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二章名将归来 第二十二节临时的战术课

ddtt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又一次在美军面前惨败的张冲感觉都没脸见人,这也是父亲来到自己的营地,要是上边派其他人来他羞的都没法见人,上次一个营打埋伏损失惨重,这次使用了父亲留下的迫击炮和无坐力炮,全营的火力有很大的提高可还是没干倒美国军队,习惯了打国军的张冲怎么也适应不了新的对手。 以前三大战役的时候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又一次在美军面前惨败的张冲感觉都没脸见人,这也是父亲来到自己的营地,要是上边派其他人来他羞的都没法见人,上次一个营打埋伏损失惨重,这次使用了父亲留下的迫击炮和无坐力炮,全营的火力有很大的提高可还是没干倒美国军队,习惯了打国军的张冲怎么也适应不了新的对手。

以前三大战役的时候国军也派飞机轰炸,最多时候一个战区不超过三十六架飞机,而且每架飞机只来一次就回去了,坦克也是一次战役国军最多集中一百多坦克装甲车,还要分散到各个部队里使用,那能集中近百台坦克装甲车辆,美军随便一走一动就十几个坦克掩护,专找弱小的美军打还是没打下来,他懊恼的坐在石头上想不明白,张学义走到他身边问:“怎么了,给你用的炮不得劲儿?”

“哎,好使是好使可美军火力太猛,选的阵地已经是他们坦克炮很难打到的地方,可他们出动飞机至少是五十多架,炸来炸去也不走,还用燃烧弹烧我们,一下我又损失了一个连,如果没飞机捣乱我肯定能多杀几个美国鬼子。”张冲把军帽扔到一边,他也想不出对付美国军队的办法。

张学义坐在他旁边,掏出一盒从美军身上搞到的香烟,他递了一支给儿子,其实他年轻时候也不抽烟,只有仗打得不顺或者有什么十分不痛快的时候才抽烟,连自己家人都很少见他抽烟,张冲接过烟掏出缴获的汽油打火机先给父亲点上烟他才自己抽上,张学义抽了几口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如果是我你知道我怎么打么?”

“怎么打呢?”

“美军厉害,在朝鲜这么狭窄的地方集结了一千多辆坦克,还有几千架各型飞机,光美国海军的飞机就近千架,大炮和车辆更是多的数不过来,他们的陆战第一师平均四个人一台车,全师枪支数量比人多两倍,有的兵是长短两支枪,有的是车辆上架着机枪身上还带着步枪,跟这么强的敌人打必须改变战术,还要回到抗战的套路上,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以游击战为主,但大规模额的战斗比如五次反围剿就是运动战为主,抗战时期又以游击战为主,重点是山地游击战和公路伏击战,运动战的机会又变少了,解放战争时期又以大兵团运动战为主,地方武装还以游击战为主,三大战役开始攻坚战追击战又多了起来,在看看朝鲜,我们没有能力跟这里的群众沟通,游击战也没那个村庄可以依托,运动战那是一线主力兵团正在打的,我们在敌后无法像内战时期抗战时期那样依托地方村庄和群众作战,粮食要靠缴获,弹药补给也是如此。” 张学义边给儿子讲边抽烟,他抽烟的速度可比一般人快点,他重新接上一支抽着,“我们在朝鲜只有这么几种办法可用,首先是公路伏击,这里山地众多好打美国人埋伏,要选兵少的打,比如守着公路专打敌人的补给车队,夜间攻击选择物资补给站和医院,也就是伏击和奇袭,不用这两招儿你怎么跟美国人打,今天你堵住两个坦克连和一个加强步兵营打那能好打的了?即使一个坦克排也不好对付。”

“是呀,应该这样打,我一着急只记得执行上级的命令,在敌后狠狠打击敌人给主力部队争取休整时间,我没选择好敌人,下次我肯定注意。”张冲发现自己没选对敌人,并不是自己的部队战斗力不强就心中有底,他心想打补给车队和医院那太好打了,在公路附近选好隐蔽地点修好掩体做好伪装,汽车一来就打坏它去拿东西,这样后勤补给也全解决了,进攻敌军医院还能搞到药品,比攻击敌人的宿营地集结地要安全的多,战斗想取得胜利关键要详细侦察然后精心选择目标,怪不得父亲可以从九一八熬到抗战胜利,他在前期抗战中谨慎的打击敌人,量力而行才有机会取得胜利。


麦克阿瑟在美国人面前夸下海口,把牛吹得很大,说什么圣诞节前回家,他也怕把牛皮吹破了所以很认真的指挥部队作战,他坐着他的专机一会落在这里一会落在那里,他也只视察有机场的地方,他只对全朝鲜的战争做战略上的调整,具体那个师在那里去干什么那是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的事,不过专家型将军沃克也不擅做主张,他的部署都跟远东军总司令以及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商议,这俩人不研究还好一研究就更乱,毕竟两个人是两个大脑两种想法,有时候需要互相迁就,难免在迁就中造成一些失误,过度专注前线和部队的沃克就没防备背后的麻烦。

入夜后遭到伏击的美军部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跟随坦克前进到预定位置驻扎下来,另一部分伤员向南转移了几公路在一处临时的战地医院住下,医疗连迅速建立好战地医院,美军一个宪兵排负责保护战地医院,周围还有不少韩国军队,美军感觉战斗中空袭的效果很好也就没太在意败退下去的‘朝鲜游击队’。

给儿子上了节战术课的张学义感觉到一点困意,可朝鲜十一月寒冷的天气让他难以入睡,他走到吴汉跟前,“吴汉,你看他们的宿营条件也不怎么地,干脆半夜这么冷别睡,带侦察营的人上车搬东西,看看除了吃的东西外还有什么,帆布多点就好,他们的帐篷实在太少,这样的天气住在野外不行,现在连做帐篷的材料都不足。”

“知道了。”吴汉站起来把烟掐灭,张冲说:“我让全营能走动的人跟你去搬东西去。”张冲随后找到几个连长,他看大伙也冻得睡不着也就干脆别睡了,晚上不睡觉也就不冷了,出去搬点东西身体活动开了才能抵御严寒,虽然从美军身上搞来不少衣服可天气冷的比加衣服的速度快。

张学义身上穿着缴获的秋衣秋裤,还有缴获的毛衣毛裤,外边穿着军装还套着军大衣,身上除了内裤和背心外都是缴获的,他的侦察组可穿的十分暖和,他的背包里还有缴获的鸭绒睡袋,脑袋上还有美军的棉,半夜最冷的时候他可以睡觉,可侦察营的没这么舒服,有的人出国时候就有一身朝鲜人民军的制服,通过缴获也换了部分美军的衣服,虽然不至于光着腿穿着裤子但里边也只是件缴获的秋裤,由于美军的空中侦察太厉害也没人敢生火取暖,这种条件可比东北抗战期间要艰苦,那会救国军义勇军钻进深山老林可以盖马架子房,可以生篝火取暖做饭,日本人有飞机也没夜间能飞的,晚上只要离鬼子远点还是很安全的,不紧张的时候可以喝着烧开的热水围坐着唱歌。

侦察营除了出去搬补给品的还有每天轮班出去侦察的,一半一出去就是八个侦察组,每组三个人,基本都是来自一个排的,他们轻装离开营地四下打探美军的情况,为了准确的掌握情报营教导员李衍亲自带着两个战士出去侦察,他们三个人提着轻便的M1卡宾枪在夜间摸着石头在没路的地方走,现在全营就剩一个连可以战斗,一个排拆开了出去侦察,一个排留守驻地照顾伤员,还有一个排去搬补给品,李衍心想真是运气好呀,饭刚吃完就有人给送来,张冲张营长可算有个好父亲,父子俩居然都被派到敌后,总是分开没几天就见面,只可惜这是战场,要不李衍早就想摆桌酒席跟这位老兵喝几杯,听说他打仗的年头都快比自己岁数大。

李衍眼睛注视前方心里想着一大堆事,现在部队成了一个连,可以作战的人员减少了三分之二,美军几个燃烧弹就让他一个连报销,这仗可真够难打的,另外李衍自抗战时期离开家到现在没回去呢,他总是惦记着老家的父母,比起张冲来他可以想念的亲人不是很多。夜间只有走路时发出的轻微脚步,剩下的就是呜呜的风声,走在基本没有路的山坡上李衍十分小心。

美军宿营一向不实行灯火管制,很多用吉普车牵引的发电机可以为营地照明用,野战医院的帐篷里一直亮着灯,帐篷外的汽油筒被切掉了一半,里边的残油和木柴燃烧着为站岗的士兵取暖。尽管有帐篷和棉衣,美军还是怕冷,一些轻伤员围着汽油桶盖的火炉取暖聊天,他们用没受伤的手拿着烟闲聊着,有的钻进带布篷的卡车里躲避寒风,他们再倒霉也比志愿军强的多,至少他们有充足的热水去喝咖啡,至少他们可以围着火炉熬过寒冷的夜。住在不如家里和兵营舒适的美军还是很幸福,不过他们已经忘记了黄昏时候打他们的‘朝鲜游击队’,他们一点戒备心都没有。

李衍在黑暗中摸索着靠近美军临时医院,把这里的情况全部记下来以后咬着牙小声说:“美国鬼子你给我等着,我让你明天不用睡,你给我等着。”他说完转身往回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