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吻我吧》 下部 第二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


生活照样恢复平静,最大的不同是,江小琴成了我的妻子。马小花再也不到我家陪我爸下围棋,也不给我妈做饭了。刘明也不到我家蹭饭了,我感觉不习惯。

马小花不来我家的原因很明显,因为我结婚了。她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往我家跑,别人看到了,会说闲话。有时,路上碰到,她总是低头不看我,我有种被针扎的感觉,可我又能说什么呢?

刘明不来我家蹭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结婚了,我有了妻子。我妈也很不习惯,路上碰到刘明就问,为什么不上我家啊?

对于马小花,在心里,我妈充满内疚。她原以为我会选择马小花,在她看来,马小花是个很好的媳妇。

每天,江小琴在厨房给我妈帮忙.她决定学会做饭,炒菜,可她只是几天热乎。不久后,就不再进厨房,其实我妈并不在乎江小琴是否帮得上手.可我很在乎,我不能娶了媳妇,还让我妈劳累。

有时候,我经常跟江小琴讲这件事。我妈要的只是一个形式,可时间长了,江小琴连形式都没有了。她没好气的说,什么形式不形式呀!累不累啊!既然她不愿意进厨房,我只有每天在厨房帮忙,但大多数时候,都被我妈赶出来。

我问江小琴,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婚姻生活吗?她摇摇头说,不知道!可能是这样吧!

婚后不久,江小琴在我的耳朵边讲要搬出去住,说什么过两人世界。她家有一套空房子,以前的老宅子。她爸死后,妈妈改嫁后,房子一直空着。我不同意搬过去,我不想离开我妈,她本来就害怕我离开她,我决定一辈子都不离开她。

那时候,我不相信江小琴所谓二人世界的美好。我觉得为了跟她两人所谓的二人世界,而要让我妈痛苦,这样的二人世界不道德。我问她为什么不喜欢和我妈住在一起,她说,不知道!就是想搬出去住!

我妈对江小琴很好,处处都尽量让她满意。我妈本是个好强的人,她能做到这一点,本就很不容易,她怕我夹在中间难受。所以处处小心,害怕江小琴不满意。可到头来,江小琴还是要搬出去。

尽管每天晚上,她都在我的耳朵边不停的说着这些话。我没当回事,也没太在意。照样的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我妈每天把饭菜准备好,等着我和江小琴下班回家。

因为上班很累,没有太多时间陪我妈说话,我嘱咐江小琴要多和我妈说话。但江小琴根本不听,有时候,很晚回家,跟她以前的朋友到外面玩。每天晚上,我妈守到很晚,等她回来.她反而不高兴,不耐烦的说,真受不了,这么大人了,有什么不放心的呀!真是的!

晚上,下班回家,我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流眼泪,我以为我爸出事了。当时,我感觉天塌了,我从未想过我爸会出什么事。

“妈!怎么了!我爸出什么事了?”我抱住她。

“小琴!小琴!她一个人搬出去了!”当时,我非常恼火,出门往她们家老宅子赶。我妈在后面喊,大刀!有话好好说啊!我边走,脑袋里边出现我妈哭泣的样子,火气就越发的大。那会,在心里,我有种谁让我妈不高兴,我就叫谁一辈子不高兴的想法。

摸黑进了江小琴家的老宅子,一脚把门踹开。江小琴躺在沙发里,抱着趴趴熊,边吃零食,边看电视。我黑头黑脸闯进来,她吓了一跳,身子立刻缩成一团,恐惧的看着我.平生第一次对江小琴发火,她第一次看到我发火的样子。她很害怕,惊恐的看着我.我操起桌上的一只花瓶摔打在地上。江小琴哭了起来,我重重的把门摔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我妈这边,我黑头黑脸的进了房间。我妈以为我把江小琴怎么了,在旁边不停唠叨,如果我把江小琴怎么样了,她跟我没完,我只有把事情的经过跟她讲。

“大刀,你赶快回去,给人家道歉!”我妈命令我.

“随她!”我不打算回到那边,可我妈坚决要把我赶过去。

“你过去吧!妈妈求你了!”

“大刀!你过去吧!我在家陪你妈!没事的!”我爸在旁边说。

“妈!我肚子饿了!”我不想和她们谈论回去这件事,在我的想法里面,我妈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打出生就在这里。听到我说肚子饿,我妈心疼我,赶快到厨房做饭。

“有酒吗?我想和爸喝两杯!”我妈迟疑了一下,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

“不喝红的,有白的吗!二锅头!”她在酒柜里找了会,只有五粮液。可我执意要喝二锅头,我妈准备去买,我把她拦住。自己跑到楼下的商店,提了几瓶二锅头。

我们喝酒的时候,我妈坐在旁边看着我叹气。一瓶二锅头完了后,我妈阻止我,不许我再喝,我爸也坚决不和我喝。

“现在回去吧!都十点了!”我妈坚决赶我出门。

“再坐会,行吗?回去也没事。”

“回去,有空!你就和小琴一起来,你一个人不许来!”我妈坚决的说。我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痛苦,她多么希望我留在她身边啊!但是在我的幸福与她的幸福之间,她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让我的婚姻蒙上阴影。她怎么也没想到,娶了儿媳妇,丢了儿子,这点完全出乎她的想象。

“这才是我家,我在这长大的!”我尽量笑着说,我不想绷着脸,这会让他们感觉不好。但他们还是把我推到门外,他们担心江小琴一个人在房子里害怕。那时候,我想害怕也是她自找的。

“明天!我还来!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站在门口,我朝里喊。出了楼道口,不知道往哪走。不觉中,走到刘明家楼下,我叉手朝楼上喊刘明。自从结婚后,刘明很少和我碰头,也很少到我家去.有时候,甚至很多天都没照过面。在以前,这是无法想象的。马小花也很少看到,以前在公车上,每天都能碰到她。自从结婚后,很少碰到.有时候,碰到也不打招呼,她老躲着我。

不一会,刘明下来了,马小花跟在后面。这姑娘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啊?

“都几点了呀?我都要上床睡觉了。”刘明看着表说。

“没地方睡觉了!”我笑着说,于是把事情和他们讲了,刘明和马小花都不说话。也许他们不懂所谓的婚姻是怎么回事,其实那时候,我也不懂。

“找个地方喝酒吧!”我拉着刘明往附近的酒吧走。我们要马小花回去睡觉,三更半夜,一个女孩跟在两个男人背后,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她不肯。

三人在酒吧坐下,要了几瓶酒。马小花执意拿杯子喝酒,我们没过多阻止。结果很快喝醉,还不肯放杯子。这让我们伤脑筋,唉!有时候,女孩就是这么麻烦,女人就更加麻烦。

“别喝了!女孩子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呀?”我从她的手里把杯子抢过来,叫服务员上几杯醒酒的浓茶。

“你为什么不幸福呢?”马小花好象哭了,酒吧灯光太暗,看不清楚。

“我原以为你会生活的很幸福的,可为什么呢?你不是一个好人吗?为什么江小琴这个女人不懂珍惜呢?”她自言自语。

马小花喝醉了,靠在刘明的身上,我把大衣披在她身上。我问刘明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办,他不说话.他觉得说什么都是错误的,他只是感叹,人如果能互相体谅,相互换位想想,那该多好啊!对与不对,应该与不应该就一目了然了。

没办法继续喝下去,出了酒吧,把马小花送到楼下。刘明扶着她上楼,剩下我一人站在漆黑的楼下。我转到小区的广场,坐在假山前,抽烟,想着到底应该怎么办。

回到住处已是晚上一点钟,开门进屋。我原以为江小琴已经睡了,怕吵醒她,我没敢开灯。江小琴啊的一声大叫,你是谁?谁啊!打开灯时,她手里拿着棒球棍,蜷缩在床的一角。头发披散,恐惧的看着我,我没理她。没脱衣服,没脱鞋子,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江小琴还在熟睡。一只脚悬在床外边,棒球棍掉在地上,头发遮住整张脸。晚上睡觉时,我是横在床上的,整张床被我占了,她只有把身子蜷缩在床的一角。

看着她瘦小的身躯蜷缩成一团,我觉得她可怜。但是她不和我商量就搬了出来,不顾别人的感受,我怎么也不能原谅她。把她抱放在床中央,身体放直,盖好被子,就出门上班去了。

我很难理解她为什么要坚决搬出来,她的家人曾在这所住宅里发生了最不幸的事,宅子是她不幸的见证.在这里,她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这本是她人生最伤心的一个地方。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下班,我都到我妈这边来.吃完饭,三人坐在一起聊天。渐渐的,我妈也不着急赶我回去,但是我必须要回去,不管什么时候。

“妈,就睡一晚上!”晚上十点,我妈准时赶我回去。

“不行,一晚上都不行!你起来!”她把我从沙发里拉起来。

“起来!起来!”我爸也在一旁说。

“天这么黑,您就放心我回去?”

“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么大人了,还能丢了?”

其实每天晚上,我出门时,我妈就站在窗子边看着我的背影,直到我消失在黑暗中。她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这么大的儿子突然间成了别人家的人。而且每天晚上,她还要把自己的儿子从自家门赶出去,这叫什么事啊!

每次回到住处,开门进去时,江小琴都蜷缩在床角,旁边放着那根棒球棍,电视机音量被调到最大。从我进门起,她就看着我在房子里走动。当我回头看她时,她就会迅速把目光移向别处,小声的哼着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觉得她在跟我玩游戏,一场小朋友们之间不说话的游戏,这让我受不了。我洗刷完毕,躺在床上时,她就会从床上爬起来,洗脸,洗脚,关电视机,然后迅速的爬上床,躲进被子里。她不敢靠近我,但半夜的时候,总能感觉到她的腿搭拉在我的身上,手勒住我的脖子。几乎每天晚上,她都做噩梦,我就会被她勒得醒过来。

那天半夜,她突然从梦中惊醒,坐在床头小声的抽泣,身子不停颤抖。我被她的哭声惊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惊魂未定的看着我,满脸泪水。

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很无耻,不象个男人,身为她的丈夫,我应该保护她。一把抱紧她,她哭的更凶了。在梦中,她见到了死去的父母,她想起她妈妈死前,拉着我和她的手,然后慢慢的死去。于是,在梦中,她拼命的找我,呼喊我的名字,想抓住我的手,但我不在她身边,她怎么样都找不到我。

在我抱着她的时候,她拼命捶我的背,咬我的肩膀。我一时无语,只是用力的抱紧她,告诉她,我一直都在她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她。

“别哭了!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我心里很内疚。

“可我找不到你!找不到你!……!”她边哭边说,泪水打湿了我的肩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我拿纸巾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梳理头发。

“你承认错误了,是吗?”她说这个话,我就不愿意听.在我看来,我根本就没错。只是我爸教育我,女孩哭的时候,最灵的一招就是在自己身上找错,自我批评。

“我承认什么错误呀?”

“每天虎着脸,不和我说话,吓唬我!”

“谁唬你了,你不也没和我说话吗?”

“可你是男的呀!”这话我不愿意听,天生是男的,我有什么办法。

“好!好!算我错!行吗?”

“本来就是你的错!”她歪着嘴巴说,嘴角的酒窝就出现了。

“别给点阳光就灿烂成这样啊!让你呢,别以为我怕你啊!”

“就要这样,就要!”她用嘴巴咬我的耳朵撒娇。

话说成这样,就没什么好争论的。女人或女孩撒娇从来都会让结论倾向于她们,这叫变相不讲理。男人或是男孩的骨头在这个时候都会酥了,软了,我也一样。不能说这种表现不象个男人,恰恰相反,有时候,更能表现男人的气度,同时她们也更能够表现得象个女人。

女强人之所以在很多人看来不象女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们太理智,太会寻找理由和原因,以至于忘记了撒娇,这就让人觉得她们不象女人。女人撒娇的时候,才是个真正的女人。让她们欢去吧!闹去吧!男人不跟撒娇的女人斗。女人撒娇的时候,男人就应该什么也不要做,就在一旁看着。

“以后不许这么晚回家!我害怕!"

“可这里连饭都没得吃啊!”

“以后我每天给你做啊!”

“我还是要去我妈那边!”

“能不能不去呢?”

“不行!”我回答得很坚决

“为什么?”

“她是我妈呀!”

“可我是你老婆啊!老婆!”她撅起嘴巴说。

“她是我妈呀!”

“你到底要哪个?”

“都要!”

“想得美!只能选一个!”她伸出一根手指头。

“我选我妈!”

“为什么?”她伏在我背上,用手卡我脖子。

“因为你只让选一个啊!谁提出这个问题,我就不选谁!”

“滑头!”

那会,我才感觉到所谓婚姻生活的幸福。江小琴不再和我生气,我就觉得我的天空晴朗了许多,整个天空是蓝的。那会,我想起一句话,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

那时候,我有另外一个感觉,如果婚姻生活不幸福的话,那真是给自己徒增痛苦。我不象小六所想的那样,婚姻生活的全部就是和女人睡觉。

江小琴不再和我闹别扭以后,我又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每天都要早早回到住处,不能老往我妈那边跑。

现在,我回过头看那段时间发生的事。当时,我是不知不觉就不往我妈那边跑。可见,男人结婚以后,在一定程度上,会慢慢忘记自己的父母。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觉得我妈很可怜,我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

有天晚上,我妈好不容易等我到家吃饭,吃完饭后,我不象以前那样,等着她赶我回去。吃完后,我准备回住处。那会,我妈拉住我的手说,你和江小琴给我生个孙子吧,妈妈来抚养,你们只管生下来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要你们管!

当时,我妈妈小声的跟我说,我爸在旁边附和我妈的话。那会,我才真正感觉到,我不在家时,我妈是多么的孤独,我答应了她。

“你和小琴商量一下!行吗?”我妈低着头,我爸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有什么商量的呀!明天就要她生双胞胎,你和我爸每人分一个!”

“混小子,哪有说生就生的,还双胞胎,美得你!”

“你妈把衣服都准备好了!”我爸从旁边拿起一件未织好的毛衣,是小孩的毛衣。那会,我才明白,我妈为什么一定要跟马小花学织毛衣,她是为了给她的孙子织毛衣,所以我心里很痛苦。

“你好好的跟小琴商量,别红脸啊!警告你啊!”我妈指着我的头说。

“知道了,包在我身上。”我拍胸脯。

回到住处,我就和江小琴商量生小孩的事,江小琴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她惊讶的耸耸肩膀,OH!MY GOD!我当时懵了,女人生小孩,这不天经地义的事吗?用得着夸张的耸肩膀吗?

“我妈说了,一定要生!”我不管她什么反应,很显然,在对我的争抢当中,江小琴占了上风,所以我妈才决定要孙子的。

“到底是我生,还是你妈生啊?”江小琴显得很疑惑。

“什么我妈,你妈!那是咱妈!我已经答应她了!当然是你生了。”我决定坚持到底。

“反正我不要小孩,要生,你去生吧!”我觉得她的话有点耍无赖。我一个大男人能生小孩吗?那会,有句赞美男人很能干的话是这样讲的,除了不能生小孩,什么都能干!

“你是我老婆,你不生,我找谁生去呀!”

“反正我不管!你愿找谁找谁!”她这话是流氓,屁话。

想起临走时,我妈要我和她好好商量,不红脸。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如我所想的那般简单,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想到我妈和我爸挺孤独的,我就觉得对不起他们。

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几乎每天,我都往我妈那边跑,商量怎么样说服江小琴生小孩。我妈找了很多生育小孩方面的书籍,她不想看,命令我爸看,然后再告诉她。那会,我爸觉得冤,说什么都五十好几的人了,还看什么生育小孩方面的书籍,是不是晚了点!我妈说,晚你个头,叫你看你就看!别在这罗嗦!于是,我爸就认真的看。

那时候,马小花在我妈面前拍着肚子说,如果我当初娶了她,别说生一个,就是生一桌,她都愿意,绝不说二话。我妈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我哭笑不得。我觉得马小花瞎捣乱,站着说话不嫌腰痛。可我妈相信,所以总是叹气。

我们把这件事当作大事讨论的时候,江小琴觉得我们一家人太愚昧,可笑了,不可救药。对于我妈把小孩的衣服都准备好这事,她觉得更加可笑,这让我很生气。

所以有一天晚上,我决定跟她彻底的把事情谈一次。但是,跟她的讨论总是不知所云,无果而终。

“一句话,生还是不生!”到最后,我急了,因为我根本说不过她,她可以搬出一大堆道理。

整个讨论过程,我就象个傻瓜般听她演讲,她就象个胜利者一般滔滔不绝,不时指我额头。数落我怎么就想不明白,想不通问题,两个人的生活多好啊!生了小孩,生活就不可能安宁。

在她的说法里面,小孩是一切不好事情的根源。而且她还一再强调,生了小孩后,她就不漂亮了,我就不会喜欢她,不会爱她了。我觉得她是屁话,当初,我并不是因为她漂亮才和她结婚的。在我的想法里面,她并不漂亮。要说漂亮,她没有王言,马小花漂亮,更没有马丽娜漂亮,连那时候的李珊都比她漂亮。

“咱们讲道理啊!”她笑着说,我发现整个讨论过程,她都是抱着一种开玩笑的心态,把我当小孩逗着玩。

“我讲不过你!”

“那你得想办法讲过我啊!”她有点调侃我。

“懒得跟你讲!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我觉得这话的语气有点象强盗。

“你怎么不讲道理啊?”

“道理都在你那里啊!就算我们家借你的肚子用一下!还不行吗?”

“不行!”她拍拍肚子说。

“用完之后,还你,还不行吗?”

“说不借!就不借!”

于是,两人每天晚上都要争论一番,最终,我是听众。她甚至把这种讨论当作享受,每天晚上,她都主动和我讨论,上瘾了。

这样下来,我觉得与她之间的关系慢慢疏远起来。我妈对孙子的渴求,让她每天都过得不好.有时候,在梦里,我妈都梦到抱孙子.

我妈总是叹气。说什么做人妻子,那有不替人生孩子的道理啊!江小琴怎么能这样啊!我妈想不通这个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女人不给男人生孩子了,那还是女人吗?我妈问我爸时,我爸说,不知道!可能社会上流行不生小孩了!我妈就说,流行你的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