利益集团无机可乘!


未完待续,敬请留意下篇的文章:金融战争与美元霸权(20)


金融战争与美元霸权一文,著作权归谭智元所有,仅供网友免费阅读,如有转载,请在文章中注明作者名字。未经本人同意,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用、出版本人作品。本人保留对擅自使用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附记: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写了6年,马克思的《资 本论》写了40年。而凯恩斯的经济学理论和新自由主义学说,己经面临现代社会经济的挑战,需要有新的理论的诞生。智元构思一书,书名是国安论,分富国篇、强国篇、安国篇三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一直迟疑而不肯落笔。智元只为一普通人,才识韬略,并无过人之处,学识浅薄如井底之蛙,对经济学仅涉皮毛未能深入接触。能成功否?所需时间多少?此为天数,智元心中并无定算。


牛顿说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众多前人不完美的启发和不完美的思路最终会有一个人(一个群体)结出最完美的果实。 这也是我今天终于动笔的原因吧。我希望在此抛砖引玉,能使我们其中的一个人,受这样的不完美思路的启发,而最终结出的现代经济学上最完美的果实,那就是中国未来之福!


谭智元:中美全球博弈,任何一次较量都是生死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