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吻我吧》 下部 第二十六章

diyulantian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size][/URL] 把马小花安全带回北京,我和刘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后来想想这些事,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大一部分时间,是为别人活的。比如,两次进派出所,一次是因为马小花,一次是因为江小琴;两次晚上开车下乡,一次是因为江小琴,一次是因为马小花。生命中的这两个女人,从一开始就让我焦头烂额。有时候,我想,女人真不好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


把马小花安全带回北京,我和刘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后来想想这些事,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大一部分时间,是为别人活的。比如,两次进派出所,一次是因为马小花,一次是因为江小琴;两次晚上开车下乡,一次是因为江小琴,一次是因为马小花。生命中的这两个女人,从一开始就让我焦头烂额。有时候,我想,女人真不好对付.

生活一如既往,我爸重新喜欢上了下围棋,但始终不是马小花的对手,但马小花始终都不是我的对手。于是,我爸每天认真学棋谱,是为了要赢马小花。

期间,我爸问过马小花无数次,是否藏了别的厉害的围棋秘籍,公平竞争,应该交出来。马小花说没有,真的没有.这让我爸不能接受,那只能说明他不够聪明。马小花每天认真学棋谱,是为了要赢我.我什么都不学,我认为马小花永远都下不过我。

我妈每天听着邻居大婶们的故事,同时,到处说着这些故事。那段时间,小区的焦点还是张寡妇,张寡妇找的那个大学生又跑了,不跟张寡妇好了。不知道为什么跑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可张寡妇一点都不痛苦.要找出为什么,就需要每天讨论这个问题,理越辩越明啊!

不过,那段时间,小六犯了个严重的错误。因为他试图帮助张寡妇,骂小区妇女们把张寡妇每天拿来嚼舌头,会遭报应的。于是,妇女们又把小六定为焦点,说小六和张寡妇有一腿,还不止一腿,说不定,有两腿,三腿。

于是,小六和张寡妇再次陷于上次偷看洗澡的漩涡。这次,小六不只是要证明她没有偷看张寡妇洗澡,还要证明他和张寡妇没有一腿,更没有两腿,三腿。同时,小六还要证明年初一,我和刘明确实进过派出所。尽管那四百块钱,他已经吃掉了,连大便都流到护城河,进了太平洋了,所以小六生活的很累。

在公司,我照样培训员工,给女孩们赔笑脸。刘明的修配厂照常营业,生意一如往常的好,隔三差五跑我家蹭饭吃。马小花白天上班,晚上就到我家串门。变着法做出各种菜肴,在棋盘上折磨我爸。

期间,我和江小琴经常去逛街。我一直跟在她屁股后面,行走于各大商场。她买东西,偶尔我也给她付钱.大多数时候,她拒绝我给她付钱。她还执意把当初给她弟弟的两千元钱还我,无论我怎么拒绝.所以大多数时候,我给她提包裹,这让我有点难受。不过我觉得无所谓,男人一生,有几个不给女人提包呢?

期间,在公园里,遇见过原来公司的老板娘。我本想避过她,我和刘明殴打过老板,砸过他们的车,我不敢见她。可她看见了我,亲热的和我打招呼,问我过的怎么样。她已经和老板离婚,她知道老板和李珊的事。所以她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我也说出那天晚上欧打他们的事。老板娘说,虽然当时你们蒙着脸,但她认出了我,就是化成灰,她也认得胡大刀。

谈起眼前的生活,她忍不住的叹息,为什么男人都这么无情,女人都这么伤心。女人年老色衰,男人同样年老色衰,为什么年轻女孩可以为了钱不顾一切的勾引男人呢?男人的坏,在一定程度上讲是女人造成的。女人把自己的命给苦了.

她想见我妈,她认为我妈是个有个性的女人。我问,为什么呀?她说,就冲你妈打李珊的那一耳光,我想和你妈做朋友。

我从未想过我妈是个有个性的女人,那会,经老板娘的提醒,我倒真觉得我妈是个有个性的女人。她可以不顾别人的眼光,抛开一切嫁给我爸这么一个流氓;她可以为了我去撕扯王大妈的嘴巴;可以打李珊耳光;这都说明我妈有个性啊!

但是反过来,我又觉得我妈没个性。她和所有母亲一样,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儿女;她和别人一样,站在楼道口议论别人的长与短,好与坏;她和别人一样,北京城里一个平凡的妇女,在客厅与厨房之间转一辈子。

但是,我决定把我妈介绍给老板娘,让她们做朋友。我妈多个朋友就少一份孤独,这很划算。

日子这样下来,很快到了寒冷的冬天,狂风合着细沙在北京城里飞舞,人们很少出门。北京人说,这人缺德了,瞎眼了;老天也跟着缺德了,瞎眼了。没个好天气,整日的风沙不断,还让人活吗?

晚上,江小琴约我出去玩,我本不想去。天冷,我想在家陪我妈说话。因为天气的原因,她开刀的伤口有点发炎疼痛,整日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我想留在她身边,跟她说话,她就不会觉得孤独,我是她的夹心小棉袄。但我妈坚决要我去,她说我守在她身边,会觉得没意思,难受,于是把我赶出了门。

在约好的地点见到江小琴,围着厚厚的围巾,戴一顶毛茸茸的帽子,整张脸就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好象夜间的猫头鹰。

既然天气这么冷,何必约我出来玩呢?再说,大冷的天,也没什么可玩。两人找了一间很温暖的咖啡屋坐下,我觉得她应该有话要对我说。可她始终没开口,只是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直到咖啡屋老板要打烊,她也没说到底什么事,这让我觉得很奇怪。

“你到底有事吗?”我问她,她显得有点吞吐,脸红红的。既然她不愿意说,我也就不再问。我从不强迫别人说不愿意说的事,做不愿意做的事。

各自转身回家时,她突然追上来,说有件小事要问我一下.而且她一再的强调只是一件小事。当时,我没怎么多想,不就是小事吗?等着她说。

“你愿意?……!”话说到一半,她又咽回去了。

“愿意什么呀?”我问道。

“你愿意!……!”她又说了一半,我就糊涂了,江小琴在小事上也这么含糊。她平时说话不这样,从来都很爽快,很直接,而且什么话都敢说。比如以前,她说我下流,那都是不带一丝含糊,随口而出,清楚的让人头皮发麻。

“愿意什么呀?你倒是说呀!”

“笨蛋!”

“干嘛又骂我呀?今天没得罪你呀?”我有点犯糊涂,过了会,江小琴好象下了很大决心似的。

“你愿意娶我吗?”我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同时,我认为这并不象她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小问题,更不是一件小事。那会,我有点犹豫,因为我从未想过结婚这件事,江小琴紧盯着我的眼睛。

后来想这件事,那段时间里,江小琴说,她一直等着我向她求婚.然后,她就会犹豫一下,再慢慢的答应我。可是她发现,在这方面,胡大刀不怎么开窍,所以她就索性替我把话说了。

那时候,她已知道我半夜装着一车烟花跑错地方,原本向她表白,没想到跟人打架,还被逮进了派出所。

“怎么样啊?敢不敢啊?”她说,我觉得她这个说法有问题,婚姻能说敢不敢吗?好象是一件很冒险的事.不过后来,我觉得婚姻确实是一件很冒险的事。同时,我认为两个人的婚姻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的问题。

“怎么不敢了!结就结啊!”其实那时候,我也搞不清楚应该不应该和江小琴结婚。

后来,我想,如果那时候,马小花对我说那句话,我可能也答应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马小花都跟我说,被江小琴那娘们抢先了!可见那时候,我是一个对婚姻并不怎么认真的人。赌气一般答应了和江小琴结婚.后来,我把这晚上的事和刘明,袁丽,马小花讲起,他们都不相信,怎么可能呢?

“我还以为你不答应呢!”江小琴好象松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

后来,她回忆说.那时候,她想嫁人了。要找一个人结婚,把自己嫁了,人的一生总不能一个人过。但她不知道该和谁结婚,想来想去,找来找去.她觉得和胡大刀结婚比较合适,于是,她就决定和我结婚,然后等着和我结婚,就这么简单。

“什么时候结婚呀?”我问她,因为结婚是她提出来的,所以我认为她应该早想好了什么时候结婚,江小琴思考了一下。

“明天吧!”她略有所思的说。

“明天?”我觉得有点快。

“是啊!既然决定结婚,为什么不早点呢?”她说,我觉得她讲得很有道理,既然决定要做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呢?

“好吧!那就明天吧!”

“好吧!那我明天就把自己嫁给你!”

后来,我回头想,没有人结婚会象我们这样。晚上提出来要结婚,第二天就结婚。就象小六在四月初娶老婆,同年四月底小孩子就出生了一样的快。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可那时候,我也没多想,不就是结婚吗?也没什么大不了。正如江小琴所讲,反正要找个人结婚,问题就是找谁结婚,既然江小琴说和她结婚,那么这个问题就算解决了。

“可我明天要上班,没时间啊?”我突然想到还要上班。

“你不知道请假吗?”

“也对!那好吧!就明天吧!”人一辈子只结婚一次,可人要上一辈子的班。为结婚请一次假,值了!当初,我妈还以泡妞为由给我请了几天假,更何况结婚呢?

当时,我觉得象在谈一笔生意,谈好了,各自回家。可回过头来,我觉得太晚了,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有点不放心。所以我把她送到家门口,转身准备回家,江小琴从后面拉住我的手。

“还有事吗?”

“你应该吻我一下啊!”她从围巾里把自己脸拨拉出来。

“哦!”于是吻了她一下,临进门,江小琴对我说,要记得带身份证,户口本,否则就结不了婚。然后,我就回家了.路上,我一直在心里想着,要不要把这事和我妈说一下。

到家已是晚上一点钟,我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进门,她醒了过来,责备了我几句。我说有点饿,她就到厨房给我煮吃的。

吃完东西,我进房间睡觉.躺在床上,突然想起要把结婚的事和我妈说一下。她儿子明天结婚,她应该知道,我妈盼这件事都二十几年了。于是,我又从床上爬起来,从门里探出头。

“妈!我明天结婚!”当时,我妈就愣在那里,很长时间没反应过来。我因为太累了,想睡觉,所以没管她,就把门关上,躺在床上睡着了。可见我并不象很多结婚男女那样,婚前兴奋得睡不着。不一会,听到我妈大叫一声,然后用力敲门。

“大刀!大刀!你把门打开!妈妈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啊?明天再说,我要睡觉了!”她要问清楚结婚的事,因为这事发生的太突然了。

“妈妈求你了,把门打开!”我妈边敲门边喊,我爸也起床了。这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件大事,他们唯一的儿子要结婚了,对于他们来说,能不是大事吗?于是,我爬起来,把门打开。

“你真的要结婚啊?”我妈不相信的问我。

“是啊!骗你们干什么呀!婚姻又不是开玩笑。”

“和谁家姑娘结婚呀?”我妈问,在别人看来,这可能是个奇怪的问题.儿子明天要结婚了,他们竟然不知道和谁结婚。

“江小琴,你们见过的!”

“就是那个姑娘啊!”我妈念叨着江小琴的名字。我把他们推出房门,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朦胧中老感觉客厅里有人搬东西,我以为进贼了.于是,起床,操了根棒子,准备出去看看。开门,看到我妈和我爸在搬东西,打扫卫生。

“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呀?怎么还不睡觉啊?”

“你明天结婚,我们把家里收拾一下啊!”我妈说。

“不就是结婚吗?用得着这样吗?”我懒懒的说。

“不就是结婚吗?用得着这样吗?”我妈耸耸肩膀,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

“不就是结婚吗?用得着这样吗?”我爸耸耸肩膀,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件事情的发生,我爸几乎不能相信。当年,他娶我妈进门,费了多大力气啊!日子都定了好几回,为了结婚,人都瘦了好几圈。

我懒得理他们,回房继续睡觉。他们可能搞了一晚上的卫生,第二天,我家的客厅非常干净,东西重新摆放了位置,很多东西都换成了新的。我妈早早的叫我起床,我想多睡会。

“妈!这么早起床干什么呀?”

“干什么啊?你今天不是要结婚吗?”我妈不相信的说。

"哦!想起来了!对!结婚!"我懒懒的说.

其实那时候,在我看来,结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在我妈看来却是一件很重大的事,大的胜过一切。

于是,我早早起床,打电话给江小琴,听着她懒洋洋的声音,我就知道她还没起床。她说,这么早,打电话干什么呀?我说,商量好了,今天结婚的呀!她说,哦!

可见江小琴对结婚这件事并不认真,她只是想结婚.说到底,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婚姻意味着什么。我妈认为我们疯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婚姻,游戏似的。菜市场买菜一般随便,就算是菜市场买菜,也应该要挑一下啊!烂叶子的不要啊!

我打了个电话给刘明,跟他把事情说了一下。刘明反应平静,问我要不要车,我说不要。

跟江小琴约好在婚姻登记处见面,临出门,我想起要带身份证,户口本.那会,结婚很简单,不象我爸那时候。要做婚前检查,单位,居委会要开证明,介绍信之类的。只要有身份证,户口本就行了,手续很简单,我觉得政府办这件事的效率太高了。有人说,办离婚手续还简单些,效率更高.要是每件事都这么快就好了.

我怕江小琴迟到,过了十二点,登记处的人就下班了。我妈说,下午登记不吉利.于是,开着摩托车先去她家,把她接了,再一起去。

到她家时,江小琴站在门口等我,她奶奶站在旁边.站在她们面前时,她奶奶戴着眼镜上下打量我,好半天说出一句话,你就是医院的那小伙子啊!她可能得了老年健忘症,都见过好多回了,还说这话.

江小琴坐在后座上,我们准备走的时候,她奶奶跟了上来.江小琴说,奶奶!还有事吗?她奶奶说,你们去干什么呀?江小琴大声的说,结婚啊!都说好几回了!她奶奶点点头,哦!结婚呀!和谁结婚呀?江小琴有点不耐烦,指着说,他!胡大刀!

十一点,到了婚姻登记处。因为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日子,所以登记的人很少,管登记的老太太围着火炉子烤火。

我们站在登记室的时候,老太太问我们要身份证,户口本.于是我们就掏身份证,可老半天,我的身份证,户口本都没找着。出门的时候,我确实带了,怎么会不见了呢?

当时,我站在房间中央,努力想到底放在哪里.旁边,江小琴不停责怪我。她说,晚上就告诉你了!要带这个东西,否则就不能结婚,你还不相信!以为我骗你!管登记的老太太看着我们,不相信我们是要结婚,以为我们拿她耍着玩,她从未见过来办结婚登记会忘带身份证的。

“你们是要结婚吗?”她不解的问。

“是啊!不结婚跑这来干嘛呀?”江小琴说。

“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忘记带身份证呢?”老太太不解。

“可我明明带了呀!”

突然想起放在摩托车的尾箱里,出门的时候,我怕放在口袋里掉了。等我们把身份证,户口本摆在老太太面前时,老太太开始问我们一些问题。

“你愿意嫁给他吗?”她问江小琴,我觉得老太太象教堂的牧师。

“愿意!”江小琴笑着说,想想也好笑.两人不愿意,办什么登记呀!她的笑声给了老太太不严肃的感觉。于是,老太太又怀疑我们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别把婚姻当儿戏,要认真想清楚,人应该正确的对待婚姻。

“你真的愿意嫁给他吗?”老太太指着我问江小琴。

“愿意!”江小琴认真的说。

“你愿意娶她吗?”老太太问我。

“我愿意!”我严肃的说。不过老太太并不怎么相信我们所说的,所以她把大红的结婚证书给我们的时候,不停摇头叹气,年轻人啊!

一会,老太太把我们领到一面墙下面,墙上有一面国旗.她说,站好了!靠在一起!宣誓了!我们就跟着她后面重复她的话.到我写这篇文章,我都记不清楚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有一条,遵守计划生育,认真贯彻实行计划生育.

宣誓完,老太太看着我们,我有点疑惑的问,还有什么事吗?她把手伸出来说,你们不给我老太太一颗喜糖吗?我和江小琴对视一眼,啊!喜糖,我们忘买了!老太太就叹气摇头.

“小伙子,姑娘,祝你们婚姻美满!”走出婚姻登记处的时候,老太太站在门口严肃的对我们说。

“谢谢您!”我们给她鞠了一躬。

开车往预定的酒店赶,我爸已经在酒店定好酒席,等着我和江小琴,然后就可以吃喝了。因为在登记处耽误的时间太长,所以我把车开得很快,江小琴把头贴在我背上不说话。那会,我突然想起,我的背上刻着马小花的名字.可靠在后面的不是马小花,而是江小琴.

“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我问。

“没想到啊!这辈子成了你胡大刀的老婆!”江小琴说,她说这话,我感觉不怎么好。

我和江小琴的第一次相遇,我骑着摩托车,到两人办好登记坐在摩托车上。我们和别人一样,也经历了相识,相知,恋爱的过程,直到结婚。不过,我总觉得恋爱和结婚这两个环节有点稀里糊涂的。

“做我老婆不好吗?”我问。

“不知道!”她笑着说。

“不知道?”她这话让我有点迷茫,既然不知道干和我结婚呀?

后来想想也对。我爸用了一生来证明,我妈做他妻子没错.那么,我也将用一生来向江小琴证明,她做我的妻子没错.人一辈子要证明很多事情。比如,我爸妈用一生来证明他们是好父母;我用一生来证明是他们的好儿子;将来,我要证明我是个好爸爸。那么,江小琴同样也要用一生来证明,她是个好妻子,好女儿,好母亲。谁也不能逃脱,谁逃脱了这个证明与被证明的圈子,谁的一生都将残缺不全。

到了预定的酒店,刘明买了一大堆烟花炮竹堆在酒店门口。尽管酒店管理人员一再向他强调,不许放烟花炮竹!要罚款的!刘明说,罚吧!随便罚多少,鞭炮一定要放!

马小花和刘明站在一排,她哭过,眼睛红肿。当时,我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背上刻着她的名字,却和别人结婚.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她所想的那条鱼,希望她不要成为那只孤独的鸟。

后来,马小花说.没想到你结婚这么快,这么简单。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江小琴就成了我老婆。

我爸穿着笔挺的西装,扎着领带和我妈站在一排,旁边站着江小琴的奶奶。在我的印象中,这是我爸第一次穿西装,扎领带.这是为他的儿子穿的,并不是我妈命令他穿的,他自己要穿的.他说,我要为我的儿子穿一次西装。这辈子,他儿子从出生到考上大学,再到上班工作,没给他丢脸,他为有我这样的儿子而自豪。我爸拍拍我的肩膀说,大刀!好样的!

我妈穿着大红貂皮长裙,她的儿子要结婚了,她高兴得眼眶红润,不停的用手帕抹眼泪。她这一辈子没什么期盼的大事,她儿子结婚是她人生最大的事。

刘明父母,小六,张寡妇,老板娘,小区的街坊邻居都来了。他们站在道路旁边,祝我们婚姻美满,白头偕老.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婚姻是神圣的,感觉到了我对我的父母以及江小琴的责任。

公司里的人也知道了我结婚这件事,来了不少人,那些平日里,让我赔尽笑脸的女孩们都衷心祝福我们。想起长沙的朱三和徐智,离开长沙时,他们一再的嘱咐我,婚礼的时候告诉他们。

在我看来,原本只有几个人的婚礼,来了很多人。对于这么多人的到来,我妈很高兴,她激动的说不出话。她想着我出生,住暖箱保住一条命,以及我所走过的每一步人生,眼泪始终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我和江小琴穿着随便,还是晚上见面时的穿着。我们的婚礼虽然没有婚纱,没有乐队,没有轿车,但我希望我们的婚姻能经得起任何考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