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马上就要到了,台湾就要"入联公投"了,阿扁们就要再一次强撞"红线"了。虽然高层一再放话"公投即战争" ,虽然那部《反分裂国家法》就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但是我还真看不出我们领导人动武的强大意志呢。我们不是至今还在可怜巴巴、窝窝囊囊地请求美国人、日本人去反"台独"吗?,我们不是至今还在诚心诚意、一厢情愿地请求台湾同胞去反"台独" 吗?早几天,面对"公投绑大选"的台湾选举,尊敬的吴建民先生不是还在"希望台湾的选举有利于两岸的和平与发展 "吗?


同胞们,中国一定要统一!不论以何种体制、何种方式,也不论文统还是武统。否则,中国失去台湾就只是开始,多米诺骨版效应就会出现,那样的话,中华民族将永远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当初的大清国虽然腐败无能、腐朽透顶,但毕竟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基本完整的版图呢!现在既然那些中华民族的不孝之子--"台独们"置民族大义于不顾而执意铤而走险,那么武统就必然将成为我们的唯一选择!当然统一战争后,我们就不要再祭出那个后患无穷的" 一国两制"了。


台海风云急,这场伟大的统一之战一触即发!而时不我待,那么我们又做了哪些准备工作呢?我们除了在军事和外交上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外,可以说,其他方面尚未真正起步啊!


我们至今还没有进行战前的国内宣传工作。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之所以能不断地从胜利走向胜利,最终夺取政权建立新中国,其强势的宣传机器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成功保证。可是现在我们却恰恰丢弃了自己最拿手、最厉害的一招啊!公元1950年兵出朝鲜,1962年反击印度阿三,1969年血战珍宝岛,1979年惩罚越南小霸王,试问在这些战争前,那一次我们没有做足宣传呢?而宣传的效果就是敌人的罪行激起了全国人民的仇恨和愤怒,国家的危急激起了全国人民战胜敌人的意志和勇气。


如果没有强大统一的舆论导向,那么这场战争的必要性、重要性和正义性能保证得到全体国民的高度理解和认可吗?如果我们内部的认识都不能统一的话,又怎能保证我们战争的强大动力呢?而在我们这样一个历史上和现在都如此盛产汉奸的国度里就更要高度警惕内鬼们的所作所为了。


我们至今还没有进行战前的国内动员工作。也许我们的军队已经作好了充分准备,但战争绝不仅仅是军人的事情!它应该是全体国民的事情。况且我们将要面对的对手几乎不太可能只是那些"台独"们,那些亡我之心不死的列强们很可能要来凑这个热闹呢,毕竟我们还没有强大到几分钟或几小时就可以搞定所有对手的实力,否则台湾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我想,当年毛主席效仿朱元璋的"深挖洞、广积粮"的做法和主席自己所倡导的 "全民皆兵" 的思想在当前这种非常时期应该能给我们以巨大的启迪。


如果没有国民的行动准备--全体国民尤其战争前方的国民应该接受疏散演练和军事训练,那么届时怎能让他们处变不惊、处变不乱,又如何能保证战时万一局部或暂时失利时的大局稳定。而一旦后院起火,前方吃紧的话,那么这场战争胜负的天平就有可能向对方倾斜。


而此刻呢?未富先奢、未强先惰的中国大地到处呈现出 "歌照唱、舞照跳、酒照醉、牌照打、码照买、股照炒、马照跑......" --一如当年旧上海沦陷时的那派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呢。毛主席当年居安思危,所倡导的"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 的精神的的确确已经荡然无存了!我们麻木于电视剧里那些无处不在的"长辫子" 、层出不穷的"猪八戒" 、自欺欺人的"飞天侠" ;疯狂于电视台里那些没完没了的"超女" 、"超男" ;陶醉于西方世界里的那些圣诞节、情人节。的确,三十年的和平环境让大多数国民失去了忧患意识,失去了斗志,失去了血性啊!


一个国家要发展,一个民族要振兴,就需要民族精神,这是我们心灵深处的魂。而当今的中国正需要一种民族精神把整个民族牢牢凝聚在一点之上,意志与智慧可以表现出一种精神,这就是尚武精神!在我们快速崛起的今天,我们尤其需要阳刚、需要血性、需要尚武精神,需要我们不屈的民族魂!


我们一向有不打无准备、无把握之仗的传统,但届时如果不得不打的话,我们岂不是犯下了极其严重、极其低级、极其常识性的错误吗?难道我们大智大慧的执政党会傻到这种程度?尽管我们执政党的风格一向神秘,但对全体国民的宣传和发动可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保持神秘呀!难道 "台独们"都这样了,我们还要再忍让下去?如果这次还不动武的话,我们的执政党又如何能面对十三亿中国人呢?难道又一个自欺欺人"文字游戏" 就可以敷衍对付过去吗?更可怕的是,不管"入联公投" 通过与否,从此也就开启了和平独立的大门,那么"藏独" 、"**" 、"内独"等等就会乘势而上至不可收拾矣!当然,中国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形象从此就要更打折扣,在对手眼里从此就更没份量了。

唉!当年我们在朝鲜战争中趴冰卧雪单挑以美国为首的所谓十七国"联合国军"的勇气哪去了?难道过去我们敢作敢为就因为我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我们畏首畏鼠裹足不前就因为我们刚刚好不容易有袜子穿了?


现在的中国再次到了最危险的边缘,内忧外患啊!


贪污腐败的常态化、国有资产的空洞化、不公不平的普遍化、贫富差距的扩大化、自然环境的危机化、文化教育的西洋化,肆无忌惮的"猫论" 、 横冲直撞的"特色论" 、铺天盖地的"国情论"等等,无一不正在侵蚀和吞噬着我们母亲的机体,让我们整个社会价值观强烈背离、是非观强烈颠倒、道德观强烈沧丧。三十年来经济上的改革开放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更多的是简单的、过度的、无休无止的市场化,更多的是"劫贫济富"的举措。其结果就是我们普通国民的头顶上换上了新的更大的三座大山。当然对外招商引资中的超国民待遇,以及内鬼与外鬼的勾结,更是让外国鬼和新的买办赚得盆满钵满!是啊,没有******和完善前提下的经济体制改革必然是容易发生问题和缺乏持久生命力的。我多么期望我们优秀的领路人胡总书记和大管家温总理能带领我们走回阳光大道,建设好和谐社会。


目前台湾的阿扁们、马仔们可是越闹越凶了啊! 唉!一个"台湾问题"就牵制了我国五十多年来的大部分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军事资源和外交资源,常常被这家那家敲去一笔又一笔,让我们损失了极其巨大的利益。每一次中外高层会见时,我们总要不厌其烦地请求别人再次声明:"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等等,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堂堂一员,我真觉得我们好窝囊、好可怜。同时,大陆与台湾陶醉于反复争夺那些出尔反尔的无耻国家之举也是不明智的。


对于这场统一之战,我想大家自然会担心美日军事干涉,而我恰恰相反,担心的却是美国猪和倭狗,尤其是倭狗不来凑这个热闹呢,我还怕倭狗在幕后喝茶看戏呢。我想倭狗来了才好哩,我们就正好借此机会彻底清算倭狗六百年来所欠中国人的总帐。是啊,国仇不是家仇,国仇是无数家仇的量的积累, 因而便发生了质变。家仇甚至可以一笑泯之,而国仇不报,我们活着有何颜面去面对世人?!死后又有何颜面去面对祖先?!那几千万冤魂怎能安息?!中国人又怎能得到敌人的尊重和仰视?! 不错,德国最终得到了受害国的原谅,虽然德国同样也是二战的元凶,在战争中犯下了滔天之罪。但德国有总理勃兰登1970年的 "华沙之跪",有巨额的战争赔款,有禁止纳粹活动的立法。德国人总是不停地反省自己,德国外长曾说过"千年时间易过,德国罪孽难消!" 。试问战后倭狗在这些方面对中国人做了哪一样呢?再者,倭狗不是从来不承认二战中败给了我们吗?那就让我们好好证明一下给倭狗看吧!可以说,我心中始终熊熊燃烧着一团对倭狗仇恨的之火,唯有战争才能浇灭它!


不久前,温总理宣布在樱花盛开的时候,我们的胡主席将访问日本,但愿主席不是去送礼的!回想不久前倭国的那个"福田到了,就是福到了!"的福田来到中国时,带给中国人的"福气"就是它将要经过的高速公路在寒冷的冬晨时封闭了九个小时(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我们自己自贱所致)。而福田去时,兜里自然少不了巨额的合同。据说胡主席访问倭国时,倭国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会提出将"中国有条件支持日本入常"写入联合公报中。现在,我谨代表全体中国人开出这个优惠条件吧--一个是杀掉五千万条倭狗(当然这其中的一百万条倭狗是必须只能用冷兵器解决的),另一个是倭狗支付给我们三十万亿美元战争赔款。


至于美国猪,有种的话就放马过来吧。我想打台湾是小考,打日本是中考,打美国才是大考呢!美国猪敢来的话,就让他们再一次长点记性好了,毕竟朝鲜战争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而如果韩国死棒子、澳洲硕鼠以及曾经在中华大地上烧杀抢掠的西方禽兽们执意要来的话,就凑齐一起上吧,省得我们一个个去打发呢!从目前来说,我们需要对内的统一之战,其实,从长远来看,我们更需要对外的民族之战!


养兵千日,用于一朝,我们可是快三十年没有象样地打仗了。我们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当初所制定的"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韬光养晦"的国策已经不再适合这个时代了。它曾经让我们品尝了一次又一次的屈辱--1993年的"银河号事件"我们忍了,1999年的"炸馆事件"我们又忍了,2001年的"撞机事件"我们还忍了!我们简直就像一头扎在沙子里的鸵鸟呢!要知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大国强国从来都不是、也不可能是忍受出来的!我们忍让的后果就是让美国人重新完成了对中国的战略包围,美国人又重新将绞索套在了中国人的脖子上,当初毛主席在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战争后打破美帝包围圈而留给我们的军事遗产和政治遗产已经消耗殆尽了。

可以说,现在这个世界上,不管入流不入流的,谁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谁都想欺负中国人,谁都敢欺负中国人,谁都要欺负中国人。华人华侨在国外被骂被打被辱被绑被杀的报道屡见不鲜。就在最近,法国鸡不是独独让中国人睡在机场冰冷的地板上吗?菲律宾猴婆不是独独要求中国人调换机座吗?这些事件有的是民间行为,而有的甚至是政府行为!像让中国政府颜面尽失的那个惨绝人寰的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即是如此。就算在国内,在我们的土地上,外国鬼也像个大爷,而我们自己反倒像个小媳妇。也难怪,对于外国人,不管白的黑的黄的棕的富的穷的远的近的,我们从上至下的各级政府和各种媒体、我们的国民始终对他们友友好好客客气气,我们把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温良恭(俭)让"在外国鬼身上运用得可谓淋离尽致啊 !甚至那些在其国内屁也不是的流氓、无赖、乞丐、流浪汉,一旦到了我们中国,立马就成了我们的座上嘉宾呢。我们动不动就把"外宾" 、"外国朋友" 、"外国友人" 挂在嘴上。让外国鬼在中国享尽了优待,占尽了便宜。呸!去他妈的外国鬼!


今后,我们不要动不动就给别人发贺电,发慰问电;我们不要动不动就那么大大方方、阔阔绰绰地给别人捐钱捐物,甚至当那个大海啸来时,我们还要以德报怨地给制造惨绝人寰的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的印尼猴子大捐一笔呢。在这个方面,我们是如此地善待别人,别人又是怎样回报我们的呢?看看在中国这次百年不遇的南方大雪灾中别人的表现就该知道我们是多么的傻了。


在这个丛林法则永不更改的世界上,落后才会挨打,懦弱更会挨打。当年俄国人围剿车臣叛军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在强硬的普京面前不就是只能干嚎几声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吗?强硬的普京让人不敢小瞧喘息中的俄罗斯,现在对外更加强硬的后普京时代即将开始。还有那个对美国人异常强硬的内贾德不是让六千万伊朗人得到了敌人的尊重吗?至于前南斯拉夫之所以现在四分五裂,不是因为美国人有多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其内部出了问题所致。


西方列强亡我之心不死,分裂中国的阳谋从未曾停止过。美国人黑老大口气十足,动不动就要将别人炸回石器时代,但中国不是南联盟,不是伊拉克,中国就应该是中国!经过三十年的"韬光养晦",现在也该"有所作为"了!否则,最近的"小鹰号高调过台海"事件给我们的侮辱还会重演。我们不要那个夸夸其谈、抑己扬他的张召忠将军,我们要这个针锋相对、豪气干云--"我们准备西安以东的城市被摧毁,但美国人必须拿出三百座城市被我们摧毁!"的朱成虎将军。当然,我想,我们还应该将"决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修改为"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以及无核保护的国家和地区首先使用核武器" 。


至于奥运会的主办问题,我们不可看得太重了,以前的天津世乒赛,北京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等等,我们都要劳民伤财、不亦乐乎地搞个大型的开幕式团体表演,而别国类似的比赛开幕式只是轻描淡写地就对付过去了。奥运会固然是一个提升我中华实力的契机,但相对于国家统一的核心利益而言可谓不值一提。那个死皮尔伯格既然辞去了顾问,就滚远些好了!那些借口人权问题(虽然我们有不少问题),实乃心怀恶意之无赖们扬言要加以抵制北京奥运会之举就是对我们的侮辱,我们的领导人是该长长脾气了。其实,就算这次因为战争而丢了北京奥运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我们赢得了战争,当然我们一定能够赢得战争,那个奥运会以后一定会乖乖地给我们送上门来的!

亮剑!亮剑!再亮剑!来吧,台海大战!来吧,东亚大战!来吧,世界大战!是的,我们中国人的确压抑了太久太久,难道现在不是我们炎黄子孙们应该表现表现的时候了吗?

在此,谨向即将出征的共和国的战士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