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命运机密档案----尘封五十多年的“台湾自决”内幕

尘封五十多年的“台湾自决”内幕


台湾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她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谁控制了台湾谁就控制了西太平洋的海权,这才是台湾问题真正的核心之所在。一地得失竟有如此之大的价值,在全球范围恐怕也仅有波斯湾湾口能相提并论。遗憾的是,长期沉迷于大陆思维的国人迟迟没有认识到海权的重要,反倒是海权意识极为强烈的外来者们敏锐的觉察到了台湾的地缘政治意义。由此造成的种种不利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其中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自甲午败后,台湾长期游离于中国大陆的控制之外,对中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损害。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多次使用台湾作为袭击大陆的基地。一九三七年著名的八一四空战,被击落的六架日机就是从台湾起飞的;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里,有的师团竟有十分之一的台湾兵!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连遭惨败,最终不得不按照开罗宣言将台湾交还中国。日本对台湾的直接占领就此终止,但日本始终未曾放弃染指台湾的野心,而是转变了手法,通过岩里政男(李登辉)一流的皇民亲日势力对台湾进行遥控和渗透。台湾独立运动和日本二战翻案运动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已有许多文章详加剖析,在此不再赘述。


另一方面,太平洋战争导致美国势力从东太平洋大举西进,美国对台湾直接干预的历史也随之揭幕。一九四三年底,美国在太平洋战场转守为攻,矛头直指日本本土外防御圈。时任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尼米兹海军上将便提出了集中兵力攻占台湾,卡住日军交通线咽喉的“瓶塞策略”,并指示参谋部制订了详细的作战计划。其核心思路就是“成功的攻取台湾可以一举切断日本本土和延伸过大的日本海外驻军的联系,一家伙搞掉日本在印度边界、缅甸、印尼、马来亚、南太平洋、新加坡和菲律宾下的所有工夫,同时切断深入大陆的日本陆军撤回本土的退路。台湾作为盟军的基地,可以掩护向日本本土进军的舰队,也可为轰炸日本本土的盟军飞机提供跑道与补给。”虽然最后罗斯福总统在麦克阿瑟将军“英明的统帅不会导致重大伤亡”的承诺下选择了进军菲律宾,但尼米兹将军的计划构成深远影响却是不争的事实。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后,中国随即按照盟国的共同安排接管台湾,当时不曾有过任何异议。但到了一九四八年冬蒋介石的地位摇摇欲坠之际,美国的东亚政策高级官员圈子里,却突然冒出了一片“台湾自决”、“台湾人有权自治”、“美国应重新考虑对台政策”、“美国似应通过联合国安排托管台湾”的声音。这些讨论在当时从未公开,多年后也只露出只言片语。但就从这些只言片语当中,也能看出当时的台湾离“独立自决”是多么的近!


当时鼓吹“台湾独立自决”最狂热的美国人当属时任美国驻台北副领事柯乔治(George H Kerr)。今日台独势力高唱的“台湾早已长期与大陆分离”、“日本殖民是台湾的 现代化时期”、“开罗宣言对台湾的法律地位并无约束力”等等论调,在柯乔治的言论里都能找到。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当时的美国国务院和军方,柯乔治的“知音”绝非谬若晨星,主张趁蒋介石岌岌可危之机扶持“台湾独立自决”的着实大有人在。更惊人的是,一九四九年六月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处曾制订了一项绝密政策计划。这项计划不过短短十五页,但若是美国当年将其付诸实施,几百万国民党军政人员和外省人早已被美国武力遣返大陆,台湾也早已成立了如南朝鲜李承晚一般的傀儡“民主政权”,蒋老头子更是早已沦为美国刺刀监控下的一介难民了!


按照这份获得了“美国的冷战总设计师”乔治凯南首肯的《美国对台湾及澎湖政策》文件,为防止台湾落入“可能与美国敌对的强大国家”之手,美国唯有采取主动,以武力推翻蒋氏政权,由一个“台湾人民自由选举产生的政权”取而代之。为了避免背弃开罗宣言而遭受“出尔反尔”的指斥,国务院政策规划处苦心孤诣的谋划由菲律宾等“美国的亚洲盟友”出面鼓吹举行“台湾自决”推翻蒋氏“对台湾人民的 暴政”,随后便堂而皇之的由华盛顿集合英澳菲印等国“跟进”。为了避免在台蒋系武装激烈的抵抗,该计划提出收买台湾驻军司令孙立人倒戈,以求使已进驻台湾的三十万大军不战自溃。在蒋氏政权被推翻,而“公民投票产生的台湾人政权”尚未建立之际,美国将对台湾实施军事占领,甚至通过联合国安排“美国委任统治台湾”!而且“台湾人政权”一成立,美国便负责以武力将一切国民党军政人员与逃台难民统统遣送回大陆,至于蒋老头子本人则会被慷慨的赋予“政治难民”的地位。


此计划令人叹为观止之处,与其说是策划周密,倒真不如说是心狠手辣!须知,就连这个计划的制订者都承认遣返逃台难民之举“将导致严重的道德责难”,但“除非美国准备无所作为的接受台湾沦于红色中国之手,便唯有舍弃蒋介石,变更台湾政权一途”。有此背景,就不难理解当时美国国务院何以对支撑逃台的蒋介石集团丝毫“不感兴趣”了。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艾奇逊国务卿在国务院办公室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就台湾问题摊牌。艾奇逊表示美国必须承认中国共产党人已经控制了全中国,国民党政权已经崩溃。艾奇逊并且认为,即使按照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意见继续援蒋,其效果也不过把蒋氏集团的崩溃延迟一年,对美国根本无意义可言。如果继续扶蒋,会使美国再次卷入一场有世界影响的失败中,影响美国的威信;会把全中国人一致的仇恨集中在美国身上;会给苏联提供在安理会上攻击美国的借口;会使美国在亚洲人民心目中永远和腐败无能威信扫地的国民党政府联系在一起。艾奇逊强调:“苏联试图使中国北方诸省脱离中国,这里面埋藏着中苏不可避免发生冲突的种子。毛不是一个卫星,他不是靠苏联军队的扶持,而是靠自己的努力而掌权的。这是我们在中国的一项重要财富。除非为了特别重要的战略目的,我们决不能由于自己的行动使我们取代苏联成为中国的首要帝国主义威胁……我们现在所处的地位同俄国在一九二七年的地位相似。当时它被赶出了中国,影响也消失了。它用了二十二年的时间才回到了具有决定性影响的地位。也许我们也需要这么久。”这句话竟成为惊人准确的历史预言--当基辛格于一九七一年秘密飞往北京时,时间当真流逝了整整二十二年。然而,当参联会主席布莱德雷问及国务院是否已准备为了政治原因放弃台湾时,艾奇逊却意味深长的答道:“并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说,我们应当放弃台湾”。事实上,此时国务院对“换将”策略已极感兴趣,参联会的将军们根本不知道国务卿手里捏的是什么牌。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杜鲁门总统于一九五零年一月五日发表《关于台湾的声明》,再次确认《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中关于台湾归还中国的条款,表示不准备采取涉及中国内战的行动,也不提供军事援助和军事顾问给逃台的国民党军队。但在海军部长福雷斯特尔的坚持下,杜鲁门的声明做了两处极其重要的修改:一、声明中删掉了草稿中“无意使台湾脱离中国”的字眼;二、声明中在“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建立军事基地”前醒目的加上了“在目前”。福雷斯特尔解释道:“我们必须考虑到将来形势出现重大变化时,我们有可能谋求在台湾建立军事基地,或考虑使台湾脱离中国”。就这样,在杜鲁门总统正式发表的声明中,“无意使台湾脱离中国”的关键字眼消失了。


然而,就在杜鲁门政府权衡处理台湾问题的各种选择利弊之际,朝鲜战争突然于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爆发。在西太平洋第一岛链的北端遭受强烈冲击的形势下,杜鲁门和艾奇逊别无选择,只能强化第一岛链中心位置的防御,否则岛链防线被冲断,美国的整个远东部署立时便是崩溃之形。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大批美援随即源源流入蒋介石治下的台湾,一场已如箭在弦上的“台湾自决”也在瞬间被喊停。随着“汉贼不两立”坚决反台独的蒋介石在台湾站稳脚跟,那份功败垂成的《美国对台湾及澎湖政策》也就如同从未存在过一样,被无声无息的尘封长达五十多年之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