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五十四节  外交之行(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五十四节 外交之行(1)

喝了送别酒,屠倭与屠夫两人四马,往东而去。

零下二三十度的冰山雪地里,两个人想要千里远行,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好在两人体质强壮,而屠夫又受过专门的训练,一路之上,倒也有惊无险。

进入苏联镜内,屠倭指着眼前这一片,一望无际的平整的雪地道:“这里是一个大湖泊,它曾经完全属于中国。”

过了兴凯湖,又是沃野千里,屠倭又道:“这里曾经属于中国。”

一路穿州过县,两人看到了许多黄皮肤的俄国人,屠倭又道:“他们曾经是中国人。随着领土被割去,时间久了,土地上的人,也跟着不知道母国是谁了。”

屠夫找了些人问路,发现他们都不会汉语,最后只得用俄语说。每次问完,总未免虎目含悲。故国明月仍在,乡音全改物是人非,此等悲凉景像,不身处其中,是难以体会到的。屠夫问道:“我们真的有可能,帮助这个时空的中国,要回本该属于他们的土地吗?”

屠倭道:“我认为卫华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悲剧已经在我们前辈的身上上演过一次了,我不们不能让这个崭新的空间,一本全新的历史,再将悲剧重演一次。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可以不计代价,甚至放弃我的生命。”

屠夫道:“来之前,上头是叫我们帮助这个时空的GCD早日执掌国家权力,并尽可能的避免他们所走的弯路。我们这样做,与上级的指示不合。是要冒风险的。”

“我想他们会理解的。”屠倭道,“龙将军这个人虽然偏激,但有很多话,都说到了点子上,如果我们仅仅将自己定位于助手,定位于这个时空的匆匆过客,将我们放在权力的从属位置上,那么很多悲剧就无法避免,只能眼睁的看着它的发生。在对苏问题上,就是一个很大的分歧,且无法调和。今后如何行动,等我们这次任务完成,我会详细客观的报告给上级,我想上级,也不愿看到蒙古分裂出去,这个时空中国的领土主权遭到践踏吧,他们赞成我们的做法的可能性会很大。”

“如果上级不赞成呢?”

“有死而已。”屠倭语气平缓,神情坚定。屠夫暗暗的为屠倭捏了一把汗。

快马加鞭,过了一日,两人抵达了第一站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苏联远东特别集团军,以及苏联太平洋舰队的驻地。

100多年以前这里生产海参,“崴”是洼地的意思,所以中国人称它为海参崴。 它位于绥芬河口海湾东岸,隶属于渤海的率宾府辖地。根据中国历史记载,元称永明城,清属吉林珲春将军管辖,本是中国固有领土。1860在《中俄北京条约》中,致使包括海参崴在内乌苏里江以东的4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割让给了俄罗斯。1862年,俄罗斯政府将海参崴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是“控制东方”。

屠倭道:“海参崴濒临日本海,控制北海(俄国称鄂霍茨克海),是重要的军事要地,交通要塞,海陆空运输都很发达,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终点。如果海参崴能够回归,我们在这里驻上海空军,那么我们将取得对日作战的战略优势。我们的飞机可以轰炸日本本土全境,我们的舰队,可以随意打击日本本土北面港中和城市。”

两人边走边谈,正要入城时,忽然跑来一队红军士兵,将两人团团围住。

两人高大的身体太显眼了,又是全副武装,再加上没有苏联的入境许可,算是私自越境。出于保密的需要,义勇军独立师,又没有事先发电报打招呼。不被围住才怪。

屠倭微笑着,以纯正的俄语道:“别误会,我们是中国派来的秘密使者,求见斯大林同志。”说着,将义勇军开俱的证明,递交给了为首的红军军官。

军官见证明上不是国民党的印章,而是义勇军。他不知道义勇军是什么,以为是伪造,粗鲁的喝了一声,“带走!”先行关押起来,等查明身份再作处理。

俄国人没有善待别人的习惯,屠倭他俩被关进了监狱。用青石彻成的监狱,阴冷潮湿,腐烂的稻草的腐味混和着屎尿的味道,在冰冷的空气中,一阵阵的往鼻子里灌。受刑犯人惨号声,不时灌进耳朵,让人毛骨悚然。

屠夫受过特种训练,比这更极端的环境都能适应,他倒是随遇而安。但屠倭却无法忍受了,用俄语抗议,给使者的不公正待遇。

不久,有一位红军少校军官来审问,屠倭以卫华的身份一一作答。

当屠倭报上卫华的名字时,这位审问的军官明显身体一怔,用蓝色鹰眼,打量了屠倭很久,最后问道:“你就是在918事变当中,杀了数千日本人的传奇英雄?”

当时的俄国人,由于日俄战争的影响,对日本怀有敌意,他们很乐于看到日本人倒霉。这些年,俄国人刚刚经历了一战、十月革命、抗击西方联军、打倒白匪军,终于建立起了强大的苏联。在战争期间,任何国家都会英雄主义泛滥,俄国人崇拜英雄。见此人就是传奇英雄卫华,顿时高看了不止二眼。

不过,他仍以不可意议的表情问道:“你真的在三天之内,单枪匹马于战场上消灭了三千日军?而不是俘虏?如果你真的那么厉害,那么,你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的就被我们的红军战士给抓到的呢?”

屠倭道:“你不相信?我需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前面我已经说过,我是使者,我不想与贵军发生冲突,以免误会扩大。”

军官见屠倭身躯庞大,肌肉发达,倒是半信半疑,又指着屠夫问:“那么,他是谁?”

“我的兄弟屠夫,顶尖的狙击手。”

“中国也有狙击手?”军官的瞳孔扩大,显得很惊讶。

“中国为什么就不能有狙击手?”

“他的水平如何?”

屠夫鼻子一哼,道:“当你的教官足够了。”

“两位同志,你们可否与我们的战士比试一下,以证明你们的身份。”这位军官的语气明显的缓和起来,态度也不那么高傲了。

“怎么个比法?”

“我会安排。在此之前,介绍一下,我谢廖夫,红军远东特别集团军少校。很高兴看到你们。”

“幸会。”

由于体形和国力的原因,俄国人是很看不起中国人的。俄国人高大有力,普遍比瘦弱的中国人要高上半个头。前年(1926年)特别集团军为了张学良突然收回中东铁路路权之事,入侵中国,与东北军打了一仗。

苏军总共出动了近8000人,配备了9辆T-18轻型坦克,轻松击败了防守中东铁路的1.2万(另一说1.6万)且配备有30辆雷诺FT-17轻型坦克的东北军。战争中,中国军人死伤及被俘9000余名(伤亡2000名,被俘7000余名);苏联方面,苏军被击毙143人,失踪4人,受伤665人。苏联大获全胜,东北守军几乎全军覆没。12月20日,张学良派代表与苏签订屈辱的《伯力协定》。协定规定,中方接受苏方提出的恢复中东铁路中苏共管、双方释放被俘人员。而战争期间,苏军占领的中国领土熊瞎子岛,至今未还。

张学良为什么敢于突然出兵,强行收回中东铁路?从而引发“中东铁路事件”?

有一种说法是受蒋介石指使。

蒋介石他也很怕俄国熊。他为什么会有这份胆量?据说是因为列宁承诺过,想归还沙俄抢自中国的一切领土,并废除不平等条约。蒋介石派人去莫斯科问归还之事,但斯大林闭口不谈。让蒋介石摸不着头脑,为试探苏联人有无归还之心,于是叫张学良小打小闹试一下。

蒋介石其实是知道老毛子的可怕的,轻易不敢去惹。但东北仍张学良的地盘,就算试出了恶果,他蒋介石也不会损失什么。反而能借机削弱对手。蒋介石的算盘打得不错。但傻呼呼的张学良,就成了冤大头了。

这位谢廖夫就参加这场入侵战争,与中国军队打过交道,自然是两只眼睛长到了头顶上了。不过,眼前的这二人,倒是让他很自卑。比自己整整高上一个头啊,而那手臂比自己的大腿还要粗。谢廖夫想按排一场比试,与其说是验证一下身份,倒不如说是想借机展示一下俄国人的威风。

听说要与两个中国人比试一下军事技能,俄国士兵哄堂大笑,在他们的印像中,中国人就是黄猴子,一个苏联红军至少相当于三个中国士兵。没人愿意在这事上浪费时间。不过,当他们看到屠倭他们时,顿时变了。屠夫懂俄语,在亮像之前,就听到他们在议论一些什么,这会儿见他们全都目瞪口呆,轻蔑问谢廖夫:“怎么比?”

谢廖夫道:“射击、格斗。”

“你们出几个人?”

“二个。”

屠夫摇头道:“二个太少。”屠夫伸出手母指,点着眼前的这二三百人道,“叫他们一起上。”

在人数相同的情况,谢廖夫原本没有什么底气,打算出动一班的。这会儿见这个中国人这么狂,态度是那样的居傲,冷笑道:“刀枪无眼,如果伤到了你们,希望不要引起外交纠纷。”

屠夫道:“可立生死状,死伤自理。”

“好!有胆量。”谢廖夫信心十足。这里都是参加过“中东铁路事件”的老兵,还有几个军中大力士,一百多比一的悬殊比例,可不是说笑的,除非这二个人是金刚,但便是金刚,二百多人一拥而上,也能砸扁了。

万一这两个中国人赢了呢?谢廖夫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这已经超过了他的常识。

生死状写下,用了俄汉双语。谢廖夫代表苏方签字。

屠夫收起生死状,对眨着眼睛道:“生死不论。”

屠倭道:“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舍命相陪了。不过,手下留点力,弄残就可以了,最好不要搞出人命。”

这次苏联之行,原本就是用来立威的,不展示实力,如何能引起苏联人的重视?从这个角度来说,打得苏联人越惨越好。所以,屠倭没有阻止屠夫的狂妄行为。

谢廖夫收起生死状,用同情的语气道:“你们后悔了吗?如果如果后悔了,我们可以看在同志的份上,重定规则。”

“来吧!不要废话!”屠夫道。

屠倭俯视着谢廖夫,盯着他的眼睛道:“从今天起,我要你永远记住一件事,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是吗?我试目以待。”

屠倭和屠夫两人走上操场,站定,挺立如松。二百多个苏联士兵,见两人没有拿任何的武器,也将枪放下,慢慢的围了上来。有的脱了衣服,露出两膀子强健的肌肉,有的则板动着指关节,弄得咯咯响,有的双手环抱于胸前,摆出一副没看到眼中的样子。

谢廖夫下令,“进攻。”二百多士兵速度陡然加快,以半月形,包抄了过来。

屠倭向着屠夫一使眼色,两人转身就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