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这时,田龙、钱谷、钱飞、杨刚也追了上来,围着龚破夭问,“咋啦?”

龚破夭情感复杂地笑了一笑,然后道,“我们撤吧。”

“撤?不撤,坚决不撤。”杨刚毫不犹豫地道。

“如果这样就撤了,我们对得住谁?”钱谷看是说得宛转,实则态度坚决。

田龙和钱飞虽然没有吭声,可目光里流露的,都是一种坚定不移。

然而,他们对龚破夭,仍然是十分尊重,谁也没有去怀疑他的贪生怕死。

龚破夭看了他们一眼,神情严肃地道,“如果继续,将会是一场恶战。”

“什么战都不怕。”杨刚挺了挺身子,道。

田龙轻轻拍了拍杨刚的肩膀,“你别急,让破夭说下去。”

龚破夭便道,“从刚才地雷的爆炸情形看,我推测那不是偶然的事,倒像是对我们的一种暗示。你们想想,我们都是以猎狗开路,他们根本没必要设定时炸弹。前面那么多狗都被炸了,难道他们怕狗被炸精灵了不成,不装绊线而装定时?”

“言之有理。但他们为啥要这样做?跟我们有亲?”钱飞先肯定,后怀疑。

“是啊,这不合情理啊。”钱谷也道。

龚破夭笑了笑,“世间恐怕是没有多少是合情理的事。如果是论情理,日本鬼子就不应该跑到我们中国来,更不应该跑到我们桃源寨来。这世界是疯了一样的。因此,不管那地雷是怎么回事,我们也要当作是被提了个醒儿。毕竟,现在是敌强我弱。”

“没错,怒归怒,恨归恨,我们也不能意气用事,掉以轻心。”田龙道,然后望着龚破夭,“那你有什么计划?”

“单兵作战,置之死地而后生。”龚破夭简练地说。

田龙他们并不觉得突然。

作为猎人,都是单干的多,一起围猎的少。围猎讲究配合,讲究集体行动,对培养团队精神、心气相通是很有好处的,但无形中也缺乏独立自主精神,个人的能力得不到充分的体现。

“没问题。”杨刚马上就答,“我们都不是第一天打猎的了。”

龚破夭点了点头,“从现在起,你们自己就是自己的王。最好,去换上小日本的枪。”

“猎狗呢?”钱谷不由问。

“仍按原来一样,让它们去追。我们则要远离猎狗。”龚破夭答。

都点了头。

龚破夭伸出了手。

田龙的手搭了上去,跟着是钱谷……

五只手便搭在一起,不约而同地道——

“杀他娘的鬼子!”

话音一落,田龙唿哨了一声,几只猎狗即刻汪汪着,朝山上追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龚破夭他们也分了开来,鱼儿潜入大海一样,没入了林子深处。他们当中,是否有谁回去找小日本的枪,龚破夭也不得而知。猎人进入林子,就是自己的世界,所有的主意,都由自己来定。

听到机枪声,中村绑紧的脸,便露出了笑意。

但机枪声之后,紧接着是火药枪声。

如此重复了几回,再也听不到机枪的声响,他中村的笑意马上一扫而光。心口一紧,就像被龚破夭狠狠打了一拳似的。

当武宫正宇气喘吁吁地拉着小秀叶子赶上他们时,他中村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出乎小秀叶子的意料,中村非但没怪武宫正宇,反而显得很关心地对他俩道,“你们累了吧?歇一歇,先喝口气。”

小秀叶子感激地嗯了一声,一下坐到地上,大口地喘气。

中村一下子损失了六七名好手,心里是隐隐的痛。

这隐隐的痛,令他的心生出了杀气。

到了芙蓉坪,已经是下午三点来钟。

中村没顾得上坐一坐,就对横路征二道,“带几个人去搜索一下,看看有几条上这里的路。”

“是。”横路征二答。

中村这才对大家道,“都歇一歇。”

特工们如释重负,除了去放哨的,都坐到地上喘息。

这芙蓉坪地处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度,即使徒手从山下往上爬,也会累得不行,何况身上还背了那么多装备?

山风呼呼。虽只是初秋,风也有点凉。

芙蓉坪并非山顶,它的北面,还凸出一座百多米的山峰。

中村他们是从东面上到芙蓉坪的。只要他们往西走入一条山道,就进入了芙蓉山的另一面。那里也是茫茫林海,而且更原始。桃源寨的猎人都极少到。

当横路征二回报,从桃源寨方向上芙蓉坪的路,就只有他们所走过的那一条。中村当即决定在这芙蓉坪设伏。

于是,中村率着大部分特工往芙蓉峰走,横路征二和几个爆破手留下,负责埋雷。

芙蓉峰对芙蓉坪居高临下,一只鸟儿飞过,都会看得清清楚楚,落入中村所设下的火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