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缘去缘如水,凤凰人生播报从这里放声......凤凰博报 >

强中之弱-解析美军最致命的弱点!

美国军队可以说当今世界上为强大的军队,还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军队能够与之抗衡,美军的战斗力是强大的,但这种战斗力的强大与我军是皆然不同的,我军依靠的是士兵良好的个人素质与武器的完美结合,而美军则并不是依靠士兵本身,而是依靠美国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先进的战争手段来达成的,纵观这几年美军的军事行动,一是美军士兵过分依赖于空军的协同作战,失去空中支援则一无是处;二是美军士兵的美军条令使之战斗技能低下;三是美军士兵的“生命价值观”,使美士兵“爱命”; 四是美军士兵的个人道德操守低下;五是美军士兵过分依赖高科技装备.

美军士兵过分依赖空军的协同作战,这是有目共睹的,我看过很多美国拍摄的关于越战的影片,在这些影片中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当一队美军士兵被包围或者是被对方的强大火力压制时,美军就会呼叫空军的支援,来取得人员的安全和战斗的胜利,而若失去了空中的支援,则美军就会无所事从,喊爹骂娘,往往就是付出重大伤亡,要不就是全军覆没,要不就是被俘虏,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残酷越战”,在现代战争中,特别是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中,美军士兵动不动就会呼叫空军的支援,采取空中打击,来摧毁对方的工事。我不否认这种协同作战的好处,它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最低的人员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这也是现代战争中的最基本的要求但这也造成了美军严重的依赖心理,当失去空中支援或是没有支援时,美军士兵往往就会付出重大损失,虽然美国拥有卓越的空中打击能力,但明智的对手会采取措施阻止美军实现这种能力。美军虽然可以依仗其优势的空中力量控制敌人的领空,但在与美军作战时敌人仍具有以下三个方面的优势:第一,美军空中压制力量的不足延缓了进攻的整体速度,从而使敌人获得积聚力量、重新组织防空的喘息之机;第二,美军长时间滞留在受到一体化防空系统防护的敌方领空是不安全的,因为美军无力使敌人的雷达长期处于被压制和丧失战斗力的状态,况且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空军的危险。这种协同作战,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陆军的攻击力量,往往就是美军呼叫后,躲在工事中等待已方的空中打击结束,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陆军的攻击速度,

众所周知,美军士兵的命是最值钱的,所以美军士兵爱命、惜命(主要是美军士兵的阵亡认同过程非常复杂),“零伤亡”也就成了美军的首创,但就是这种“零伤亡”成了包袱。美军如要发动闪电战,就不会进行长时间的空袭准备,而没有长时间的空袭准备美军很有可能会出现较大伤亡,美国政府承受不起伤亡,一但开战如果伤亡过大美国民众的反战情绪势必会空前高涨。害怕伤亡,限制了战斗力的充分发挥。攻战斗中,不敢大胆地实施机动,美军由于害怕伤亡,常常是每当遭到守军的猛烈攻击(有时还不一定是猛烈的攻击)时,都要停下来,召唤炮兵或航空兵实施远距离火力打击。遇到一般性障碍,如雷场等,并不是利用就便器材和现有装备设法实施快速破障,而是远离障碍停步不前,直等到工兵或破障分队开辟通路之后才敢继续前进。因而明显降低了进攻速度,严重减弱了进攻锐势。防御战斗中,常常丧失近距离歼敌的有利时机。美军为了减少伤亡,极力避免让对方逼近自己。从美军角度看,这可能是因为距离越近,美军的火力优势会越小。在战斗阵地防御中,美军常常是每当攻方前进至距战斗阵地200~400米时,即后撤至下一道防御阵地。把消灭敌人的任务主要交给野战炮兵和反冲击部队。

美军士兵的个人道德素质也不敢让人恭唯,以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表现来看,说实在的有些事干的,不比当年日本鬼子在中国干的事差,而且与当年的日本鬼子兵一样,不是一个人而是普遍存在的,就像美军在伊拉克的虐囚现象、滥杀现象、强奸现象,最野蛮的还有先奸再灭门的惨事,驻伊美军一等兵科里·克拉格特说在驻伊美军士兵中间,或明或暗地存在一种“杀人竞赛”。这让人想到日寇当年侵华战争期间上演疯狂血腥的杀人竞赛“百人斩”。2006年6月1日驻伊美军将接受为期30天的“战场道德标准培训”,内容将突出“职业军事价值观以及在战斗中遵守纪律的重要性”。驻伊美军二号人物彼得·基亚雷利中将在一份声明中说:“作为军人,我们需要花时间思考将我们与敌人区别开来的价值观。这样做非常重要。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不要让小部分人的行为玷污大多数人的优秀表现。” 驻伊联军发言人考德威尔在巴格达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说,培训目标是重温抵达伊拉克前接受的教育,强调在战场中的价值观、道德、纪律、职业操守,明确作为伊拉克政府的客人需要遵守的各种标准。考德威尔说,联军不会允许任何不道德的或者犯罪行为,将调查一切相关的指控。可见美军上层,也感到了美军士兵的道德败坏而采取了亡羊补牢的措施,就因为美军士兵的战场道德低下,从解放伊拉克的英雄变成了伊拉克人民的敌人,使美军成了众矢之的,对美军士兵的袭击也从未间断过,也加重了美军在伊拉克的伤亡。

美军士兵的射击姿势在战争中也有不可取之处,他们不同于我军的趴卧式射击方法,我们见到最多的是美军手持M16步枪以半蹲式的姿势举枪射击,就这种射击的姿势不用说其大半部上身暴露在对方的眼前那就是一个耙子,据说这种姿势唯一的优点是出枪快,另外按照美军的战斗条例在冲击过程中,下车地点离目标太近。美军条令要求,机械化步兵要尽可能在坦克引导下乘车实施冲击。但是、美军在战斗中,为了避免伤亡,常常是坦克一直冲击到距离守方堑壕线10米,步战车冲击到距离堑壕线15米处才下车;有时甚至冲过目标点以后才下车。在这样的距离上,坦克由于射击死角为10.8米,车载武器难以发挥作用;步战车也只能用轻武器进行战斗,其火力优势会明显减弱。届时,如果熟悉地形、依托阵地的守军能够充分利用反装甲武器和其它各种歼敌手段,在敌人冲击的过程中,从极为有效的近距离上实施猛烈的攻击,无论是坦克还是装甲战斗车辆,都难逃被击毁的命运。乘车冲击的步兵也可能等不到抵达下车地点就已经车毁人亡了。

还有一点就是美军现在机械化配置并不是十分的合理,我查阅了相关的资料,拿美军机步排来说,全排编制35人,配4辆步战车。作战时,全排将兵力区分为乘车和徒步两个分队。即每车留有由3人组成的乘车分队(负责向徒步分队提供火力支援)和其余人员组成的徒步分队(负责遂行地面战斗任务)。实际上,能够下车战斗的人员只有23人(其中包括卫生兵和前方观察员),占全排总人数的近66%。依此计算,如果每个连战斗队内编有2~3个机步排和2~1个坦克排,那么,可以下车徒步战斗的人员也只有46~69人。由此可见,1个步坦均衡的,即由2个坦克连和2个机步连编成的营特遣队(每个坦克连编制员额按63人;机步连接109人;营部连接300人计算),总兵力为644人。若按机步连辖3个排计算,两个机步连的徒步步兵人数为138人,也就是说,即使是1个营特遣队,能够下车徒步战斗的人员也只有138人,占全营总兵力的21%。如果营特遣队的进攻正面按4公里、防御正面按6公里计算,每公里正面上的徒步步兵兵力密度分别只有:进攻38人;防御23人。另外,战斗中,步兵肯定会比任何其他兵种都更易遭受伤亡。如此少的步兵兵力,若再遭受一定的伤亡,就更难完成预定的战斗任务。如在防御战斗中,这些问题还不算怎么突出,若是在进攻战斗中,问题就大了。试想在进攻中,部队要在敌火下边破障边冲击,肯定会遭受重大的伤亡。等到要攻占敌人阵地、要肃清堑壕或地堡内的守敌时,步兵可能就所剩无几了。进攻战斗中,如果真的没有足够的兵力去占领和巩固阵地,那么,整个战斗行动就可能会前功尽弃。

再有就是美军士兵现在过分的依赖于高技术装备,而忽略了常规武器的运用,现在的美军完全是高科技打造的新型军队,其军事卫星侦察技术、电子战技术、信息战技术在当今世界各国军队中没有能与之抗衡的,这些高科技装备的应用使美军在战场侦察、实时战场情况分析中始终走在战争的前面,但这些给美军带来甜头的同时也让美军产生了过分依赖的心理,而忽略了在战场上士兵各人的战斗技能和临场应变能力的发挥,在伊拉克战争中就发生过美军战机向友军的车队发射导弹赞成严重人员伤亡的惨剧。而在没有高科技参加的伊拉克巷战中美军吃足了苦头,遭受了重大的伤亡,美军现在动则必须谈到精确打击,精确定位。依靠GPS。但是美军考虑过如果没有GPS呢?现在美军的制导武器都装上了GPS的定位装置,士兵也随身携带,到处都是。美军对GPS的依赖太重了,如果GPS没有了呢?任何一个可以发射卫星的国家基本都具备打掉卫星的能力。一旦美军失去了卫星,可以说完全是灾难性的。中国的导弹是可以靠地球物理特征定位,美国现在把研发力量基本都用于卫星上,但是卫星太脆弱,这是美军的死穴。这次的美军总攻费卢杰,搞得象打电子游戏,什么探路眼、手提都带上了。电子产品就有被干扰的可能,但是伊拉克没有。这次费卢杰打下来,估计一个美军的每个班在巷战的时候都要配备这些装备,但是如果离开这些电子产品的美军还能打仗吗?就美军的战术来看也是因为过分相信自己的武器和装备,常是直来直去,在伊拉克都多次遭到伏击,且连袭击者在何方都探询不到。以前的联系是无线电,现在基本通过卫星,也还是老话题,搞掉了卫星,连美军的联系都要中断。美军的训练以及演习都采用了电脑,而且固执地认为电脑的兵棋推演是准确,真实的。并不断开发类似游戏的训练产品。人才是真正的战场的主宰,人的思维是现阶段的计算机根本无法模仿的。过于依赖电子产品的美军,最终会败于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