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吻我吧》 下部 第二十八章

diyulantian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size][/URL] 整整一年下来,我和江小琴把生小孩的事讨论了一年。我妈就等了一年,做了一年的梦,叹了一年的气。那一年里,我觉得江小琴是个难缠的角色。 到冬天的时候,我站在窗子边,自言自语的说,我是怎么和江小琴结婚的?结婚以后,怎么成了这样啊!到底是谁的责任啊?江小琴说,当然是你妈的责任,我不相信她的鬼话。难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


整整一年下来,我和江小琴把生小孩的事讨论了一年。我妈就等了一年,做了一年的梦,叹了一年的气。那一年里,我觉得江小琴是个难缠的角色。

到冬天的时候,我站在窗子边,自言自语的说,我是怎么和江小琴结婚的?结婚以后,怎么成了这样啊!到底是谁的责任啊?江小琴说,当然是你妈的责任,我不相信她的鬼话。难道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那会,我一直都在思考有关爱情和坟墓的问题,

有次在路上碰到了李珊,当时,她挺着肚子,我很惊讶。在我看来,她可能又被哪个男人不负责任的把肚子弄大了。可我错了,她幸福的说,我快要做母亲了!于是,我就问她关于爱情与坟墓的问题。她说,不知道!她只想着爱情,从来就不去想坟墓的问题。我觉得豁然开朗,同时又觉得更加的糊涂。

那晚上,马小花跑到我妈家里,等我回来,有事找我。于是就和她出去,在一间咖啡厅坐下的时候,她认真的说,我给你生小孩吧!我以为她开玩笑,可她很认真的又说了一遍,我就有点傻了。

“别说胡话!”我拍拍她的肩膀。

“我是认真的!认真的!”眼泪随之流了出来。

“别傻了!”

“江小琴根本就不是个女人,哪有不给人生小孩的女人啊!你看你妈多痛苦啊!”对于马小花的这些话,我无言以对。

“你和她离婚吧!好吗?她不适合你!你看你过的多辛苦啊!人都瘦了好几圈了!你妈心疼!难道我就不心疼吗?”其实在她说出这些话后,我真想抱着她,但是我发现自己不能那样做。我已经没有资格这样了。在我到现在所走过的人生,马小花给了我很多刻骨铭心的场面,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那是我人生最美丽的风景。

酒吧门前的接吻;长沙宾馆的眼泪与哭声;站在她故乡山顶时,她的呐喊,她的眼泪。这些一直在我心里激荡着,马小花说她在我的人生里是一部彻底的悲剧。

袁丽的出现是在一个晚上,我和江小琴在房子里看电视。刘明带着袁丽进来时,我没认出来。当时,袁丽激动的往我身上扑过来,因为我没认清楚是谁.所以我就往一旁闪开了,她扑了个空,扑倒在江小琴的身上,江小琴正躺在沙发里看电视。

“嫂子!不好意思!大刀!”她生气我躲开,让她扑了个空,当时,她穿着一身军装,非常精神,并且非常漂亮。

“我哪知道是你呀!还以为是人民警察呢!我能不闪吗?” 那会,江小琴不认得袁丽,我只是偶尔跟她提起过,我和刘明与袁丽关系的密切出乎她的意料。

“这是你嫂子!江小琴!”我把江小琴拉站在身边。

“嫂子!你可真漂亮!大刀可真好福气啊!”袁丽围着江小琴转了一圈,夸了一圈。可江小琴并不高兴,绷着脸,不说话。这让我觉得气氛很尴尬,最后决定到大排挡去吃点东西。穿衣服准备出门时,江小琴坐在沙发上不动。我对她使眼色,她就把头转到一边,不知道她又怎么了。

“嫂子!一起去吧!”袁丽笑着拉江小琴的手,我把一条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一伙人出门进了大排挡。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我说一声!好列对欢迎啊!”坐定后,我问袁丽。

“这么漂亮的嫂子!你过得那么幸福,早把我忘了吧!”袁丽看了一眼江小琴。

“哪能啊?忘谁那也不敢忘你啊!”

“结婚都不跟我说一声,连喜糖都没吃到!太不够朋友了。”她假装生气。

菜上桌的时候,江小琴推说不舒服,要回去。我没送她,她就一个人回去了。吃完东西,我们进了一家歌厅唱歌,直到晚上一点钟才进门。江小琴没有睡觉,瞪眼看我,我没理她。

“怎么就回来了呀?老情人不叙旧吗?”

“说话干净点啊!什么情人啊?”我也很恼火.

“还不脸红!马小花那个骚货是怎么回事啊?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一边嗑瓜子一边说。

“江小琴!我警告你!别侮辱人啊!”

“就侮辱她了,怎么了?生气了呀?哎呀!还心疼了呀?”

“不可理喻!”我把头蒙在被子里,不理她,随她怎么说去。她把被子掀开。

“别想睡!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你背上马小花三个字怎么回事啊?你说清楚!”江小琴痛恨我背上刻着马小花三个字,无论我怎么解释!她都不能原谅马小花把名字刻在我的背上.

“你还真的没完啊!你到底想怎么样吧?”当时,我有点火,从没想到女人麻烦起来会是这样。

“你和马小花之间怎么了?”

“没怎么呀?你以为会怎么样那就怎么样吧!我要睡觉了!”我继续把头蒙进被子。随便江小琴怎么扯。一会,她不扯被子里了,就坐在那里哭。我又不忍心。

“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真的,我对天发誓好吗?让我给雷劈死还不行吗?”

“不行!劈死你,我怎么办啊!那我就成寡妇了!要劈就劈死马小花!”

“放你的狗臭屁!别人哪招你,惹你了呀?”

“看看吧!原形了吧!就知道你们之间有事!”她哭的更凶了。

“你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满意啊!”我几乎是乞求她了,我真的拿她没办法。

“自己做的事,你自己会不知道怎么说啊!”

“可我什么都没做啊!”

“反正我就是要哭!你还不许我哭啊?”

“好!好!你哭吧!麻烦你小点声哭,好不好啊!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你管得着是大声哭!还是小声哭啊!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边哭边说,我觉得她纯粹是拿我闹着玩,我再也不理她。

"你和袁丽怎么回事啊?"一会,她说起袁丽,我觉得她无理取闹.

"怎么又扯上袁丽了呀?"

"怎么见面就往身上扑啊?"她继续问,我不理她,她就接着哭. 不知道她哭到什么时候.

早上起床时,她斜躺在床上,头歪向一边,被子掉到地上,睡着了。把她重新抱放到被子里面,盖好被子。等我洗刷完毕,准备上班时,我站在床前看着她。那会,我认为江小琴是个难缠的人,她可以通过折磨自己来折磨别人。她就象个小孩那么任性,唉!我该怎么办啊!

傍晚,刘明约我吃饭,因为累得不行,没答应他。连我妈那边都没去,直接回家,江小琴还没回来。我瘫倒在沙发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朦胧中,觉得有东西爬到脸上,突然惊醒,看到一只小狗趴在我脸上,我抓起来摔了出去。

“干嘛呀你?”江小琴手里抱着一只黄色的小狗,生气的对我说。

“怎么有狗爬到我脸上啊?”

“我买的呀!”

“买狗干什么呀!”

“宠物啊!”江小琴把狗嘴巴贴在脸上,我就觉得恶心。她买了两只,每人一只。她说我扔出去的那只黑狗是我的。

“扔出去!我才不养什么宠物,不要!”

“反正我不管,你不要,给你妈养啊!她不是总闹着要抱孙子吗?”她笑着说,

“你说什么!给我妈!”

“是啊!你妈一直都要孙子!让她养宠物玩吧!”当时,我火冒三丈。

我妈要养孙子,她就要我妈养狗,难不成我妈把狗当孙子养。我当时气不过,操起她手上的黄狗重重的摔在地板上,然后把门摔上走了。

那会,对江小琴,我伤心急了,后悔与她结婚。她不善解人意,不知道替人着想,从来都是我行我素。我想念马小花的好,她时刻为人着想,不象江小琴这般任性。可我觉得自己没资格再去想马小花,她曾经给过我那么多次机会,我没有珍惜。我自己选择了自己的婚姻,我只能怪自己,我只能在心里祝她永远幸福。

来到我妈家的楼下,犹豫是否上去。我妈知道了,肯定又要伤心的,在楼道口蹲下。不停抽烟,脑子一片混乱。十二点钟的时候,我妈突然跑下来。

“大刀!真的是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呀?跟妈妈说,怎么不上去啊?”楼对面的一户人家,看到有个象我的人蹲在楼道口,天黑,看不清楚是我,就打电话给我妈,说楼下有个象大刀的人,蹲几个小时了.我妈急着跑下来看是不是我。

“没事!就是想你们了,来看看。您还好吗?”

“大刀,告诉妈妈,出什么事了?”她把我的头贴在她胸前。

“没事!就是来看看您和我爸。”我不想把狗的事告诉她,她肯定会很伤心。她身体本来就不好,我不能让她为我的事伤心。

“妈!今天晚上,我可以睡这里吗?”我有点心灰意冷,声音有点嘶哑,说话的语气有点低沉,

“傻孩子,当然可以,这是你的家啊!你是妈妈的儿子。”

接下来的日子,下班后,我就往我妈家里跑,总是想赖着不回去,可每次都被我妈赶了出去。她同情江小琴,江小琴从小没有父母,是个可怜的孩子,一个人呆在家里肯定会害怕。可回到住处后,我和江小琴又陷入了谁也不理谁的怪圈。她依然要等我到家后才睡觉,床边依然放着那根棒球棍。

期间,几乎每天都和刘明,袁丽到外面去玩。总觉得刘明和袁丽之间发生过什么事,直到有一天,袁丽来找我。

“大刀!你过得幸福吗?”她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有点糊涂。

“为什么这样问呀?”

“你回答我!”她盯着我。

“不知道!”对于自己过得是否幸福这个问题,我已经麻木。分不清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福,真的!那会,我对所谓的幸福概念已经模糊了。

“你会离婚吗?”她提出这个问题出乎我的意料,我从未想过离婚这个问题。虽然那时候,流行离婚,有人开玩笑说,见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就是,离了吗?可见那时候,人民对婚姻的游戏态度,但我做不到。

在我思想里,婚姻的形式可以简单,但是婚姻本身是神圣的,离婚总会给人的一生带来阴影。虽然我和江小琴决定结婚这件事很突然,但我认为自己是爱江小琴的,她也是爱我的。夫妻间总会有些磕磕碰碰,只要之间的爱存在,幸福就会在不远的将来。

“不会!”我回答很直接,我不清楚袁丽为什么要这样问。

“真的吗?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好吗?”袁丽指着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泪水。

“你哭什么呀?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收拾他。”

“你只要回答离还是不离!看着我!”

“不会!”我的回答仍然很直接。然后,袁丽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不久后,袁丽和刘明结婚了.在我先前举办婚礼的酒店,举行了婚礼。我买了一大堆的鞭炮烟花堆在门口,酒店管理员说,要罚款的!我就说,你们罚吧!罚多少都可以!烟花一定要放!酒店管理员觉得我和刘明有病,互相拼命帮着放烟花爆竹。江小琴没来参加刘明和袁丽的婚礼,这让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席间,我和刘明都喝醉了。

自此,街坊四邻终于看到刘明娶了个什么样的媳妇,这个人就是袁丽。我也知道了刘明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因为他到大草原看袁丽去了.小时候,刘明就爱上了袁丽。

至于袁丽为什么同意嫁给刘明,袁丽的解释很简单,因为她决定要嫁给我们当中的一个。在我结婚后,她就只有嫁给刘明了,她说胡大刀连选择的机会都没给她留下。说这话时,刘明也在场,大家当是玩笑。

我向刘明隐瞒了关于袁丽问我是否离婚的事,那是从小到大,刘明唯一不知道的事情。我不想让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因为我而蒙上阴影,我希望他们的婚姻永远幸福,美满,不要象我的婚姻一般。

刘明的婚礼,马小花没有参加.那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北京,到了另外一座城市,她没告诉我们去了哪里。走时,我们都不知道,留了一封信和一本日记给我.叫我不要象上次那样的找她,等她想见我时,她自己会回来。对于马小花的走,我多少觉得有点伤感,觉得对不起她。愿她能找到自己生命中爱她的另一半,她应该拥有幸福的生活。

我和江小琴一直这样耗着,直到有一天,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到我妈家里时,没见到我妈.邻居说下午的时候,我妈突然病倒,被送到医院急救去了。于是,我拼命的往医院跑,边跑边哭。

到医院时,我妈还在急诊室。我爸蹲在墙角,面前一地的烟头;江小琴蹲在过道走廊里;刘明和袁丽坐在凳子上,是他把我妈送到医院的。

我爸看到我时,眼泪就流了出来。我一把抱着他,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抱着我的爸爸,我的曾经是流氓的爸爸,他在我面前坚强了一辈子。他教我男人不应该有眼泪,男人要象铁般坚强。可那会,我抱着他的时候,我知道他已经不是小时候被我骑在头上的爸爸了。他已经老了,瘦了,驼了,他再也托不起我了.已经有了许多白发,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我爸再也不生猛了,他已经老了,一去不复返的老了。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大刀!……!”我爸哽咽。

“爸!爸!……!有我呢?没事!您别担心!……!”

“叔叔!您别担心啊!婶不会有事的!婶是好人!上天会保佑的!”袁丽安慰我爸。

“别担心!医生说不严重!”刘明拍打我的肩膀。

江小琴慢慢靠近过来时,我朝她发火,她就远远的看着我,不敢靠近一步。我认为我妈生病,因为她要搬出去,过那见鬼的二人世界;她不肯给我妈生个孙子。让我妈过不好,所以才会旧病复发。

“你来干什么呀?到你房子里呆着去啊!以后你就过一人世界吧!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对她怒吼。她恐惧的蹲在那里,不敢说话。

那会,我恨她,我恨她的任性,恨她的不替人着想,江小琴站在原地不敢动。那会,她如果敢说一个“不”字,我肯定会打她耳光,我才不管什么男人打女人就不是真正的男人。

在等待很长时间后,急诊室的白大褂推出了我脸色苍白的妈妈。我抓着她冰冷干瘦的手,她闭着眼睛,我怎么叫,她都不应我。医生说麻醉没散去,要过段时间才能醒。

推进病房时,医生不小心把滑动床碰到门,我妈抽搐了一下,我对医生大吼。那会,我情绪很激动,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我妈,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妈!我是大刀!我回来了!”我哭着喊我妈,可她怎么也不应我。

“妈!妈!您睁开眼吧!我求您了!您看看我吧!”我几乎求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事物,求她们让我妈醒过来。

我妈终于睁开眼睛,我发现她老了,头上许多白头发。我抓着她手时,想起了我抓着江小琴妈妈的手,江小琴妈妈的生命就是从我手指尖滑过的,我抓不住。所以我特别恐惧,我怕抓不住我妈,我漂亮好强的妈妈,我怕她从我的手指间划过.

眼泪从我妈的眼角滑落下来,流在她干燥的皮肤上。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爸站在我身后抹眼泪,江小琴站在门背后,不敢靠近。

“哭什么呀?妈妈没事!”她吃力的说,她想把手抬起来,替我擦去脸上的泪水,可她已经没有力气,抬不起自己的手。

“我不许你有事!咱们说好要活到一百岁的!”我发现自己无助的象个小孩。

“妈妈已经老了!老了!老了就会生病!傻孩子!”我把她的手贴在我脸上,我妈平生第一次承认自己老了.她的脸上充满了悲哀,眼神里充满了无助。我妈承认自己老了,这个苍白的事实压得我透不过气。

“不!您没有老,您永远都年轻!都漂亮!”

“傻瓜!人哪有不老的!”她努力的想让自己脸上有笑容,可她笑不出来。我爸以为我妈饿了,准备下去买点东西.我妈拦住他,她拉着我爸的手。

“你哭什么呀?你还是小孩呀?”我爸拉着我妈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没哭!没有!刚才眼睛里吹进了沙子,饿吗?”我爸小声的问。

“不饿!你也要多注意身体,我没事的!”我妈说,我爸紧紧握住她的手,

“咱俩谁也不许先走!大刀还没长大呢!”我爸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会,我感觉到了他们爱情的伟大。他们守着年轻时候的诺言,相爱,白头,偕老,用自己的一生来爱着对方,用自己的一生来履行一个幸福诺言。我妈招手要江小琴过来,江小琴看了我一眼,慢慢走过来,我妈把她的手和我的手叠在一起。

“小琴!大刀脾气不好!你多原谅他!从小到大都是我惯着他的。”

“妈!我错了,大刀很好,是我任性,我错了!”江小琴哭起来。

“别哭!妈妈舍不得你们哭!”我妈给她擦眼泪。

“妈!我不该惹您生气!您能原谅我吗?”

“傻丫头!妈妈从来就没生你的气,你和大刀一样,都是妈妈心头的肉,你是妈妈的好闺女!妈妈只求你和大刀好好过日子。”

“我们会的,我们会象您和爸爸这样的!”

我妈出院后,江小琴同意搬回我妈这里住.同时,她决定为我妈生个孙子。我妈高兴的手舞足蹈,她的孙子将来一定很漂亮,肯定比小六他妈的孙子漂亮多了。那会,刘明和袁丽也准备生孩子。我妈和刘明的妈妈每天坐在一起,想象着自己的孙子有多漂亮。袁丽和江小琴每天在一起讨论怎样管我和刘明。

我爸不再下围棋,因为马小花已经走了,他再也找不到陪他下棋的人。他本来打算重新学拉二胡,被我们阻止了,因为江小琴要生小孩。所以他决定什么都不学了,但还是被我妈强迫着每天看教育小孩方面的书籍,等着将来教育孙子,这是他一个长期的任务。我爸不怎么愿意,他说他能教育出我这么好的儿子,就能教育好孙子,不要看书.我妈说教育孙子和教育儿子是不一样的!我爸说,没想到养孙子比养儿子还累啊!

生活的天空对于我来讲是蓝的,就象我前面讲的,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

在我写这部小说结尾时,我和刘明商量再去一趟马小花的故乡.看看马小花是否回到故乡,站在她故乡的山顶。我们要好好逛一次她家乡的集市。江小琴和袁丽争吵着要一起去,但是她们挺着肚子,我们十个胆,不敢把她们带去.大家说定,小孩出生后,一起去找马小花。

小说写完后,我把初稿邮寄给作家地狱蓝天.他给我回了一封信,两个字,疯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