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日常的习惯中,对男人喝酒是寻以为常,见怪不怪的事,如有哪位酒桌上有不喝酒的男人,倒是朋友们把他列为女宾们一类的了。如酒席上常出现这么一幕:让不喝酒的男人与女宾们坐在了一起,然而这男人生怕将自己列入女宾之列,甚至脸红着悻悻地坐在了女宾们的旁边,敢情是认为很没男子汉面子的事。所以有的男人还要强说自己能喝酒,结果,一喝就喝得一塌糊涂,更加掉份儿了。

也不知是何年何月,说不会喝酒的男人一下子在酒座上突增了许多,认为男人自己不会喝酒就可以与漂亮的女宾客坐在一起了,感觉仿佛就象掉在了花朵堆里一样美气。所以,说自己不会喝酒的男人再也不会感到有什么难堪,而是欢喜得不得了坐在了女宾客的旁边满脸幸福面带桃花,也常常被酒席上的朋友们扮演着坐火车时查票的角色,将他从女宾的坐席中提溜出来,以至最后将他用酒灌醉才肯罢休。朋友还在笑谈中喝道:“看你下次还老不老实,竟然往女人堆里凑,以为是交了桃花运了,哈哈。”

所以,喝酒是一种亲切友好的表露,是一种亲密无间的欢喜,是一种心情释放的情怀,是一种酒文化的绵延。

08年元旦节的第二天,我从千里之外赶回来参加同事的小孩结婚,那真是笑破了肚皮。常言道:“结婚三天无大小,可以闹房。”哇噻!也不知从哪天开始的,结婚酒席上闹腾得真是笑破天了。

结婚开席的时间定在了中午12点28分,图的是发发发的吉祥如意。然后,一对新婚小夫妇幸福地站在了点缀着喜庆的花束的主席台上,旁边也站着新婚小夫妇两边的家长,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新当上的老公公被朋友们彻底地化了妆,只见他:头上戴着插上两根长长的野鸡毛的高帽子,那装扮似乎是戏剧里的武生;脸颊上红的黑的画了一脸,只看见两颗眼珠在眼框中幸福地乱转,看见的还以为是包公转世了。他上身斜披挂着一件仿兽皮的短披风,下着一件仿兽皮围,只穿一件短裤和丝光袜,脚上蹬着一双黑亮的雨鞋,看上去又象是《西游记》里的孙大圣。他双手紧握一把加长的仿真丘比特箭——实是一支改装的红缨枪。肩膀上还挂着一个烧灶时扒灰用的铁耙子,却又比猪八戒用的铁耙子小得多。猛一看真以为是请来的演员演的印地安人,再细看,俺的个神啦!真是新当上的老公公大人如此一个活脱脱的原始社会的印地安人,他的一出现,全场轰动起来,引来笑声一片,宾客们都笑得东倒西歪,我的眼泪也都笑出来了,然而,节目还在继续。

婚礼上的介绍人还煞有介事地向来宾们宣布:新当上的老公公荣幸地被聘用为某单位的扒灰协会的理事。这一隆重的宣布,引来宾客们再次发出了一场空前的欢笑,老公公这次成为了公众们的核心人物,他惹人注目地还为这一特殊的场景频频受到宾客们的拍摄合影,新当上的老公公这时无奈地笑着对亲朋好友说:“只有这样了,只有这样了,不然,今天这一关是难过得去的”。呵呵,其实呢,他那心里面填满的全是幸福也,全是幸福!

人生中一种极其重要性,极其特殊性的大事,莫过于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喜庆——就是婚姻大事,为了向这对新人祝福,人们在无所顾忌中开怀大笑,为这对新人祝福,在这婚礼的酒席上没有了当官的级别,无论你是局级和一般的工人;没有了年岁的大小,只要你走得动,能参加这隆重的祝福;没有了平日里的过结。只有最无尽的欢笑,只有最美好的祝福,只有最美好的语言,只有最动情的欢歌笑语。

你如果身在其中,你不能感慨么?你能不去回想么?谁说人生苦难多于幸福,谁说人生的围城里有说不尽的伤感和心痛。其实呵,幸福是常有的,只要你回味,你就要偷偷地自已乐半天,当你或她穿着白色婚纱,如同怀揣着一只小兔和她相拥着用蜜酿成的一种甜美幸福的心情走进亚当和夏娃的伊甸园时,当你和她刚刚踏进围城这个神秘而美好的红门时的那种只顾不暇的幸福期盼,当作为父亲幸福地被亲朋好友化妆成舞台上的印地安人时,那种溢于言表的幸福心情,谁又能说你不是幸福的呢。

呵,这使我想起了一曲祝酒歌:

金杯银杯斟满酒,

双手举过头。

炒米奶茶手扒肉,

今天喝个够。

朋友朋友请你尝尝,

这酒醇正,这酒绵厚,

让我们心心相印,爱情更加长久。

编辑掉原创字样

----爱哭的花蕊

本文内容于 2008-3-20 18:53:30 被爱哭的花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