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的“超级牛人”:藏族猛将江勇西绕扬威国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藏"雪豹连"首任连长江勇西绕扬威国际赛场


江勇西绕:三次选择;雪豹扬威国际赛场


因为山的遮挡,上午11点后,太阳才懒洋洋地照进江达县城。


一幢藏式风格的两层小楼呈现在眼前,这便是江勇西绕的家。走进正屋,3张立功喜报贴在墙上,喜报上方,挂着党的三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的画像。江勇西绕的母亲说,她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画像擦拭干净。


儿子从军入党,1次一等功、两次二等功,次仁巴登兴奋得几天睡不好觉,拿着军功章给乡亲们看了又看:"没有共产党,哪会有我儿的今天!"


这个朴素的认知,凝聚着一个藏族家庭对党、对解放军的深厚感情。☆


家庭的选择


江勇西绕融入新的大家庭


1977年12月,江勇西绕出生于西藏江达县一个有4个孩子的牧民家。


按当地风俗,4个儿女的人生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去寺庙当喇嘛,二是放羊。而江勇西绕的父母却选择让孩子到内地上学读书。母亲给调皮、不爱学习的儿子取名"江勇西绕",藏语就是性格温和、有知识。


一次,江勇西绕偷走父亲5元钱,带着弟妹去买了块豆腐乳,回家后被父亲一把摔在院子里,父亲怒吼:"做男人,不能干偷鸡摸狗的事!"


直爽、刚烈,加上一份血性的教育,矫正着他的人生路。


1991年8月,14岁的江勇西绕考上湖北沙市第六中学西藏班,成为江达县第一个走进内地中学西藏班的孩子。


刚进学校,就有人问他:"你喝酒打架吗?"不经意的话,深深刺痛了他的心,"我偏不喝!"直到现在他滴酒不沾。后来到部队报到时,首长嘴巴大张,两眼直瞪:"你不喝酒?这个藏族兵,不一般!"


走出藏区,江勇西绕慢慢融入新的大家庭。初二下学期的一个晚上,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江勇西绕感到自己嘴里涌起奇怪的味道,就着灯光,才知道自己吐的是血。老师和同学连夜七手八脚把他抬到医院。他得了肺结核!一听说来了个藏族学生,同室病友的父亲专门给他煲来鸡汤。住院的两个多月里,病房里总是堆满鲜花。


温暖,伴随着藏族班的孩子们度过一年又一年,也让积淀在江勇西绕心里那份情越来越浓。他写信告诉家人:"这里的老师就像父母一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人生的选择


从军报国凝聚雪域赤子深情


中考,江勇西绕面临人生的第一次大选择:朋友向他推荐某银行学校,只读一年半就可以工作,待遇甚好。他心动了好几天,可在志愿表上写下名字后,他又一把撕掉。


军人的形象,在江勇西绕的脑海中电影一样放映着。小时候,他常去兵站看电影,看了《小兵张嘎》,就学着做把木头枪别在腰上;农忙时,当兵的帮助乡亲们抢收青稞......解放军的好,江勇西绕从小就记在心里。


恰好这时,昆明陆军学院附属藏族中学前来招生。一番考察,带队的政委于泽生说了句让他记住一辈子的话:"你就是一块当兵的料!"


就这样,一颗"从军报国"的种子,在一个不大说话的孩子心里种下了。1995年,江勇西绕考上军队唯一的藏族中学--昆明陆军学院附属藏族中学。


3年后,江勇西绕考入昆明陆军学院大专班。另一个世界打开了,但却不是他想像的那样。


大专班多数是各部队推荐入学的军事训练尖子。别人平推杠铃"呼-呼-"着响,一推就是四五十下,而他只能推三两下。投手榴弹,别人一伸手就是五六十米,他使出全身力量也就二三十米。没有接受过训练,他做器械,上不了杠;跑障碍,跟不上;练射击,上不了靶。


难度最大的要数单杠练习 "卷腹上杠"。由于个子高,他浑身使劲也拉不上一个,还弄伤了手。为此他找班长教,深夜还在练;请军事技能好的人教,每天加码。功夫不负有心人,2个、3个、5个、7个......3个月后达标考核时,他的总成绩飙升到中队第一。


1999年,上大二的江勇西绕作出人生一个重要的决定:入党。他向组织递交申请书。然而,在写入党申请书时却"卡壳"了:多年来积攒的一肚子话,提笔时却不知如何表达。


热心的同学向巴丁增写了一份给他"参照",哪知,固执的江勇西绕却将"样稿"退回,说:"入党是件神圣的事情,我要把想对组织说的掏心话写进申请书......"☆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事业的选择


在艰苦环境中实现军人的价值


军校毕业时,学校让他选择:留校或到某单位机关任职。"党和祖国的需要就是唯一的选择。"他连续递交4份请战书--"我还需要更多的磨炼,请让我到艰苦的环境中去实现军人的价值!"


2001年8月,作为"见习学员排长",江勇西绕被分到成都军区西藏某旅。报到时,连长舒根洪头也不抬地问他:"吃饭没有?"


"报告,没有!"


舒根洪叫来炊事员:"给他煮碗面条。"


一碗面条端了过来,无盐无味,难以下咽。


过了一周,舒根洪给新兵上课:"不管你过去得了多少奖有多么风光,到了部队,你就是一张白纸。"


江勇西绕恍然大悟,那碗难以吞咽的面条,是连长在考验他的耐性。


江勇西绕的军旅生涯,从一碗无味的面条开始。这是江勇西绕来到部队最深的记忆。


然而,考验还没有完。


一次,部队去海拔5100米的米拉山集训,连长任命他为车长。他美得连走路都在小跑:"终于有机会表现自己了!"末了才知道,车长,原来就是坐在大卡车最后,又颠簸又吃灰尘的那个。


米拉山由于海拔较高,终年冰封雪裹,人稀、氧薄、天寒。刚下车,官兵们就领略到它的冷漠。


吃过午饭,开始安营扎寨。全连只有3顶帐篷,连队只好挖地下掩体。晚上10点多,下起冰雹,20多米长的工事上方拉起一块大布,官兵们都躲在下面挖,江勇西绕却独自在露天挖,拇指大的冰雹打在头上、身上,他吭都没吭一声。连长很满意地点点头说:"这小子实在,不错。"


连长喜欢上了这个憨厚的小伙子。这以后有什么事,连长总是先点他,营里的干部私下里都说"这是个好苗子"。


9个月后,一个更大的舞台伸到他人生的纬线上--成都军区选拔军事尖子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武。选拔百里挑一,步兵出身的江勇西绕,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他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了向侦察兵角色的转换。


选拔从打枪开始,最新的95式自动步枪,5发子弹,他打了个满满的50环。这时,许多人都还没有弄清新装备的要领。一路过关斩将,江勇西绕最终成为扬威国际赛场的第一名藏族军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3-29 13:26:26 被mlyouyou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