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仇和:老哥你大胆往前走

宿迁 王秀营

他一天出的体力,比十个宿迁脚蹬人力车夫满天的体力付出还多;

他一个月出的德效,比一百个南京大学教授一个月的德育成果还多;

他一年出的智力,比一千个中央党校毕业生一年的智力投资还有成效。

一 沭阳一声吼

1996年7月,刚到宿迁的仇和书记便深入厂矿、街道和机关调研,等到他出任沭阳县委书记时,他已是一个“老宿迁”。

沭阳位于苏北腹地,地广人多,各种积弊困扰局面堪尤。1995——1996年的沭阳,社会治安特别差,沭阳县城大白天发生多起抢劫事件,警察不敢制止;1996年3月,沭阳陇集镇发生多起拦劫过往车辆强买强卖事件,乘客和过路人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有的乘客连香烟和零用钱也被洗劫。沭阳当地百姓介绍,抢劫的团伙已蔓延到个乡镇,晚上六点以后,村庄里的百姓不敢外出。治安问题的源头来自吏治的腐败,沭阳县机关办事拖拉,效率很低,部分官员黑白道通吃,旧有的社会劣习尘渣泛起。面对这样一副“烂摊子”,仇和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又像《水浒》中的鲁提辖,把拳头打向“镇关西”郑屠,管他个“红的紫的都蘸将出来”,仇和的个性方案开始实施。

查腐败,堵源头。这第一拳不按常规拳法出手,令腐败分子猝不及防,在很多干部看来,仇和出手之前先要铺点氛围,政治嗅觉灵敏的官员不会没有挽回的时间和机会,况且他们还瞧不起这个“外乡人”。不料,仇和书记“先斩后奏”,做事常“现场办理”,即几分钟内就可解决,这就打破“讨论——集思广益——再讨论”的办事模式。第一拳打中粮食部门,接着就是一套组合拳,包括原县委书记在内二三十名科级及以上干部纷纷落马,全县震动,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在地方政府机构中,科级干部就像“九曲回肠”的弯肠子一样,肠子顺了,污垢自然就清除,群众无法帮助清理肠子,群众的心里也会形成“弯肠子”效应。每一个百姓就是一座矿藏,他们的热情和创造力无限,仇和书记的调研和工作动机里,想的是群众,走的是群众路线。仇和书记直接走到群众中去,感召并引领群众前行,帮助他们理“肠子”。

仇和书记第二套组合拳打向基层机关。机关是干什么的?为百姓服务,不服务就要清理,就要整顿。仇和书记事事冲到第一线,有时现场指导布置,令地方干部心服口服;有时自己动手,和人民群众战斗在一起;有时仇和书记独自一个深入机关排查隐患,连他的秘书都不知道仇和书记在哪里。白天黑夜,工厂田头,随时都可能出现仇和书记的身影,俭朴的衣装,憨厚的长相,就像邻家大哥,谁都不会把他和“风风火火的县委书记”联系的一起。不管你是资格多老的派出所所长,还是有过辉煌的乡长,只要排出问题,当即查处。在宿迁,“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句名言在人们的心头根深蒂固,可是仇和书记点燃了九把火之后,既而他要点一场旷日持久的大火,他把沭阳这口大锅烧得热气腾腾。全县百姓信心大增,干群形成以仇和书记为崇拜核心的新群体。

仇和书记第三套组合拳打向守旧的思想。仇和书记曾到美国培训,考察,有一套中西合璧的“仇和新思维”,他认为,农民和土地处处酝酿财富和商机。他在沭阳培训新型经济人才,他本人多次与其他省市的客商联系,帮助农民走上致富路,在他“新思维”面前,花木、木材加工、电子等产业异军突起,你看,铁路、商场、学校、医院,都成为新沭阳经济带上的亮点。他的一声吼,他的当头棒喝,他的醍醐灌顶,形成一道沭阳仇和书记风景线。

二 仇和一身都是胆

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许多有争议的人物,帝王中,有雍正、武则天、朱棣等人,臣子中,有包拯,海瑞,于成龙等人,究其争论的原因,核心点在于皇权与民权的立场问题,扎根民权,才能亲近皇权。雍正、武则天、朱棣等人曾六亲不认,出手无情,但百姓利益从不敢怠慢;包拯、海瑞、于成龙等人更是代表民权,叩问皇权。这些人都是有胆之人,这个胆就是民胆,我认为仇和书记背后站着广大人民,真是“民壮英雄胆”。

外来势力与本地势力冲突的时候,我们宿迁人喜欢劝外来的一方:强龙不压地头蛇,算啦,算了啦!事情往往也就平息了。而仇和书记决不与“地头蛇”求和,这就是他的“个性”。从他抓第一个贪官开始,他就是得罪一帮甚至一个阶层的人,宿迁当时流传,某某官员的兄弟或某某官员的儿子派打手报复仇和,甚至动用走私枪支刺杀仇和,仇和不敢走出县委大院,仇和因滥用权力被省纪委查处等等,我相信这些事有的确实发生过。仇和书记好像并不知道这些,仍然“我行我素”,在焦点访谈曝光,部分干部上访,上级纪委要求随时汇报思想的局面面前,仇和书记仍是一脸正气地拼命工作,他有时甚至一天都能撤掉3—5名官员,让他们“回家看看”。

仇和书记还是独来独往,无保镖,无随从,无官服,他坐过宿迁的各种车辆,他最喜欢坐的是黄包车和三轮车;他可能在深夜检查某个偏远单位的值班情况,又可能与普通退休老人聊上半个钟头。他对公职人员要求很严,甚至让开会迟到的县处级干部在门外罚站。在民间流传中,仇和书记就像侠客左罗一样神秘仗义。

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对手们曾想制造混乱给仇和书记来个下马威,想尽办法把他“拉下马”,省里和中央都派人来落实,调研人员也来“探听虚实”,有人打出口号:旗帜鲜明地反对仇和!有人咒骂他,有人威胁他的家人,仇和书记陷于“四面楚歌”的境地,此情此景使我想起“赵子龙大战长坂坡”的斗争场面,包围赵子龙的,很多都是大将呀!“子龙一身都是胆”,仇和书记的“胆”因素,包括勇胆、豪胆、智胆、民胆等因素,查来查去,就是没有“私胆”“色胆”“贪胆”。所以,2004年5月胡锦涛书记宿迁视察,很容易让人想起刘备对赵子龙的赞誉呀!

三 民官进省城

宿迁某镇一个书记,用半年时间为镇上铺了一条200米左右的水泥路,他觉得政绩突出。一天,他装作闲逛的样子走进猪市,对一位六十左右的卖猪老汉说:“老人家,你听说新来的马书记怎么样呀?”老汉说:“这年头,不用问,反正都是孬种!”这位马书记勃然大怒,回去叫来派出所所长,把老汉和他卖的一头猪赶进镇大院。

这位马姓民官,做得并不地道,百姓的怨言就不必说了。仇和书记在宿迁十年,政绩可以用“震古烁金”来形容,当地酒厂用“仇和酒”为酒命名,花木市场有“仇和牌”花木,这些都被仇和书记禁止了,仇和书记说:“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们要面向全省、全国,怎么可以只用我仇和呢?”打个不大恰当的比方,宿迁城区扩大了多大,仇和的心胸就有多大,宿迁有东西南北四个开发区,六年扩大六倍,仇和书记的心里装着全体宿迁人民。

探究仇和书记的思想,儒家为底蕴,法家为图形,人格魅力是内涵。他的思想离不开中国这片文化园林,他的思想上乡村开出的美丽的花朵。他从省城来时,只是一名普通的官员,他从宿迁走时,人们把“民”字栽到他的心中。仇和书记的家乡在苏北的滨海县,滨海离海边不远,是典型的临海小城,蓝色浩大的海水洗涤这里的人们的观念,仇和书记的思想里,更多了些博大、豁达与壮阔,他是乡村现代化的设计师,又是城市痼疾的洗涤剂。有人戏称,仇和如果做国务院总理,他一定把天安门城楼给扒倒!我说不对,仇和书记如果做国务院总理,他的建比“扒”更出色,因为在他的思想里,“扒”与“建”是一对辩证法。

仇和的宿迁十年,使宿迁变成一座初具规模与拥有先进理念的中等城市。宿迁名片上,“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宿迁成为浙商最佳投资城市,省绿色城市……荷花出水,蝉蜕求新,宿迁大地,名酒飘香,骆马湖泛波,蓝眼睛的外国人,微笑在马路旁。

2006年4月,义乌商贸城正在兴建时,仇和书记被调进省城。消息传开,人们惋惜,愤怒,忧虑,市民自发排起文明的请愿队伍,人群中打出标语:仇和书记,大家挽留您!仇和书记挥手致意,心领了,乡亲们!义乌商贸城,是宿迁献给仇和的最后一张奖状。

四 你在他乡还好吗?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被各种贪官吓怕了,横空出世的震撼,“要留清白在人间”的回味,定格于史册中廉吏的几个身影,大家不习惯从美德上去看一位官员。仇和书记的出现,信仰和美德的波光里,老百姓在诵读一句古老的名言: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人的美德就好象名贵的香料,在烈火中焚烧中散发浓郁的芳香。正如恶劣的品质可以在幸运中暴露一样,最美好的品质也正是在厄运中被显示的。”仇和书记始终把自己放在“厄运”中,用信仰和美德擦亮平庸的官场。

仇和书记任江苏省副省长后,他管理的部门涉及交通、城建、环境、安全等,每一部门都是“烫手山芋”,他就像专治疑难杂症的扁鹊,成为江苏省政府的赤脚医生。就拿治理太湖蓝藻和关闭化工厂来说,哪一件都需要大手术,哪一刀都会碰上民生的穴道。情况怎么样?仇和书记做得非常出色,他公道正派,他无私无畏,怎么可能不成功呢?而成功的掌声如此密集持久的地方,无疑就是宿迁。宿迁人发自肺腑为他鼓掌,在宿迁全体人民的心里,仇和书记是宿迁的儿子,儿子在省城名声赫赫,最高兴的当然是父母。宿迁的街头巷尾,田间地头,你随便听,众口相传的都是仇和书记的故事。

十七大前后,宿迁就流传关于仇和书记升迁的事情。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仇和书记要做南京市委书记,人们欢欣鼓舞。后来证实,仇和书记调任云南昆明市委书记,大家悬着的心总算落地。对于江苏来说,云南显得偏远些,对于宿迁来说,“君未归期未有期”。仇和书记远调昆明让我想起清代廉吏于成龙,于成龙一袭斗笠、蓑衣,踏上吏程,而今仇和书记,甩一甩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仇和书记,你在他乡一定好吧!请允许我写首诗送给老哥你,愿你大胆往前走!

赠仇和

宿迁不带土与泥,

蓝藻休想占水池;

昆鹏逍遥云落处,

明灯指路南音知。

2008、1、20晚风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