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七集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 第五十章 袭击司令部

秋林先生 收藏 4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URL] 第五十章 袭击司令部 日军第13师团司令部驻扎在虎踞北路的迎宾饭店,就是现在的园丁宾馆的方位。燕京领着车队从中央门入城,顺建宁路进钟阜路、福建路一气开到察哈尔路与虎踞北路交叉的路口,这里上了虎踞北路向南一拐就是13师团司令部了,旁边还有一条平行的小街镇江路,也可以走镇江路向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五十章 袭击司令部

日军第13师团司令部驻扎在虎踞北路的迎宾饭店,就是现在的园丁宾馆的方位。燕京领着车队从中央门入城,顺建宁路进钟阜路、福建路一气开到察哈尔路与虎踞北路交叉的路口,这里上了虎踞北路向南一拐就是13师团司令部了,旁边还有一条平行的小街镇江路,也可以走镇江路向南绕到迎宾饭店更近些。

楚绍南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说:“鬼子的13师团是今天草鞋峡大屠杀的元凶!我们今天闯13师团司令部不是冲动,是要警告日本人冤有头债有主中国人不是好惹的,是要证明中国人是不会屈服的,也是为草鞋峡几万名死难同胞送行。估计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城外,周围驻扎的部队也都没有撤回,司令部里一定很空虚,我们打了就撤。”

燕京介绍下地形:“这个饭店只有两层楼,二楼是客房,一楼是办公室和餐厅,估计他们睡觉在二楼,吃饭和指挥都在一楼,刚才那个青柳中佐说他们在等着喝庆功酒,那一定都在一楼左侧的宴会厅。楼后有个院,院门朝南,如果前门有敌我们从后院撤出过马路就到我们车上了。”

洪彬问道:“京京老师果然是活地图,我们早晨那台卡车扔在胡同里了,是不是离这里不远?”

燕京回头看看中山北路的首都饭店方向又看看楚绍南说:“是不远,过两条街就是,时间紧了点,不然应该开过来。”

楚绍南说:“我们撤的时候可以向卡车的方向走。现在这样,你们三台车顺镇江路开到前面的路口,我和燕京开摩托从饭店门口绕过去,看看动静。”

饭店门口设着双岗,二楼的房间都是黑的,一楼则各房间都有灯光。里面不时传来喧哗声。楚绍南开着摩托车,燕京坐在挎斗里,悄然驶过。

楚绍南和大家会合后安排道:“看样子没有什么大问题,挺平静的。我们等京京把门前哨兵飞倒后马上冲进楼里,直奔宴会厅,然后开打速战速决,五分钟解决战斗,现在检查武器。”

大家都纷纷检查自己的手枪和子弹,杜立强和胡琼海打开两台车的后备厢,在刚才又缴获的三挺机枪里抱出两挺。胡大奎和罗维汉也上去把原来的两挺机枪各抱起一挺。他们是把机枪当冲锋枪用。

楚绍南看洪彬也要去抱剩下的那挺机枪拦住说:“洪彬和铁成都用手枪,我们还得注意身手要灵活些。燕京在路上监视不用进楼,连看着这里的车。马上出发!等等,你们里面都是国军的军装吗?”

这些军人无不珍惜着自己的国军身份,日军服装里面都是自己的军装,除了燕京本来就是教书匠外。

看到大家里面都穿着国军军服,楚绍南边脱着自己的少佐军服边对大家说:“今天我们来个堂堂正正的战斗。”大家一听都很兴奋,几下子就把自己的日军军装脱了下来扔到车里,分别整理着自己的本色军装,都是黄呢子军官服,只是没有国军的大檐帽。

楚绍南说:“我们京京老师没有国军军服还是装成日军吧。”


按照燕京的设计,把车队隐藏在了镇江路的南路口。这里右转不到百米就上了虎踞北路,然后北行也不到百米就是迎宾饭店。如果顺利的话整个过程应该不到五分钟,燕京先解决门口卫兵,大家一拥而入一阵扫射转眼结束战斗全身而撤。

日军少尉燕京先出发了,手里拈着雨花石。他一拐上虎踞路就发现了意外情况,一辆小汽车和两辆带篷的卡车刚停在饭店门前。他忙退回来,和跟上来的大家在观察着。

轿车里下来一名中尉一名少尉和两名曹长,两辆卡车上各跳下来四名日兵,包括司机,连推带打地从每台车上拉下十多个女人,大部份女人默不作声地哭着,还有着十几岁的女孩儿。少数女人在挣扎着,其中有个外地口音的女人绝望地在哭喊:“我那死当兵的你在哪儿啊,什么狗屁宪兵团啊,你们都死哪儿去了呀,还管不管我们死活了……”

日兵嘻嘻哈哈的,把两个车的女人往饭店里赶,大约有25、6名。

洪彬羞愧地低着头说:“这批女人是宪兵团的家属,她们都在安全区里藏得挺好的……鬼子怎么找到的她们呢?”说着抬起头眼里放着凶光狠狠地说:“不救出她们我洪老虎誓不为人!”

这时楼里出来一个日军少佐,命令日兵说:“先都送到二楼去,等我们城外的军官们回来庆功宴后再享受她们。”

中尉一个立正:“她们藏在安全区的秘密的地下室里,要不是支那盟友指路真的找不到她们呢。”少佐拍拍中尉的肩夸赞道:“你的功劳大大地,等城外的军官们回来我们一起让这些支那军官的女人慰安我们。你的再弄些酒的回来。”

中尉又一个立正,和三名下属乘轿车开走了。


楚绍南迅速调整了计划,他快速地安排:“铁成、大奎你们俩个还扮成日军,在外面守着这两辆卡车,注意掩护我们。燕京我们六人都进去。这回我们多个救人的事,然后送她们去探春池。”

张铁成和胡大奎马上跑回汽车去换日军军服,楚绍南看日兵都押着人进去了,门口又只剩下两个站岗的,便对燕京说:“出动,别等卡车的日兵出来了,都关在里面打。”

燕京一纵身,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走到五十多米远,楚绍南一摆手,五人一列也跟了上去,夜色中还看不清是什么军服。

转眼燕京走到门口的两个站岗的日军十多步远的距离,那两个日军准尉腰里别着手枪看着燕京少尉走近。燕京向他们俩诡笑了一下然后双手一扬,两枚雨花石飞了出去,均打在日兵眼部,被燕京右手击中的日兵翻身便倒,左手击中的日兵捂着脸痛得叫了起来,看来还是右手的力道大。这时洪彬旋风般地晃过来,左搂一拧、右抱一错就把两个日兵弄断了脖颈。楚绍南等六名国军大汉带着草鞋峡的阴风怒气一拥而入。


这家饭店跨度不大,是一侧走廊一侧是房间的结构。一进走廊就遇到了几个日军军官,看肩章这里最小的也是准尉。日军一看是雄纠纠的国军军官大步走进来,狂呼大叫着四散而跑,同时都迅速地掏枪反击,楚绍南注意到,他们并没有害怕国军,一瞬间的吃惊后马上开始进入战斗状态。看来日军军官的精神状态和士兵有着区别,他们的意志更坚强。毕竟这里是师团司令部。不等日军的枪响,杜立强和胡琼海的机枪先响了,枪弹扫过,走廊里的日军军官倒了一地,但宴会厅还是不断地有日军顽强地冲出来。

楚绍南留下罗维汉一挺机枪面对走廊右侧守着二楼楼梯口,然后双枪齐发,一路向左侧打到宴会厅门口,燕京还顺手把楼里窗口扯出去的军用电话线几枪掐断了。宴会厅里胡乱的向外射出密集的子弹,楚绍南们贴在宴会厅门口。里面的日军有人大声喊着镇静。

胡琼海向杜立强打个手势,让他继续扫射,然后他趴在地上,拖着机枪爬到宴会厅正门口,向里面又匍匐了几步,在地上架起机枪就向里面扇子面扫去,专打鬼子的下三路。日军的火力顿时弱了,这时杜立强冲到门口,倚着门平端着机枪向宴会厅里横扫着。

这个所谓的宴会厅并不大,里面有五个房间那么大,其实就是个食堂,摆着四桌还没有动的酒菜,四个台面上分坐着二十多个日军军官。两挺机枪把日军打得人仰马翻,厅里弹头横飞,菜肴桌屑飞扬。

楚绍南注意到了倒下的日军里有带星的将官,刚要进入辨认时,楼梯口那边枪声大作,罗维汉喊了一声:“后院的鬼子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