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利益 第四十六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南九州,短暂的沉寂之后是中国军队发起的更加猛烈的攻势。一波波战斗轰炸机从天边卷来,狂暴的轰炸着地面上蜿蜒的长龙样的车流,在将挂载的弹药倾泻完之后,又转回云霄之中,带着渐渐远去的低沉嘶吼,消失在那遥远的地平线处。

溃不成军的第104师团在如同雨点样呼啸而下的航空炸弹的爆炸声中,几乎失去了他们所有的重装备。车辆、坦克、火炮,能够丢弃都统统被丢弃了。公路上一辆辆被炸毁的车辆残骸遍布。浓烟滚滚、大火袅绕,烧成焦黑样的金属框架几乎堵塞起了宽阔的自动车道,蜿蜒数公里之远。正如一位西方战地记者所说的那样“……日军的溃撤之途与1991年伊拉克人从科威特的撤退没有什么差别,同样也是一条遍布死尸、车骸的死亡公路……。”

在中国军队五个海军陆战旅的梯次攻击下,整个南九州的战局对于日军来说简直就是一团糟搞。失去制空权的地面部队在中国空军战机的狂轰滥炸之下损失极其惨重。面对如潮水样的大溃败,奉命统辖指挥第104师团残部的第6师团师团长-神木义陆将不得不动用了宪兵队弹压之后,才将风声鹤唳般一路北溃的第104师团残部收拢在熊本县的八代市一线。

站立在一辆三菱吉普旁,满脸忧郁之色的神木义陆将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作战命令,不由的长嘘一口气。防御司令部的作战命令很简明,但同样充满着冰冷的寒意,就像冬季里的北海道一样,让人感动透着骨子里的发冷。如果不能将南线战局稳定在熊本县一线,‘就应当效仿先辈,以武士的方法结束自己作为帝国军人的身份’。混蛋,难道自己就应该为南九州如此糟糕的战局负责,防御司令部的那些混蛋。村上那家伙倒是清闲了,中国人一枚炸弹直接让他去了天照大神那里,但却把这样一个烂摊子丢给了自己。

神木义师团长恼火的将手中这纸签署着作战课长-铃木贯太郎的赫赫大名的作战命令揉成一团。铃木这个疯子,难道不知道第104师团这样的弱旅无法担当重责吗?‘大阪师团’在帝国军内是挂了号的无能之辈。当初久木隆三司令官将这支弱旅部署到南线的时候,怎么没有人跳出来大声反对。现在虽然将节制统辖权交到了自己这里,可谁都知道,作战根本指望不上这些‘大阪商贩’。除了带头逃跑这些‘商贾’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中国军是不会给自己多少思考时间的,神木义知道这个时候唯有拼死一搏。要不了太久的时间,中国军的战车部队就会尾随而来。中国人的空袭密度已经明显加大了,相信他们的地面部队已经距离不是太远了。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必须在南九州抵抗下去。面对中国军五个陆战旅、一个快反旅的优势兵力,神木义多少有些尴尬的发现自己手中的防御力量实在是太少了。如此微薄的兵力能够形成多长点的防御线,不用那些参谋官的帮忙,作为帝国军事学院的高材生,神木义自己也可以快速的计算出来。

第104师团在始良郡失去了第312步兵团,第311、310步兵团也好不多少,现有的作战力差不多也只有原先的60%了。更为令人担忧的是,这支溃旅在一路的狂奔中,丢弃了几乎所有的重装备,甚至是手中的武器。本是一支标准机械化乙等特设师团,可在经过一路疯狂溃撤之后倒是成了一支典型的步兵师团了。而一旦战事再开,谁知道这些只知道掉头逃跑的‘大阪商贩’会不会再次上演一场‘惊天大逃亡’。

而自己指挥的第6师团同样令人担忧。在全师团被编组为三个混成战斗群之后,第6师团一直担负着中央战役机动的作战任务。随着中国军在南九州的鹿儿岛、日向海滩一线发起大规模战役登陆,一直处于待命中的第6师团立即全军机动南下,增援担任南九州防御作战任务的第104师团,以求将中国登陆部队重新赶下海去。

但防御司令部-冢木清远参谋课长不顾防御司令部调遣第6师团增援南线的作战命令,下克上,硬是扣下了一支战斗群,仅投入了两个战斗群的兵力去增援南线。而第3战斗群则在后来中国军于长崎县一线发起北九州大规模登陆后,被紧急调派去长崎县作战区进行增援。

接下来的战事发展便是,南下增援的两个作战群非但没能将中国登陆部队干下海区,反倒和第104师团一起被胶着在雾岛山一带。接着又在中国军的大规模进攻中,由于第104师团的溃撤,失去了侧翼掩护,被迫后退。第3战斗群则在谏早被中国军优势重装部队歼灭,同时完蛋的还有第16师团以及第3教导团。这也意味着还没轮到自己指挥部队和中国军交上手,第6师团便失去了三个机步连、一个坦克连、一个重迫击炮连以及一个炮兵连的兵力。

望着远方地平线处那一道道悬于天地之间的烟柱,神木义陆将思虑良久,忽而转过身来,开口说到“幕僚官,命令就地布置防线”

八代市一线的防御力量部署的极其匆忙,甚至在城市内外都没有能够构筑完善的防御工事。尾随在溃退的第104师团身后、一路撵兔子般追杀的中国第3快反旅那咄咄逼人的攻势让日军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完善他们的防御体系。只能把整个八代市城区变成一座巨大的军事堡垒,利用房屋建筑、街垒来充当防御工事。

按照神木义陆将的命令,第6师团宪兵队几乎用机枪逼迫着第104师团的溃军构筑临时掩体,挖掘反坦克壕、堆建街垒、埋设地雷。由于兵力有限,神木义不想过长的拉大自己的防御面,因为那样兵力单薄的线样防御面将会在中国军队的攻击下很快被突破,没有足够的预备队去填补缺口的话,一旦防线被突破,将会是雪崩样的全线溃撤。作为战地指挥官,神木师团长知道自己所需要的是什么。利用城市,加大防御纵深,形成大纵深防御。而这样做所需要的只是把兵力进行合理的布置。

按照师团长的命令,第6师团残存的两个战斗群布防于二线、三线,利用城市的纵深面进行防御作战,而第104师团的残部则被推到了一线,他们将不得不首先面对中国军队的攻击。神木义并没有指望这些‘大阪商贩’能够抵挡住中国军队的进攻,他所需要的只是利用第104师团的拼命顽抗来削弱中国军队的进攻锋芒,迟滞中国人的攻势。

而做到这一点,需要的只是让第104师团的那些溃兵们疯狂的战斗下去。所以在神木义的命令下,战斗中任何出现在街面上的生物都将是射杀的目标。这将会迫使那些‘大阪商贩’死守在自己的阵地上。处于一线的第104师团如果再次溃败,那么处于防御大纵深二线、三线的第6师团将会首先毫不留情的射杀擅自撤退的他们。

神木义不想去理会第104师团的官兵在接到这个作战命令时的表情,毕竟战争就是那样的残酷,没有人愿意死去。为了能够守住南线,作为战地指挥官,他不得不那样去做。

八代市的城区内依然滞留了大量的平民,战争使得他们成为了难民,纷飞的战火让他们变得一无所有,甚至是生命也无法得到保障。那不断呼啸而下的炮火中,不断有平民血肉横飞。对此,神木义也感到无能无力,几乎所有的掩体、地下室都拥挤进了难民,这些来不及、或是不愿意逃离家园的人们只能这样和军人一起分享有限的躲避炮火的掩体空间。

城市的外围已经开始出现了中国军的小股前出侦察分队,外围的警戒阵地一度和这些小股中国部队发生激烈的交火。空气中火药味愈发的浓重起来。之前零零稀稀砸落的炮火也逐渐的猛烈起来。就在几分钟前,两架在城市上空盘旋良久的无人侦察机终于被防空炮火给击落了。这一切都似乎在昭示着一点,中国军的大规模进攻即将打响。

对于整个九州岛的战局,无论是日军九州防御司令部,还是新近由种子岛前移到长崎的对日作战总前委,都在密切关注着。对于日本东京军部来说,九州岛守军所需要的只是迟滞中国军队的攻势,为本土决战的部署争取足够的时间。而对于中国军方来说,攻占九州也就意味着打开了登陆本州的大门。

而与此同时,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目光都在同样关注着这场发生在西太平洋的,两个东亚大国之间的宿命决战。无论这场战争的获胜方是哪一个,毫无疑问的是,整个东亚、乃至整个世界的格局都将会发生不小的变化,这势必将会对现有国际模式产生巨大的冲击。

最为在西太平洋地区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两个国家,美国和俄罗斯都在同样紧密的关注着这场战争。无论是集结重兵的美军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部,还是最近在中俄边境、北方四岛、库页岛等远东地区开始大规模集结作战部队的俄罗斯,都想从这场战争中分享到利益。无论哪一方的战败,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美俄需要的只是从蛋糕中切下属于自己的那块份额。这就是国家利益,一种只关系到自身的国家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