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那笑声的主人已经出来了。身上穿着花布小棉袄,摆弄着一条粗粗斜斜的辫子。

任江趴在地上,伸出右手空抓,想要够到她。

“队长!”她大喊一声,扔掉手中玩弄的辫子,几步抢到他身前。她把他抱在怀里。他把她拥在怀中。“队长……”两条止不住的泪水,如决堤般流下。任江此时也是热泪滚滚。

“想死我了!想死我了!”任江的声音仿佛从五脏六腑中孕育而生。“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我,我。”她哽咽了。“我掉到江里,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被一个艄公救起。一路上我寻你们不着。才辗转先回了老家。”

“傻丫头!”任江把她的头紧紧搂住。他明白,他清楚,他知道她简单的一句“一路上寻你们不着”是寻找了队伍多少时间。一句“辗转回了老家”吃了多少苦头。他全明白,他心里有数!

她撑开他的拥抱,打量起来。她没想到,两个人在地上过于自然的拥抱,遭来了一个人嫉妒的眼神。一个羡慕的眼神。

“队长!你负伤了!在我眼里,你战无不胜,让鬼子望而生畏!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唉!一言难进!”

任江的一句“一言难进”,也让凌晶体会到了有多么辛酸。

两个人久别重逢,更有千言万语要讲。任江此时忘记了身边的女神,只顾着和凌晶说话。他不晓得女人和女人之间还有一种敌意。

“起来吧,进去说。别人还以为我们家的二小姐和一个疯子在大街上干嘛呢!”凌秀笑得好开心。她好开心。原来……

两个战士扶着任江进屋后,就被老余头拉着到厨房吃饭去了。

“爹!爹——”凌晶有些风风火火地跑到了内堂。

一个商贾打扮的老人从后屋中走出。“这丫头,整天改不了急冲冲的性儿。又有甚么事啊。”

“你瞧二姐带回来谁了!”

凌秀和凌晶都进了内堂。任江在范天昊和亚纪搀扶下,也“走”了进去。

老人精神抖擞地打量了任江一番道:“是八路长官来了啊。喔唷,还伤得不轻。全身都是。”

“这是我们县政府新来的军事主官。任先生。”凌秀按照父亲的习惯,用“先生‘称呼任江,而没用同志。

“等等!”凌晶俏皮地又插话道:“他就是我说的,鼎鼎有名的大英雄,大丈夫!任江队长!”

“原来你们姊妹俩说的是同一个英雄啊,哈哈。任英雄快请上座!”

“老人家抬举了。甚么英雄的,不敢当。鄙人只是以民族大义舍生取义而已。真是折杀鄙人了。”

老人家为任江的谦恭,微微颔首。凌晶从嘴乐到肚子里。心想,看来爹爹也看中他了!

老余头不一会儿就变着戏法上了十多道菜,有鸡有肉。看来凌家虽处解放区,但扔家道殷实。

“大家请用!”凌老笑呵呵地示意大家动筷。凌晶的母亲早逝,任江是知道的。只不过并不晓得这鬼丫头的老家居然是河北保定道。

菜原比看到的要丰盛。因为任江一路上风餐露宿,食的只是干粮和冷水。此刻就算是几盘青菜,也能使他食指大动。

范天昊丝毫没客气。一碗接一碗的添饭。亚纪前几天食欲还好,可是面对这桌菜居然神色惆怅,若有所思。

任江胃口大好,吃几口菜便叫好不绝。凌云飞问了他不少问题,从家世到是否有婚嫁。其间自然也少不了问任江杀敌的事迹。

问到此间,任江居然照实以答。

他竟然这么诚实,让凌晶不断得意地点头。他的话证实了自己的故事不是胡编乱造。自己也杀过鬼子,当过英雄。而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心目中最大的大英雄。好男儿便当如此!

如果她和她爹知道在座的有一位是日本人,他们就不会在意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任江在席上大谈杀其同胞之事,能有人吃的下饭,那才奇怪哉!

凌云飞自从小女儿灰头土脸地回了家里。就开始听她那自编自导的“故事”。虽然他并不是不想相信自己的女儿。但故事里她所在部队的遭遇和她整天挂在嘴边的“英雄队长”多少让人怀疑有虚构的成分。他看得出,小女儿喜欢那个队长似乎已经走火入魔。

任江被问到这个问题。多少开始杜撰起来。祖父是宁波鄞县地主家出身。祖母是嵊州一带地主的大家闺秀。这一点是确凿的尤其祖父还是复旦统计学教授,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他早就借用过这些身份。父亲和母亲的身份,他不免捏造了许多。不过都被他刻画成江南名门之后。祖上坟头到底香烧的旺不旺,他自己心里都没谱。否则咋能在二十一世纪混成那德行。

好在凌老爷子没多问。只是凌秀一直追问起任江在国军中的抗日经历,用来证明妹子那些听来神乎其技的片段。有范天昊在旁佐证,她相信不少。尤其是最近一场战役的经历,凌秀已从冀中军区联络员那里听说。虽然不详不尽,但依然让人热血沸腾。想来吕司令员的出身和这位任队长不尽相似。

因为身缠要务,众人都没饮酒。只是亚纪很早的退到一旁的椅子上装作不舒服的样子,眯眼休息。

凌晶的每句话几乎都离不开她和任江以前那段战斗过的日子。虽然最近的战斗故事很精彩。但她似乎能想追忆两人一起的时光。她也弄明白任江为甚么穿了一身八路的服装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下可好了。姐你总说我不是八路军,不能参加战斗。现在可以证实我是任江队长手下的副排长了吧。你可不许耍赖,下次战斗,我一定要抓个俘虏来给你瞧!”猪油涂在她的小嘴上,仿佛擦了一层唇膏,光彩照人。甜甜地酒窝在讪笑时让人欲罢不能。

这股魅力只能让任江着魔。范天昊即使嘴在吃饭,两个眼睛还是盯着亚纪。这自然也逃不过在座其他人的目光。除了陶醉在重逢喜悦中的任江和凌晶二人。

“这个闺女叫甚么名字?看起来不太舒服啊。”凌云飞问道。

“哦,她叫周若兮。我们的军医。我们叨扰贵府已久,这便告辞了。”任江见状,随口诌了个名字。

凌秀和他对了一个眼色,便离座起身。她叫来了那两个战士,扶着任江出门。亚纪和范天昊也随其后出了凌宅。凌老在大门口和他们挥手告别。

凌晶哪舍得他走。不住央求慈父将他留下过夜。“胡闹!”凌云飞生气地甩掉了女儿的手。两个未出嫁的闺女,怎么能招一个大男人来家里过夜。这是名不正言不顺,还要引出流言蜚语的。他虽然开明,但还是一个传统的中国父亲。女儿那点花花场子,瞒不过他法眼。

凌秀在家还有些事,所以就没随任江一同回县政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