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岁月 下部 第三十章:漂亮女人

diyulantian 收藏 0 6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9/[/size][/URL] 星期一回到学校时,我还在苦苦思索,刘芳到底和我妈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两人会叫起来,刘芳为什么会器,我妈从未对刘芳发过脾气,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黄胖子在向寝室里的人描述在图书馆见到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子,从头发到脚趾,从衣服到裤子都一一描述,大家都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听他讲。 “真的是绝色美女,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9/


星期一回到学校时,我还在苦苦思索,刘芳到底和我妈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两人会叫起来,刘芳为什么会器,我妈从未对刘芳发过脾气,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黄胖子在向寝室里的人描述在图书馆见到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子,从头发到脚趾,从衣服到裤子都一一描述,大家都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听他讲。

“真的是绝色美女,我真的是第一次。”黄胖子边说边做手势,每个地方都长得恰到好处。天心大学会有这么漂亮的人吗?还是只对于黄胖子来说是绝色的呢?黄胖子眼中的美女都是象二妞子那样的,比二妞子漂亮的,在黄胖子那里叫仙女了。

“谁相信你啊!你说不会是做梦吧!有人说。”

“真不是做梦,我当时捏了自己脸,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那女孩子不美,我爸永远要不到儿媳妇,要到了也永远做不了爷爷。”黄胖子认为别人对他的不信任是对他做大的侮辱。在寝室里很少有人相信他。就拿那次上厕所拿纸巾的事来说吧,他夺来了厕纸去的他硬说自己没带,叫朱恩给他送去,别人也许无法想象时厕所里有多臭,因为那段时间,通水的管子被堵了,没人修,厕所里的屎尿都是满的,厕纸堆如山,闻那种味还不如去吃屎喝尿。等朱恩送给了他时,黄胖子就象汉奸似的挥舞着先着带去的白纸,他还讥笑朱恩是个大笨蛋。朱恩一气之下,硬是把他原来的厕纸也抢走了,后来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擦的屁股也许是从那堆积如山的厕纸里挑了几张干净的从这事后,大家再也不相信他了。

“那你说二妞子有多漂亮啊!”

“我呸,二妞子也叫人!”黄子不悄一顾,这叫得不到的东西就毁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当初他决定说二妞子的时候!硬是不顾公愤把二妞子捧上了天。这会他又说二妞子不是人,我想象二妞子如果当时听到这句话,非把黄胖子陷死不可。二妞子的力气大得很,就是较手较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信她。听说她从小就象西方人那样吃过土豆和牛肉,所以身体底子特别好。

“一头飘逸的长发,象黑夜一样黑,洁白的牙齿,不,玉齿……”

“能不能找个参照物呀?你说得太深奥了。”

“让我想想,就象关世音菩萨那样。说了半天,也居然把关世音菩萨给搬了出来做参照物,菩萨到底有多漂亮,没有人知道。我们读小学时曾认为关世音是玉帝的妃子,但她肯定和如来佛一腿,也就是婚外恋。我们当时只是把她当作神,从未讨论过她有多漂亮。我想黄胖子也真可怜,没有女朋友,晚上尽做些乱七八糟的梦,他说他几次梦到关世音菩萨给他盖被子,吃仙丹,然后自己变成了身材极好的超级男模,被嫦娥带到广寒宫长厢厮守。”

“相信我,大家都是同学,我骗你们有什么好处呀!”看到大家直摇头,黄胖子就急了。

“你省省吧,难怪昨天那家公司有不与你签合同。”

说到快毕业了找工作的问题,真的是令人头痛,有很多的公司厂家找到学校来,但我们生物系的专业不吃香,工艺美术系和建工系是香馍馍。所以我们想找到好的工作很难,每天穿楼于人才市场,总觉得很贱。

琳姐打电话说我很久没去那里了。这倒提醒了我。自从回归饭店开张不久,我就进了监狱,出来后没去过,我想我应该去一趟,玉兰也在那里干活,听说这小姑娘对文学达到了有点痴的地步了。每天晚上看书看到半夜,眼眼都坏了。我真该劝劝她。文学这条路是有满荆棘的,它是对人思想上的一种折磨,想写出点名堂,不是一招一夕就能够的。

“琳姐!还好吗?她比以前黑了点,但却漂亮多了。”

“你可真是稀客呀!这回归饭店你可是入了股的。”

“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呀?”

“就盼着我嫁出去,等着喝喜酒,是吗?”

“那个动物保护协会的呢?我要见见他,看他靠不靠得住。”

“这问题你管不着。”

“他是我姐夫!知道吗?他必须先过我这关,不然,他别做梦。”我边说边用手往嘴里塞鸡腿。

“他到哪去,他来过没有。”我逼问。

“保扩动物去了。”

“可你也是动物呀!他干嘛不保护你!”

“你是流氓,还是痞子。”

“劳改犯,正在缓期执行,比流氓、痞子的级别还高些。“其实从我进门就有一个凶猛强壮的男人在盯着你,但我没有感觉到,而这个人就是动物保护协会的,他的名字叫王老五,我不相信会有人取这样的名字,这名字是对人的一咱侮辱,可他真叫王老五,就象黄色真的叫黄色一样,他从背后拍我的肩膀,我感觉那只手极端的有力,看到他的模样,我也不敢相信他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在我的印象中,他应该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那种,然而他给我的印象是强盗,绝对心狠手辣的强盗,他额头上有几个牙印,还有一块刀疤,脸色黝黑,声音很粗,这让我想起了吴老头向我描述的他读初中时刀疤校长。

“你好,你就是刘明!她经常和我谈起你。”他的语气很温和,但我心里却不舒服。

“你好,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我真不知该怎么称呼他,我看了一眼琳姐,她走了过来,把身子靠在他的身上,这让我受不了,他们俩用不着在我面前这么亲热,他们并不需要向我证明什么,我想琳姐的老毛可能又犯了,可能就是别人所说的职书病吧!

“叫他姐夫呀!你刚才还说,怎么这会又忘了。”琳姐甚至坐在了他的腿上,我极端的想知道他额头上的牙印是怎么来的,结果引出了怎样证明他是一条好汉,我只是在听别人喊口号时才说自己是条好汉,如刑场上被枪毙的人就经常大吊:“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就这种说法也是展望未来,而且还是下辈子,而他却心平气和对我说他自己是一和条好汉。还好,他没说自己是一条铁汉,因为我一向都以铁汉自居,琳姐也说他是一条好汉,我就痛苦了,宽还没结婚就夫唱妇随了,结了婚,琳姐岂不成了他的奴隶。

“别初次见面就把自己吹得天似的,你好意思,强调什么缺什么。”我发现和他很好说放,所以我就没得拘束。

“你要我怎么证明呢?”

“至少你要证明自己有男子汉的那种气吞万里如虎,天不怕地不怕的气概。”

于是举例证明如下:他曾为保护东北虎和一些非法捕猎者进行守丛林战争。一个人抓住了三个人,缴获两只手枪,三杆双管猎枪,而他所用的武器则是那种特制的麻醉猎枪,如果我还不相信的话,他可以更进一步的证明,那就是他额头上的牙印来历,是老虎的牙印,具体说是只公的,他当时看到有一只母老虎受伤倒在地上,流了很 多血,奄奄一息,就赶忙过去抢救,他说到地方时,我问他怎么判断出那只老虎是母的,他说是凭感觉,我就怀疑他是自己编的,正当他抢救母老虎的时候,一只公老虎朝他扑了过来,张开大嘴朝他的头咬去,他反应极快,两只手死死的掐住了老虎的脖子,老虎这才没有咬破他的头,而是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牙印幸亏脸极时赶到,朝那只老虎入了两麻醉枪他这才捡回了一条命。那时他就认为老虎是世界上最凶猛的动物,说女人是老虎则犯了夸张之错,女人比老虎可爱多了,正因为这样,他想去找个女人验证一下是不是真的,就碰到了琳姐,而那天晚上琳姐充其量是一只病猫,于是他救起了这只病猫,这才有了这段姻缘,我感觉自己在听神话故事,不过他有牙印为证,多少可以为这个故事提供一些真实的证据。

“琳姐,这人不可靠,有可能是个陷阱。”

“陷阱也好,火坑也好,我都要往里跳。”

“肉麻死了,奸夫淫妇,不和你们说了,玉兰呢?”说实话我真正的目的是来看玉兰的。我仍然以解放军爷爷的那份爱把她当作山区女孩子,琳姐说她在房进而看书,她有王老五帮忙,她就让玉兰多休息,多看书。

“写什么呢?”玉兰在伏在桌子上写文章。

“大哥!别取笑我。“她在我面前有点腼腆,她总是用手扯着衣角。

“别叫我大哥!叫我名字就行了。”想一想也真他妈痛苦,以前她在信上叫我敬爱的解放军爷爷,这会解放军爷爷变成了吴老头,而我却要她直呼我的名字,这地位的变化太大了,让我有点悲伤,可这世界除了刘芳叫我哥哥外,我听起来舒服外,谁叫我哥哥!我心里都不舒服,尤其是刘强,他叫我哥哥,好象给了我很大的面子,那针刺我一样,我不想别人尊敬我,如果说中中是礼仪之帮的话,就要给人一个称呼,我认为中国人是虚伪的,因为这个传统就犯了矫饰之错,是一种虚伪的表现,如果上升到中华民族这个角度,则是可悲的,也许是我小题大做了,但我当时确实是那么想的。

“叫你名字,不礼貌。”

“礼貌个屁,以后叫多哥,我就不理你。”我拿起她写的文章,是这样写的:

“秋同萧瑟中,树叶在树枝上抖了几下,就飘落到地上,然后在微风中贴着地方滑行,天所很冷,每户人家的门都紧锁中,一只老鼠出来觅食,便它没有什么力气,走走停停,倦缩成一团,不动了,也许死了。一只狗慢慢的走了过去步子显得有点蹒跚,尾巴夹在双腿间,它在老鼠的跟前伏下,不动了,它已经死了……”

我身子不禁抖了一下,所以我认为这文章写得很好,因为我的颤抖是情不自禁的,但我却不理解这文章到底表达了什么。

“这文章太深奥了”因为我不能真正理解所以只能模棱两可的从总体一夸了个大概。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写什么,要真正表达出什么,但我却极羰的想表达一个意思,所以就写成了这样。”她低着头说,其实应该感到自卑的是我。

“这也许就是灵感吧,最高境界,让人琢磨不透。” 我试探着说,其实我想尽快转移话题,我对文学是个门外汉,朱美玲很喜欢文学,但她学出来的文章很多我看起来都只能有个模糊的感觉,她就讥笑我是个傻子,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她的知音,我问她的知音是不是那四眼田鸡,她给了我一个模两可的答案,但是她每次写了篇文章,都要拿给我看,她想看到我琢磨她文章含义进思考的样子,我思考问题的姿势是眉头紧锁,右的年抓后脑勺,这习惯是从小就养成的,到现在我的后脑上头发特别少,就是因为思考问题时被扯掉了很多,所以我讨厌思考,我不但要付出脑力,还要付出头发。

“你夸我,还是损我啊!”她这会盯着我看,这让我很不舒服。

“别闷在房进而,我带你到外面去逛逛,文学应该先体验生活,然后思考生活,讲究生活然后引导别人怎样生活,我居然连说出这番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也许就是灵感,她说她想到天安门去,然后再攻去毛主席纪念堂,她认为见毛主席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所以她要换件衣服,等了半天,她才穿一套黑衣服出来。

两人到了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高难度高的立在广场一角,我们要谢谢这些英雄,他自己为了幸福的生活抛头鸬洒热血,而当战争用处了,他们却牺牲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们却享受了他们用生命换来的荣命果实,我向着纪念碑敬了个礼,每个时代都需要英雄,但却很少有人能真正成为英雄,英雄的路是艰辛的,因为在这条路上,只许流血,不许流泪。

毛主席曾站中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举国欢庆,天安门就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扎下了根,只要提到中国,就必然会想到天安门,它就象称城一样,代表着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

玉兰一直没说话,她在努力思考着问题,我认为对文学感兴趣的确人,头脑多少有点疯癫,看到一样东西,比别人要想得深一些。

“想什么呢!“我给她碰了一下,她没有说话,我也不想钻到她的脑子里面去,两人到了毛主席纪念堂,很多人排队进去看,看到中国似目不暇接中的英雄紧闭着双眼,静静的躺 在那里,他们再动不了了,以前他是人民心目不暇接中的神,尤其是红卫兵时期,每个别都想看到心目不暇接中的神,为了见到他,不惜一切代价,而此时,他却躺大这里供人观赏,成了一道风景,他不但是中国人的风景,也是外国人的风景,这让我很伤心,我不想外国人把中国人的英雄当作一道风景观赏,他们有的人竟然议论躺在那里的人是谁,这无疑是对我们整个民族最大的伤害,我认为毛主席纪念堂应该对外国人关闭。

毛主席拯救了中国,所以我们舍不得他,就是在他死后也要把他当神供着,这也许是我们可悲的地方,他躺在那里其实就成了一座我们无法逾越的山,可我们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他尸体的办法,象周总理那样送到八宝山去火化吗?送到某个医学院去做人体标本吗?不可能,没有人敢解剖他的尸体。

我想起了他的《忆骄杨》中的一句话,“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草药笑。”而此时则是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棺中紧闭双眼,没有一丝笑容。

玉兰说要是毛主席能活起来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景象,亏她想得出来,都躺了几十年了,还会站起来吗?可如果他真站起来,那么首先可以肯定他不是人。

晚上又和玉兰到人民大剧院去听交响乐团的演奏,我和她都听不懂,纯粹是为了好玩。我对交响乐的印象是人多,乐器多,而且是很多我从没见过的,吹出来的声音也是我无法想象的,反正整场听完的感觉是一大群人在吵吵闹闹,让人有一种方里雾里的感觉,我一个劲的嚼口香糖,咬牙发齿的嚼,旁边有一对夫妇看着我和玉兰两人在嚼口香糖,而且有时还议论,并发出笑声,不妙的是我的笑声极端的难听,我们好象得罪了他们似的,他们对我和玉兰的评价是草包,我的确是个草包,我只知道贝多芬,还有一叫什么夫斯基的,玉兰说是柴可夫斯基,可见玉兰比我渊博。

交响乐最能感动人,可我却没有那种感觉,不过小时候写作文时经常用到交响乐这个词,比方说描写交通,每辆车子都按嗽叭,我就把这些声音比喻成交响乐,其实我也不知道交响乐到底是什么东西,老师还夸我比喻得很生动形象,这是老师一厢情愿。

没听完,我就和玉兰走了,我不想再折磨自己了,我还得听别人很客观感骂我是草包,玉兰说她只是想感受一下那种热闹的气愤,奏到精彩的地方,别人拍手鼓掌,她就跟着拍手鼓掌,我问她为什么鼓掌,她说别人都鼓掌了,她也就跟着鼓掌,她还问我为什么不鼓掌,我说我的手已经疼了几天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