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五集 比武 第五集 比武 六、背水设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听到占彪无意中提及活埋豆战车,樱子瞪大眼睛张口结舌,好半天才问出:“什么,活埋?你们活埋豆战车?!”刚才她也听到地下有战车埋着,但她万万没想到当年的抗日班是把豆战车连车带人活埋的。

这时大郅说得兴起比划起那七连环,看着大郅略显笨拙的动作,大家一阵善意的笑声。

占东东看没人理樱子,便俯耳对樱子小声说:“战争是残酷的,是日本军队的残暴凶恶激起了中国人的无情反抗。”

******************************************************

大郅当夜临阵习功,也算是逼得占彪编出了一套颇具威力的抗日七环手。但让占彪没想到的是,这一夜小峰、强子和曹羽在山洞里也研究出连环手来,而且也是七招。小峰他们当夜回到洞里也没闲着,他和强子与曹羽互相钦佩对方的拳法,相互演示讲解了好久。后来曹羽学着学着挑出几招有威力的岳氏散手招数,又结合自己的戳脚打出一套组合拳来。

小峰看到当即喝住,让曹羽重来一遍,然后又稍加改动也商量出一套威力十足实战实用的组合拳来,招数居然也是七招与彪拳七连环不谋而合。只不过曹羽把戳脚放在第一招,先把对方戳乱了阵脚再来六招岳氏散手一顿痛打落水狗。小峰马上连夜组织起十几名新兵演练起这路岳氏散手与戳脚番子精要结合的连环七手来。后来彭雪飞得知这段同编七连环佳话佩服得一阵无语,摇着头说:“有这等默契的师兄弟,还有什么事情能难住他们。”

第二天早上,按照夜里商量好的作战方案新四军机枪连出发了,有45名熟悉步枪的新兵背上了三八大盖,没有枪的40多名新兵分到各个轻、重机枪组当副射手实战学艺。加上占彪7师兄弟和聂排长的第九班,130多人的队伍,二十几挂马车。前面六挂大车是六挺轻机枪——机枪连另外六挺轻机枪上次随卡车留在天府里,后面八挂大车还是那八挺重机枪。轻重机枪子弹经过三天前的拆车战斗已不是太充足。除了武器弹药外还带了很多把铁锹洋镐。

占彪和彭雪飞把部队分为诱敌为伏击两队。由新四军和游击队组成的轻机枪队起诱敌作用,驾六台马车接近天府山脚下的日军打了就跑。由国军抗日游击班组成重机枪队,隔河设主阵地伏击。突然打击追过来的日军,从而达到让日军认为抗日班和重武器不在天府山上的解围目的,然后迅速撤离。

占彪把伏击阵地还是设在蜿延的小梁河岸边,这里离天府山脚有五公里远,公路直行而来上一座木桥过河。待把日军引来后诱敌部队一撤过来就把这木桥炸掉。这一带地质很好,沿河设置的重机枪掩体和步枪掩体很快就挖好了。占彪看着隔河对岸前面开阔的田野,查看着如果日军再从两侧迂回的可能。但这回不怕日军迂回了,因为这处小梁河宽了很多,而且占彪身后也是一马平川,可以迅速撤退。占彪这时看到河对岸前方二百米开外与小梁河平行与公路相交横着一条废弃的干枯水渠,渠上一排树林。占彪用望远镜仔细琢磨了一会,把彭雪飞叫了过来。

占彪指点着水渠和彭雪飞商量:“鬼子的豆战车一定会沿路冲在前面的。到了这里他们会认为我们还在河这边设伏,会下了公路展开队形,最佳位置是在水渠前。这条废水渠和那排树是挡不住豆战车的。但你看,路两侧的水渠都有一个五、六米宽的豁口,如果豆战车没有遇到什么威胁应该挑好走的路,用不着去压渠上的树过来,所以十有八九从豁口开过来。我想在豁口处挖下让豆战车掉下去就上不来的陷井,这样我们把重机枪伏击设到河对面去,贴鬼子鼻子设伏,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不然我们在河这边打距离有些远够不着他们,达不到上次拆车的效果。”

彭雪飞接过望远镜谨慎地说:“这到是个好主意,鬼子一定会认为我们在河这边设伏,一下子跑河对面打去了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但危险太大了,这可是背水作战啊。”

占彪不由分说下令道:“既然你认为是好主意就行了。这样,你带两挺马克沁留在这里,我带六挺92式过去。轻机枪队回来后,马上也进入河这边的阵地掩护我们,不行的话我们就快点从桥上撤回来。”

大郅因熟悉地形,随着头戴钢盔的轻机枪队先出发了。彭雪飞拒绝了占彪让他留在河这边指挥的要求,也过河把住一挺92式,说当机枪连的头儿一定要熟悉机枪。这样六挺重机枪由彭雪飞和三德、刘阳、二柱子、正文、成义六人操纵埋伏在河对岸。成义还一直带着火焰喷射器说看有没有机会操练一下。聂排长九名瘸兄弟在河这边操纵两挺马克沁,他们对日式92式还不太熟悉。聂排长还负责对四十多名步枪手的指挥。

确定了分工后彭雪飞指挥六个机枪组在离水渠前一百米处开始抢修新的重机枪掩体。占彪带着一百多人分三伙儿在两个水渠豁口处人海战术挥锹抡镐挖陷井,不到一个时辰都是深三米、长四米、宽二米的三个陷井挖成了。稍宽的豁口处挖了两个,稍窄的豁口处挖了一个。装下三米多长,高和宽都是一米六二的豆战车是没问题的。然后在渠旁砍了十几棵树架在坑上,把马车的车厢板抽出一些铺上,洒上一些土。伪装得很好,不细看是看不出与周围有什么不同的。挖出的残土堆在旁边的水渠里。三德明白占彪意图还在公路上摆上了几个装满土的手榴弹箱,吓唬日军别走正路。

松山头天晚上回到靠山镇时,马上下令把袁伯抓来,他要对袁伯的兴师问罪。因为袁伯看到松山把占彪抓入苦力队时说了一句:“松山先生,他们俩个家里……”,松山认为袁伯一定认识他们,想为他们说情。机智的袁伯早想好对策,一句话轻松地化解,袁伯解释说,当时正想告诉松山:他们俩个家里不是这村的,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一句话顶得松山哑口无言无可奈何,挥手把押着袁伯的日兵散去。

听武男少佐汇报说夜里与山上一批会中国武术的人交手后,松山加强了对山上的封锁。但他也在狐疑不决,占彪和他的部队是不是夜里都冲出去了。天亮后还派出了几队骑兵四处侦察。

所以在大郅的轻机枪马车队远远地开枪袭击后,他马上派出六辆豆战车掩杀过去,并安排一个中队追战车而去。过了不到一刻钟光景,松山听到远处七、八挺重机枪的齐吼声,他太熟悉了,一听就是占彪抗日班的动静。松山这回彻底认定占彪已从山上转移走了,忙令刚刚上山搜查的两个日军中队和山脚下另外六辆豆战车撤围,全速向重机枪声处包围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