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纪念我的父母

sheli21 收藏 10 1575
导读:父母已离我们而去,写一贴来纪念他们。 父亲是在解放后穿上军装在上海部队工作的,他有一支转轮手枪有时就带在身上。他手枪被我发现不是在家里,是在一个地方的公安局而且似乎有点狼狈。 那一天他带我到镇江出差,就在镇江火车出站时我们被带到站旁的公安局里呆了好长的时间,在那里我看到父亲解下了手枪,也看到问题解决后再把枪还给父亲的过程(看来手枪藏在腰间用外衣罩着还是容易被发现的)。 父亲说他用这支枪只放过三枪,说来现在的人也不会相信,那是在一次部队搞的体育运动会上找不到运动场上用的“发令枪”就让父亲用军用枪打实

父母已离我们而去,写一贴来纪念他们。


父亲是在解放后穿上军装在上海部队工作的,他有一支转轮手枪有时就带在身上。他手枪被我发现不是在家里,是在一个地方的公安局而且似乎有点狼狈。

那一天他带我到镇江出差,就在镇江火车出站时我们被带到站旁的公安局里呆了好长的时间,在那里我看到父亲解下了手枪,也看到问题解决后再把枪还给父亲的过程(看来手枪藏在腰间用外衣罩着还是容易被发现的)。

父亲说他用这支枪只放过三枪,说来现在的人也不会相信,那是在一次部队搞的体育运动会上找不到运动场上用的“发令枪”就让父亲用军用枪打实弹来“发令”。


解放军的供给制我们也享受了,母亲常用这来笑话父亲说他每月就扛几袋面粉让我们过日子(南方人吃面食可难为我们了,记得天天吃面“圪瘩”),我们那时每逢开学要交的学费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总听到父母商量借钱的讨论,一次学校执行学费减免政策后宣布每一个同学可以申请,我回家问母亲要不要申请学费减免,母亲说这要让给困难的同学。


我们小时候是母亲给我们洗澡,同时传授我们洗澡时要用手指抠才洗得干净,这样每一次洗澡我们身上都留下一道一道红红的手抠的痕迹。待长大后到父亲领我们洗澡时他看到我们身上的红印问谁让你们这样洗的,我们都说是母亲。


我们小时候对于自己衣服是没有选择机会的,就是想买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不容西的,在一年入冬的开始穿卫生衣(一种棉质的衣料很厚的过冬衣服)的时候我对父母说衣服很旧了穿了不热,结果在中午放学回去吃午饭时看到一套新买的卫生衣放在家里等我穿了(这说买就卖让我感动)


我们那时“六一”儿童节可是一个不小的节日,虽学校不放假。但学校、工厂、里弄里在晚上会安排令人难忘的活动。

一次“六一”儿童节,在那一天放学后学校在教室里摆满图书供大家阅览(平时我们那时看图书一是到小书摊一分钱看一本,对于那时的同学每一分钱都是宝贵的)对于这一天的开放我们都欣喜若狂,一直呆在学校里过了晚饭时刻也不知道,这时听到有人叫我,抬头一看是父母来看我了,跟着父母回家在途中父母让我在一个肩挑小贩的面摊上吃了一碗面,那面的美味一直难忘(要知道我们那时几乎是没有机会吃外面的东西的)。那时物质条件差但发生的事都让我们难忘。

本文内容于 2008-3-12 12:36:06 被sheli2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