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出奇的安静。漆黑的夜幕上没有星星的闪耀,却把月亮衬托的更亮了。现在是凌晨1点05分,这是一个正常人最想入睡的时段。但是一所废旧的工厂里的灯却依旧亮着。

“这次的任务是摧毁我们的老对手GR军团所保护的地下研究所,任务是艰巨的也是十分危险的。我们不必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如果谁想退出,现在还来的及。”一名中尉军衔的人神色严肃的站在指挥台上说道。台下静静的,因为他们知道士兵以战死沙场为荣,怕死就不当兵了。中尉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台下这些曾与他同生共死的战友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感动。他以能有这样的部下为荣。

“这次的任务与以往不同,我们将配备最先进的战斗服装——隐身衣,穿上这件衣服后当我们保持静止的时候,敌人是看不到我们的,由于局限的原因我们只能配备刀具作为我们唯一的武器。务必在3点前完成任务。希望大家可以平安归来。我对你们有信息。”中尉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那一刻他的眼睛湿润了。10年的战场生涯让他对死亡已经麻木,但此时此刻却又忍不住落泪了。他现在能做的只是默默的祈祷与祝福。

目标地下研究所,离行动还有5分钟:一名年轻的士兵对身旁的老兵说:“杰克,我要当爸爸了,你可不可以给我未出世的孩子起个名字啊?”这个叫杰克的老兵摸了摸他的头没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那笑容是那么慈祥却又那么僵硬。三年来这是他头一次笑,也许也是最后一次。。。。。。战斗开始了,士兵们凭借着隐形的优势很快接近了目标,但是敌人的防守很严,如果强行突破势必会造成无法估量的上网损失。时间一分一秒的从指尖流失,眼看3点就要到了。焦急、烦躁同时涌上了每位士兵的心头,杰克咬了咬牙对刚刚的那名士兵说:“艾达,如果生的是男孩就叫杰克吧。”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杰克已经冲了上去,当杰克的刀子刺入敌军一个士兵的胸膛时,被敌人后方的机枪扫射倒在了血泊中。队员们默默的擦干了眼泪,趁着敌人的慌乱冲到了目标的正下方。

艾达扫了一眼四下的环境,目标是一个圆柱形建筑,因为是核心部分所以守卫的兵力是入口处的两倍,并且由于前面突击致使看守入口的敌军也放弃了入口据点而死守核心。这种情况下安放并引爆C4想要全身而退基本不可能。这时艾达抢过另一位士兵手里的C4包,平静的说道:“你们撤退,这里交给我。”士兵们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必死的信念,于是不再坚持。“你还有什么遗愿吗?”一名士兵问道。“告诉我妻子,孩子的名字就叫杰克。让我妻子告诉我的孩子,他有两个英雄的爸爸!”士兵们听完艾达的遗言静静的撤了出去。艾达目送战友离去后,向目标冲了上去。。。。。。

那晚以后,世界上出现了一支奇特的部队。他们只针对GR军团所执行的任务。由于他们如同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被人们称为幽灵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