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浙江代表团今天在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中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代表在发言中建议,制定五部新法反腐败。

他说:解放初期,大的县机关也就一百多名干部,而现在,一些乡镇机关的干部竟多达四五百人,既增加了人民负担,也增加了教育、管理、监督成本。刘锡荣说自己任中纪委副书记时,负责联系西部省份,某省一官员在担任人事厅长时,把15个亲戚“农转非”安排到机关当公务员。上行下效,他老家一些官员也纷纷安插自家亲戚当公务员,最小的居然才5岁。某县配了17名副县长,副县长又要配秘书、驾驶员。所以,急需制定行政机关编制法,一旦确定职数,一个都不能超。

刘锡荣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后,他一直在思考,反腐倡廉之路究竟怎么走?邓小平同志说过,人与制度相比,制度才是第一位的。这次人代会上听了政府工作报告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他建议,我们国家应尽快制定五部法律,用来反腐败。


第一部是国民收入分配法。现在,我们国家每年有5万亿的财政收入,蛋糕做大了,如何分配好这个蛋糕,这里头大有文章。建议尽快制定国民收入分配法,让每个纳税人、每个公民都有权利来过问国家的分配状况。


第二部是财政预算法。现在,我们国家一些钱没有列入财政预算,就是列入了,有的也不严格执行。许多省、市甚至县都在北京设立各类办事处,为什么“跑部钱进”的人这么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一些部委自由裁量、自由分配各种财力的权力太大了,想给谁就给谁,想给多少就多少,“不跑白不跑”,这样就出现了腐败现象。所以,要制定财政预算法改变这一现象,把每笔钱开支都列入财政预算。


第三部是惩处集体贪污法。目前,我们的财政体制是分级分灶吃饭,这种体制有好处,能调动地方增加财政收入的积极性,但也容易滋生腐败现象。一些省份,好的厅与差的厅公务员收入相差七八倍,甚至几十倍。一些厅的收入这么好,与这些厅有小金库有关。为了做大“小金库”,一些部门“三乱”收费屡禁不止;一些部门把审批权改为审查权,把审批权改为备案权,巧立名目,就是不放权。然后通过手中的权力,一挖国家的,二拿老百姓的。选举时,发钱多福利好的单位领导往往比老老实实的厅长得票高。小金库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与我们国家没有设立惩处集体贪污法有关,出了问题,集体挑担子。如果还不设立惩处集体贪污法,去年的工资改革可能要“回潮”。公务员分配法制化应是我们国家依法行政、依法治国的重要标志。


第四部是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目前,国家法律规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最高判刑5年。一些腐败官员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就钻法律的空子,死不开口,以逃避法律的制裁。而在一些国家,公务员如果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旦发现,视同贪污受贿惩处。


第五部是行政机关编制法。我们不仅要廉洁的公务员,还要建设廉价的政府。解放初期,大的县机关也就一百多名干部,而现在,一些乡镇机关的干部竟多达四五百人,既增加了人民负担,也增加了教育、管理、监督成本。刘锡荣说自己任中纪委副书记时,负责联系西部省份,某省一官员在担任人事厅长时,把15个亲戚“农转非”安排到机关当公务员。上行下效,他老家一些官员也纷纷安插自家亲戚当公务员,最小的居然才5岁。某县配了17名副县长,副县长又要配秘书、驾驶员。所以,急需制定行政机关编制法,一旦确定职数,一个都不能超。 (本文来源:人民网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